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一六章江湖群殴规矩:先干术师!

第一一六章江湖群殴规矩:先干术师!

        按照花独秀的理解,付云通是追不上他的速度的。

        实际也是这样,付云通的双眼,很难跟得上施展出圆满境界“魔流残痕独凭风”的花独秀。

        但可惜,花独秀内力不济,虽勉强靠这招破球而出,又冲到土系术师面前,速度却已经慢了很多。

        这招,实在是太过耗费内力。

        比之前面几招身法绝技,强度大了不止一个量级。

        仅仅就在几个月前,别说是这招,就是施展大成境界“灭踪·雨泣”,花独秀的身体尚且要承担过重的负担。

        现在内力充沛多了,但依旧承受不起如此挥霍。

        破出土球的花独秀一心只想摆脱土系术师的威胁,顾不得喘息提剑就是干,可惜付云通提前预判,拦在了前面。

        付云通看出花独秀的疲态,立刻翻掌砸来。

        这一掌,若是以花独秀刚才的状态,会把他掌势看的无限慢,然后从容应对。

        但现在,他隐约有些脱力。

        而且为了维持小红剑的强度,他的内力很大一部分要持续灌进小红剑里。

        有点力不从心啊?

        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上,还是不上?

        花独秀没有犹豫,咬牙,上!

        “花师弟!”

        纪不亮在身后一声大喊,震开面前刀客,立刻飞身追来。

        前面花独秀从被两个术师联手拖住,到彻底被困,这一切发生在仅仅几息之内。

        纪不亮大吃一惊,能够一次出动两个顶级术师,这伙人,实力超乎想象的雄厚!

        而且他看出来了,这伙人的目标,不是别人,是花独秀。

        他跟纪清亮如临大敌,反而是人家只想暂时拖住的两个配角。

        两名刀客虽强,但放眼整个漠北,他们只能算一线强手,算不得顶尖强者。

        不稀罕。

        但这种水准的术师,如果猜的不错,他俩怕是到了操控大成,甚至是圆满境界。

        很稀罕!

        在那一瞬间,纪不亮甚至都认为花独秀必死无疑了。

        但就在土球迅速收缩的瞬间,花独秀又破球而出,迅速冲向土系术师。

        只是气息略有些散乱,而且身上带着明显的伤势。

        两个顶级术师联手,何等可怕?而花独秀此刻面对的,还有这伙人的首领!

        不能让花独秀出事!

        花独秀若死,不提其他,至少这些人也会斩杀他和纪清亮。

        杀人,灭口!

        纪不亮下意识的震退黑衣刀客,紧追花独秀朝土系术师追去。

        通过这些年的磨炼,他深知团战之中那些人威胁最大,那些人首先要剪除。

        如果对方有术师,那么,就一定要先除掉术师!

        因为这些人的威胁比近战武夫要大得多。

        纪不亮退走,黑衣刀客还要追赶,纪清亮立刻施展纪宗精妙剑法拦住那人,以一敌二拖住这两个顶尖刀客。

        刀客一愣,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对付我们一个刀客已经不易,还要以一敌二?

        不是在开玩笑?

        不开玩笑,纪清亮就是要以一敌二。

        不为求胜,只为拖住两个敌人,给纪不亮赢得时机。

        他跟纪不亮的配合默契,已经不需要出言沟通,甚至不需要眼神交汇。

        纪不亮快速追来,花独秀刚要跟付云通算算旧账,听到声音立刻改变方向,避开付云通拍下的铁掌。

        没必要跟你硬拼。

        不干掉术师,这架只会越打越吃亏。

        花独秀错身,付云通一掌拍空,正面纪不亮仗剑杀到。

        花独秀侧着脸看了一眼,暗道:可以啊不亮哥,默契!

        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他一声喊:“师兄给我争取十息时间!”

        纪不亮:“妥!”

        一呼一吸,是为一息。

        十息,看似转眼就过的时间,但对顶级高手而言,十息已经足够过很多招了。

        付云通眉头一皱,立刻转身去追花独秀。

        沙场老手,他比花独秀更懂团战中术师的价值。

        但纪不亮的剑锋已然刺到,而且剑锋上光芒闪动,显然是附着着强悍的剑气。

        纪不亮,剑气外放小成境界的剑道高手。

        付云通暗骂:该死的小鬼!

        纪不亮冷笑:“藏头露尾的狗贼,受死吧!”

