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猎赝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心意通神!

第十四章、心意通神!

        「你不相信我,我生气了。」

        江来猜测到林初一会在背后调查自己,宫锦也在第一时间向自己通风报信,还再三嘱咐自己要小心提防。

        可是,江来想不明白的是,为何林初一要当众把这么私密的事情讲出来?

        她是想告诉自已,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让自己最好老实一些?可是,那只「一叶障目」壶不已经很清晰的表达了这样的态度吗?包括刚才熊伯益还骂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死鬼」,就连他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林初一怎么可能不清楚?

        再说一次,那就有些多此一举了。

        聪明人不会做这种画蛇添足的事情。

        还是说,她对宫锦的身份产生了怀疑?难道她知道了宫锦告密的事情?

        可是,宫锦沉静如水,没有任何异样情绪流露,应该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当然,不管哪里出了问题,江来清楚的是,自己一定要「非常生气」。

        别人背地里调查你你都不生气,不是证明你这个人「傻白甜」就是证明你这个人「阴狠坏」。

        傻白甜容易被人欺负,阴狠坏容易被人忌讳。都会导致自己的生活环境发生恶化。

        看到江来脸色难堪,一幅义愤填膺的模样。林初一心里爽快极了,心想,我就不信你年纪轻轻就如此笃定沉稳,能够做到人们常说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稍一试探,就露出了原形。

        转念又想,自己为什么想要看到他不开心呢?这样做是不是太幼稚了?

        看到宫锦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无端的觉得心跳加快,脸色微红,出声说道:“江老师不要误会。我说过,童子戏水瓶是人类的瑰宝,无论是对我还是对整个尚美集团,对东京上野博物馆或者整个人类都意义重大,不能有任何的疏忽。我没办法把这样一件至宝随意的就交给一个陌生人来进行修复,这是对我自己也是对整个人类的不负责任。”

        “我也曾经询问过江先生的师承来历,江先生不愿意回答,我只能自己找人来做这件事情了。当然,现在我们已经是合作伙伴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开诚布公,把我做过的那些事情主动向江先生说明。免得江先生以后从其它渠道知道这件事情,反而心中落下芥蒂。江先生应该感受到我的诚意了吧?”

        江来想了想,说道:“我感受不到。”

        “……”

        “不过你给我钱,我为你修瓶。两不相欠。”江来出声说道。

        “看来我们做不成朋友了?”

        “当然。”江来说道:“我很挑剔。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我的朋友。”

        “真巧。我也是呢。”林初一展颜微笑,声音清脆甜美的说道。

        江来和林初一在这边唇枪舌剑,林秋却在旁边着急的不行,忍不住催促说道:“姐,你还没介绍我呢。”

        林初一看了林秋一眼,心想,这真是一个不怕死的家伙啊。

        于是,指了指林秋,说道:“林秋,我弟。”

        又指了指江来,说道:“江来,修复师。”

        林秋抱着小本本跑到江来面前,主动伸出手来,满脸奉承讨好的模样,说道:“江大师,我是林秋。很荣幸见到你。”

        “你见我干什么?”江来没有和林秋握手,出声问道。

        “我……”林秋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迟疑片刻,才再次咧嘴微笑起来,出声说道:“我是一个漫画家,我觉得你的形象太酷了,很适合我下部作品的一个主要角色。我想多向江大师请教,最好是能够做一个采访,让我能够对江老师的性格和行为习惯更加的了解熟悉一些。”

        “主要角色?主角?”

        “可以这么说吧。”林秋点头说道。

        “好看吗?”

        “好看。那个角色在我幻想的世界中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美男子呢。”

        “画吧。”江来说道。

        “什么?大师答应了?”林秋激动的问道。他在旁边见识过江来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气势,还以为这个人生人勿近很难打交道呢。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被自己说服了?

        “我不让你画,你会怎么样?”

