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七二章 最大的赔钱货,就是公子你啊!

第一七二章 最大的赔钱货,就是公子你啊!

        此话一出,全场的窃窃私语全都停住,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一样。

        所有人看向花独秀的眼神,从欣赏,惊叹,赞美,羡慕等等,统一变为:这小子疯了吧?

        连对手是谁都还没确认,就敢明目张胆的宣布买自己胜?

        还直接买二十万两的赌注?

        你这么牛,你怎么不直接买你夺冠呢。

        这小子怕不是疯了吧?

        武士首领有些为难,说道:“花公子,现在对决名单还没确定,赔率也没法确定,您就是要买,我也没法给您安排啊。”

        这话不假。

        今天来这里办业务的各位赌客,全都是来兑现筹码的。

        输的,鸡飞蛋打,赢的,欢天喜地。

        第一轮结束后,会有三天的休息调整期,这三天就是赢钱的赌客们来赎回自己赌资的时间。

        而新的赌局和赔率,则需要三日后公开抽签,确定对决名单后再公布。

        毕竟,每个人面对的对手是不确定的,输赢的概率也不一样,需要设置的赔率现在也无法确定。

        花独秀摇摇头:“不用,这么多钱我们拿着也不放心,万一看上哪块地皮,看上什么产业,一冲动把钱花了岂不是很糟糕?”

        武士首领暗道:你怕是担心被人抢吧?

        他笑道:“花公子不必担心,现在整座沙之城处于我军严密警戒之中,虽然不敢说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但是绝对非常安全,明抢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发生了,我们也会一查到底。”

        “而且一会儿我会安排一队武士护送几位回到纪宗驻扎的客栈,确保您沿途的绝对安全。”

        花独秀摆摆手:“老兄,我真不是怕被人抢啊,以我的实力,要抢也只有我抢别人的份,谁能抢我?”

        武士首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全场赌客无论大佬还是普通百姓,全都静悄悄的看着花独秀。

        看他继续表演。

        花独秀继续说:“这二十万两赌资,我们继续押在贵处,继续押我赢,不论三日后抽到的对手是谁。麻烦您安排人给我开一个契约,等对决名单出来,赔率确定后,我几位兄弟会过来把契约完善的。”

        武士首领说:“那行吧,既然花公子执意如此,几位请跟我来。”

        花少爷跟着武士首领朝贵宾厅走去,留下办事大厅里目瞪口呆的上千赌客。

        花独秀紧走两步,靠近武士首领问:

        “老哥,老哥。”

        武士首领回头:“花公子什么事?”

        花独秀悄悄问:“听说高宗的高剑东累积tóu    zhù额到了二十万两,排第二的鲍一豹也有十几万两,现在我tóu    zhù二十万两,能排第几?”

        武士首领说:“第一轮比赛结束了,先前的tóu    zhù在陆续赎回,一切又清零了。您这笔二十万的赌注,可以说是现在的独一份。”

        花独秀问:“那清零之前呢?”

        武士首领说:“具体金额我不知道,但是大体的榜单我还有点印象。”

        “排第一的,已经不是高剑东了。”

        花独秀一惊:“那是谁?”

        武士首领说:“北郭铁男。”

        花独秀一惊:“竟然是他?”

        武士首领点头:“其他选手的赌注都是一点点累积上来的,只有花公子和北郭铁男,你们俩是突然几笔怼上来的。”

        花独秀明白了。

        铁王庙为了在漠北界制造轰动,跟他一样,自己投自己,押注了巨量赌注。

        看不出来,铁王庙还挺有钱啊?

        也对,铁王庙是域外势力,他花独秀跟纪宗四大才子严格说也都是域外之人。

        只有域外之人才会这么玩。

        漠北的名门大派,一则自视甚高,看不起土财主,富二代,不屑于靠赌钱发财。

        再则,漠北这些门派很少经营产业,根本也没多少余财能拿来押注。

        花独秀问:“那北郭家给北郭铁男押了多少赌注?”

        武士首领吞吞口水,说:“几乎是第二名的一倍,四十万两!”

        花独秀脑袋一懵。

        四十万两!

        我的天,大手笔啊?

        等于是我们富饶广博,千万人口,商贸发达的烟雨郡一整年的赋税啊。

        铁王庙,真特么有钱。

        花独秀叹口气:“那我只能排第三了啊,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武士首领摇头:“不,二十万两的话,你只能排五。”

        花独秀再受打击:“第五???”

