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想玩阴的?少爷我陪你玩到底

第九章 想玩阴的?少爷我陪你玩到底

        宋大宝咬牙切齿道:“姓花的,今天你惹我动了怒,不好好收拾你一顿,你就不知道我宋大宝的厉害!”

        花独秀惊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想做什么?”

        宋大宝道:“做什么?当然是先打断你的双腿!再打断你的双臂!”

        花独秀退了一步:“宋大宝,你疯了!这里可是神泉城,你敢聚众斗殴,不怕城主大人把你抓起来么?”

        宋大宝哈哈大笑:“老子专门找了这条街等你,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谁能看见?谁能知道?”

        “怎么,你还想报官?花独秀,大家都是开镖行的,我要破你的盘,折你的叶,你还要报官?花家的脸面还要不要?”

        花独秀有些气急败坏道:“神泉城的治安怎么坏到这种程度!难道连个巡逻的侍卫都没有吗!”

        宋大宝狞笑道:“姓花的,别傻了!你们花家马上要过气了,今晚老子先收拾你……”

        宋大宝撸了撸袖子,身后十来个大汉同时欺身而上,准备动手。

        花独秀又后退一步。

        他当然不是不敢跟宋大宝等人交手,他是不屑于出手。

        也不想让宋大宝看到他的实力。

        花独秀敏锐的预感到,也许就在不远的将来,花家与宋家会不可避免的产生猛烈碰撞!

        花独秀要出手,但前提是这人值得他出手。

        正这时,不远处一阵喧闹,有人高喊:“土匪进城啦!土匪进城啦!”

        宋大宝一愣:“什么情况?”

        顷刻间,一群身穿兽皮挥舞着砍刀的猛男冲了上来。

        当头一男,人高马大,胡子拉碴,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东西。

        他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宋大宝等人。

        宋大宝大惊:“你……你们要干什么?”

        “呦,一群公子哥啊,爽了爽了!天天喝奶,今天终于能吃口鲜肉!兄弟们,给我拿下!”

        土匪头子一声令下,众多土匪一拥而上,扑向在场所有人!

        花独秀和沈利嘉简单抗争便立刻束手就擒,而宋大宝本人武功不俗,叫来的十几个壮汉全是神威镖局的镖师,武功也不错,根本不把这些土匪看在眼里。

        但土匪人多势众啊,手里还有刀啊!

        而且这些土匪手头功夫十分扎实,目标直指宋大宝。

        宋大宝看到土匪头子那肥肥的嘴唇,那舌头卷出的口水,那炙热的眼神,菊花猛的一紧,一股寒气沿后脊梁骨上冲。

        一个激灵。

        宋大宝拼死抵抗,可惜寡不敌众,不到一炷香功夫便被打趴下。

        宋大宝被擒,其余镖师不敢顽抗,一个个被打倒捆了个结结实实。

        土匪头子道:“都带走!妈的,这次抢劫不成,绑几个肉票也不亏!今晚大伙开荤!”

        土匪们推着宋大宝等人浩浩荡荡冲出城去,到了野外一个树林里。

        宋大宝剧烈反抗,土匪头子一脚把他踹翻,对着他肥肥的屁股又轻轻蹭了几脚,骂道:“小兔子,老实点!一会儿有你快活的时候。”

        宋大宝又气又怒,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咽下了这口气。

        没办法,面对土匪头子,他忍不住后/庭就要冒寒气。

        真的不敢刺激他。

        哼,你们这些不入流的狗贼,别高兴的太早!

        敢打我主意?

        哎呦,屁股好痒……

        土匪头子喝令众土匪赶路,一时没有顾上藏在人群里的花独秀和沈利嘉。

        花独秀感慨道:“果然是官府势弱啊,土匪都能堂而皇之闯进城。”

        “嘉嘉,你带钱了么?”

        “姐夫,带着呢!”

        花独秀道:“先把咱俩赎出去,我该回家泡澡了。”

        沈利嘉点点头,忽然仰头大喊:“好汉,好汉!我有话说!”

