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四四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一四四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花少爷跳下客栈,落地立刻以极快速度朝外面大街上飞去。

        几乎是一息之间,花独秀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马棚之人立刻紧追花独秀而去。

        而在客栈房顶,一个黑影伏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到花独秀和马棚黑影消失,他立刻轻声敲了敲瓦片,然后跳下房顶,朝外面追去。

        这人走后,客栈一楼某个窗子里烛光忽然灭了。

        就像是屋里之人要熄灯睡觉一样。

        但,窗子轻轻打开,又是几道身影飞出。

        ……

        花独秀马不停蹄,一直朝城外飞奔。

        百雀城跟盟重大绿洲的所有小城一样,没有城墙,也几乎没有巡夜的官差。

        花独秀径直跑到城外一片胡杨林附近才停住脚步。

        他身后,五道身影紧随而至。

        花独秀笑问:“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跟我出来看夜景?”

        五道黑影里居中一人向前走了两步,狞笑道:

        “花独秀,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竟敢一个人出来?”

        花独秀说:“付老哥,你都敢光明正大找我借辣椒油了,我再不出来,今晚怕是你要闹点大动静?”

        付云通说:“算你识相。”

        花独秀佯装镇定,实则一直在偷偷打量付云通等人身后。

        如果豹王门的弟兄们不来,他只能靠绝顶身法和极限速度逃跑。

        再逃回客栈。

        付云通再猛,他还敢攻打客栈不成?

        纪宗五十余个顶尖高手在呢,到时候是谁攻打谁可就不好说了。

        因为上午一战,大家肚子里可都憋着一股暗火。

        当然,花少爷向来恩怨分明,他可不想把自己的事牵扯到宗门身上,所以才以身犯险,引这些阴谋家出城。

        花独秀眼神一亮,他看到远处有几道黑影一闪而逝。

        应该是在附近潜伏下来。

        因为那些人是在付云通等人身后,而且光线昏暗,付云通等人毫无察觉。

        嘿,如果猜的不错,应该是豹王门的兄弟们来了。

        那就齐活了。

        花独秀朗声说:“老哥,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找我有什么事?”

        付云通说:“明知故问。交出你手里的‘辣椒油’,我可以饶你不死。”

        花独秀奇道:“辣椒油?你想吃辣椒油,去客栈找店小二要啊,找我做什么。”

        付云通说:“都这时候了,还装傻,有意思么?”

        “我知道你逃跑速度很快,不过没用,今天你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

        花独秀说:“我没想逃啊,就凭你们五个臭鱼烂虾,我逃?开什么国际玩笑。”

        付云通大手一挥,身后四人立刻围在花独秀四角,把他困在中央。

        一股莫名的强悍气息冲天而起。

        这四人,全都是顶尖强者。

        花独秀皱眉:“老哥,你从哪找了这么多高手,死一拨来一拨,很吓人啊?”

        付云通冷笑:“多说无益。大伙,动手!”

        “死活不论!”

        四人立刻就要围攻,花独秀忽然大喊:“等一下!”

        四人停住,付云通问:“你有什么话说?”

        花独秀取下脖子上带的黄金吊坠,高高举起,大声说:

        “你们是不是想要这东西?”

        付云通皱眉:“你喊什么喊?老实丢过来,我立刻放你走。”

        花独秀又喊道:“想要就快点过来,再不过来,我可就要送人了!”

        付云通:“……”

        他缓缓转身,看向身后。

        身后十几丈外,八道身影缓缓出现。

        同样黑衣黑裤,面带黑巾。

        粘杆司如此打扮,花独秀如此打扮,连豹王门也默契的如此打扮。

        付云通咬牙:“花独秀,你有外援?‘辣椒油’的秘密,你竟敢跟外人说起?”

        花独秀小声说:“老哥,你误会了,那些人不是我的外援,他们对我恨得要死,而且也想抢我的东西。”

        付云通一愣:不是纪宗的援军?

        花独秀暗道:对呀对呀我没援军,你们快收拾我!

        花独秀又喊:“我数三个数,你们再不来,我就把它丢给我面前这位威武雄壮的老兄!”

        “一!”

        “二!”

        花独秀头皮一麻,我靠,还不过来?

        “二点五!”

        “二点六!”

        不远处八道身影正是鲍青纲等人。

        他们一早就发觉到有一股势力在附近盯梢。

        但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发觉花独秀引着这些人来到野外,他们也跟了出来。

        甚至鲍青纲还有点担心,是不是花独秀搞什么套路,要报复豹王门?

        但可能性不大。

        现在他们看出来了,花独秀八成是又招惹到什么厉害仇家,人家在这埋伏花独秀呢。

        豹王门不愿趟这趟浑水,准备继续看戏。

        花独秀死在谁手里都是死,他们可没那些必须手刃仇敌的执念。

        鲍青纲的目标,在花独秀身上的“宝贝”。

        但看现在形势,似乎这仇家对花独秀身上的“宝贝”同样志在必取。

        那就有点复杂了。

        花独秀死在谁手里无所谓,但那东西,必须抢到!

