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民国草根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青城

第二百九十九章 青城

        邵年时还是奇怪,自家人知晓自家事儿,别瞧着他与初家老爷这样的商人将生意做的那般的大,那他们的生意多数都是往外省市扩张出去才有了现在这番成就的。

        就山东本土的实力,不是邵年时妄自菲薄啊,的确是大半的区域所在,都是穷到没有裤子穿的地步。

        别的不说,那梁山,沂蒙山,还有王栓子所在的抱犊崮,简直就是穷困扎根的所在。

        这边的人为啥那么多漂洋过海,背井离乡去闯关东的?

        还不是穷人无地可耕,无钱可赚,只能去那地广人稀的东北老林子当中垦荒讨生活了吗。

        他岳父若是将视线转到了山东,那一定是胶东半岛那一片的。

        依照城镇划分,无非就两个地方。

        一处为青城,一处为烟城。

        两地各有各的妙处,也各有各的展,端看王栓子的这位岳父,打算要干些什么了。

        所以,邵年时就开口问了:“老爷子想要做什么行当?”

        “工商业,时间段,收益快的工厂。”

        不用问,这张怀芝选的一定是青城了。

        因为烟城的展方向,哪怕是洋人,也将其当成了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农庄与山庄,酒窖与猎场的散心的所在了。

        两个城市挨在一起,靠海的海岸线都是相当的长,一上一下两个吞吐量差别不大的港口被日德给建立起来并租借使用着,而它们展的侧重点之所以会如此的不同,皆是因为这两处地势以及出产是极为不同的。

        说来也是奇怪,哪怕两个城市快要连接融合到一处了,因着烟城三面环山,一面靠海,正居于小公鸡的鸡冠子所在,渤海湾吞吐潮汐的入口前沿,这海面上再大的风,进了这湾里边了之后,也变得风平浪静了起来。

        可它带过来的温暖的潮汐,富有矿物质的沉积土壤,却让这里仅存的一块靠海的平原区域变得愈的肥沃了起来。

        在这里随意插上一根葡萄藤,挂出来的果子就要比山东境内其他的地方要甜。

        在这里的山头种上一片果林,甭管是烟城的苹果,莱阳的梨,歪脖的无花果,玫瑰香的葡萄都要比旁处的甜。

        再加上这里的景色,那叫一个原生态,那叫一个美啊。

        那些个凭借着炮火打过来的老外,都舍不得把这些山头给推平了,造那些轰隆隆的工厂了。

        于是,一片片的海边小别墅,纯木质的,就在烟城的海边成片的形成了。

        于是,一座座独立的小山庄,一个山头一座的就这么连成了一片。

        再加上这些没见识的老外,在这里现了甜掉牙的无花果树了之后,简直将其爱到了骨子里边。

        那是命令烟城的市长,在美化城市环境的时候啊,就要多多栽种这种有用的树木。

        因着这个原因,若是来到烟城这个小城了之后,你还以为这是去了国外了呢。

        这一片片的绿荫大道,挂着香甜飘出百里的红绿果实,瞧着别提多么有异国的情调了。

        到处少啥劫掠的洋大人们,大概也想着给自己寻摸一处能够稍微放松一下心情,顺便体现在他们的殖民之下中国的环境有着多么的舒适宜人呢,所以在霍霍烟城的时候,就没有霍霍山东旁的地方那么的厉害,莫名的就给胶东半岛的民众们找了一处能够稍微喘上一口气的地方。

        而这个地方,也是为了防止青城的百姓与工人们实在是不堪压迫,若是能够放弃现如今的一切的话,逃难到烟城,成为那些农场主的佃农们说不定还能有一条活路。

        那么为啥说是青城的百姓还需要这么一个标杆来对比着呢?

