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百万可能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更安全的地方

第五百七十一章 更安全的地方

        “哒哒哒哒……”

        枪声大作。

        在跳出的刹那,程林就已经开启了“不破金身”,他的感知也随之变得灵敏,精神高度集中,仿佛能感应到身旁那些飞来的黄铜子弹在空气中摩擦出的道道气流。

        桥上,那个赤着上半身的白人在现他们的刹那便抬起手中的枪械,熟练地朝着这边扫射过来。

        在远距离上,子弹显然更具杀伤力。

        与此同时,另外的那个做“巫师”打扮的同伴亦从袍袖中扯出来一只类似“魔杖”的玩意,用坚硬的,金属包裹的魔杖底部重重向地面撞击。

        有奇异的光环飞扩散开,掠过桥梁,攀上6地,所经之处,砖石震动,溃散。

        “反击!”

        翻滚着避开了这波扫射,程林在听到枪声停止的刹那便做出了决定,将草薇向天空上狠狠一抛,自己则拧身向河边飞掠过去。

        他没有选择逃跑,而是决定反击。

        2v2……即便不动用真正的底牌,胜率也不小。

        “嗷呜……”

        被抛到半空的草薇立即进入战斗状态,舒展开翅膀,向更高处攀升,嘴巴里出了稚嫩的吼叫声。

        这立即吸引了对方的注意。

        “巫师”与赤膊男子对视一眼,旋即不约而同吐出几个单词。

        是英文,大意是“抓住她”的意思,程林听懂了。

        下一秒,他整个人便踏入河水中,沉了下去。

        高空中,草薇不明所以,但仍旧按照程林的指示向桥上冲去,巫师则与赤膊男子简要交谈了下,前者举起魔杖,顶端的蓝宝石散出迷蒙的光辉,锁定半空,后者则纵身一跃,坠向桥下。

        各自选择好了对手,战斗一触即。

        河水中。

        程林并未开启“液化”,只是向着桥中心潜行,并用精神触角锁定着对方,赤膊男子脸上起初是凝重,之后便化为了欣喜与讥讽,大概是他对于自身有强大的自信。

        “愚蠢。”

        他吐出一个单词,身躯上渐渐生出湿漉漉的磷甲来。

        与草薇的不同,他这些更近乎于鱼鳞,后背上的肩胛骨附近更是生出了锋锐的“鳍”,脸庞转为青色,手中突兀地出现了一柄钢叉,也不主动攻击,只是潜在水面下,悠然地等待程林撞上来。

        岸上的战斗开启的更早,也更爆裂些。

        草薇占据了空中的优势,辅助以龙息,谨慎地并未直接扑上去肉搏,她随机切换着冰冻吐息与烈焰,后者是他新生的吐息种类,冰火交织,看起来声势骇人。

        巫师不慌不忙,左手五指展开,尖锐的指甲染成了紫黑色,撑起了一个元素护盾,抵挡着从天而降的攻击,右手的魔杖宛如化身为一架“火炮”,点亮,震颤,随即喷射出一颗硕大元素弹丸,接着是下一颗,迫使草薇不断闪避。

        ……

        岸边距离桥中心距离不近,也不远。

        开启金身后他体重大幅增加,几乎如同石头一样沉到了河底,之后迈开大步,在河底奔跑,顶着巨大的阻力,这令那白人更加不屑,直到两人距离拉近到百米范围,他才举起钢叉,朝着程林抛出。

        这武器看着笨重,却度惊人,几乎是闪烁了下,便跨越百米距离,钉在了程林的身体上。

        可预想中的流血或者剧烈碰撞并未生。

        只见钢叉轻而易举地刺破了程林的躯体,继而继续向后飞行,滑出好远,才“噗”地刺入淤泥。

        白人男子神态这才有了明显的变化,谨慎打量四周,身躯周遭凝结出十几柄钢叉,竖着,飞旋转起来,宛如一道钢铁的护盾,似乎可以阻挡下任何形式的攻击。

        然而下一秒,一个淡金色的人影悄然从他身后浮现出来,用左手攀上了他的肩膀。

        “啊!”

        白人修士惊骇转身,那覆盖着乌青色彩,弥漫腥臭味的鱼鳞掀开,化为了无数的薄如刀片的利刃。

        程林猝不及防,胸口衣服被切割开,寸寸断裂,手掌与磷甲碰撞,崩出若隐若现的星芒。

        而他的右手却稳定地,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他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把手枪,这是他之前缴获的武器。

        一连串的闷响,满弹夹的子弹被一口气击了出来,黄铜色的子弹在如此近距离下挥出了相当不错的效果,子弹从掀开的鳞片下打入,钻入对方的躯体,撕开血肉,血污弥漫。

        一口气打空一个弹夹,程林随手扔掉,旋即又抽出一柄乌黑的小剑,并用藤蔓缠绕住对方的躯体,将其贯穿。

        这还不止,一面漆黑的,绣着金丝花纹的幡面在水波中抖动,一把镰刀,以及一只巨大的龙爪几乎是同一时间探出。

        在白人男子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灌入他的头颅,将他的精神意识搅碎,双眼迅灰败,无神。

        整个过程只用了几秒钟,一位五品境就被生生绞杀!