        “我会再次请求的,一定坚持到江大师答应为止。”林秋出声说道。他心里已经做好了「三顾茅庐」用诚意打动江来的想法。

        “别浪费时间了。”江来说道:“可能你整天无所事事,但是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所以,想画就画吧,只要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就好。”

        “……”

        林秋很难过,他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父亲之外,另外一个极端讨厌自己的人已经出现了。

        自己的样貌如此可爱,态度如此谦卑,为何他要这么对待自己呢?林秋想不明白。

        看到林秋站在那里欲哭无泪的哀伤表情,林初一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说道:“没事的,他并不是对你一个人这样。他对所有人都这样。”

        “嗯。”林秋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脸坚定的说道:“为了艺术,我是不会放弃的。”

        他视死如归般的看向江来,一脸认真的说道:“江大师,请务必接受我的采访,或者同意让我跟随在您身边学习。”

        林初一伸手扶额,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

        “不接受。不同意。”江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了好了,先做正事。”林初一不想再耽搁时间,看向江来说道:“还有什么是需要我们做的吗?”

        “你们出去,顺便把门带上。”江来出声说道:“或者找一个独立的屋子,把我和那件童子戏水瓶单独关在一起。我需要安静。”

        “没问题。我们有独立的修复间。”林初一出声说道。虽然江来的话说的很难听,但是-----听着听着就习惯了。“小和,让工作人员将童子戏水瓶放进一号修复室。”

        “好的。”和小和答应一声,赶紧跑出去安排。

        等到江来走进一号修复室的时候,那尊出现裂缝的童子戏水瓶已经摆在里面了。熊伯益想要跟着一起进去,却见到江来转身「咔嚓」一声,把一号修复室的玻璃门给反锁了。

        “臭小子……”熊伯益又想生气。但是一想,算了,不气了,再气就要把自己给气死了,那样就没办法见证这个家伙失败后痛哭流涕跪地求饶时的惨状了。他才不会上当呢。

        “初一……”熊伯益有些担心的看向林初一,他知道林初一让他负责监督江来,自己现在被江来挡在门外,怕是有负重托,难以完成林初一交代的任务。

        “没关系。”林初一双手抱胸,眼神犀利地盯着修复室里面的江来,说道:“我们就在外面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吧。”

        一号修复室是全玻璃打造的,四面透明,光照极佳,原本是用作向学徒们展示修复技巧用的。

        林初一刻意把童子戏水瓶送进一号修复室,一是为了监督方便,可以在旁边窥探到江来的一举一动,而且修复室里面还有视频监控设备,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修复时的每一个步骤都可以录制下来给修复中心的工作人员学习研究。

        一举多得!

        “我会盯紧他的。”熊伯益恶声说道。

        宫锦眼里浮现一抹忧色,瞬间又消散在那一片冰湖之中。

        江来并不在意这个修复室是否透明,甚至都不愿意去猜测外面那此人的心思是善意还是恶意。

        因为不用猜也知道是恶意。

        他把玻璃门锁上的那一刹那,整个修复间里面就只有他和这只南宋时期的童子戏水瓶了。

        他拉了张椅子坐在童子戏水瓶的面前,身体前倾,双眼炯炯有神,一眨不眨的盯着这只童子戏水瓶看了起来。

        “他在做什么?”林秋出声问道。

        “观察、揣摩、寻找最好的入手角度和修复技巧。”熊伯益出声回答。对于集团大老板唯一的儿子,他还保持着必要的尊重。虽然都说这个「少东家」为人实在是很不靠谱。“修复方法已经确定,但是,从哪一个角度着手,调什么料,上什么色,甚至修复后的效果呈现是什么样的-----都要做到胸有成竹才行。心中打好腹稿,修复过程中才不会出现纰漏。”

        “据说最顶级的修复大师能够做到人器合一,能够将自己的精气神和需要修复的古董文物融合为一体。就像是剑术上说的那种「人剑合一」,人就是器,器就是人。他们能够感受到千百年前制器者的心思、所布的局,所用的巧。”

        “和古人通神,站在创造者的角度去观察这件瓷器,或者字画------然后用相同的笔法和技巧把它完美修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通神大师」,是世所罕见的高手。”

        林秋听的目瞪口呆,说道:“熊伯伯,你是说江来已经是通神大师了吗?”

        “当然不是。”熊伯益当即否认。甚至觉得这几个字的反击力度还不够,一脸轻蔑地说道:“凭他?怎么可能?”

        林初一点了点头,说道:“要完美融合创造者的心境,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通神境,可遇而不可求。”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江来盯着那只童子戏水瓶看的入迷,外面的人盯着江来也看的越来越迷。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江来突兀起身,拉开修复室的门走了出来。

        林初一满脸激动,上前问道:“江老师,是不是已经打好了腹稿,现在开始动手修复了?”

        “不是,我饿了。”江来说道,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