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猎赝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鬼斧神工 !

第三十八章、鬼斧神工 !

        睡觉不着急,打脸很着急。

        觉什么时候都可以睡,脸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打。

        为了自己喜欢的体育运动,付出一些努力流一些汗水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江来的话,在场所有人都有点儿懵。

        特别是林初一,她还在旁边搀扶着江来的手臂,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已经被掏空,精气神已经耗尽,就连站立都是一个难题,他却偏偏停下步伐用那有气无力却又坚定固执的声音说「我想我能再咬牙坚持一会儿」。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林初一打小跟着父亲走南闯北,见到的奇人怪事不少,自诩自己也算是阅人无数,但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二十六个年头,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江来这样一个家伙。

        林秋则搀扶着江来的另外一只手臂,他一心想要和江来拉拢关系,甚至不惜用姐姐「金屋藏娇」的隐私密事来威胁。

        好不容易等到江来脱力难行的时刻,姐姐一个人搀扶又有些辛苦,林秋立即抓住机会抱住了江来的另外一条胳膊。

        姐弟俩人正想架着江来去办公室小间休息呢,江来却停下来不走了,还说什么要打脸。

        什么打脸?打谁的脸?

        林秋眼神发亮,脸上的表情也呈现出亢奋激动的状态。

        这不是小说家最喜欢的矛盾冲突剧情吗?这不就是读者最喜欢看的紧张刺激桥段吗?

        他怎么能放过这样的大场面?

        「为了打脸,我想我能咬牙坚持一会儿!」

        你看看人家这表情动作,你看看人家这台词功底,没有经过几年话剧舞台打磨锤炼的小鲜肉,怕是演技都不如人家大师的自然呈现……

        “大师……你真是太酷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偶像。不,第一眼看到你,你就是我的偶像了。”林秋一幅小粉丝见到大神的崇拜模样,说道:“我一定要把你画出来,把你画成全世界最有魅力的漫画角色。”

        “你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是不是?”林初一瞪了林秋一眼,很是严厉的说道:“回去。别在这边挑事了。”

        “姐,我不说了行不行?我闭嘴。我可以保证一句话不说了,但是我绝对不会回去的。”林秋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戏看,一脸坚决的说道。

        林初一懒得和这个被母亲和自己宠坏的弟弟一般见识,她的视线转移到了江来脸上,笑着劝慰说道:“江老师,你今天已经忙活一整天了,而且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过什么东西。我先带你去办公室休息一会儿,你好好睡上一觉。等到你睡醒之后再好好吃点儿东西,恢复精神之后,咱们再来处理这验收的事情,好不好?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的。”

        “不好。”江来说道。“他挑衅我,我很生气。我一生气就睡不着。”

        “谁挑衅你了?”熊伯益暴跳如雷,跳脚说道:“谁挑衅你了?当初小林总请你过来当着咱们俩的面说的明明白白,你负责修瓶,我负责监督和验收。现在你把瓶子修好了,我过去检查修复质量。这是对小林总交代的工作负责,也是对尚美集团负责。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熊伯益觉得自己今年流年不利。

        一定是被什么人扎了小人,不然怎么就得罪了江来这样一个小心眼的人啊?

        瓶子修好了,那不就得验收吗?你听听那个江来说的都是什么话?

        打脸?想打我熊伯益的这张老脸?

        行,我今天还偏偏就和你扛上了。

        你修复的再好,那也终究是动过刀子抹过瓷泥的……当真存了鸡蛋里挑骨头的心思,难道还能找不出你的一些问题?

        熊伯益之前想着,看在小林总的面子上,少挑两个毛病应付过去就成了。既落了江来的面子,又保了自己和修复中心的里子。

        现在江来这么一闹腾,他还就不服气了。大家就手底下见真彰吧。

        “怎么?心虚了?修好了不敢让人去看……这算是什么道理?”熊伯益冷嘲热讽,冷笑连连。

        “就是。不就是修好了一个瓶子吗?在我们修复中心,每年过手的大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不管怎么说,熊主任是业界前辈,也是我们的长辈,不懂得尊老敬老,品行不端,就算有点儿手艺也走不远。”

        “年轻人太狂妄了,会吃亏的。”

        --------

        修复中心的工作人员原本就对江来这个「外来者」充满敌意,现在看到他攻击领导,自然要跳出来忠心护主了。

        一举两得!