        付云通转头应战,内力磅礴而出,每一掌拍出都有雷霆之威。

        显然,他在境界上压了纪不亮很多。

        花独秀完全不顾纪不亮是不是付云通对手,躲过付云通立刻追杀土系术师。

        几乎是一息之间,花独秀到了土系术师面前。

        但这一折返,两名术师已重新抓住花独秀的轨迹。

        对,用无极真气,锁住了花独秀的一举一动。

        “岩重拳!”

        土系术师迅速向后弹跳,右拳对着花独秀猛的一挥!

        他二人相隔还有五六尺的距离,这一拳当然是打在空气中。

        但!

        土系术师蹦起的地上,一块紧密凝结的土块猛然崩起,沿着土系术师挥拳的轨道朝花独秀面门砸去!

        花独秀一惊:这是什么原理?

        土块怎么自己就飞起来了?

        顾不上多想,花独秀吸气,起风,衣襟猎猎作响。

        呼气,侧身避开射来的土块,出剑!

        “瞬踪·风残”!

        施展小成境界,对花独秀而言已没什么身体负担。这一个月的修炼,内力进步之大已完全能驾驭住这个境界的损耗。

        土系术师早就知道花独秀身法精妙,不可能一击即中,在出第一拳的时候就已经快速后撤。

        面对花独秀,倒退着小腿儿快跑,也算别致。

        跟蹩脚的蚂蚱一样。

        他连续后跳,连续出拳轰击空气,地上一道又一道坚硬土块飞射而出。

        花独秀懒得躲避,小红剑瞬间刺出数剑,凌空击碎面前土块。

        再吸气,再呼气。

        花独秀又接近了土系术师一点。

        他的小红剑,完全伸展开几乎能够触碰到敌人的衣袖。

        而且,花独秀的速度要远超土系术师。

        毕竟这货是倒退着跑,本身就不算快。

        “地裂天罡!”

        土系术师一声低吼,来不及转身而逃,径直仰面朝背后摔去!

        而在他的脚下刚刚踩过的地方,大地猛然下陷!

        下陷速度极快,花独秀就要踩上的时候,地面已经下陷了将近一尺。

        毕竟只是一个潜坑而已,对术师而言,操控难度很小。

        速度也极快。

        花独秀这一脚,踏空了!

        花独秀大吃一惊,一个踉跄差点扑倒。

        但他身法太灵活了,当然不可能扑倒在这里。

        花独秀立刻双腿一分,横踢两侧还没下陷的坑沿,借力又追了上来。

        跟健美体操一样,左左右右,再前前后后,一气呵成,极快。

        又吸气,又呼气。

        花独秀的小红剑再次追上土系术师的前胸。

        “嗖……”

        一阵破空声响,金系术师的漫天钢针终于赶来。

        并不是说金系术师在打酱油,在休息。

        实在是这一番变故来的太快,这一切发生仅仅是几息之间而已。

        术师操控钢针穿透土球,几乎是立刻就追到了花独秀的后背!

        暗道一声麻烦,花独秀不理身后钢针,继续抢奔一步,小红剑追着土系术师的胸口一放不放。

        土系术师虽蒙着面,但花独秀已经从他的双眼中看出了惊骇。

        花独秀,竟然完全不理后背射来的十多根钢针,执意要取自己性命?

        刺穿我胸膛的同时,你自己也要被射成刺猬!

        同归于尽?

        你还这么年轻,不怕死吗?

        疯了吧这小子!

        花独秀疯没疯他不知道,但他正在仰面摔倒的过程中,已经没有躲闪的空间。

        而花独秀,就像是要扑到他身上一样。

        土系术师一咬牙,干脆不顾面前的小红剑,再次右拳一挥,地上一块西瓜大小的坚硬土块飞射而出。

        砸向花独秀的面门!

        根据情报,花独秀是个极其自恋的人。

        自以为是天下第一帅。

        那么,纵然他不怕死,也应该怕毁容吧?

        听说极其自恋的人,哪怕是死也要如花似玉,一脸慈祥的死,决不能接受脑袋开瓢,嘴鼻砸扁那种死法。

        土系术师临危之际的想法完全没错,花独秀确实不能容忍自己绝美的面容被一块西瓜大小的土石砸中。

        那样的话,他真的会死不瞑目。

        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想跟土系术师同归于尽。

        开玩笑,一个连名字都没报的阿狗阿猫也配跟花少爷同归于尽?

        显然不配。

        花少爷是在找一个临界点。

        就在土块飞起,距离自己高挺的秀鼻还有半尺的距离时,他的小红剑触碰到了土系术师的胸口。

        而自己的后背,则感到一股金属特有的冰凉。

        表层皮肤下意识的一缩,寒毛根根立起,一股冷汗剧烈排出。

        临界点,来了!

        吸气,呼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