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猎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紧箍儿咒!

第六十三章、紧箍儿咒!

        “知道。江大师的规矩,圈里哪个人不知道?不知道的证明他还没踏进收藏这道门槛。你说是不是?”文良平笑呵呵的说道,人的名,树的影,在古董收藏和鉴宝方面,他对江来是非常信任的。“鉴定品价值的百分之三。我没说错吧?”

        “第一,鉴定费用是鉴定物品的百分之三,不打折,不还价。第二,赝品不收鉴定费。第三,出具个人鉴定说明,不出具官方鉴定结果。”施道谙补充说道。

        他们和文良平是头一回合作,也是经过之前的一位老顾客牵线介绍认识的,所以有必要在合作之前先把江来的三大规矩给说明白。先把话说死了,接受就合作,不接受的话,买卖不成仁义在。若是说了规矩还胡搅蛮缠的,那就没有再次合作的机会了。

        鉴定费用是鉴定物品的三分之一,无论鉴定品是一万块还是一百万块,甚至更高的价格,都要收取鉴定费用的百分之三。这是江来自己给自己订下来的规矩。而且谢绝还价,绝不打折。

        赝品不收鉴定费用,一般藏家买到赝品已经够倒霉了,江来也就不愿意再让人雪上加霜了。有时候鉴定了好几件,结果没有一件是真品,江来分文不取,这让收了一屋子假货的藏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追赶着想要补偿一点儿什么。

        鉴定之后自然要出具鉴定结果,江来只会为此物件写一份鉴定说明,代表他的私人鉴定结论,并不出具官方的鉴定结果。有一些官方鉴定机构想方设法的赚钱,江来不愿意和他们有任何牵扯或者合作。既然没有合作,那那只能出具个人鉴定说明了。

        可是,仅仅凭借他手写的几个字的鉴定结果,比那些官方机构鉴定的还要更加真实有效,受人信赖。一般能够被江来出具手写鉴定结果的文物古董,很有可能就瞬间价值飙升。

        先不说他的收藏价值,至少大家都清楚,它的真实性毋庸置疑。

        施道谙仔细分析过,或许这也和江来「怼怼怼」的性格有关系。

        因为大家觉得这样的江来是不可能弄虚作假的。

        大师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呢?

        他不屑!

        江来也确实不屑,因为没有人比他施道谙更加清楚,有人出价百万让他为一件赝品写份鉴定说明,江来爽快的答应了,然后直接写了两个字「赝品」贴在那份需要鉴定的古董上面。

        当时可把施道谙给吓坏了,那位有意大利黑手党背景的收藏大佬直接就把枪抵在江来脑袋上面了,逼迫江来必须写下这份鉴定说明,最后看到江来宁死不屈,那位大佬自己屈了,不仅仅收了手里的枪,而且搂着江来的肩膀说和他开个玩笑,他们兄弟俩离开的时候额外赠送了不少礼物……

        没办法,大佬怕这件事情被传出去了。若是让外界知道自己拿枪逼着「江大师」写鉴定说明,怕是他所有的藏品都要变得一文不值了。

        谁能保证你其它藏品的真实性?

        所以,后来江来怼天怼天怼自己的时候,施道谙再也没有任何的脾气了。或者早就没有了脾气?

        他觉得这种性格是江来的保护膜,能够帮他避免很多麻烦,节约很多时间。

        可能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他就是个神经病,你要不要和一个神经病一般见识?

        答案自然是否认的,所以他们就不会在意江来如何的「羞辱」他们了。

        “了解,了解。我全部接受。”文良平点了点头,说道:“琛哥介绍江大师的时候就和我说过这些,我说我这边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而且琛哥说江大师一字万金,倘若能够让他为我的藏品写个鉴定说明,那这件宝贝可就立即身价飙升……在古董价格上面我没有任何的隐藏,无论是按照购买时的价格还是预估价值来计算都没有问题。大师说了算。”

        “我也无所谓。”江来说道。

        “那咱们就开始吧。”文良平转身看了管家一眼,管家会意,立即打开保险柜,亲自动手从里面捧出来一只罐子出来。

        江来接过来仔细打量一番,出声说道:“明嘉靖白釉瓷瓶罐,色呈乳白,釉面不够平整,有缩釉现象,釉面落有铁绣黑褐色斑点……制作粗糙,接痕迹明显,烧结不够坚固。”

        文良平慌了,急忙问道:“这是赝品?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买出来的啊。”

        江来瞥了文良平一眼,说道:“不,这是真品。我说的这些正是明嘉靖年间的瓷器特点。”

        文良平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吓死我了,听你说了一大堆的毛病,以为我花了大价钱买了只赝品回来。那这次打眼的成本可就太高了。”

        江来把罐子交给管家,管家将其收藏回去,然后再次捧回来一个碗出来。

        江来接过端详一番,铁嘴直断,说道:“明万历庆黄釉瓷碗,黄色较深,无娇黄之感,踏底现象明显。碗心暗刻二龙戏珠纹,底款识为「青花双圈」和「大明万历年制」两行楷款……真品。”

        江来把手里的碗交还给管家,管家赶紧用戴着棉布手套的手接过去小心保藏,顺便再次送过来一件新的古董交给江来鉴定。

        连续两件藏品被江来鉴定为真品,文良平喜逐颜开,说道:“江大师,要不要喝口茶水润润喉咙?”

