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法师乔安在线阅读 - 第14章:血统之谜

第14章:血统之谜

        到家以后,乔安先把那三只野兔宰了,熟练的放血,剥下兔皮,内脏丢给杰米吃,洗净的兔肉抹上一层蜂蜜,打算架在灶上慢慢烤熟。这时康蒂带着杰米跑回来,告诉乔安她刚刚又去拜访泰尔老头,还向老人讲述了今天他们在林间狩猎的经历。

        “泰尔先生有些事情要问你,我来烤肉,你快去吧。”康蒂最后才说到重点。

        乔安迟疑了许久,面对康蒂鼓励的眼神,终于还是勉强点了下头,擦擦手就出了厨房。

        天色已近黄昏,外公的小屋点起一盏油灯,透过窗口隐约可见老人佝偻的侧影,还像往常那样坐在壁炉边的扶手椅上,时而拿起烟斗深深抽上一口。

        “回来两天了,家里还有吃的吗?”泰尔老头问外孙。

        “有。”乔安低着头回答。

        “钱袋还在老地方,自己去拿。”

        “我有钱。”乔安唯恐外公不信,接着说:“今天打到一只凶暴獾,康蒂帮了大忙。”

        老头的脸色变了变,过了许久才开口:“这是我的错,应该抽空去看看林子的。”

        尽管外公有意在小镇居民面前隐瞒自己的过去,但是乔安早就发现了,这位退休多年的老游侠依旧保持着非凡的身手。往常外公每个月至少会去林子里巡视一次,而当他老人家巡林过后,山上也就不会有凶暴獾之类足以对乔安构成威胁的变异猛兽了。今年冬天,泰尔老头违背了多年以来养成的老习惯,整整一个多月没去后山巡林。

        乔安很担心外公的身体已经不像往年那么硬朗,无法定期巡视树林,宁愿相信外公的身体还好,只不过是挂念他这个独自在外旅行的外孙,才没顾得上及时巡视树林。

        “好了,不说这些无聊的琐事,康蒂的情况你了解多少?”老人问乔安。

        “完全不了解。”乔安实话实说。

        “这也难怪,毕竟你不是那种主动打听别人家里情况的性格,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小姑娘。”泰尔老头嗤笑一声,放下烟斗严肃地说:“康蒂的姓氏是‘波瓦坦’,来自亚尔冈京部落,父母都不是寻常人物,她父亲跟我来自同一个地方,算是我的师门后辈,虽然很多年没有往来了,终归系出同门,还有些情分在,你要对康蒂客气一点。”

        乔安默默点了下头。“亚尔冈京”是亚尔夫海姆地区势力最大的阿萨族部落,波瓦坦似乎是部落中贵族的姓氏,可见康蒂的确身世不凡,然而相比康蒂的出身,乔安更在意外公对康蒂父亲的介绍。

        乔安知道外公出生在旧大陆,曾是一个名为“丰收之环”的德鲁伊社团的成员。三十多年前才来到新大陆,最初是以冒险者的身份四处漫游,后来在德林镇安家,结婚生子,直到外孙出生那年才正式结束冒险生涯退隐田园。

        既然康蒂的父亲与外公来自“同一个地方”,还有相同的师承,那么对方很可能也来自旧大陆远东地区,也是出身于“丰收之环”社团的德鲁伊或巡林客。倘若真是这样,乔安就不难理解康蒂为何年纪轻轻就成为4级德鲁伊了,毕竟家学渊源。

        就在他浮想联翩的时候,外公又换了个话题,问他在莱顿港考试的情况。

        “及格了,四月一日正式开学。”乔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考官给他的建议说给外公听,“考官先生认为我的天赋更适合走术士之路,而且可以申请到全额助学贷款——”

        “绝对不行!”

        乔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外公打断。老人显得异常激动,竟然支撑着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乔安唯恐外公跌倒,连忙上前搀扶,迫使他重新坐稳。

        泰尔老头紧握着烟斗,脸庞因极度激动泛起异样的红晕,咳嗽了许久才平静下来,整个人仿佛突然间衰老了十岁。

        “乔安,如果你真的对奥术感兴趣,我也拦不住你,但是法师和术士这两条路,我宁可你选择前者。”

        “为什么?”乔安困惑地望着外公。

        泰尔老头叹了口气,抬手指了指乔安颈后。

        “记住那颗眼睛,乔安,那是你生下来就带有的印记,在某种程度上来讲,那是异怪血统的标志。”

        “这我知道。”乔安抚摸着颈后那个正常人本不该有的畸形器官,神情有些不自然:“考官测出我有异怪血统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我的孩子,你并不完全知道真相。”泰尔老头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痛苦,“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怪你父母,如果你能够在一个正常的环境里出生,本该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孩子……这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外公,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乔安眼中满是茫然。

        “真相很复杂,很恐怖,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这些事,孩子,现在还不是时候……”泰尔老头沮丧的摇摇头,低声呢喃:“如果我足够明智,就应该把这些秘密带进坟墓。”

        “至少您应该告诉我一部分真相。”乔安紧盯着外公憔悴苍老的脸庞,一字一句的反问:“难道我没有权利了解自己的身世?”

        泰尔老头沉默许久,终于抬起头,正面回应外孙的质问。

        “事情要从十四年前说起,当时我受某人雇佣,负责追查一个神秘的教团领袖,我们只知道这位邪教领袖在信徒中的称号是‘圣母’,此外就没有其它线索,我在你父母还有其他一些伙伴的协助下,经过一整年的追查,终于揭开重重迷雾,找到这个邪教团伙举行祭祀仪式的秘密场所……孩子,请原谅我不能向你透露更多关于这个邪教团伙的事,更不能告诉你邪教徒的巢穴在何处,免得你被自己的好奇心所害,就像十五年前的我们……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一步步走进噩梦深处,最终潜入那座诡异的大教堂,亲眼目睹那所谓的‘圣母’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