        因为与平原地区相对狭窄且山地居多无法建设多少厂房的烟城不同,青城虽然有山,而且还是名山,但是它相对平缓的地势以及辽阔的平坦的地势占据整个城市大半的区域的构造,让它成为了那些投资工商业,建厂房以及修建大型建筑的商人们眼中的香饽饽。

        同样的,在一座又一座的工厂建立之后,在这个城市生活着的百姓们,也在向着工人群体在转化。

        作为一开始并不拥有学识或者说是基本技能的普通青城百姓来说,他们若是去这些工厂去应聘的话,都是要从最苦最累的底层工人做起的。

        待到他们做了三五年终于掌握了一两门能拿的出手的技术的时候,却现长时间从事着重体力劳动的他们,已经无法再进行繁重的工厂的工作了,哪怕是技术工作也力有不逮。

        到了这个时候,一个失去了主要劳动力的工人家庭就失去了他们最大的经济支柱。

        若只是身体虚弱到还好,起码男人还能打打零工,再不济用这么多年当工人积攒下来的微博的收入,到一些小工厂主的小作坊里边做一些轻便的活计。

        可若是在工厂里边,因为粉尘,化学制剂而得了重病,亦或是在操作机器的时候因为机械故障而造成了残疾……那么这个家庭才真是彻底的垮掉了。

        而这样的家庭,在青城竟然不是个例,它甚至是占据着极大的比例的,若是一初来青城讨生活的人,在未曾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先去青城的贫民棚中去瞧瞧的话,他说不得立刻就背着行李返回那个仿佛很困苦的农村老家。

        因为在这些棚子里,居住的全都是缺胳膊断腿的人,亦或者是那些无法走出房门的,因为重病躺在床上等死的人。

        难道说他们不知道那些工厂主们是多么的苛刻?每天一睁眼就在上工,机器开到深夜还在让他们加班加点的工作是如此的繁重?

        不,他们都知道。

        但是他们为了那小工一个月12块钱,正式工一个月18块,熟练工一个月22块,技术工一个月36块钱的‘高额’工资,他们也必须咬着牙干下去。

        有了这些钱,足可以供应一家四口甚至是五口基本的嚼咕,若是能够拿到熟练工的工资的话,每个月结余出来的钱,还能供应家中一个孩子去读读学堂,偶尔吃一顿肉,过年过节的还能裁一身衣,在贫民区里可以租上一栋独门独户的院子亦或者是只跟一家人口很少的人家合租一个整院。

        总之,一切的一切,都在逼迫着青城的百姓们去成为那些可怜的被压榨的人们。

        而这一切也不过是为了生存罢了。

        沈度对于青城的工人到底过的是什么生活……实在是太有言权了。

        因为当初他的父母带着他一路逃到鲁西的起点就在现如今的青城。

        更何况还是一个孩子的邵年时,见到的可不仅仅是青城工人们的惨状。

        因着王栓子这一建议,让他不由的陷入到了当初有关于血与火的回忆。

        所以,此时的邵年时有些恍然,可是他却无法因此而结束与王栓子有关于此的话题。

        他只能勉力的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尽量的将对方岳父的打算给弄清楚。

        “那么你的岳父想要去青城投资工厂了?”

        “具体是做什么的,他有没有跟你提一句?”

        “有的,有的。”王栓子说到这里还是有些开心的,因为邵年时既然会问到这一点,那必然是对投资建厂的事情很感兴趣的,而他找邵年时合作办厂的初衷,求的也不是对方的财力以及金钱方面的投资,王栓子以及他那半信半疑的岳父,从邵年时这里想要得到的,也只不过是他那个很会赚钱的脑子罢了。

        所以,现在的他很快就将他岳父的想法跟邵年时说了:“我的岳父想要在青城和济城两个地方开设纺织厂,顺便将我们自己的印染厂也一并引上马。”

        听到这里的邵年时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当邵年时听到他岳父竟然打算触碰通畅都是洋人工厂才掌握的纺织品印染这一行当的时候,就不得不为王栓子的岳父,张怀芝的胆量而叫一声好了。

        这位曾经只会领兵打仗的前督军,这么大岁数了才转行到工商业当中,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认为自己为旁人不可为的事情呢?