        土匪头子走到沈利嘉跟前道:“小子,你嚷嚷什么?再嚷嚷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沈利嘉道:“好汉,你绑我们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换钱啊!”

        沈利嘉道:“好汉,你看我俩值多少钱?”

        土匪头子上下打量花独秀和沈利嘉道:

        “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可惜太瘦。你……肉是可以了,就是太丑。这个嘛……你俩每人一千两银子应该值吧?”

        沈利嘉翻了个白眼,正色道:“好汉,钱不钱的不重要,主要想交个朋友!能不能低一点?”

        土匪头子冷哼:“一口价,不刀!”

        沈利嘉开始卖惨,委屈中带着一丝悲伤:

        “实不相瞒,我俩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没什么钱的,真的。”

        土匪头子骂道:“妈了巴子的,穷人家的孩子?再穷能有老子穷?”

        沈利嘉继续卖惨,悲伤中带着一丝无奈:

        “好汉,你少要点,或许我们家里能出得起。如果漫天要价,我们家里人只好报官了。”

        土匪头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

        “那好吧,那就少一点。你俩每人二百两,立刻给我写封血书,我让小弟送进城去,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自觉点,把手指头咬了吧。”

        “还要咬……咬手指头?好汉,多疼啊!”沈利嘉害怕道。

        “不然呢?荒郊野外的,老子上哪给你找纸笔去?”

        沈利嘉道:“好汉,你说话算不算数?真的见钱放人?”

        “‘盗亦有道’,懂不懂?我们土匪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一个‘信’字!”

        沈利嘉大点其头:“没问题没问题!我怀里就有现钱,现在就赎身!”

        沈利嘉和花独秀因为不敢反抗所以没有被捆,沈利嘉立刻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赶忙塞给土匪首领道:

        “这里有五百两,多的一百两请兄弟们喝茶,我……我俩能走了吧?”

        土匪头子拿着手里的银票,一脸惊讶。

        “这……这也行?”

        沈利嘉道:“好汉,行走江湖靠的是一个‘信’字啊!”

        “大家几十双眼睛可都看着你呢,当老大什么最重要?说话算数啊!‘信’字当头啊!”

        土匪头子环视四周。

        果然,包括宋大宝在内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土匪头子舔舔嘴唇问:“小兔子,你看什么看?”

        宋大宝赶紧低下头。

        土匪头子咬牙点头道:“行,老子说话算数,你俩可以滚了!”

        宋大宝大惊,立刻嚷嚷:“我也有钱!我也有钱!”

        土匪头子狞笑道:“你也有钱?那可真是好事成双啊,人财两得,爽!”

        宋大宝一脸哭丧:这是什么人啊?

        变态啊。

        花独秀幸灾乐祸的看着一旁被捆个结实的宋大宝,笑道:

        “这位壮士,听说宋公子家富可敌国,跟青楼姑娘喝杯茶都舍得砸二百五十两银子呢。”

        土匪头子眼睛一亮:“什么?请人喝杯茶都要二百五十两银子?可以啊,大地主啊,今晚我可发大财了!”

        宋大宝怒道:“姓花的,你卑鄙!”

        身旁一个土匪狠狠甩了宋大宝一个嘴巴子,怒道:“就你他马话多!老大让你说话了吗?”

        宋大宝脸上一个火辣辣的手掌印,显然那土匪掌劲极大,下手一点不留情面。

        土匪头子咋舌道:“哎呀,大驴子,你轻点!打坏了一会儿怎么用?”

        大驴子盯着宋大宝屁股,狰狞道:“老大,我不在乎脸!”

        众人:“……”

        大驴子给宋大宝解开捆绳,一刀割破他五根手指,又猛的撕下宋大宝胸口一块布。

        “老大,这些人值多少钱?”

        土匪头子沉吟道:“最少五千两!”

        大驴子恶狠狠道:“写!现在就给老子写!你们这群人一伙的吧?老大说了,没有五千两肯定不能行!”

        宋大宝一脸哭相,浑身颤抖,手指头鲜血直流。

        大哥,写就写,你割我这么多手指干什么?

        不疼吗?

        一根不够吗?

