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翩翩公子惹人爱 第三十六章 上下一心,一起搞事(求票票)

第一卷 翩翩公子惹人爱 第三十六章 上下一心,一起搞事(求票票)

        花独秀脸色微变,咬牙道:“因为,他们抢走了我最贵重的宝物!”

        彭天林奇道:“你是说,担心他们以此来要挟你?”

        花独秀点点头:“没错。”

        “宋耀答应三天后把宝物还给我,在他还给我之前,绝对不能让他们察觉到镖银已被掉包。”

        彭天林点点头:“宋耀老奸巨猾啊,他这是打算确保万无一失后再把东西还给你。如果中间出了岔子,他要以此来左右你。”

        花独秀沉声道:“不错。”

        彭天林问:“那你怎么确定,三天后他一定会如约把东西还你?”

        花独秀阴着脸道:“我绝不会让他拖过三天!绝不!”

        彭天林和吴昊天对视一眼,眼神都有些复杂。

        这小子,报复心很强啊?

        这三天,怕是要搞出不少事吧?

        对了,先前他说什么来着,要雇佣各路土匪、强盗、马贼来抢神威镖局?

        那可热闹了。

        彭天林忽然朗声道:“来人!”

        外面立刻抢进一个侍卫。

        彭天林正色道:“命哈丹巴特尔率军封锁全城,关闭所有城门,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进出!”

        侍卫立刻奉命离开。

        彭天林再次朗声道:“来人!”

        有一个侍卫抢进拜倒。

        彭天林正色道:“立刻传赵申天赵城主来见我!”

        “是!”

        侍卫立刻奉命离开。

        吴昊天看了彭天林一眼:总督大人这是要开干了!

        没想到花独秀居然真的能说动总督大人,不一般啊?

        这位彭总督,寻常百姓或许不知道,但身为魔流府府主,吴昊天是了解的。

        他早就从很多顶级大佬嘴里听说过。

        彭天林此人,最善隐忍,极少与人冲突。

        帝国的顶层正是因为他此般性格,才命他镇守鱼龙混杂,暗潮涌动的蛇谷,希望他能够怀柔各方,稳住蛇谷大局。

        面对无数强人,强力镇压容易,但拉拢约束很难。

        前期彭天林做的确实不错。

        但后期,六大将军野心膨胀,他的怀柔失去效果,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导致彭天林被顶层调离,来到政局稳定,民心淳朴的困魔谷做总督。

        似他这种性格,能够下定决心配合花独秀,撕下脸皮调动军队锁城,跟赵申天赵城主来一出“同城斗”,实在是颇为不容易。

        不动则已,一动,非但要和赵申天斗一斗,军队本土将领、上官杰等老牌郡主,土生帮派势力,恐怕全都会一齐跳出来,向这位面相和善的总督大人难!

        彭天林却丝毫没有紧张感。

        他微笑道:“秀儿,看你累的不轻,怕是这一路赶得很急吧?”

        花独秀叹道:“哎,怪我大意了。若不是弄丢了宝物,这会儿我已经可以泡着澡,喝着茶,坐等神威镖局的雷子爆出来了。”

        彭天林笑笑:“没事,至少现在你可以喝口茶。破魔城很快就会封锁,后面的戏咱们慢慢唱。”

        “不过,你身法虽强,却内力平平,这样下去,恐怕是要吃大亏。”

        吴昊天心中怪异。

        这个彭天林,先前还直呼花独秀大名,然后是“小兄弟”,现在直接叫“秀儿”了。

        几个意思啊?

        传闻彭大小姐对花独秀颇有好感,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可了不得。

        魔流府虽然极少参与官府事务,有心置身事外,但庙堂就在眼前,想独善其身,不可能的。

        尤其是像魔流府这种顶级门派。

        多少人都在盯着,上至总督,各郡郡主,下到破魔城主,各郡名门望族,富商巨贾,都想跟魔流府保持良好关系,甚至想方设法往里塞人。

        花氏就是世代与魔流府交好。

        像合气门这类二流门派,身价就低了些,只能做当地郡主手里的刀。

        三流门派,则只能做走狗,连刀都没得做。

        吴昊天暗道:连总督大人都对花独秀这小子别为青睐,看来我当初眼光没有错。

        此子,将来必不可限量啊!

        长老之位,还是得给他,不管他要不要,都得给!

        开玩笑,我魔流府虽不做官府鹰犬,但我门下长老将来做了总督女婿,那也是脸上有光的事。

        毕竟是长老做了女婿,而不是女婿做了长老。

        一前一后,这个很重要的。

        想到这,吴昊天语重心长道:“秀儿,早前我就说,若要以武立足于天下,内力修炼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待此事完结,你尽快返回魔流府,继续深造。老夫当初对你的承诺,依旧有效。”

        花独秀一颤:“我都快把牛长老气死了,您还想让我当长老啊?”