        武士首领点头:“我记得很清楚。”

        “比赛开始前,赌注榜还是均衡匀速上涨,但比赛开始后,很多选手的榜单几乎是妖孽一样的跳动。”

        “累积赌注超过二十万两的,总共有四个人。”

        “北郭铁男,高剑东,冷月夜,鲍一豹。”

        花独秀明白了。

        冷月夜就是血刀门呼声最高的那位门徒,他莫名其妙败给了高宗弟子,高王人。

        没错,就是那个白白瘦瘦的小傻子。

        花独秀感慨说:“我是赔付二十万,这几位,可是赌注过二十万,岂不是赔付额更高?贵司真是有钱,这都赔得起,厉害,厉害。”

        武士首领苦笑道:“倒也不算太亏。花公子是畅快人,有些不该说的,我不妨透露一二。”

        “像高剑东,鲍一豹他俩,赔率只有一比一点一,很低,tóu    zhù二十多万两,赔出去还是二十多万两,而血刀门的冷月夜,tóu    zhù二十多万两,可全都是我们的净利润了啊。”

        花独秀心里咯噔一下。

        黑,真特么黑啊。

        赔的少,赚得多!

        不对!

        这不是还有我和北郭铁男么?

        一个北郭铁男tóu    zhù四十万两,那赌场得陪多少?

        怕是要赔哭了!

        花独秀脸色变幻,越想心里越得意,最后变成了笑脸。

        武士首领说:“还好,我们大首领知道祖妙界铁王庙势力极大,北郭铁男又是北郭氏少主,虽然在咱们漠北还没什么名气,但绝对实力不凡。”

        “所以,北郭铁男给出的赔率,只有一比一点二,只比高剑东和鲍一豹高零点一而已。”

        花独秀一惊:我擦嘞,算来算去,敢情就我赔率高啊?

        你们就看不起我,以为我不会出线?

        以为谁都能打赢我?

        别人都是一比一点一,一点二,你给我安排一比三?

        我花少爷就这么没点名气嘛?

        武士首领苦笑:“所以,我们赌场最大的亏损,还是在花公子身上。花公子真是令人大为惊叹,不但砸钱豪气云干,连武功也如此不凡。”

        “那场比赛我有看过,花公子出手的速度,真的是惊为天人。”

        说着,他很深看了花独秀一眼。

        花独秀暗道:可以啊,老弟,我下手那么快,你都能看得清?

        内行人啊。

        坏了,这么一来,岂不是下一局我胜出的赔率要降下来?

        烦,烦啊。

        好想一口气追上去。

        现在有个财大气粗的北郭铁男挡在前面,四十万两,我怎么追啊?

        烦银!

        花独秀说:“你们事先能知道北郭铁男的本事,难道就不知道我的?”

        武士首领说:“我们毕竟是隶属总督府,大方向是维护一界稳定,情报上覆盖的还不是很细。”

        花独秀说:“你们跟粘杆司熟不熟?”

        武士首领一愣:“粘杆司?百宝庄园的粘杆司么?”

        花独秀点头:“对,你们不都是帝国下辖的机构么,我听说粘杆司搞情报很专业,如果你们能提早问问他们我花独秀是什么本事,或许就不会陪这么多钱了。”

        武士首领擦擦冷汗道:“花公子有所不知,我们总督府虽然跟粘杆司都归属帝国,但条线不同,平时交往极少。大家各忙各的,他们也不会主动来跟我们交流什么情报。”

        花独秀奇道:“你们各忙各的,那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了?”

        武士首领道:“没错,基本就是这样。”

        花独秀点头:“哦,我知道了,多谢老哥指教。”

        办好手续,领了契约,武士首领果然派了二十位全副武装的军队武士护送五大才子返回客栈。

        当然,街上到处都是巡逻的武士,哪怕花独秀浑身贴着银票在大街上嘚瑟,怕是也没几个人敢明抢他。

        按照花独秀的要求,四大才子这些天跟纪宗众门徒们住在一起。

        他们出名了。

        二十万两赌资啊,经过今晚众目睽睽的表演,很快整个沙之城都会知道,那位“五万剑仙”又炸了个大雷子。

        这二十万赌资的契约就在四大才子身上,虽然沙之城戒备森严,治安良好,但万一真有铤而走险的不法之徒呢?

        所以,四人还是跟纪宗大部队在一起比较安全。

        花少爷跟三位家老汇报了一声,安排四位兄弟住下不提。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花少爷在乎吗?

        也在乎,也不是很在乎,这个不太好讲明白。

        钱本身,花少爷不怎么在乎。

        通过钱财能办一些事,能达到一些目的,这个花少爷比较在乎。

        钱是手段,花少爷在乎的不是手段,在乎的是手段之后的结果。

        钱可以买到东西,但不能买到一切。想得到什么东西,尤其是钱买不来的东西,归根到底还是要通过本身的硬实力才行。

        所以花少爷重新开了一间客房,他要静心,要用这三天的修整期好好做点事情。

        这几天的比赛,除了自己参赛的那天没有看全,其余比赛他全都无比认真,一丝不苟的看下来。

        他脑海里积攒了无数名门弟子的精妙招式。

        以及数不清的加工,分析,探索的记忆。

        这几天因为白天用眼过度,用脑过度,花少爷晚上无法再强打精神来处理这些记忆。

        他等得就是这三天。

        花少爷安排好一切后,立刻严令四大才子和沈利嘉,乃至纪宗任何人不得打搅自己。

        因为花少爷,要闭关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