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法师乔安在线阅读 - 第82章:血腥的占卜

第82章:血腥的占卜

        在阿萨族部队中还有少数擅长“自然施法”的资深德鲁伊,可以在变身为猎鹰的状态下施展自然神术,集体释放“燃火术”轰炸枯萎怪,团团烈焰凌空落下如同火雨,将无处藏身的枯萎怪一一点燃,烧成灰烬。

        “蛇手”沙曼看到战况迅速恶化,脸色渐变阴沉。按照预定的作战方案,枯萎兵团的使命是吸引亚尔冈京部落主力部队,为“聪明大王”史瑞克统率的食人魔勇士团争取乘虚而入的机会。作战计划最初进展顺利,“窃魂精”恰尼奎发来的消息表明食人魔大军已经攻入波瓦坦村,迫使维克托和玛托卡夫妇俩不得不率领五百阿萨猎骑紧急回村救援。根据沙曼战前的设想,此时他应该率领枯萎兵团发起反击,趁着波瓦坦夫妇离开前线歼灭这支失去有效指挥的部队,可惜事与愿违,留下来战斗的阿萨猎骑还有不下一千五百人之多,兵力仍然远比枯萎怪多的多,接替波瓦坦夫妇担任前线指挥官的两位高阶游侠沉稳谨慎,没有给沙曼留下任何反击的机会。战斗照这样持续下去,最多再坚持两个钟头,枯萎兵团就将迎来全军覆灭。

        沙曼暗自焦急。当前枯萎兵团唯一的底牌就是他本人。除了波瓦坦夫妇俩,亚尔冈京部落没有第三个人能够与他抗衡,既然那夫妇俩已经离开战场,沙曼有信心凭借自身实力击杀对面任何一人。然而真实的战场上可不存在什么单打独斗,他一个人的实力再强也敌不过成千上百人围攻,一旦落入重围,再想脱身就难了。

        就在沙曼犹豫要不要亲自出手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心悸,短暂的恍惚过后,他意识到自己的仆人恰尼奎已经死了。

        正如崇拜自然本源的德鲁伊可以将一头野兽驯化为自己的动物伙伴,堕落德鲁伊进阶的“枯萎者”也有类似的能力,只不过伙伴不再是动物,而是与其阵营相符的不死生物或者邪恶妖精。

        “窃魂精”恰尼奎就是沙曼的契约伙伴。倘若窃魂精死亡,两人订立的契约随之抹除,沙曼当然会有所感应。

        沙曼很清楚自己的仆人有多狡猾,哪怕比窃魂精强大的生物也很难抓住这只奸诈的妖精,更不要说将它杀死。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窃魂精千真万确是死了,甚至连灵魂都在肉体死亡的刹那遭到彻底毁灭,即便沙曼施展起死回生的神术也无法将它复活。

        究竟是什么人杀死了窃魂精,还残酷的摧毁了它的灵魂?

        沙曼越是思索这个问题,越是不寒而栗,不祥的预感如同阴云在他心头堆积。

        沉思数秒过后,沙曼翻身下马。灰马减轻了压力,发出舒畅的呜鸣。然而这牲口高兴的太早了。沙曼突然甩动左臂,接驳在手肘上的毒蛇如同一道黑色闪电蹿出袖口,狠狠啮咬灰马脖颈,两对锋利的毒牙嵌入血管,注射毒液。受惊地马儿试图挣扎,可还没来得及迈开脚步就毒发瘫倒,匍匐在地上口吐白沫,瞳孔迅速扩散。

        沙曼收回蛇手,拔出短剑毫不留情剖开马儿肚皮,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大量鲜血混合内脏自创口涌出来。视线集中在那团血淋淋的马肠子上,眼神闪烁不定。

        层叠盘绕的肠子就像一座血腥的迷宫,自古以来就使那些蛮荒部落的所谓“先知”为之着迷,坚信可以从肠子的回路当中窥见未来,并且由此发展出一整套占卜凶吉的方法。

        此刻“蛇手”沙曼正在运用这种血腥野蛮的方法进行占卜,痉挛蠕动的马肠子给他带来模糊的启示,心头的危机感愈发强烈。

        虽然还不清楚波瓦坦村发生了什么变故,窃魂精又是被谁杀死,但是占卜结果显示出沙曼的作战计划已经遭到彻底失败,倘若不尽快脱离战场,连他本人都有丧命的危险。

        “真是活见鬼!”懊恼地咒骂了一句,沙曼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镌刻符文的小木牌,轻声念诵启动字符,手中木牌迸发出橙色光辉,将他从头到脚笼罩起来,化作一道光柱冲天而起,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

        就在“蛇手”沙曼施展传送法术脱离战场的同一时间,远在波瓦坦村的史瑞克大王也感到局势越发不妙。

        守护智慧泉水的伊尔明苏尔近在眼前,史瑞克的梦想却在迅速破灭。挡在他前方的是密密麻麻的荆刺壁垒和寸步不让的活化植物大军,身后是不断逼近上来的阿萨族部队,史瑞克大王及其部下陷入重围,进退两难。

        原本史瑞克还存有最后一丝幻想,指望“蛇手”沙曼率领枯萎兵团赶来支援,然而战斗一直持续到太阳偏西,别说沙曼杳无音信,就连代表沙曼与史瑞克联络的“窃魂精”恰尼奎也没了踪迹。

        远处传来嘹亮的号角,史瑞克听得出来,那可不是自己人吹响的号角,从阿萨族人听到号角声后齐声欢呼的场面来看,十有八九是维克托和玛托卡夫妇俩带兵赶回来了。

        “大王!敌方援兵即将赶到,咱们再不撤退恐怕就来不及了!”卡西欧急切地说。

        史瑞克脸色沉重,点头道:“我这就下令撤退,你带领兄弟们尽快脱离波瓦坦村,我来阻挡追兵!”

        卡西欧听史瑞克决意亲自断后,禁不住感动地热泪盈眶,就在战场上弹起鲁特琴高声歌唱,赞美史瑞克大王的英勇之举,誓言与大王并肩作战视死如归。

        这支即兴谱写的赞歌刚唱了一半,卡西欧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喊杀声,一阵箭雨呼啸射来,顿时吓得舌头打结,慌忙举起鲁特琴充当盾牌格挡箭矢。树林对面腾起尘烟,骤雨般的马蹄声迅速迫近。卡西欧的诗情不得不让位于冰冷的现实,意识到追兵就在身后,自己再不逃跑可就来不及了。面对死亡的威胁,卡西欧觉得自己身为一名文人,一名诗人,实在不应该把大好生命白白丢在战场上——多一个烈士并不会改变“史瑞克勇士团”的被动处境,世界却会因为失去一位天才诗人而变得黯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