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太上执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反噬

第一百九十二章 反噬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磐石神朝背靠麒麟族,更有魔祖撑腰,何等灾祸能在旦夕间灭我部落?”道义双目无神,瞳孔殷红如血,有血水缓缓流淌而下。

        “何人灭我部落,可曾寻麒麟族,请麒麟族高手为我一族复仇?”四师兄猛然踉跄着站起身,看向了对面的长老。

        “天灾人祸也,我磐石神朝有先天灵宝出世,祖神动了贪念,惹来麒麟王与魔祖。灭我磐石神朝根基的正是魔祖,是魔祖亲自出手,以灭世大磨磨灭了祖神。然后麒麟王与魔祖产生龌龊,被魔祖镇压,好在关键时刻凤祖出手,护持下我石人族部落,否则石人一族就此在天地间除名!”三长老声音里满是悲怆。

        “噗……”一口殷红的血液喷出,道义口中不断咳血:“魔祖!魔祖!你敢杀我父神,坏我部落根基,我与你不死不休!我此生与你不死不休!”

        “公子慎言!小心惹来灾祸,若被魔祖感知,弹指间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魔祖统帅天地,我等如何敢复仇?能苟且活命,便已经是邀天之幸!如今部落群龙无,正需要公子回去主持大局!”三长老一把按住了道义的嘴巴。

        “噗~”

        逆血喷出,下一刻道义周身气机波荡,一道绿光流转,整个人竟然直接栽倒在地,就此晕了过去。

        “四师兄……”道缘一声惊呼,连忙扑上去,将道义扶了起来,面色焦急道:“四师兄逆血攻心,乱了精气神三宝,体内寄托法相的大椿树枝桠反噬,还需静养。劳烦诸位师兄散去,我要相助四师兄压制体内的法相。”

        一众弟子此时你看我我看你,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面色诡异的看着昏过去的道义,心中各种念头流转不定。

        “果然是一场好戏,这厮平日仗着自己出身不凡,肆意欺压我等,不将我等看在眼中,如今却是遭了报应,磐石神朝一朝覆灭,看其日后如何神气!”娲瞪大眼睛,露出一道解恨之色:“师兄果然神通广大,今日咱们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杨三阳闻言低下头看着气鼓鼓的娲,那精致的小脸上不但没有同情,反而满是畅快。

        “果然,女人不能得罪,即便是在小的女人,也绝对不能得罪!”杨三阳心中暗自道了一句,双目内露出一抹畅快,掌心内一道神文流转,随即却是面色犹豫,又将那神文隐去:“祖师在上,我若此时落井下石,未免有些不妥。”

        自己暗中想要做小动作,绝对瞒不过祖师法眼,到那时祖师如何看待自己?

        “也罢,这次便先放过你一次,那大椿树枝桠内涵先天灵物的意志,纵使我不出手,你想要将其炼化,却也没那么简单。如今那先天灵物的意志才开始反击,看你如何度过此劫!”杨三阳摸了摸娲的脑袋,双目内露出一抹嘲弄:“可笑!”

        杨三阳不着急离去,领着三个小萝卜头躲在角落里看热闹,那三长老瞧着晕眩过去,周身绿光喷涌的道义,急的如热锅上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道缘周身法力运转,将四师兄扶起来,然后下一刻周身火气流转,双掌搭在了四师兄的背部,涛涛火气向四师兄背部灌注而去。

        “太阳真气,不过太过于稀薄,只是太阳真火的一缕气机而已,距离真正太阳真火尚且差了一筹!定然是道缘以那金乌羽毛寄托法相,修炼出的神通之力。若道缘日夜修持,此神火终有一日会化作太阳真火,或许可以压制道义身上的伤势,可惜了……眼下道缘的真火之气太弱,不但不能压制大椿树枝桠,反而会火上浇油!”杨三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扫了一眼精神奕奕的三个小萝卜头,拉扯着三人道:“别看了,咱们走吧。”

        “师兄,难得看到这厮吃瘪,咱们不好好看个够本怎么行!”娲不愿意离去,却被杨三阳直接揽住抱在怀中,拖拽着另外三个小萝卜头离去。

        杨三阳走后不久,道义自昏迷中醒来,只是面红涨红,犹若是涛涛烈焰不断熊熊燃烧。烈焰之下,一团青色气机不断翻滚,对看着那火红之色,二者不断交锋,使得道义面孔由青色化作红色,由红色化作青色,不断来回转变。

        “麻烦大了!这回可真真的麻烦了!”道缘收回手掌,面色凝重的道。

        “多谢师妹护法”道义苦笑,然后看向对面忧心忡忡的三长老:“长老,到底怎么回事?那先天灵宝,又如何牵扯至我磐石神朝覆灭?”