        “不用。”

        “我让人准备一点儿点心……”

        “你别说话。”

        “……”

        “又是一件明朝的器件……明万历五彩瓷,胎体厚重,有歪斜和不圆的现象。不要担心,这是正常的。釉面乳白莹润,色调对比强烈。而且整只碗使用了开光图案和缕空工艺,绘画技巧极其幼稚,但这也是那个时代特有的风格……”

        文良平笑容满面,说道:“这也是真品,是不是?这款可是我精挑细选找出来的。你看看这釉面,你看看这花色,还有这胎体……”

        “赝品。”江来出声说道。

        “什么?”文良平脸色大变,说道:“江大师,你没看错吧?这只怎么可能是赝品呢?你再仔细瞅瞅?”

        江来看了文良平一眼,语气坚定的说道:“我说它是赝品,它就是赝品……你要是觉得我看错了,你也可以再找人看看。”

        “江大师,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这怎么可能是赝品呢?这件我不可能看错啊。”

        “明万历五彩瓷极受世人的喜爱,所以仿品不断。民国时期主要是用旧胎加新彩的方式,所以极难鉴别……你看看这瓶子上画的八仙,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浓郁的民国笔法。你懂不懂每个时代的画技流派?不懂?不懂就听我的。”

        “……”

        管家把明万历五彩瓷抱回去,又抱了另外一件瓷瓶过来准备给江来鉴定。

        “送回去吧,赝品。”江来头也不回的说道。

        “什么?”文良平一脸震惊的看向江来,说道:“大师,你认真一点儿啊……这瓶子你还没看过一眼呢,怎么就判定它是赝品了?”

        “这是典型的烟薰消光法来做旧,是用烟雾薰吹瓷瓶一段时间,使之表面消光,但是这种仿制法的问题也非常明显,会有一股烟薰的气体残留下来。”江来看着文良平,说道:“我不抽烟,施道谙不抽烟,文总也是不抽烟的……在这只瓶子抱出来的时候,密封的屋子里突然间出现一缕若有若无的烟味。所以,我判定这就是赝品。”

        “江大师,我没闻到烟味啊。”

        “你再闻闻。”

        文良平再次用力的闻了闻,说道:“我还是没闻着。”

        “你有鼻炎。”

        “……”

        ---------

        林初一推开院门的时候,父亲林遇正在院子里侍弄他养的那些花草。这些花草都不名贵,但是养它们的瓶子罐子可都来历不凡。你看种月季的是一只清康熙五彩瓷,种梅花的是一只元青花,载葡萄的是河姆渡陶器……当然,这些都是赝品。

        赝品就是废品,有人拿去骗钱,有人拿去种花。

        “爸,又在种花呢?我来帮你。”林初一挽起袖子,就要来帮父亲干活。

        “别别别-----”林遇连忙出声阻挡,说道:“你看看你身上穿的这一身衣服,像是过来干活的样子吗?别脏了手,在旁边歇着陪我说说话吧。”

        “还不乐意呢?”林初一撇嘴,说道:“不乐意算了,我还懒得洗手呢。”

        林遇一脸宠爱的看着女儿,说道:“我是怕宝贝女我身上沾染了这些泥巴。这么漂亮的衣服,要是沾了泥土可就不好看了。”

        “我都不在乎,你在意什么?”

        “我当然在意了。我要我女儿漂漂亮亮的,这些脏活累活就让爸爸去做好了。”林遇笑着说道。

        林初一看到林遇蹲在地上时显露出来的头顶,头发已经变得稀疏,鬓角已经发白,可是仍然无怨无悔勤勤垦垦的为这个家庭付出。

        “爸,你长白头发了。”林初一柔声说道。

        “傻孩子,年纪大了都会长白头发。”

        “以后你就别操劳了,好好休息休息吧。”林初一出声说道:“我会把公司打理好的。”

        “好。好。我不操劳,让我们初一替我操劳。”林遇爽朗大笑,看起来心情极其愉快的模样。“对了,我看你对那个江来很是欣赏?”

        “也不能算是欣赏吧。只是觉得……应该给他戴一幅紧箍儿咒。”林初一出声答道。

        “如来之所以要给孙悟空戴那幅紧箍儿咒,是为了让孙悟空送唐僧去西天取经,你给江来戴这紧箍儿咒又是为了什么?”林遇笑呵呵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