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夜探豹王门,巅峰级交手!

第七十章 夜探豹王门,巅峰级交手!

        花独秀没有立刻离开。

        他先是围着客栈转了一圈,找到那两个“小尾巴”。

        两人正百无聊赖的小声聊着什么,花独秀没兴趣听,直接出手把二人打晕,然后拖到胡杨林扔掉。

        沈利嘉不担心这俩人,是因为他知道漠北的门派大都讲究侠义作风,盯梢就是盯梢,不会暗中使坏。

        投毒啊,暗杀啊,等等,在漠北极少发生。

        要打就光明正大的打。

        花独秀不一样。

        他不喜欢动脑子,怕麻烦,讨厌跟人过密交集。

        但真要动脑子,真要去做麻烦事,真要跟人打交道,花独秀绝对会做的滴水不漏,把事情琢磨的妥妥当当。

        所以,为了避免被人发觉自己没在客栈睡觉,客栈外这两个负责盯梢的小贼,稀里糊涂就在胡杨林昏睡了一夜。

        抬头看看天色,距离子时已不远。

        天空一片乌云都没有,月光如雪,那个亮啊。

        差点就能借光夜读了。

        花独秀叹气:什么鬼地方啊这是,晚上都没云彩的么?

        这简直就是不利于我干坏事啊?

        唉。

        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豹王城不是很大,跟神泉城差不多,从南走到北,不过十里路。

        宵夜时,花独秀旁敲侧击打听到豹王门的大体位置,他把小红剑贴身藏好,又搞了一把铁剑随身带着。

        没办法,小红剑太扎眼了,只要拿出来,分分钟就会被人记住。

        现在,还远不是暴露身份的时机。

        来到豹王门外,花独秀藏身高高的树顶细细打量。

        小,太小了。

        花氏镖局在神泉城的宅子占地二百多亩,比城主府都大,可是豹王门,满打满算也不过五十亩地。

        而且宅子里都是小平房,几个花园池子修的也毫无韵味。

        “这么小的门派,名声居然那么大?”

        豹王门,豹王拳,不说威名赫赫,至少在江湖上名声还是很大的。

        和香宗一样,都是以拳法闻名于世。

        花独秀捋了捋飘出头套外的秀发,感慨道:“漠北,还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花独秀找隐蔽位置,悄悄翻墙潜进豹王门。

        到处都是静悄悄的。

        漠北人人习武,而且崇尚侠义之风,宵小之辈没有活路,导致这些名门大派的内部防备不是很严密。

        倒是便宜了鸡鸣狗盗的花少爷。

        花独秀东转西转,他不知道那块兽皮是否还在豹王门收藏,更不知道收藏于何处。

        只能凭微弱的感觉到处试探。

        花独秀闭眼默默感知,嗯,不是这里。

        换了一个区域,花独秀再次闭眼感知,嗯,也不是这里。

        一连换了几个地方,花独秀有点泄气。

        不会是早就被有心人盗走了吧?

        或者……豹王门收藏地图残片的大佬是个懂行人,用几寸厚的金盒把残片封存了?

        花独秀想了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豹王门这么穷,怎么舍得用几寸厚的金盒来装东西?

        他们有这么多金子吗?

        大概没有吧。

        花独秀挠挠头,当惯了富家少爷,尤其是在魔流府三年,那种名门大派富得流油的景象在这里毫无迹象,令他颇为诧异。

        豹王门,简直比二流货合气门还穷!

        合气门好歹赔的出二十万两银子呢。

        花独秀硬着头皮又转了几个地方,仍旧毫无感觉。

        夜深人静,大概乡亲们都睡了,花独秀脚步轻的像猫,丝毫不敢大意。

        “罢了,白跑一趟,先离开吧。”

        刚要走,忽然远处一间平房的窗子闪了闪,烛光亮起。

        以花少爷的眼力,即便是再微弱的亮光,也逃不过他的法眼。

        花独秀暗道:大半夜的不睡觉,点灯做什么?

        不会是……做那事吧?

        花独秀没那个恶趣味,刚要走,忽然耳朵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声音很小,听不清在说什么,但花独秀眉头轻皱。

        两个男人?

        那肯定不是做那事了。

        就算是,也不能点灯啊?

        是不是这个道理。

        花独秀小心靠近平房,侧耳又听了听。

        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

        是鲍一豹。

        “排挡老板说,这小子是豹王门一位厉害家老的儿子,大半夜的不睡觉,那他……”

        花独秀屏住呼吸,轻手轻脚朝窗缝下摸去。

        “爹,非要我娶那个女人吗?”

        鲍一豹细小的声音从窗子里传出。

        花独秀蹲在窗下,仔细听着。

        “一豹,爹的考量,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咱们鲍家千载难逢的良机,不论你喜不喜欢纪念泽,事,一定要办了。”

        花独秀暗道:鲍一豹的老爹?

        没错,平房里说话的,正是豹王门首席家老,鲍青纲。

        鲍一豹说:“我知道了,过两天我就跟你过去提亲。”

        鲍青纲点点头:“大丈夫顶天立地,不能苟全于乱世,要力争闻达于诸侯。咱们鲍家,必须要走出盟重城,甚至走出漠北,在整个天下九界闯出来一个名堂。”

        鲍一豹道:“我明白的。”

        鲍一豹问:“大伯还没出关?”