        “都干什么呢?”林初一出声厉喝。

        看到老板发飙,这些刚才还上窜下跳的修复中心工作人员立即噤声。

        林初一呵斥了这些嘴碎的家伙之后,再次看向江来,说道:“江老师,不管怎么样,我先带你去休息……我得对你的健康问题负责。”

        “我想吃亏。”江来说道。

        “什么?”林初一愣了愣,看着江来问道。

        江来指着一个修复中心工作人员,说道:“他刚才说,年轻人太狂妄了,会吃亏的。我想吃亏,我以前从来没吃过。”

        “江老师,这……”

        “小林总,你看看,你看看……既然人家这么急着来拆我们修复中心的牌子,咱们接招就是。不然这事情传出去,别人还以为咱们修复中心都只是一群花架子呢。以后那些大藏家谁还敢放心的把东西交给咱们来修复?”熊伯益很是阴损,他把江来要打脸的话故意替换成「要拆尚美修复中心的招牌」这件事情,一下子就把林初一和所有的尚美工作人员给划拉到自己这一边来了。

        而江来,他终究只是一个外人。

        林初一还想再劝,江来侧身和她的眼神对视,说道:“说实在话,你不想看看童子戏水瓶修的怎么样吗?”

        林初一习惯性的轻咬薄唇,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熊主任,你带人验收。”

        “好的。”熊伯益笑容玩味,阴恻恻的说道:“小林总,我一定会好好检查的。谁也别想糊弄咱们尚美。”

        然后熊伯益一转身,说道:“张夫也,王科,你们俩跟我一起去验收。”

        张夫也和王科是修复中心的老人,手上的活做的不错,眼睛也毒辣,一般勘测验收的活计都由这两人来做。只有大件重器的验收才会由熊伯益亲自掌眼。

        在众人的眼神注视下,熊伯益带着张夫也和王科这两员大将进入了一号修复室。

        三人围拢在仍然固定在工具台上面的童子戏水瓶,一脸认真的打量起来。

        “哟,这活计做的漂亮,当时坏的还挺严重,现在完全看不出破裂过的痕迹啊。”王夫也忍不住出声赞叹。

        “是啊。这童子戏水瓶的修复难度可不低,它的釉非常薄,只有0.2毫米,色彩又丰富多变,层次感强。他修复过的这一部份竟然把这些细节都给做出来了。”

        熊伯益脸色冷峻,眼神犀利如刀的在童子戏水瓶瓶颈瓶肚上面仔细审视,嘴上出声提醒:“找瑕疵。”

        这两个家伙,进来之前收了钱吧?嘴巴跟抹了蜜一样。

        张夫也和王科这才想到他们进来的「目的」,脸上的笑容消失,也跟熊伯益一样仔细的,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在瓶子上面去寻找缺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良久。良久。

        张夫也叹了口气,说道:“我得承认,我找不到缺陷。这样的技术,我自愧不如。”

        王科点了点头,说道:“就算我们想要强行给他挑几个刺,那也得顺理成章,至少要找到一丁点儿的问题……小林总也是懂行的,咱们可不敢敷衍。”

        “锦上添花,果然名不虚传啊。这江家绝技,还真不是那些江湖讨饭吃的手艺人可以比拟的。”

        然后俩人一起看向熊伯益,说道:“主任,您见多识广,心细如发,是不是找到了什么问题?”

        熊伯益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声音低沉哀伤,说道:“形体相融,气韵相通。堪称鬼斧神工。我挑不出毛病。”

        “……主任。”

        张夫也和王科一脸惊讶的看向熊伯益,难道要把这些话当作验收结果呈报上去?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做得了假?”熊伯益狠狠地瞪了俩人一眼,就像是要把满腔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一般。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说道:“我这张老脸啊……今天算是被人狠狠抽了几个大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