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背后是肮脏的政治/斗争

第二十章 背后是肮脏的政治/斗争

        黎城主一句话,宋清峥大吃一惊,立刻起身。

        “啊,是……是郡主大人!”

        宋清峥赶忙俯身单膝跪倒。

        面相宽厚的中年男子正是烟雨郡的最高掌管着——郡主上官杰。

        上官杰摆摆手:“起来吧,不必多礼。坐吧。”

        宋清峥犹豫一线,看黎城主点点头,只好规规矩矩又坐在椅子上。

        宋清峥这一惊非同小可,即便是在天南郡,在合气门的地盘里,他也不可能这样亲近的与一郡之主同桌而坐。

        尤其是上官杰。

        上官杰是困魔谷老牌的郡主,势力广大,被认为是最有希望承接总督之位的男人。

        可惜蛇谷总督彭天林被调来困魔谷,五年内上官杰没了希望。

        上官杰不理黎城主,看了宋清峥一眼,淡淡道:“宋门主,你们合气门实力不行啊,连个小小的花家都搞不定?”

        宋清峥赶忙又起身拜倒:“郡、君主大人,让您失望了!”

        黎城主道:“宋门主,起来吧。花氏父子狡猾如斯,你啊还是太正派了。”

        宋清峥满脸通红,规规矩矩又坐回椅子。

        上官杰道:“花氏世代与魔流府交好,武功必然不凡。可惜花氏人丁稀少,又老老实实做生意人,成不了什么气候。”

        黎城主道:“上官大人说的是。宋门主,烟雨郡有上官大人坐镇,你不必担心,镖局生意尽管放开手脚做便是。”

        宋清峥连连称是。

        他心里明白,所谓的放开手脚做,不单单指正经生意。

        还指千方百计的搞死花家。

        上官大人要在烟雨郡养一条能咬人,又听话的恶犬啊!

        黎城主看向上官杰道:“上官大人,今天花氏取胜,神泉城的赋税由花氏镖局押送,那咱们烟雨郡……”

        黎城主说着,看了宋清峥一眼。

        上官杰道:“烟雨郡的赋税,自然由宋门主来押解。”

        宋清峥大喜,今天他们败的如此之惨,没想到一切都被郡主大人看在眼里,可谓是大大的丢人现眼。

        谁知道郡主大人非但没生气,还一口答应下赋税押解镖约?

        “多谢郡主大人!”

        宋清峥赶忙又拜倒在地。

        上官杰这次没有让他起身,而是淡淡道:

        “宋门主,烟雨郡的赋税押解交给你们,完全是看在黎城主力荐的面子上。你要好自为之啊,不要砸了自己招牌。”

        宋清峥双拳抱在脑袋顶道:“不会的!神威镖局上下,合气门上下定当竭尽全力,请郡主大人放心!”

        黎城主轻轻扶起宋清峥,拍了拍宋清峥肩膀:

        “老宋啊,上官大人赏识你,你一定好好干!这次就是机会,干倒花氏镖局,烟雨郡的镖行生意你们就是唯一!”

        宋清峥道:“属下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上官杰道:“宋掌柜,活要办好,嘴要管严,知道吗?”

        “是!属下知道!”

        黎城主道:“宋掌柜,你先回去吧,等我通知。”

        宋清峥道:“是,属下告退!”

        宋清峥退出门外,最后悄悄抬头看了上官杰一眼。

        没想到上官杰今日亲自前来。

        一个神泉城的竞标比赛而已,竟能惊动郡主大人亲自前来观看?

        他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拉拢我们合气门?

        还是为了调查花氏实力?

        更背后的目的呢?

        黎城主说让我好好干,这是……这是上官大人准备让我当他的白手套么?

        宋清峥后背湿了一片。

        上官杰在困魔谷名声极重,一个如此重量级的大人物,今天会主动向他示好,宋清峥感觉这背后绝不单纯。

        不单单是挤垮花氏镖局,抢占镖行生意,敛财聚财那么简单。

        一郡长官,看中的,自然跟一城城主不同。

        黎城主爱财,上官郡主肯定爱别的东西。

        至于是什么,只能看后面黎城主的安排了。

        哎,走着看吧。

        宋清峥离开后,黎城主小心把密室石门关紧。

        宋清峥坐回椅子,轻声问:“大人,您觉得花氏今天表现如何?”

        这是他最初的问题。

        宋清峥走了,上官杰可以放心说了。

        “花氏父子都是人才,可惜人丁稀少,路子不够野,不如合气门有利用价值。”

        黎城主道:“也不如合气门听话。”

        上官杰点点头。

        “大人,今天本来能好好挫一下花氏锐气,您为何要帮他们?”黎城主小心问道。

        上官杰道:“神泉城的赋税镖约而已,这都是小事情。我今日来,是为了验证另一桩要事。”

        黎城主神情一愣:“哦?另一桩……要事?”

