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猎赝在线阅读 - 第四章、《天工开物》!

第四章、《天工开物》!

        江来不喜欢别人威胁自己,除非威胁自己的人确实很有威慑力。

        江来住手了!

        因为他感受到了来人话语中的怒意和不加掩饰的嫌弃,倘若自己胆敢拿起那本书的话,天知道她会说出多么难听的话或者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

        “你是谁?你来做什么?谁让你进来的?”玲珑一脸警惕的盯着江来,声音急促的发出属于自己的夺命三连问。

        江来打量着玲珑身上那身蓝色帆布衣,这是各大古籍修复室的专用工作装。不得不说,以江来的审美格调,这身修复装实在谈不上好看,但是结实耐磨,而且修复的时候难免会沾上颜料浆糊等填充物,落在上面也不怎么显眼,清洗的时候也方便。

        反正洗不掉也无所谓。

        这身修复装和美术生穿着牛仔衣或者套着围裙画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为好看,只因实用。

        可是,江来还是情不自禁的担心起自己穿上这身修复装后颜值会受到影响。

        蓝色工装洗得泛白,红框板材眼镜耷拉在鼻梁上面,头发蓬松散乱随意的扎成一个马尾,没有化妆没有眼影,倒是嘴唇上涂抹了和她甜美长相很不搭配的褐红色唇彩,可见她的随意和-----品味奇差。

        “江来。修复古籍。”江来出声回答玲珑的问题:“云成之让我来的。”

        “江来?”玲珑这才想起来,云主任几天前就给自己打过招呼,说会有一个特藏文物修复师前来报道,让自己负责接待引领一下。在玲珑的认知里,特藏修复师要像云主任这样德高望重的,至少也要像柯青老师或者傅文洲老师那样人至中年,一看就老成持重,给人以专业和信服感。

        这个人也太年轻了些吧?

        特藏修复师,顾名思义就是修复图书馆里面收藏的珍本古籍,这些书籍和资料的市场价值和研究价值不可估量,一旦破坏,损失惨重。没有十几二十年的修复功底,谁敢让你碰这些宝贝?

        这就像是一个刚刚摸了两年手术刀的人,就要去做心脏更换手术一样,谁敢把人的性命或者书的寿命就这么轻率随意的交出去?

        “是我。”江来说道。

        “我是玲珑。”玲珑伸出手来,想要和江来握手。但是看到自己满手的浆糊时,又尴尬的想要把手给收回去。

        对于他们这些修复师而言,每天上班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调制修复用的浆糊。

        江来已经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粘稠的小手,一触即收,脸上不见有丝毫的恼意。

        这让玲珑对他的感官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真是讨厌啊!

        当着玲珑的面,那个家伙竟然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正在用那块手帕擦拭掌心沾上的浆糊。

        江来仔细的擦拭着手掌,头也不抬的对着玲珑说道:“握手是礼节,擦手是工作。”

        倘若想要进行修复工作,这样沾满浆糊的手当然不能去触碰那些有可能一碰就碎的书籍,需要带上柔软的棉麻或者丝绸手套才行。如果就这么把沾染上浆糊的手包裹进手套里,手不舒服,而且会影响工作心情和修复效果。

        至少江来会觉得受到困扰。

        “难道你不觉得,这是很不绅士的行为吗?”

        “绅士?”江来摇头,说道:“我是修复师。”

        “……”

        玲珑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扫了一眼书架上的书籍,说道:“你想修这本书?”

        “难道不可以?”

        “当然不可以。”玲珑气急败坏的说道:“这是崇祯十年宋应星自刻本《天工开物》,你知道它有多珍贵吗?”

        “知道。”江来点了点头。“就是因为知道它的价值,所以我才想着先把它修好。”

        玲珑说《天工开物》极其的珍贵,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天工开物》是一部古代科学技术的著作,全书收录了农业、手工业,诸如机械、砖瓦、陶瓷、烛、纸、兵器、火药、纺织、染色、制盐、采煤、榨油等生产技术。

        它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有人也称它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著作,外国学者称它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

        在农业方面,《乃粒》指出水稻育秧后三十天即拔起分栽,一亩秧田可移栽二十五亩,即秧田与本田之比为1∶25。这就是我们现在仍然在施行的育苗和拔秧插秧。当然,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的拔秧和插秧环节现在都机械化了。又说旱稻食水三斗,晚稻食水五斗,失水即枯。这些技术数据对农业生产有指导作用,是育秧、插秧和灌溉的理论基础。