        所以花独秀取出吊坠一通呼喊,鲍青纲便立刻现身。

        不能被这五个黑衣人得到那东西。

        花独秀喊了半天,从“二点五”一路喊道“二点九”,豹王门众人只是在不远处站着,一动不动。

        搞什么飞鸡,都二点九了还没反应。

        豹王门,粘杆司,两者之间还是彼此神秘的。

        互相不知道对方来头和实力。

        只需要露个面,摆明立场便可,彼此都没有擅动。

        花独秀气呼呼继续喊:“二点九一!”

        “还不来,我真要喊到三了!”

        “二点九二!”

        “二点九三!”

        靠,完犊子了。

        花独秀暗道,我这就算喊到二点九九九,他们光听不动也是白费口舌啊。

        不行,我得先动。

        花独秀歇口气,喊到:“我又改变主意了!”

        “这个宝贝我还是自己留着的好,你们谁想要,自己来找我说。”

        花独秀从容不迫把吊坠挂回脖子。

        粘杆司与豹王门的人依旧没有反应。

        连付云通也不说话了,他在暗暗警戒身后的威胁。

        花独秀说:“你们都不要吗?不要我可就走了啊?”

        “漫漫长夜,出来散个步,回去泡个澡,正好美美睡一觉。各位老兄,告辞告辞。”

        花独秀迈开大长腿,大大方方避开付云通等人,朝百雀城方向走去。

        但站在四角的黑衣人立刻移动,依旧是分四个方向围住花独秀。

        他们在等付云通的命令。

        付云通不下令,他们不会动手,只是围住目标。

        花独秀继续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四角黑衣人同样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终于,胡杨林中莫名一声轻响,付云通悄悄松了口气。

        他大手一挥:“动手!拿下花独秀,死活不论!”

        林中的轻响,付云通听到,花独秀听到,更远处的豹王门众人没有听到。

        虽然没听到异响,但他们看到了异动。

        五个黑衣人,同时冲向花独秀!

        花独秀深吸一口气,立刻施展“魔流叱风痕”绝技,朝外突围。

        鲍青纲咬牙道:“魔流府武学,真的是你……”

        鲍一豹问:“爹,这下可以确定了吧?”

        鲍青纲沉声说:“百分之一万的确定。准备动手,抢下东西,死活不论!”

        身后几人全都沉声道:“是!死活不论!”

        你们还真是同仇敌忾啊,连死活不论都喊的一模一样。

        正这时,花独秀冲出包围,朝豹王门这边急急而奔。

        一打五,不一定能打赢。

        但想跑,花少爷诡异到极点的身法还是很难抓的。

        他边跑边喊:“自己人,自己人,快来救场啊!”

        鲍青纲怒道:“用铁王庙的功夫,动手!”

        八道黑影同时冲出,迅速冲向花独秀。

        几息之间,八道身影冲到花独秀面前,花独秀大喜,高喊:

        “咱们联手,全歼这五个贼人!”

        喊罢,花独秀立刻转身,又“率领”八个黑衣人杀向付云通等人。

        付云通一愣:狡猾的东西,你耍什么把戏?

        很快,豹王门和粘杆司的人马团团把花独秀围在垓心。

        但双方同时停住。

        花独秀说:“你们干嘛,怎么都停下了?”

        付云通不言,鲍青纲也沉默着。

        花独秀看了鲍青纲一眼:“咱们是好兄弟,讲义气,来啊,干啊!”

        鲍青纲轻哼一声,还是沉默。

        付云通说:“你不用演了,他们根本不是你的好兄弟。”

        花独秀尴尬道:“好吧,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看出来了。那你知不知道,他们是谁?”

        鲍青纲立刻说:“慎言!”

        花独秀当然不会点透,要点他早就点了。

        豹王门手里也有一块地图残片,所以他们才知道花独秀吊坠的价值。

        现在不是驱狼吞虎的时候,粘杆司毕竟是全国连锁机构,到处都有网点分布,总部据说在奇界大皇宫内。

        如果粘杆司知道豹王门手里有这东西,想办法抢走,花少爷还怎么抢回来啊?

        这趟来漠北,计划岂不是要失败一半么?

        最好就是等时机成熟时,鲍家的残片由我花少爷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

        花独秀丢给鲍青纲一个白眼,又指指领口内:

        “这里有一小瓶‘辣椒油’,你们想不想要?”

        付云通和鲍青纲同时皱眉。

        这小子,好像从来都不知道“怕”为何物?

        从来都看不清自己的处境?

        等等,辣椒油是什么鬼?

        付云通明白,鲍青纲有点迷糊。

        花独秀大大咧咧说:

        “你们都知道我是魔流府的顶尖高手,很好,很好。下面,我要施展绝技了。谁能捉到我,‘辣椒油’我就给谁!”

        说罢,花独秀身上忽然有白色汗气缓缓升腾。

        众人全都一凛:是“灭踪·雨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