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猎赝在线阅读 - 第九章、争分夺秒!

第九章、争分夺秒!

        林初一气得脑壳痛。

        她都不敢伸手去撩头发,怕一不小心就薅一把发丝下来。

        这个江来,怎么就这么能找事呢?

        你就不能以和为贵?你就不能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就不能看在熊伯益年纪比你大资历比你老说话不要那么恶毒-----

        江来是一定要用的,这一点儿,她和父亲已经达成了共识。无论是江来个人在玲珑瓷上面所展示出来的修复实力,还是他「锦上添花,鬼手后人」的招牌加持,证明他都是最好的修复人选。

        所以,为了南宋童子戏水瓶的完整,为了东京上野博物馆的索赔规避,为了大国重器瓷器展的完美呈现,她都不可能放弃江来。

        但是熊伯益也不能轻易得罪,他是博美集团的首席修复师,是父亲还没有创立博美时就陪伴在身边共同战斗的兄弟伙伴,也是博美修复中心的领导者和核心人物-----无论是情感上的亲近还是这么多年为博美立下的汗马功劳,都不允许林初一对他说太过伤人的话做不合时宜的事情。

        做人怎么就那么难呢?

        林初一满怀哀怨的扫了江来一眼,没想到这家伙一脸无辜的模样,问道:“你瞪我干什么?”

        “……”

        林初一赶紧收回视线,看到熊伯益还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努力的在脸上挤出笑意,和风细雨的说道:“熊伯伯,你别生气。我爸之前就说你血压高,让你一定要注意身体------他书房还藏着一些陈年普洱,我改天回去把它偷出来送给熊伯伯降血压血脂。你可不能告诉他那是我送给你的,那两块茶饼可是他的命根子。”

        熊伯益脸色缓和了许多,疼爱的看着林初一说道:“初一,不是伯伯故意让你为难,实在是------实在是这小子欺人太甚。你刚才也都看到了,他这般的嚣张狂妄目中无人,我就是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你说是不是?如果这次修复机会被他抢走,熊伯伯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我怎么向修复中心的那些孩子们交代?”

        “再说,我和你爸是多年的朋友了,你也是我眼皮子底下看着长大的。不管这小子的父辈有着什么样的名头,他自己手上有几斤几两功夫?我不能让你拿童子戏水瓶这样的重器去冒险啊。要是一不小心修坏了,那不就毁了一件重宝吗?到时候你是要承担责任的。”

        “是是,熊伯伯您说的对。”林初一连连点头,说道:“所以,这次才需要熊伯伯站出来支持我,帮助我,就像您当年支持我爸爸一样的陪我度过这次难关。”

        熊伯益大喜,高兴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要选我来修复童子戏水瓶了?”

        “我选江来。”林初一说道。

        “……”

        熊伯益脸色难堪之极,都不想和这俩个人说话了。

        他们是一伙的!

        “熊伯伯,你知道的,我们博美集团已经和江来先生签署过合作协议,甚至已经提前支付过修复费用。倘若我们临时换将的话,我们要赔偿江来先生一笔数额巨大的违约金,而且,提前支付的修复款也难以要回。这会让我们博美集团损失惨重。”

        “再说,就瓷器修复这一块的造诣能力,我对江来先生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我也曾经将那只修好的玲珑瓷给你看过,连熊伯伯都赞不绝口,是不是?”看到熊伯益的脸色仍然没有任何的缓和,林初一再次在心里感叹一声「人生艰难」,脸上笑意不减,声音清爽而坚定的说道:“所以,我的想法是,由江来先生来对这尊南宋童子戏水瓶进行修复,而熊伯伯则负责现场监督和最后的验收工作。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是林初一能够想到的最圆满的解决办法了。

        虽然有过父亲的那一番开解的话,但是,她对江来还是不能完全放心。倘若有一个位修复技术非常优秀,而且对江来充满敌意百般排斥恨不得鸡蛋里面挑出骨头的人在旁边盯着,想来江来也不敢起什么坏心思使什么小手段。