        上官杰道:“没错。我的探子传回消息,彭天林的女儿几次派人给花氏送礼物,动机不明,所以我今天特来看看,花独秀到底是什么货色。”

        黎城主大吃一惊:“总督大人的女儿,给花独秀送礼物?”

        上官杰点点头:“没错。”

        黎城主想了想,皱眉道:“上次安排人抓捕彭瑶瑶,可惜被花独秀横插一杠,功亏于溃。大人,彭瑶瑶给花独秀送礼物,会不会只是聊表谢意?”

        上官杰道:“若是聊表谢意,送些金银便是了。我听说,送的东西除了衣物用度就是珍贵兰花,怕是不单纯。”

        黎城主眼神一动,轻笑道:“彭天林这是准备在困魔谷培养势力了。”

        上官杰道:“没错。彭天林刚来不久,又是被宰政大人贬来,加之他女儿险些出事,必定会万分谨慎。”

        黎城主遗憾道:“可惜,难得彭瑶瑶带那么少侍卫出城。如果不是花独秀捣乱,抓住彭瑶瑶,逼走彭天林,总督之位必定是大人您的囊中之物!”

        上官杰摆摆手:“彭天林不简单。这次赋税押解正是一个良机,如果赋税出了问题,困魔谷的军务立刻就要陷入困顿。”

        “现在各界域造反势力蠢蠢欲动,宰尉大人雷霆手段,要打压各界域老牌家族门派,加强帝国集权。如果这时候困魔谷军务出了乱子,宰尉大人正好狠狠修理彭天林一番。”

        黎城主问:“听说蛇谷那边出了很大的事?彭天林是被贬到困魔谷的?”

        上官杰阴沉笑道:“彭天林心太软了,蛇谷六大将军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若不是宰政大人保他,彭天林早就回家养老了。哼哼,‘粘杆司’内部消息,不出三年,蛇谷必乱!”

        黎城主惊道:“那到时彭天林必定脱不开干系!”

        上官杰道:“可惜,我等不了三年。宰尉大人要加强集权,手里必须有强有力的刀子才行,而我,就是那个立刻就要捅人的刀子!”

        黎城主神情一肃,上官杰道:“树神郡的黄波涛和咱们不是一路人,这次花氏镖局拿下树神郡的赋税押解镖约,正是一个好机会。”

        黎城主眼神一动:“大人,咱们半路劫了它?”

        上官杰轻描淡写的看了黎城主一眼,嘴唇微翘道:

        “不是半路。这么好的机会,要一石多鸟,不但坑死花氏镖局,坑掉黄波涛,连彭天林也要坑一把!”

        黎城主立刻起身:“属下悉听大人安排!”

        ……

        城主府里两个大人物一番密谋,城南的花氏镖局,花氏父子则轻松的欣赏着艺术。

        是的,你没有看错。

        是艺术。

        至少花独秀是这样认为。

        墨香轻绕,金花罗纹的上等生宣平铺梨花桌上,紫毫在手,花独秀专心致志的挥洒一副山河春日图。

        一旁的花钱不住点头:“好,好啊!有意境,很有意境。”

        “我秀儿真是通文达艺,风华绝代啊!不但字写得好,画作也堪称当世一流,为父甚是欣慰啊。”

        花独秀一脸淡然,轻轻给山巅苍松点了几颗黑节。

        然后在左上提下一首诗。

        花钱摇头念道:“森森千丈松,虽磊柯多节,用之大厦,终是栋梁之才。”

        花钱大喜:“秀儿,你有出仕的打算?”

        花独秀不语,继续在诗后写道:“赠沈利嘉。”

        花钱翻翻白眼,叹气道:“你呀,就知道逗为父。”

        花独秀收笔,轻轻吹了吹画作,满意道:“不错,不错。这幅画,至少值一千两,送给嘉嘉,真是便宜这小子了。”

        花独秀这副山河春日图,最下方是两条平行的曲线,代表河流,中间是型的拱起,象征高山,高山上一根竖线,代表苍松。

        右上角一个圆圈,代表太阳。

        若不是生宣吸水性和沁水性都强,着墨易产生墨韵变化,花独秀这副写意山水画真的是一点意境没有。

        左上的提诗更不必说,那个字啊!

        见过蝌蚪怎么游吗?

        见过壁虎断掉的尾巴怎么扭吗?

        惊人的相似。

        花独秀道:“爹,嘉嘉这小子虽然顽劣,不过脑袋聪明,人机灵,好好培养一下,将来肯定是个人才。”

        花钱点头道:“你们兄弟俩,都是人才。”

        花独秀不喜经营,不爱动心机,更不愿与人争锋,但现在局势复杂,尤其是从树神郡回来,花钱心事重重。

        虽然今天搞赢竞标大会,但花钱的危机感更强烈了。

        他决定今天好好跟花独秀谈一谈。

        虽然花独秀生性淡薄,可毕竟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

        而且花独秀这段时间的表现非常令人惊艳。

        花氏反击之局,怎能少了秀儿?

        “秀儿,今日在城主府,多亏了你啊。”

        花钱终于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