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退后让为师来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六章 自由的!

第五百七十六章 自由的!

        亚伯陷在墙壁中,感觉身体几乎不属于自己了,连动弹手指都显得困难。

        其余的神裔,并没有神裔·欲那样强大的恢复力,亚伯也不例外。

        “好!”

        有议员突然大喊一声,震耳欲聋,“不愧是唐洛阁下,实力之强,令人佩服!”

        唐洛似笑非笑地看了那议员一眼。

        几个人齐齐退后一步,强撑道:“唐洛,还请你以大局为重。”

        “没错。”唐洛跳下窗台,走过来,“的确应该以大局为重。”

        说着,施展天罡火,将一人烧成了一团“火球”,惨叫之声凄厉,不绝于耳。

        “这话我很早就想要说了:我,就是大局。”唐洛面对惨无人色的诸人,继续说道,“并且我擅长普通众生,这就度化几位,送你们前往西天极乐世界。”

        捡起地上掉着的一把枪,确认子弹数量足够,几声枪响后,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物理度化,佛(枪)法高深。

        只剩下镶嵌在墙壁中的亚伯,还有唐洛两个人。

        至于科勒·西斯,这货倒是机灵,位置也比较好,在房间大门旁边。

        唐洛出现的时候,科勒·西斯就连滚带爬了跑了出去,唐洛也没有理会,自然有人料理他。

        跑出房间的科勒沿着台阶,拼命向下跑,心里却越来越不安。

        他一路跑下来,为什么连个人都没有看见?

        高塔各处,明明还有各个守卫,他和亚伯上来的时候看得一清二楚,现在却一个都没有了。

        科勒跑到高塔底部,通往外界的大门关着,只留下一道空隙,光线和嘈杂的声音从那道缝隙中涌进来。

        象征着生存的希望和繁华的人间。

        分部的毁灭,现在这座城市颇为混乱。

        只要出去,混到人群中,就有机会!

        科勒双腿像是风火轮,冲到大门前,伸手要拉开大门,突然间,他脚下一绊,向前栽倒。

        脑袋狠狠砸在大门上,脸跟大门发生亲密的接触,同时将大门往前推了一点。

        刚好合上了原本的一点空隙。

        一点光源消失,周围顿时更加昏暗了。

        科勒惊恐地回头,就看见原本空无一人的房间,不知何时堆满了尸体。

        一只手抓住自己的右脚——正是这只手绊住了他。

        那只手的主人,自然也是一具残缺的尸体,身上焦黑一片,半边身子都消失不见。

        它缓缓抬头看向科勒:“好痛!好痛!”

        其余的尸体也同时抬头,呼嚎起来:“好痛,好痛!”

        “为什么要杀我们?”

        “为什么要杀我们!”

        科勒知道,这些面目全非的尸体,都是圣团分部的成员,他们给唐洛的“殉葬者”。

        “不关我的事!”科勒尖叫道,“我原本不想杀你们的!”

        “要怪就怪那个唐洛!他早点死,你们就不会死了!”

        “对,都是他的错!”

        凄厉的叫声到最后嘶哑一片,科勒喊破了自己的喉咙。

        脚上的手却越来越多,他惊慌失措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那些尸体重新拖曳在地上。

        只能勉强而徒劳地转身,去扒拉近在咫尺,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大门。

        外面鼎沸的人声,科勒可以听到,可他却已经无法“碰”到了。

        身后的尸体像是恶狼一般扑过来,压在他身上,将其逐渐吞没。

        “不是我的错……”

        科勒一只手从堆积的尸体中伸出,无力地垂下。

        猪八戒和敖玉烈看着科勒趴在门前,渐渐没有了声息。

        “没想到我们的幻术联手,还有这样的效果。”敖玉烈说道,“二师兄,要不我们以后努力钻研这方面吧。”

        “呿。”猪八戒摆摆手,“我们两人联手,杀一个丧家之犬的凡人都这么麻烦,还钻研呢。还是师父果断,管他三七二十一,一拳砸过去就完事了。”

        “那我们上去吧。”敖玉烈说道,“不知道那个灭世者躲在什么地方。”

        高塔上面的房间中,唐洛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看着亚伯说道:“你们这些神裔,比恶魔要弱啊。”

        “……你在说什么?”亚伯艰难开口。

        “你们比恶魔要弱。”唐洛说道。

        这个弱是字面上的意思,对于唐洛他们这些人来说,神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比恶魔要弱。

        因为他们的伤害免疫,没有恶魔那么高!