        《天工开物》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反映西学,如「凡焊铁之法,西洋诸国别有奇药。中华小焊用白铜末,大焊则竭力挥锤而强合之,历岁之久终不可坚。故大炮西番有锻成者,中国惟恃冶铸也。」

        《天工开物》中的「物种发展变异理论」比德国卡佛.沃尔佛的「种源说」早一百多年,「动物杂交培育良种」比法国比尔慈比斯雅的理论早两百多年,挖煤中的瓦斯排空、巷道支扶及化学变化等,也都比当时国外的科学先进许多。尤其「骨灰蘸秧根」、「种性随水土而分」等研究成果,更是农业史上的重大突破。

        这样一部对中国工农业具有指导性和总结性的里程碑大作,从江来的嘴里说出来就是一幅「我修复它是因为我看重它」的嚣张模样------

        “不行。”玲珑出声拒绝。“我不能让你修《天工开物》。”

        “为什么?”

        “因为它太过珍贵,而我又不知道你的实际修复水准到底如何。”

        “那你想怎么样?”

        “证明给我看。”玲珑说道。“证明你有修复《天工开物》的实力。”

        江来想了想,便点头同意了。

        《天工开物》这样的宋应星自刻本,是珍贵而罕见的。江来没有浏览过藏书室书单,但是想来以这本书具备的经济和学术价值,称之为碧海大学图书馆的镇馆之宝都不过份。

        对于这样一本重要的书籍,玲珑不愿意让自己这样一个初来乍到不知道深浅的家伙上手也是理所应当的。

        倘若随意就让人去尝试修复,那反而是对文物善本的不负责任。

        “怎么证明?”江来问道。

        玲珑眼神狡黠,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接受考验。”

        正在这时,修复室的玻璃门被人推开,一群年轻的学生抱着书本走了进来。

        “玲珑老师,我们来了。”

        “玲珑姐,吃早餐了没有?我给你带了咖啡,放在休息室了。”

        “哇,这位帅哥是谁啊?不会是玲珑姐姐的男朋友吧?好帅哦。”

        --------

        文物修复师有三种培养渠道:一是家族制,那些修复世家传承千百年,手有绝活,以师徒名义将核心技术传承下来。这些技术专业又封闭,一般人难入其门,难窥其技。

        二是以老带新,修复室里面的一些老师带着新人学习修复技术。这些徒弟只有极少数具备修复知识,更多的则是从一个白板进行学习。这些学徒修复水准一般,但是能够应付那每日巨大的工作量。

        三是学院培养,国家认识到修复人才的紧缺,在一些大学开设了考古、文物鉴定和修复院系,培养高精尖的修复人才。

        古籍修复室和碧海大学的文物与博物馆系合作,定期由文物保护专业的学生来进行实践学习。一方面,这些学生具备了一定的修复知识和技能,老师带起来也方便。另外,修复室也为这些学生提供了一个可以亲自动手修复书籍的场所和机会。

        可以说,这些学生就是古籍修复室的主要修复力量。

        玲珑是文博系的硕士毕业生,因为成绩优秀,而且本人又极其喜欢修复古籍,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古籍修复室工作。她即是这些学生的授课老师,也是这些学生的师姐,所以大家相处起来极其亲密,有些学生说起话来也就显得「没大没小」。

        “不要胡说。”玲珑看了一眼江来,心想,这个男人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也难怪这些学妹们看到他犯花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要找一个男朋友,因为她从来都没想过要找一个男朋友。

        一个人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找另外一个人来增加自己的负担?

        寂寞?

        她连这些古籍都修不完呢,哪有时间陪男朋友谈情说爱吃饭逛街?

        “他叫江来,是我们修复室新来的特藏修复师。”看到那些学妹们眼神大胆的盯着江来,玲珑赶紧说出江来的身份。

        “哇,竟然是特藏修复师啊。”

        “那不是和我们云主任一个级别?云主任也是特藏修复师吧?”

        “人长得帅,还那么厉害……”

        --------

        「这些女人都在想些什么呢?」玲珑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怎么接受考验?”江来无视那些女生们的吹捧,眼神一直放在玲珑的身上。

        玲珑带着江来走到自己的工作台,从抽屉里面取出一份文件袋,说道:“把它修好,你就有资格去修《天工开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