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猎赝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情圣!

第七十六章、情圣!

        施道谙坐在淮海路的咖啡馆喝气泡水。

        他喜欢喝咖啡,但是在等待江来约会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喝过了三杯咖啡,实在喝不下去了。

        有人说:看一个男人帅不帅气,就看他敢不敢留板寸。

        施道谙显然属于那种极有自信的男人,他留的就是那种看起来很硬朗的寸头。

        因为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会见,所以他的衣着装扮偏向于商务范儿。白色的衬衣里面衬着一条黑色印花领巾,外面是一条裁剪合身的深色棉料西装,西装的左上角口袋里面用白色丝帕折叠着一只漂亮的纸鹤,纸鹤的脑袋和尾巴露在外面,让他偏传统的西装也显得灵动俏皮起来。

        和上衣同色的休闲裤,棕色的牛皮靴子,让他成熟而不失时尚感。身材挺拔,外形俊朗,长期运动的身体没有任何大多数中年男人臃肿和发福的迹象,反而像是一头正当年的猎豹一般充满了择人而噬的力量感。

        施道谙经常对江来炫耀,说你以为那些女人看中的是我的钱吗?她们看中的是我美好的肉体。

        当然,这也确实是他能够频繁更换女朋友的资本。

        施道谙已经把从咖啡馆书架上面找到的这本最新一期的英文版《the    eco****t》全部看完,仍然没有接收到江来的接车信息。

        “到底在聊些什么呢?他们之间不像是会有很多共同话题的样子。”施道谙喃喃自语地说道。

        “不过,这是个好现象。至少,有一个女人能够让他安静的坐下来两个小时-----”抬腕看了一下手表,施道谙惊呼出声:“哦,快三个小时了。这真是破天荒的大事件,值得为此好好庆祝一下。明天晚上给他做一顿丰盛的中餐吧。”

        这一次,施道谙是真的被震惊到了。要知道,江来以前的约会都是一场又一场的灾难。最过份的一次,是他和一位法国华裔约会,那个姑娘是一个很有名气的美食记者,江来和她见面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

        施道谙问他们到底聊了些什么,为什么如此短暂又如此生气的跑出来?江来气呼呼的说道,她说豆浆油条是垃圾食品,她从来不碰。

        施道谙沉默良久,点头附和着说道,离开也好,吃不到一块去的人,也很难睡到一块去。

        不过,想到江来的终身大事,施道谙还是头疼不已。

        就凭他那样直来直去的性格,又怎么能讨女孩子欢心呢?

        「幸好自己经验丰富,提前去帮他把账单给结了……他应该体会到自己的一番苦心了吧?」施道谙不无得意的在心里想道。

        要是俩人吃饭结束,他却一个劲儿的催着女生埋单-----这不是让女方人前丢脸无地自容吗?

        他要拯救那个可怜女人的颜面,更要拯救自己那个钛金师弟的百年姻缘。

        至于林初一的身份问题,施道谙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要是师弟喜欢的女人……就算是个男人,他也百分百的支持和祝福,然后竭尽全力的助他成功。

        关键是,他希望师弟能够拥有喜欢一个人的能力。

        “看来就是这个林初一了。”施道谙在心里想道。

        正在这时,一个长发微卷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走了过来,径直坐在施道谙对面的椅子上,用熟悉的伦敦腔英语说道:“我刚刚看完这本杂志,你觉得那篇《艺术品抵押贷款:世界上最美妙的画作背后,是一场借贷狂欢》分析的是否准确中肯?”

        看到施道谙颇为诧异的眼神,女人潇洒的耸耸肩膀,说道:“我坐在你的斜后方,看到你在这篇文章的页面停留了很久,所以想来你对艺术品领域是非常感兴趣的……女人主动向男人搭讪,无论说些什么都行。但是,如果能够说些他感兴趣的话题,效果不是更加明显吗?”

        “当然。”施道谙瞬间就为这个女人的心智和性格所吸引,身材样貌也非常不错,很适合做自己下一任女朋友。“正如文章所说,出售艺术品可能要花几个月甚至几年。快速释放艺术品价值的唯一办法是用它们来抵押贷款。而实际上这么做的收藏者正在增加。企业利润足够强大的时候,可以用那些利润进行艺术品投资。而等到经济下行,企业利润变薄甚至出现负利润的时候,用之前投资的艺术品进行贷款融资,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那么,艺术品也会变成流通的货币吗?或者等同于货币?”

        “据我多年的艺术投资经验,货币会贬值,但是,有价值的艺术品却一直在升值。”施道谙笑着说道:“我是施道谙,你可以叫我an,请问小姐如何称呼?”

        “飘飘。”女孩子出声说道。

        “风猋发以飘颻兮,谷水漼以扬波。是这个飘吗?”施道谙笑着问道。

        飘飘一脸吃惊的看向施道谙,说道:“我以为你是海归-----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深的古文造诣。”

        “这得益于我有一个好老师,从小的时候就逼迫我们背四书我经之所者也的拗口古文,五岁开始,每天晚上学一首唐诗,背不会就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老师没了,又有一个和老师性子一模一样的小师弟。”施道谙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你现在看到的是一个矛盾体。”

        “不,这一点儿也不矛盾。反而让我觉得你很有内涵。”飘飘伸出手来,出声说道:“再次认识一下,何飘颻,我姓何,恰好《杂诗》里面又有这么一句「清风何飘颻,微月出西方」,所以我那个出国多年仍然心存母国的父亲便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何飘颻,真是好名字。不管我们的喜好是否相同,至少我们的父亲爱好是一致的。”施道谙调侃着说道。师父相当于父亲,他这么说也是为了接近和女孩子之间的距离。

        施道谙仔细打量着女孩子深邃的五官,心想,这应该是一个中英混血,性格开放又内敛,在自己坐在这里等待江来的三个小时时间里,她也连续喝了两杯咖啡和一杯英式红茶。之前以为她在等人,现在知道她在等我。

        嗯,三个小时之后才有勇气走上来寒暄,这是她继承父亲中国文化内敛的一方面。但是一个女孩子有勇气主动上前和自己喜欢的男人搭讪,这是她在伦敦或者靠近伦敦区域长期生活养成的外向性格。

        她最先介绍自己的时候只说自己叫「飘飘」,这不会是她的小名,只是她想尽可能的隐藏自己。任何漂亮女孩子接触陌生人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行为。之后在自己说出那句《北征赋》里面的诗词时,她才露出惊愕的表情,继而说出自己真实的姓名。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施道谙觉得自己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让她成为一个女人变成自己的女人。

        还有一成就看自己愿不愿意和现在的女朋友分手。

        “你真风趣。”何飘颻笑着说道。

        “我知道你没有吃晚餐,当然,我也没有。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非常荣幸的想要请你吃顿晚餐。”施道谙看着何飘颻的眼睛,说道:“可惜,我在等人。”

        “啊?”何飘颻愣了一下,尴尬的说道:“我明白了。不好意思,打扰了,我现在……”

        “你误会了。”施道谙阻止女孩子的离开,说道:“我等的是一个男人,就是我刚才说过的师弟。他在和姑娘约会,而我是他的司机。”

        “原来如此。”何飘颻这才重新坐了下来。

        正在这时,施道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边划开手机,一边对何飘颻说道:“看来我们要说分别了。”

        当他看清楚信息内容之后,脸色大变,「嚯」地一下子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转身就朝自己停放车子的位置奔跑过去,一边跑,还一边对姑娘喊道:“很荣幸认识你,但是我有事先走了。”

        江来发来「救命」信息,难道林初一敢在这繁华闹市区域对江来动手?简直是无法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