        鲍青纲摇头:“还没有。等你大伯出关,漠北就要变天了。”

        花独秀暗道:这牛皮吹的,天都黑了。

        你怎么不说整个天下九界都变色?

        鲍青纲又说:“你在蛇谷待了三年,所见所闻,眼界阅历,都有一个很大的提升。‘那人’要做的事,对咱们鲍家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但前提,是咱们有足够的实力。”

        “现在爹让你走的这一步,就是其中的关键环节。”

        鲍一豹说:“爹,你不用说了。纪念泽,我会娶她的,你想要的,我也会努力拿来。”

        花独秀越听越奇怪。

        好像是操碎心的老父亲在逼剩男儿子去娶一个他不喜欢的人啊?

        而且目的还不是很单纯。

        花独秀还想在听,忽然,他眼睛莫名抖动一下!

        虽然很轻,很淡,几乎是一闪而逝。

        但,花独秀敏锐的抓住了这一丝特别的感觉。

        啊!

        这种感觉!

        花独秀心跳加速,为了不被发现,他拼命控制,连大气都不敢喘。

        只听屋里鲍青纲说:“一豹,其实,爹还有其他……”

        “什么人!”

        花独秀拼命控制,可是气息稍乱的那一瞬间,还是被屋里鲍青纲发现了!

        花独秀又惊又喜!

        惊的是,鲍家老好强的实力,他只是心跳猛然快了些就被发现。

        喜的是,地图残片很可能就在附近,甚至就在这间平房里存放!

        顾不得多想,花独秀立刻以最快速度逃离!

        开玩笑,这里可是名震天下的豹王门,花独秀可不会狂妄到以一己之力明抢人家的宝贝。

        哪怕现在屋里就鲍氏父子两人。

        可万一那东西没在屋里呢?

        嗖……

        平房里话音响起的下一瞬,花独秀已经飞出去三丈多远。

        嗖嗖……

        两道身影快速从窗子飞出,发觉到花独秀的气息,立刻紧追而去。

        无人声张。

        花独秀速度太快了!

        他不敢回头,更不敢逗留,在房顶一路急奔,迅速朝豹王门最近的院墙奔去。

        鲍青纲大怒,双腿灌注狂霸劲气,紧紧跟着花独秀,并且越追越近!

        三丈,两丈,一丈!

        花独秀有点慌。

        漠北豹王门,名声不次于困魔谷魔流府。

        被豹王门首席家老追着跑,几乎就相当于被吴昊天那个神经病追。

        花独秀的身法/功夫基本是吴昊天亲自逼着练出来的。

        花独秀能不慌么?

        花少爷虽然经常性的眼睛里看不到别人,但是最起码的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而且能追的上他的速度,单凭这点,花独秀也不敢大意。

        身影刚刚飞出鲍氏宅院,身后一阵恶风忽至,花独秀整个后背都被强横风压扎的酸疼!

        鲍青纲一掌拍出,直取黑衣人后心!

        花独秀知道跑不掉,立刻咬牙转身,长剑递出,刺向鲍青纲胸口!

        在那一瞬间,花独秀看清了。

        这人,是一个身材瘦长的中年汉子。

        只是,他现在的气息,太过狂霸,太过威猛,跟他瘦长的身材完全不符。

        “有意思!”

        鲍青纲冷笑,铁掌变爪,毫无顾忌的抓向刺来的铁剑。

        花独秀当然不敢让他抓到铁剑。

        鲍一豹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内力外放的境界,豹王门首席家老?

        不敢想象。

        花独秀立刻撤剑,鲍青纲铁爪紧跟着剑刃抓向花独秀手腕!

        没办法了。

        不能再藏了。

        花独秀咬牙使出“瞬踪·风残”身法,速度再度提升!

        鲍青纲势在必取的一爪,抓空!

        与此同时,周围清风激荡,似一颗石子丢进一池春水。

        鲍青纲立刻道:“是魔流府的人!”

        花独秀头皮一麻:你怎么懂这么多啊?

        一眼就看出,啥都瞒不住你啊?

        短暂相接,鲍一豹追到,跟鲍青纲一前一后堵住花独秀。

        三道人影,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对峙。

        花独秀手提长剑,看看表情怪异的鲍青纲,又看看面无表情,眼睛阴冷的鲍一豹,皱眉思索。

        不能久拖,这人实力太强,内力更是充沛的可怕,越拖,我能走脱的概率就越低。

        鲍青纲开口问:“阁下可是来自魔流府?”

        花独秀摇摇头。

        鲍青纲冷笑:“阁下为何夜半潜进豹王门,偷听老夫说话?”

        花独秀又摇摇头。

        鲍青纲说什么他都只会摇头,因为他没有听。

        他在思考怎么走。

        鲍青纲怒道:“好一个藏头缩尾的小贼,既然你不愿说,那就留下来,慢慢说好了!”

        鲍青纲说罢,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鲍一豹双臂一阵,一股金黄色的气膜渐渐显现,花独秀一惊:果然是“内力外放”境界!

        而鲍青纲,身未动,一股可怕的气息却笼罩周遭,让花独秀呼吸都有些困难。

        好强的威压。

        花独秀暗惊:哇靠,这是什么境界?!

        鲍青纲和鲍一豹,几乎同时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