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法师乔安在线阅读 - 第306章:凶案真相(Ⅱ)

第306章:凶案真相(Ⅱ)

        听过小杰克的辩解,乔安皱了皱眉,回头招呼瑞贝卡过来,低声问她:“你今天有没有准备2环神术‘诚实之域’?”

        “我今天只准备了战斗类型的神术,不过我随身带了一张‘诚实之域’卷轴。”

        瑞贝卡打开储物腰包,翻出一支羊皮卷轴,展开施法,脚下随之张开一圈充溢神圣魔力的金色光环,将周围20尺空间笼罩在内,在这一区域内,受审者的精神会受到魔力影响,不由自主兴起实话实说的冲动。

        乔安让瑞贝卡维持“诚实之域”,转身继续审问小杰克,先把刚才提过的问题又提了一遍,小杰克则不耐烦地又回答一遍,内容没有任何改变。

        “他有没有撒谎?”乔安问瑞贝卡。

        “我觉得他没有撒谎。”瑞贝卡慎重地补充了两句,“当然,不排除极少数例外,比如这家伙的意志力非常坚强,强到可以对抗‘诚实之域’的控制,面不改色的撒谎……但是,我实在不觉得小杰克是那种拥有钢铁意志的人。”

        “这就麻烦了。”乔安眉头紧锁,“如果他说的全是实话,那就表明沃尔特·李之死与他们无关,这起凶案又该由谁来负责呢?”

        “这些细枝末节还是交给警方追查去吧,最起码小杰克对谋杀罗尔斯大师一案供认不讳,可见我们没有白辛苦一场,我更好奇伊达尔和杰克兄弟为何要谋杀罗尔斯大师。”瑞贝卡说。

        “这个问题我刚才问过小杰克。”小喵回答瑞贝卡的疑问,“杰克兄弟与罗尔斯大师之间没有私人恩怨,他们是受‘牧虫人’伊达尔的征召,协助伊达尔谋杀罗尔斯大师。”

        “那么伊达尔又为何非要置罗尔斯大师于死地呢?”瑞贝卡追问道。

        “这就说来话长了,还要从今年冬天说起。”

        小喵盘腿坐在草地上,双手托腮,回忆小杰克的供词。

        “你们也都知道,杰克兄弟和伊达尔都是‘原始教团’的成员,这个邪教团伙的总部设在北方一片原始丛林深处,崇拜一个号称‘原始之主’的神秘邪神,当代教宗则是一位极为强大的传奇霜巨人女巫,名叫‘安格尔波达’。”

        “据小杰克交代,就再今年一月初,原始教宗安格尔波达在梦中获得神启,得知一颗来自星界的神秘陨石穿透位面壁垒,坠落在亚尔夫海姆的南方地区,却不知具体的陨落地点。”

        “这颗陨石,对‘原始之主’非常重要,故而托梦给安格尔波达,要求她派人调查陨石的下落,尽快将之寻获。”

        “安格尔波达不敢怠慢,立刻派遣教团中的高级执事‘牧虫人’伊达尔前去亚尔夫海姆调查陨石的下落,旅途中顺带破坏各地城镇的工业和农业生产,践行原始教团的信仰。”

        “这就解释了今年春天莱顿港周边地区突然爆发的虫灾,当时伊达尔就在莱顿港活动。”瑞贝卡恍然道。

        小喵点了下头,接着讲述。

        “伊达尔乔装改扮,在莱顿城里深入考察了一番,对城里富裕人家普遍拥有的活化稻草人深感震惊。”

        “他所属的原始教团,极端反感现代魔导工业文明,尤其憎恨用来替代人力进行工农业生产以便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魔导机器!”

        “伊达尔从自己的信仰出发,有十足的理由憎恨‘活化稻草人’这类违背自然法则的人造构装体,更对发明和推广这种构装体的‘稻草人之父’罗伯特·罗尔斯恨之入骨。”

        “不过在这期间,他还没有下定决心谋杀罗尔斯大师,毕竟潜入莱顿学院暗杀一位奥术教授太过冒险,而他当时的首要使命是搜寻陨石的下落,不得不暂且放下个人好恶,离开莱顿港继续向南方游历。”

        “伊达尔沿着德林河一路南下,先是找到被陨石摧毁的河狸村,在当地调查了许多天,但是一无所获,便转而前往离河狸村最近的人类聚居地——德林镇。”

        说到这里,小喵意味深长地看了乔安一眼。

        “那是今年夏天的事了,伊达尔在德林镇游荡了大约两个星期,期间还与我外公发生过激烈冲突,事后带伤逃离德林镇。”乔安轻声说。

        “伊达尔在德林镇的所作所为,乔安了解的比我更清楚,这里就不多说了,总之伊达尔与乔安外公冲突过后怀恨在心,又不敢招惹老人家,就把仇恨转移到了乔安身上,再加上他在调查陨石下落期间听信谣言,怀疑乔安知道那颗陨石的下落,回到莱顿港过后就想找乔安的麻烦。”

        “当时莱顿学院刚刚开学,但是乔安还在黄铜山口服役,尚未返回学院报到,伊达尔没找到乔安,心有不甘,不知从哪里打听到罗伯特·罗尔斯是乔安的导师,而他要找乔安的麻烦,就免不了与罗尔斯大师发生冲突,若能提前解决掉罗尔斯大师这个威胁,乔安没了靠山,也就容易对付了。”

        “就这么着,伊达尔终于对罗尔斯大师动了杀机!”

        “当时伊达尔在德林镇受的伤还没全好,他知道仅凭自己的力量敌不过罗尔斯,便再次前往野猪岛,与原始教团在当地的两名信徒——杰克兄弟——取得联系,伙同杰克兄弟俩谋杀了罗尔斯大师,还在现场留下我们‘自由之子’协会的标记,企图误导警方,栽赃嫁祸……结果还真被他们得逞了。”

        听完小喵复述小杰克的供词,乔安和瑞贝卡都陷入沉思。

        过了许久,瑞贝卡率先打破沉默。

        “如果仅就罗尔斯大师遇害一案来说,小杰克的供词条理分明,合情合理,可以认定所言属实,但是他只字不提同一天发生的另一起凶案,难道沃尔特·李真不是他们谋杀的?”

        “我也是想不通这一点,假设小杰克他们三人真的没有谋杀李大师,那么李大师又是命丧何人之手呢?为何凶杀现场看起来与罗尔斯大师的被害现场那么相似,像是同一伙人行凶?”小喵甩着尾巴冥思苦想。

        “小杰克显然不具备诚实这种美德,但是他交代的案情很可能是实话,因为他们有充足的理由谋杀罗尔斯导师,却没有任何理由谋杀沃尔特·李。”乔安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两起凶案背后,恐怕还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