        邵年时想不通,所以他也就问了。

        谁成想,却在这王栓子的口中听到了一个十分陌生的名字。

        “青岛的纺织专家陈介夫?”

        “这个人是个什么来头?”

        说起这个人,饶是见过了邵年时的神奇的王栓子也不得不赞上一句能耐人。

        “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这宴会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且听我细细与你说来。”

        “陈介夫这人并不是青城本地人,他呢老家是周村的,若是论起身世,怕是比你还要惨一些。”

        “这陈介夫无父无母是个孤儿不说,六七岁的时候,就没了落脚的地儿。”

        王栓子顿了顿,没好意思说邵满囤那时候好歹也十四五了,半大的小子怎么都能对付着过了。

        “那陈介夫是真的惨,家没了,就只能当个流浪街头的乞丐。”

        “那一年咱们山东下了好大的一场雪,本来这小子应该是直接冻死在雪窝子里的命,可谁成想他命不该绝,半夜里风太大,他凭着本能就到了一处染坊的房门窝子里给自己遮着点风雪,等到他晕过去的时候,那染坊的东家也正好开门上工了。”

        “这才让他捞回来了一条小命。”

        “这东家既然救了他,又觉得可怜是又觉得跟他有缘,就给他收留在作坊里边当成一个小学徒从小使唤了。”

        “而这陈介夫也真是一个能耐的人,”说到这里王栓子的语气都变得唏嘘了几分,仿佛这其中还带着几分属于男人的羡慕:“你才这陈介夫在这好心的东家里边是怎么报恩的?”

        “怎么?”

        邵年时想想自己的报恩之路,怕是也就像是自己这样了吧?

        王栓子从邵年时的面上就瞧出来了对方的迷惘,故而啧啧了两下,摇了摇头:“人家啊,不但将这东家在周村开着的这个小染坊给开成了淄博市下的第一大染坊不说,还顺带手的将东家唯一的女儿给娶回了家。”

        “你看看人家这个本事,真真是用心去报恩了。”

        “那陈介夫对他媳妇那叫一个好啊,这么多年就得了一个儿子,在了家搬到了青城了之后,也不学那些有钱人家一般还纳个妾啥的。”

        “人家就守着自己的媳妇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不怕跟你说,我得了岳父的信儿,特意去青城与那陈介夫碰了一下,他那农村的媳妇我也见过。”

        “说实在的,哈哈,年纪比那陈介夫大不说,一瞧就是个没颜色的。”

        “可是那陈介夫就是不忘本,当初给了他一碗热水将他给救活的恩情,他可是一辈子都记得呢。”

        “我不说他旁的能耐,只这一点,我觉得我岳父就没找错人。”

        你既然都觉得那是个不错的,你还找我来商量个啥呢?

        王栓子大概是看出了邵年时的疑惑,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到:“我这人就一点好处,从不做自己不擅长的事儿,自己几斤几两还是认得清的。”

        “你是从商的奇才,这买卖不拘着几个合股人,若是将你拉进来,哪怕是不去青城直接经营,没事给出点点子,大家的路走不通的时候你给出点主意,就要比跟那些不懂事的人合作要强的多了。”

        “再还有,若是你打算要一起搞事业了,还不得去青城瞧瞧这当总经理的是个什么人?”

        “若是你都说没错了,那我岳父这次的投资总不会亏的。”

        邵年时不说话了,他在想这生意是否可以做,做了之后又会牵扯他多少精力。

        于是他想到了,听王栓子话里的意思,若是青城的纺织厂做好了,他岳父打算在济城再开一家的咯?

        “那你岳父在济城有看好由谁来当这个印染厂的厂长吗?”

        “我说先说在前头,你若是跟我说粮食生产的这一面,我还能跟你说出个一二,但是纺织,尤其是涉及到了印染这种配方与机械技术相结合的高技术轻工业工厂,我可是一窍不通的。”

        “你若是想要在产品的销售上让我出点点子我还是可以参与到其中的,但是若是在产品的生产以及花样的创新上,我可真是一窍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