        但他硬是咬牙一声都没哼。

        因为他发现,诨号大驴子的土匪比胡子拉碴的匪首还要变态,还要暴躁。

        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沈利嘉插嘴道:“好汉,我好言相劝哈!宋公子家里是开镖局的,高手如云,你们想拿他赚钱可要小心,别被他们阴了!”

        土匪头子惊道:“镖局?开镖局的?那老子可得小心点。”

        大驴子逼着宋大宝写完字据,赶紧又把他双手捆牢。

        宋大宝满手是血,看向花独秀的眼里充满怨毒。

        土匪头子似乎有些着急,看了宋大宝屁股一眼,不耐烦的对花独秀二人摆摆手:

        “行了,你俩快滚吧!一会儿老子改变主意,你俩想走也走不了。”

        沈利嘉二人见状赶紧离开。

        走出一段,沈利嘉低声问:“姐夫,你不再看会儿戏?”

        花独秀说:“你演得比他们好多了,有什么好看的。”

        沈利嘉邀功一样继续问:“张胡子演技怎么样?他可是我们家资历最老的土匪!”

        花独秀勉强点点头:“演技还行,就是绑得我手腕有点疼。”

        沈利嘉诧异:“呀!那我赶明把银票要回来一张。”

        花独秀白了沈利嘉一眼:“赶紧回家吧,泡个澡美美睡一觉,不然对皮肤不好。”

        沈利嘉笑道:“姐夫说的有道理,我向你学习!”

        花独秀揉着手腕儿,边走边说:

        “你家不是从良十几年了么,怎么还养着这么多土匪?”

        “姐夫,现在官府弱势,干咱们这种买卖的,黑道白道都得通吃才行,不然要摔跟头的。”

        花独秀沉默不语。

        哎,做买卖,做生意,黑道,白道,烦啊!

        他实在不想过多参与家族生意,更不喜欢跟人勾心斗角。

        打心眼儿里不喜欢这种事情。

        毕竟安安静静做一个美男子才是他期望的生活。

        唉,可惜,天不遂人愿。

        行不多时,花独秀步伐一顿,拉住沈利嘉道:

        “有人来了!”

        二人藏身树丛,不一会儿五个气度不凡的武者快速从身边穿过,朝他俩来时方向奔去。

        花独秀皱眉思索:“领头那人气息跟宋大宝相似,莫非是神威镖局的人?不好!”

        沈利嘉急道:“宋大宝这狗日的居然安排了后手!姐夫,咱们怎么办!”

        “回去!”

        刚要走,花独秀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姐夫?”

        花独秀低声道:“等我会儿,我去弄两身衣服。”

        话音刚落,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沈利嘉惊诧,自言自语道:

        “姐夫果然是天才,三年不见,武功进步恐怖如斯!”

        不到一盏茶功夫,花独秀又翩然而回,手里捏着两身夜行衣。

        “快换上。”

        沈利嘉边换边问:“姐夫,你从哪弄的夜行衣?”

        “别问了。什么都指望你,黄花菜都凉了。”

        沈利嘉讪讪一笑,满脸通红,深深自责:

        我这个小跟班做的不合格啊!

        二人换了夜行衣,迅速追向来时树林,正好赶上先前五人和张胡子等土匪对峙。

        “爹!”宋大宝喊道。

        张胡子咬牙道:“打了半辈子鹰,最后被鹰啄了眼……”

        五人中的首领沉声道:“在下‘合气门’宋强,不知这位好汉怎么称呼?”

        张胡子道:“合气门?呵呵,有意思。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儿子现在我手上,不想他死你就老实点!”

        “你想要什么?”

        “老子绑人无非是想弄点银子花。既然是合气门,自然不是差钱的主儿。宋兄弟,你说呢?”

        宋强冷笑一声。

        宋大宝忽然挣开手上绳索,趁按着他的土匪不注意跳出圈外!

        宋大宝晃晃手里的细小刀片,大笑道:

        “该死的狗贼,就凭你们这点道行还想绑我?我早就沿途留下记号,为的就是到城外灭了你们!”

        “可惜放跑了花独秀那两个小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