        三长老面色犹豫,过了一会才道:“除了魔祖、神帝、麒麟王、凤祖、祖龙与鸿之外,怕没有人知道真相。我等只是听凤凰族内传来消息,隐约中似乎我磐石神朝吞了什么先天灵宝,惹得麒麟祖与魔祖恼怒,所以才有此灾祸。”

        “嗯?还有呢?”道义一双眼睛看向三长老。

        “没了!就知道这么多,我等哪里有资格去魔祖哪里盘问,只是恍惚中听到一些风声。如今我等依托凤凰族,若非凤凰族护持,石人族早就被麒麟族高手尽数镇杀了,公子还需早日回去,主持族中大局!”三长老苦笑着道。

        道义闻言沉默,许久后嘴角流出殷红血渍,眼睛里杀机流转:“魔祖!麒麟王!”

        差距太大!

        想要复仇,根本就不可能!

        那两个名字,想想便压得人喘不过气。

        “长老暂且歇息,且容我思量一番再做决定!”道义苦笑着道。

        三长老闻言点点头,走入道义的宫阙内歇息,留下道缘与道义一双眼看向无尽黑暗,那星火斑驳的天空,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悲痛。

        “师兄怎么选择?”道缘开口了。

        “我还有的选择吗?”道义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我现在和废人有什么差别?纵使返回部落又能如何?扭转不了任何局势。反倒不如留在灵台方寸山苦修,日后终有成道之日。有祖师庇佑,我的安危也能得到保障。我如今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心思去关注部落族人?”

        “师兄这回麻烦大了,那大椿树枝桠最然被师兄祭炼了宝物,但其内却蕴藏着大椿树不灭的意志,如今那意志复苏,与师兄争夺控制权,师兄危矣!若不能想办法压制那股意志,只怕师兄一身本事,十万载苦修尽数化作流水。当然,若能融合那先天不灭意志,师兄此生攀登那至高境界有望!”道缘愁眉苦脸道。

        大椿树枝桠内蕴含的是先天意志,岂是那么容易炼化的?

        “或许只有请祖师出手,只是不晓得祖师肯不肯出手!”道义挣扎着站起身:“劳烦师妹将我带至祖师大殿。”

        道缘瞧着虚弱至极的道义,眼眶不由得含泪:“以前都是师兄照顾我这个小丫头,现在终于轮到我照顾师兄了。师兄莫要担心,祖师最宠爱我,只要我去求祖师,祖师肯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道缘说着架起四师兄,一路遁空,来到了后院大门前,瞧着那清净的雅舍,二人降下遁光,道缘正要上前,却见童儿漫不经心的自大门内走出:“咦,这不是道缘那小丫头吗?深更半夜的,你不去打坐用功,来这里作甚。”

        “弟子欲要求见祖师,还望师兄代为通传”道缘恭敬的道。

        童儿眼中露出一抹精光,目光落在了道义的身上,恍然划过一抹怪异:“祖师前日论道回归,正在整理闭关所得,已经休息了,不便打扰,你还是回去吧。”

        “童儿师兄,道义师兄如今遭受重创,根基反噬,勉强被我压制了下去,若下次爆,只怕性命不保!”道缘的眼中满是泪光:“求师兄慈悲,救救道义吧。”

        “师兄,往日里是我口出狂言,不敬师兄,还望师兄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一次!”道义低声道歉,声音里满是悲怆。

        往日里自己哪会将这童儿放在眼中?

        只是如今有求于人,却不得不低下头颅。

        今时不同往日,物是人非啊!

        磐石神朝完了!由不得自己不低头。

        “不敢!不敢!我一披毛戴角的畜生,岂敢承受你这上神的道歉?”童儿摇了摇头,只是挡在门前:“二位回去吧,祖师正在闭关,不容惊扰。”

        “师傅!师傅!徒儿求见!徒儿求见!你快开门啊师傅!”道缘眼中露出一抹焦急,下一刻二话不说直接扯开嗓子,惊得山间鸟雀惊飞,灵台妙境一片狼哭鬼嚎。

        “你……”童子指着道缘,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一甩衣袖,翻了翻白眼。

        “何人在门外吵闹?”屋子里传来祖师的声音。

        “师傅,是我!是我!是我啊!救命啊师傅!”道缘狼哭鬼嚎,不待童儿开口,已经直接抢过了话语。

        “你这丫头,大呼小叫成什么样样子,还不快点滚进来!”屋子内传来祖师愠怒的声音。

        ps:都说了道缘剧情要写到一百万字,怎么每天都有人问?再问的都是闹惨……e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