        注意了啊,又是敬词了啊,喊您了啊。

        给面子了啊。

        花独秀就是这样的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花公子一贯认为,本少爷是一个多么谦冲随和的人啊!真的是卓越年轻人的典范。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一个气盛,一个比一个嚣张,像我这么好脾气的年轻人,真的是不多了。

        吴昊天笑道:“我这双眼睛不会看错。你天资聪颖,又蕙质兰心,将来定能将魔流府扬光大,长老之位授予你,那是很合适的。”

        彭天林奇道:“吴府主,传闻是真的啊?”

        吴昊天问:“大人,您指什么传闻?”

        彭天林捋着胡须笑道:“传闻说,魔流府贪恋花氏供奉,要把长老之位卖给花独秀,哈哈,哈哈!”

        吴昊天摆摆手:“无稽之谈,无稽之谈!”

        花独秀也笑了:花家是很有钱,但魔流府比之花钱,财力怕是更要强了数倍!

        毕竟是传承数百年的顶级名门大派,缺钱?不存在的。

        吴昊天道:“秀儿,上回你拒绝老夫抛出的橄榄枝,但老夫并没有收回指令。魔流府历史上最年轻的长老,这头衔,依旧是你的!”

        花独秀翻翻白眼:“再说吧再说吧。”

        正聊着,外面侍卫朗声道:“启禀大人,赵申天赵城主在府外求见!”

        屋内三人对视一眼,彭天林道:“两位先行回去休息,这边的戏,老夫来搞定。”

        花独秀问:“林叔,不用我在一旁‘色厉内荏’的哭诉一下吗?”

        彭天林笑道:“你呀,孩子脾气太重。”

        花独秀和吴昊天告辞离开,彭天林立刻换上一副“震怒异常”的模样。

        他大喝道:“传赵申天进来!”

        ……

        花独秀和吴昊天从后门离开总督府,吴昊天语重心长道:

        “你在魔流府三年,作为师长,有句话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花独秀问:“府主,您指什么?”

        吴昊天道:“彭总督来咱们困魔谷,时间还不到半年,很多事还没拿定。你不了解官场,很多事看不透彻。上官杰为什么会有如此胆量,敢叫板一界总督?因为,他背后有更大更强的靠山。”

        花独秀挠挠头:“啊?”

        吴昊天耐心道:“伴君如伴虎,尤其是咱们江湖之人,更要小心谨慎。政党之间内斗,咱们要认清自己定位,不可牵扯太深。”

        花独秀道:“哦。”

        吴昊天有些无语,你哦个屁啊,我说的你到底懂不懂?

        花家和魔流府毕竟渊源甚深,而且花独秀的确是极罕见的习武奇才。若非如此,吴昊天也不会冒江湖之大不韪,把无比重要的长老之位授予一个入门才三年,年仅十七岁的少年。

        吴昊天叹息道:“秀儿,我有一句话送你。”

        花独秀问:“啊?”

        吴昊天道:“可亲近官府,但要远离官争。”

        花独秀道:“哦。”

        吴昊天气的够呛,甩甩袖子:“好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回家问问你爹便可。若有搞不定之事,可随时来魔流府找我。”

        吴昊天说罢要走,花独秀却一把拉住他袖子。

        还撒娇似的拽了拽。

        吴昊天皱眉问:“又怎么了?”

        花独秀道:“我现在就有搞不定的事,想问问您啊!”

        吴昊天脸色变幻,这小子,怎么想一出是一出,说来就来啊?

        总督府后街上虽没什么人,不怕被人看到,但你一个毛头小子,对我魔流府府主拉拉扯扯的,真的好吗?

        吴昊天耐着性子问:“何事,你尽管说。”

        花独秀问:“宋耀那个老东西,他说三天后会在百宝庄园的拍卖场把东西还我。要还便还,为何要在拍卖场?那里是不是有什么门道?”

        吴昊天一惊,想了想,赞叹道:“不错,你有心了。刚才若是在总督面前提起此事,怕是要让总督为难。”

        花独秀道:“我知道。”

        吴昊天看四周无人,压低声音说:“神龙帝国大君主之下,三大巨头各司其职。其中宰政大人负责九界政务,宰尉大人统管九界军务,宰辅大人嘛,手里掌握九界百宝庄园。”

        花独秀道:“这我都知道,您倒是说点我不知道的啊?”

        吴昊天真是气的肚子疼。

        你猴急什么啊?

        就不能听我慢慢说?

        怪不得几位长老被你气的联名找我闹事,非要我下令开除你。

        就你这个说话劲儿,再好的脾气也得被你气出毛病!

        吴昊天道:“三大巨头里,宰政大人性子和善,爱护百姓,彭总督正是由宰政大人力保,才调来咱们困魔谷。而宰尉大人则正好相反,他崇尚武力,最喜欢做的事便是镇压逆反,削弱豪门,上官杰那些人,可算是宰尉大人的马前卒了。”

        花独秀翻翻白眼:“我时间很宝贵的,马上还得摇人去收拾宋耀那些人,您能不能直接说重点啊,要急死我啊?”

        吴昊天双手微微有些颤。

        一跺脚!

        牛眼一瞪!

        吴昊天喊道:“你听我说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