        这些神裔给唐洛感觉,反而略微有点像驱魔师——当然,驱魔师是不存在任何伤害免疫。

        神裔们有,只不过没恶魔那样夸张罢了。

        就以唐洛经历的那个大爆炸,换成恶魔来,就算是低等恶魔,也顶多被埋起来而已。

        可换做神裔,说不定就要受点伤了——眼前这位不会,他有个所谓的绝对防御,加起来足以抵挡伤害。

        “你们的能力来自灭世者,他把自己的能力传给你们了?传功?”唐洛说道。

        灭世者的能力,跟神裔的能力有几个重合。

        圣团的资料也是对灭世者一知半解,只是确认他有那么能力,可不确定他只有那些能力。

        五个神裔,倒是确定了灭世者的五项能力。

        “主上的伟大,岂是你这等无知的凡人可以揣测的?”亚伯说道。

        “是是是,那你叫他出来,跟我打一架?”唐洛语气随意。

        亚伯没有说话。

        “不是吧,作为一个二五仔,背叛者,关键时刻你居然怂了?”唐洛表示:我看不起你啊。

        亚伯很激动:“我不是背叛者!”

        “你借我的手,坑死了其他神裔,还说自己不是二五仔?”唐洛说道。

        哮天犬从窗口跳进来,把一个跟桃核一样皱巴巴的玩意一丢。

        这是那位拉里的遗骸。

        唐洛原本是打算用这玩意找到亚伯的,没想到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亚伯看着拉里的遗骸冷笑:“他们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一起享受主上的宠爱和荣光?他们都要死!”

        “……居然不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唐洛有点惊讶。

        原本以为这货是个十足的二五仔,没想到……居然是个舔狗!

        还是一个有行动力,有能力的舔狗,只准自己舔,别人不能舔的那种。

        这就有点不好办了。

        “为了一个废物灭世者,何必呢?”唐洛换了一种方式,尝试用激将法。

        亚伯果然上当:“你说什么!”甚至要从墙壁脱出,跟唐洛拼命。

        唐洛屈指一弹,把亚伯重新打回去,这次是骨骼尽碎,身子几乎变成了一滩烂泥。

        只是表面上还保持完好,还可以跟唐洛讲话,沟通交流。

        问话归问话,唐洛也不会有任何迁亚伯的想法。

        大不了度化了,再把全部的恶魔都度化,看灭世者这缩头乌龟出不出来。

        “你觉得灭世者不是废物,就让他出来跟我打一场,打赢了我就承认他不是废物。”唐洛说道。

        手法非常拙劣,但效果很好。

        提起灭世者,原本很有阴谋家气息的亚伯就不淡定了,咆哮着诉说灭世者的伟大,说什么主上一醒来,就要重塑世界之类的。

        让唐洛得到了一个有用的信息。

        灭世者是在沉睡,极有可能,大部分时间他都在沉睡。

        那么,恶魔又是如何制造出来的?

        “你们是怎么诞生的?”唐洛突然问道,“灭世者生出了你们?”

        亚伯表情越发狂乱起来,没有理会唐洛的问题,继续说着灭世者的伟大。

        身上的气息也变得飘忽不定,时而像是一滩死水,给人的感觉下一秒就会死去。

        时而像是一座喷发的火山,连哮天犬都有点炸毛。

        唐洛继续以语言刺激亚伯,时而将灭世者贬低得一文不值,时而挑拨两者之间的关系。

        亚伯唯一能动的脑袋,表情变幻不定。

        突然间,他脸上狰狞的表情收敛,变得极为肃然:“吾主即将归来,尔等愚昧凡俗,接将死去。”

        “嗯?”唐洛有点惊讶,灭世者突然就要苏醒了?

        没等唐洛问出更多的问题,亚伯脑袋垂下,一身生机完全消失,变成了一具尸体。

        “师父。”

        猪八戒和敖玉烈走进来,“找出灭世者躲在什么地方了吗?”

        “好像快出现了,就是不知道在哪……”

        唐洛说道,话音刚落。

        哮天犬猛地发出一声低吼,敖玉烈脸色一白,猪八戒皱起眉头。

        诡异的声响从他们体内传出,像是水流涌动的声音。

        敖玉烈、哮天犬身上的声音颇为明显,猪八戒身上的则是若有若无。

        “哪来的玩意,装神弄鬼!”