        这也是林初一拒绝熊伯益亲自动手来修复童子戏水瓶,却又特意将他请到现场的原因……想来他们的矛盾冲突也在这个心思玲珑的女人的预测之中。

        南宋童子戏水瓶破碎的消息报道出去之后,江来第一时间赶到博美毛遂自荐,想必心中另有所图,自然不会因为在修复过程中有个人在旁边「聒噪」几句就放弃这次机会。

        而监督和验收这份看起来更像是整个修复工程的领导职责,也能够让年长好面子的熊伯益下得来台,也能够对修复中心的那帮下属们有个交待:他就是一干零活的,还得管我们管。

        果然,林初一一席话说完,俩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江来点了点头,说道:“我无所谓。”

        林初一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一件瓷器完全交由自己一个人去负责,既然身边终究要有人盯梢,是什么人又有什么要紧的呢?

        熊伯益虽然没能争取到修复工作,但是负责监督和验收,等于是把这这个他极度看不顺眼的家伙给攥在手里了,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江来,说道:“我会看好你的。”

        林初一拍了拍手,缓和了一下现场的氛围,说道:“不打不相识。未来的一段时间,就需要江来先生和熊伯伯的紧密配合了。那么,两位握个手重新认识一下?”

        熊伯益和江来彼此对视一眼,都没有伸出手来握在一起的意思。

        熊伯益原本想要伸手的,但是看到江来的表情,又刚刚了解了他的行事风格,心想,你不伸手,我自然是不可能伸手的。谁愿意干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事情?

        正当熊伯益为自己的机智暗自点赞的时候,一低头就看到江来的那只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在了自己的面前。

        “熊伯伯……”林初一小声提醒道。

        “啊?”熊伯益愣了一下,赶紧伸手过去握住了江来的手。握住之后心里又后悔了,为什么让他抢了先呢?那不是显得自己很没有绅士风度吗?

        就算让他抢先伸手,自己也没有理由这么急匆匆的握过去啊,会不会显得过于谄媚?

        熊伯益心乱如麻,进退失据。

        看到林初一那双漂亮的眸子若有所思的审视着自己,熊伯益心想,这个丫头心思明澈剔透,眼光极其毒辣。她会不会在心里想着自己的胸怀格局还不如一个年轻人?

        “江来。”江来出声说道。

        “熊伯益。”熊伯益的视线转移到一边不愿意看江来的脸,他人没江来高,长得没江来好看,更可怕的是,他日益苍老,而这个家伙却如红日高照,看得让人满心不舒服。

        “死鬼。”江来松手的时候,出声说道。

        熊伯益瞪大眼睛看向江来,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是死鬼。”江来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刚才是那么说我父亲的。我要报复你。”

        “……”

        林初一的脑壳更痛了。

        看起来那么赏心悦目一男人,说出来的话却总是让人抓心挠肝难受的不行。

        这怎么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林初一担心俩人再次发生口舌之争,赶紧出腔转圜,说道:“时间紧迫,可以说是争分夺秒,我们需要在展览开始的前一天将童子戏水瓶修好,顺利完成布展工作。从这一刻起,就要拜托江来先生和熊伯伯了。”

        “时间足够了。”江来的视线又落在保护罩里面的南宋童子戏水瓶身上,声音坚定的说道。

        林初一点了点头,又对熊伯益说道:“熊伯伯,事关重大,整个博美修复中心都将是江来先生的后援,无论江来先生提出任何要求,修复中心必须给予提供和支持。”

        “我明白,我是为了博美大局,又不是为了这小子。”熊伯益出声说道。他心里还在生气江来骂他「死鬼」这件事情呢,虽然这件事情听起来让人觉得如此的荒谬。

        这是两个成熟或者说是成功男人的对话方式吗?

        他以前没有和人这么聊过天,倒是年轻的时候有女人骂过他「死鬼」。不过那个时候的他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还满心欢喜。

        林初一看向江来如刀削斧劈般的俊朗侧脸,又强行将视线转移到了那尊关系着无数人命运前途的南宋童子戏水瓶上面去,一脸虔诚认真的说道:“拜托了,江来先生。”

        无论你想要从博美拿走什么,在那之前,请发挥出全部的修复实力让自己有坐上牌桌的机会吧。

        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