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法师乔安在线阅读 - 第16章:戴维斯家的烦恼(Ⅰ)

第16章:戴维斯家的烦恼(Ⅰ)

        乔安听霜巨人克拉克·海尼尔讲述与戴维斯一家的交往经过,感慨好人有好报之余。也不免产生一个疑问,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他:

        “海尼尔先生,您是我在现实中接触过的第一位霜巨人,可您的言行举止,跟我在书上看到的那些关于霜巨人的描述,完全对不上号,既不野蛮,更不邪恶。”

        “老实说,如果把时间倒退三年,我曾是一个比你在书本上了解到的那些霜巨人更野蛮更邪恶的家伙,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乔安老弟,人总是会成长的,两年前我在旧大陆远东旅行期间,经历了一些事情,并且深受触动,从那以后我就决定做出一些改变……”

        克拉克·海尼尔的笑容里透出一抹苦涩的意味,仿佛陷入了回忆,眼神变得分外忧伤。

        怔怔出神许久,他叹了口气,接着对乔安说:“世上没有谁是自愿被生下来的,我们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和成长环境,年幼无知的时候难免受到环境影响,不知不觉间沾染上某些恶习,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做出反省,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克拉克的感慨,使乔安油然联想到自己的身世。

        正如克拉克并非自愿投胎为霜巨人,他也是在完全被动的情况下被植入“异怪血脉”。

        克拉克为了克服霜巨人一族残暴的天性,付出了很多努力,试图与人类友好相处,然而当他走进人类的城镇,还是难免遭人白眼,受人歧视。

        乔安也为克服源自异怪血脉的孤僻乖戾天性,付出了很多努力,强忍着反感参加社交活动,硬着头皮结交朋友,竭力避免自己沦为一头离群索居、丧失人性的怪物。

        相似的心路历程拉近了他与克拉克的距离,使他觉得旅途中偶遇的这位大个子朋友,值得真心结交。

        艾伦蹦蹦跳跳在前带路,爬上楼梯,在二楼书房门外停下脚步,回头招手示意乔安和克拉克跟上来。

        克拉克上前敲门,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进来!”

        乔安听出老人的话音里带着怒气,微微皱眉,跟随克拉克进了屋。

        一位身着旧军装的老人正在书桌前整理枪械,两鬓已然斑白,腰杆还挺得笔直,依稀可见年轻时担任骑兵军官时的英姿。

        “老爹,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克拉克笑着打招呼。

        “克拉克啊,我的孩子,欢迎回家。”

        戈登·戴维斯老头将手中那杆魔晶猎枪放在桌上,拿手帕擦了擦手上沾染的枪油,大步迎上来与霜巨人拥抱,随即与乔安握了握手,显得很有绅士风度。

        “坐下吧,孩子们,明娜马上就送红茶和点心过来,对了,如果你们对律师过敏,最好别靠近那张扶手椅。”

        克拉克望向壁炉边的那把扶手椅,诧异地问戈登老头:“老爹,明娜阿姨刚才说起你在跟律师谈事情,听起来你们聊得不太愉快?”

        “这见鬼的年月啊,律师也都变得唯利是图了!我请他来咨询一桩生意上的纠纷,可他倒好,一听说我想控告亨利·鲍德温,立刻变了脸色,不花心思琢磨怎么帮我打赢官司也就算了,还变着法子替鲍德温说话,仿佛花钱向他咨询的人不是我,而是亨利·鲍德温!”

        老头冷哼一声,脸上浮现怒容。

        “克拉克,我敢打赌,咱们那位可敬的律师先生,刚走出我家大门,就乘上他的马车,飞一般直奔亨利·鲍德温家去通风报信啦!呸!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老爹,您先消消气,从头告诉我们到底出了什么事。”克拉克拍着戈登老头的肩膀安慰道。

        恰巧这时明娜夫人送来茶点,戈登·戴维斯不想被妻子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免得她担惊受怕,便故作淡定地招呼克拉克和乔安喝茶吃点心,顺带打听乔安的出身来历。得知他是莱顿学院的高材生,对他的态度更添几分尊敬。

        乔安看出老头有意挽留自己在他家多住些日子,帮他的小孙子艾伦·戴维斯补一补课,确保明年参加莱顿学院预科考试顺利过关。

        乔安对戴维斯一家印象不错,可惜他急于前往米德嘉德,不便在豪斯镇久留,只能让老人失望了。

        明娜夫人叮嘱老头记得按时服药,早点休息,过后便离开书房。

        戈登·戴维斯关上房门,转回身言归正题。

        “这件事还要从去年春天说起,克拉克,就在你离开豪斯镇不久,皮姆老头去世了,他的儿子和儿媳早就决定搬到城里定居,办完了丧事就把自家的牧场挂牌出售。”

        老头转头望向乔安,特地向他多解释了两句。

        “皮姆家世代经营牧场,饲养的马匹数量仅次于我家,是镇上排名第二的大牧场主。”

        “我们戴维斯家与皮姆家,虽说是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但毕竟是多年的乡亲,交情一直还不错。”

        “我听说小皮姆打算卖掉牧场,就找他谈了谈,打算买下那块牧场,可惜小皮姆开价太高,还不同意赊账,我一时凑不出那么多现钱,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后来又过了大约一个星期,我忽然得到消息,说是皮姆家的牧场已经卖出去了,卖家是一个名叫亨利·鲍德温的外乡人,还不到40岁的年纪,出手却相当阔绰,不打折扣的接受了小皮姆开出的价码,当场开出50000金杜加的支票,王子港最大的贸易商行担保背书,见票即付!”

        戈登老头脸色阴沉。

        “嚯!这个鲍德温,真够阔气啊!他年纪轻轻的,不大可能凭自己的本事攒下这样一笔巨款,该不会是城里某位大人物的遗产继承人吧?”克拉克诧异地问。

        “王子港的上流社会圈子,我很熟悉,没有姓‘鲍德温’的贵人,这个亨利·鲍德温非常神秘,我多方打听也无从得知他的出身来历,不过有一位老朋友私下里向我透露,鲍德温跟伊萨克·胡克将军走得很近,关系非同一般的密切。”

        戈登老头压低嗓音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