        连真正实力都没有来得及挥出来!

        程林飞将其身上的所有物件撸下来,旋即将死尸踹入河底,收起黑幡与禾剑。

        “波!”

        水面破开,弹出一条墨绿色藤蔓,迅缠绕住大桥栏杆,将程林拉扯翻上了桥梁。

        这时候那“巫师”仍在不亦乐乎地朝天猛射,完全被草薇吸引了注意力,哪里能想到自己的同伴这么快就被杀了?并且几乎没有出动静。

        直到程林一拳轰断了他的脊椎,他才惨叫一声,跌倒在地,魔杖滚落,防御崩解。

        “解决了!”

        抹了把脸上的河水,程林轻松喊道。

        草薇愣了下,这才挥动翅膀降落,然后仿佛生怕被抢一样举起爪子就要将巫师斩杀。

        “等一下!”

        程林赶忙拦住她,在小姑娘困惑的眼神中道:“等下再杀。”

        之后,他看向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巫师,用自己最近练的半吊子外语问:

        “你们为什么要抓她?”

        他听到了之前这两人的喊话,心中颇有些疑虑,对方明显只盯上了草薇,而且喊的不是杀死,而是“抓住”,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桥上。

        **的河水将血液冲淡,巫师袍子湿透,脸色惨白地仰面躺着,四肢被程林扭断,却强撑着没再痛呼,只是瞪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珠,盯着他,仿佛要将他的脸记下。

        听到问话,他出了神经质的笑声,似乎已对生还不抱希望。

        就在程林以为对方不会说,准备动刑的时候,就听巫师用虚弱的声音,饿狼般的眼神说:

        “德沃德盯上了她,愿意付出报酬,抓捕她。你杀了我,也注定走不出这片投影,拜伦会杀了你的,一定会的……”

        说完,巫师突然出癫狂的大笑,整个身体轰地自燃,升腾起碧绿色的火焰,他的躯体迅焦黑,出难闻的气味,脸庞烧的扭曲,似乎就此死亡。

        “死了?”

        草薇愣住,显然没料到对方会如此果断地自杀。

        然而,旁边的程林却忽然挑起眉毛,冷笑了声,右手屈指一弹,“尊魂幡”呼啦啦浮现,迎风展开,猎猎飘舞。

        用金线绣着古老花纹的漆黑幡布上,隐隐浮现出两团虚幻。

        其中一个有着模糊的人类脸孔,另外一个更模糊,隐隐的,仿佛巨龙头颅,令草薇生出了些许奇异的熟悉感。

        两团虚幻脸孔似乎碰撞了下,前者轰然崩解消失,只剩下那巨龙头颅张开大嘴,从巫师尸体上拉扯出来一个扭曲的挣扎的惊恐的半透明魂灵,并将其吞入嘴中,之后幡布卷起,被程林收回。

        看到这一幕,草薇忽然打了个寒颤:

        “程林……这……”

        “这货的残留的意识,没死干净,这回死彻底了。”

        程林解释道。

        心中却是轻轻叹了口气。

        此前,他因为某种心理障碍,或者称之为自我保护,向来不会去吞噬修士的灵魂,方才巫师自杀,他就觉得不对,恰好战魂传递出强烈的波动,他这才意识到,对方是抛弃了躯体,想要保住魂灵。

        这种手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不清楚是这巫师个人的能力,还是eup的研究成果,总之诡异的紧。

        “河底下那个会不会也有这种能力?不确定,他是被合体战魂与爱德莱德联手从灵魂意识层面击杀的,即便有,也来不及施展……说起来,杀人的时候它们还旗鼓相当,等分赃,爱德莱德明显占优啊……”

        心中念头闪烁,程林深吸了口气,镇定下来,飞快搜刮了巫师的遗留,诸如那只法杖,以及储物装备,这才带着草薇过桥,匆匆往城市群里扎。

        “我们为什么要走?再等一等吧,没准就有人听到动静过来呢。”

        草薇捧着一只比她个子都高的沉重法杖,坐在“八脚车”里,认真地提出建议。

        程林开着车,闻言看看她,脸上没有笑意:

        “不等了,我先给你找个安全的队伍。”

        “啥?”草薇愣了。

        程林叹了口气,说:“你听到刚才那家伙说什么了吧?”

        “没有,我听不懂……”

        “……”

        程林沉默了下,耐心将内容复述了一遍,这才说:

        “那个德沃德我记得。出前邢鸿给的资料里有他的照片,我特意看了,他就是住你对门,用不怀好意眼神看你的那个家伙。”

        “他想抓你,而且看上去是对整个eup的人许诺了报酬……这个变态,连萝莉都不放过……总之,我得先确保你的安全,不然如果撞上更多的eup修士,或者遇上对方的六品强者,会很麻烦……”

        程林语气平静,不生波澜地说。

        “所以你要把我塞给别的队伍?我不要!”

        草薇生气道。

        “反对无效,这事听我的。”

        说着,他拿起了通讯器,单手点开了宋显真的个人频道,按住,说话:

        “听到请回答,我需要帮助,你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