        猪八戒冷哼一声,身上霞光一闪,压下体内躁动的血液,目光如电,放眼看去。

        只是,一时间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我擦,师父!我气血下涌,控制不住啊!”敖玉烈大声说道,身上龙鳞若隐若现,有一种想要现出原形的冲动。

        哮天犬的情况也差不多,黑色的火焰在四肢跃动,口中发出低吼之声。

        “这个‘即将’有点快啊。”唐洛看向亚伯的尸体,“八戒,带他们和其他人走远点。”

        猪八戒看了亚伯的尸体一眼:“是,师父。”

        伸手一抓,将敖玉烈和哮天犬纳入掌中,飞出高塔,接着就是一甩手。

        城市里的人纷纷不受控制地飞起,只感觉自己进入到了水中,周身轻飘飘却又难以行动。

        在惊恐的叫声中被送到了城市之外。

        “别装神弄鬼了,出来吧。”

        唐洛站了起来,对准亚伯就是一拳。

        原本死去的亚伯突然抬手,挡住唐洛的拳头。

        哗啦啦的水流声瞬间大作,像是巨大的海潮涌来。

        “百年未醒,看来圣团中也出了一个人物,可惜了……”

        亚伯涌出大量的鲜血,包裹全身,形成了一个血色的球体。

        片刻之后,球体散去,一个脸色苍白,衣着精致华丽的男子站在唐洛面前。

        男子面容英俊,留着精致的小胡子,黑色的头发带着一些微红之色,略微卷曲,垂落到肩头。

        身上的红黑色衣服,看上去颇为厚重,像是某种大场合才会穿的衣服。

        最关键的,此人手中居然还拿着一朵正在凋零的玫瑰。

        玫瑰花瓣飘落半空的时候就化作一滴红色的鲜血,消失不见。

        “呵,吓到了?”

        男子看着唐洛有些惊异的表情,将手中的玫瑰丢下。

        玫瑰落地,化作了一滩鲜血,随即迅速扩散出去。

        几个眨眼间就覆盖了整个高塔,并且向四周扩散出去。

        想要覆盖整座城市,也无非是一两分钟的时间问题。

        “师父,这任务怎么突然变化了?感觉很古怪啊。”猪八戒的声音传来。

        当亚伯抬手挡住唐洛的拳头,血色弥漫,男子出现的时候。

        唐洛他们的任务便发生了变化,这变化很奇怪。

        那一刹那,唐洛他们分明感觉到,任务原本的变化应该是顺利完成,降下奖励的同时要让唐洛他们回归现实世界了。

        可正在浮现的信息突然一阵模糊。

        接着变成了如今的全新任务“消灭源头”。

        简单的四个字,其背后的含义却不简单。

        这个骚包的男子是什么人,竟然会让任务发生变化?

        “我也觉得有点古怪,不过还好。”唐洛说道,“还以为打boss是任务中的重要一环,没想到这次任务只要找到灭世者就完事了。不是这突然的变化,我们说不定直接回去,亏大发了。”

        “是啊!”猪八戒也想到这一点,好险,差点亏大发了。

        “那我现在就去总部,把神圣之心都收起来。”猪八戒说道。

        “嗯,还有把驱魔师也聚集起来,再抓一头恶魔。”唐洛说道,“到时候看灭世者死亡后,恶魔是不是也跟着死了,一块死了神圣武器我们也带走。”

        “时间上有点紧啊。”猪八戒说道,“如果能多留一段时间就好了。”

        “这方面为师是非洲人,先做好准备吧。”

        “那师父你好好问这个灭世者吧。”猪八戒他们要办事去了。

        而唐洛……

        “怎么,真的吓到说不出话来了?”血色的高塔中,灭世者优雅地绕着唐洛走了一圈,在他面前站定。

        唐洛目光聚焦,看向他,突然一拳轰出。

        拳头洞穿灭世者的胸膛,透体而出。

        “啧,一言不合就动手。”

        灭世者微笑着说道。

        “果然有点像……”唐洛收回手,看着手上沾染的血迹,轻轻一抖,将那些血迹尽数抖落地面。

        那些血液像是活物一样扭动着,融入到了两人脚下的血色中。

        这些血液,让唐洛想到了现实任务的腐败之血。

        简直就像是腐败之血的活性、完整版本。

        “你入侵过其它世界?我剑过跟你的血差不多的腐败之血。”唐洛看着灭世者问道。

        灭世者脸上微笑的表情逐渐收敛起来,看着唐洛:“等等,你不是驱魔师……你的气息?!”

        突然间,周围的血色开始沸腾。

        “你是——走狗!”

        “哈哈哈哈,果然来了,你们这群走狗,可惜你们已经来晚了!”

        “我已经脱离桎梏!如今我是自由的!死吧!”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