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猎赝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难得要脸!

第八十一章、难得要脸!

        「我不要赝品,我家有真的。」

        你听听,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即含蓄的在身边女孩子面前炫耀了一番自己的殷实家底,又再次向大家申明:这鸡眼壶是赝品,就算白给我都不接。

        李海洋觉得今天遇到了人生中的克星,他一向认为自己能说会道,擅长沟通,而且养气功夫一流,有急智和处理各种复杂问题的能力,但是面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白净秀气的小子简直把他给气到三佛出世五佛升天。

        “凭什么你说假的就是假的?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江来,我说假的就是假的。”江来声音坚定的说道。

        如果是他看不准的器件,他自然不会如此笃定的说出这种话。但是,一只鸡眼壶而已,而且对方做假的技术又很拙劣,所以他才把话说的那么决绝不留退路。

        “江来?没听说过。小子,你主动找上门来,到底是想干什么?想讹钱?我告诉你,没门,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李海洋冷笑连连,开始反过来往江来身上泼脏水了。把自己邀请江来进屋看宝的事实说成是江来主动上门「挑衅寻事」。

        “我不要你的钱,因为我比你有钱。”江来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这店里的东西都是赝品。”

        “……好,既然你说我店里的东西都是赝品,那我们打个赌如何?我们找几个专家来鉴定这鸡眼壶,如果他们鉴定的结果是真的,你说你输给我点什么?

        李海洋说话的时候,对着柜台后面的小伙计打了个眼色。小伙计会意,赶紧从老板身后溜出去搬救兵去了。

        江来想了想,说道:“我输在不能像那些专家一样不要脸。这么假的鸡眼壶他们都能鉴定是真的,证明品行有问题。”

        “你这小子……”

        李海洋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明显的感觉到血压在飙升。

        眨眼功夫,门口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小伙计率先跑到李海洋身后,压低嗓门小声说道:“老板,人都给请来了。”

        一群人朝着这边聚拢过来,一个脖子上挂着一块老蜜蜡的大胖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滴,吆喝着说道:“老李,听说有个不长眼的家伙跑你这里来闹事?”

        “可不是嘛。”李海洋指了指江来,说道:“他闯进我这「聚宝斋」,非说我那只鸡眼壶是假的。老廖,你来给我评评理,我当时花大价钱收这只鸡眼壶回来,你是不是也在旁边瞅着?就算我一个人打了眼,难道你老廖也看不出问题?”

        “你老李怎么可能打眼?谁不知道你是咱们这八宝街上面鉴宝的行家?”胖子对着李海洋竖起了大拇指:“李老板做生意童叟无欺,远近闻名。还从来没听谁说过从你手里买过假货。你当时收了这鸡眼壶回来,我是亲眼在旁边见证着的。那卖东西的也是一位大藏家,他手上出来的东西比金刚石还要过硬一些。”

        “可不是嘛。我看这鸡眼壶就挺不错的,无论是器型、泥色、还是上面雕刻的那幅僧侣对弈图都是极品,年轻人可不能不懂装懂,惹人笑话……”

        “就是。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怕是赝品的「赝」字都写不出来?还敢跑到咱们八宝街摆谱装二大爷?”

        -------

        来的这些人都是八宝街各大店铺的老板掌柜,平时大家生意场上互有竞争,为了争夺顾客也在背后说了不少别家的闲话。但是,倘若遇到有业界人士来踢馆,他们便瞬间拧出一股绳和外来者做斗争。

        归根结底,还是利益使然。

        江来跳出来说「聚宝斋」里面的东西都是假的,那么,其它家的的东西就全是真实的了?他这损害的可不是一家一户的利益,而是他们整个八宝街的利益。

        江来视线转向那个走了几步路就出了几斤汗的胖子身上,问道:“你是谁?”

        “我是金石世家的老板,廖西来。”胖子一脸骄傲的说道。“小子有什么指教?”

        “你的天珠是假的。”江来出声说道。胖子的脖子上挂着一块老密腊,为了配这只价值不菲的密腊,胖子特别在这串项链上面搭配了两枚天珠。

        蜜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两枚天珠却被江来一眼就看出来猫腻。

        胖子白皙的胖脸立即变成了猪肝色,怒声喝道:“放屁。这六眼天珠可是我亲自从大师手里求过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小子,我不管你是谁,再敢乱说话,小心胖爷撕烂你的嘴。”

        “天珠的质地是天然玛瑙,判断天珠的品相和价值,主要看天珠上面的朱砂点和风化纹。朱砂点是时间的沉淀,它应该是自内而外的生长在天珠上面。你看看你那枚天珠的朱砂点是天然生长的还是泡了药水做出来的?如果实在不能够确定的话,可以把这枚天珠泡在盐水里半个小时,然后让大家闻一闻泡过的天珠水是不是带着一股子药水味。真正的天珠包浆是刮洗不掉的,你这颗嘛……怕是要掉一层色吧?”

        大家看向胖子的眼神立即就发生了变化,不少人心里在想,感情这胖子整天戴着四处炫耀说是来源于某位大人物供奉的六眼天珠竟然是用药水泡出来的?

        “谁有耐心等你半个小时?再说,六眼天珠这等神圣之物,怎么能够随便泡进盐水里?万一你是胡编乱造,这天珠上面附戴的灵性不就给泡没了?这损失谁来承担?”

        江来看向说话的这个身穿黑色唐装手里还附庸风雅的摇着一把扇子的瘦猴男人,问道:“你又是谁?”

        “祝得财,一家小书店的掌柜而已,不值一提。”瘦猴男人摇晃着手里的纸扇,出声说道。他和廖西来是知交好友,时常凑在一起喝酒,因为俩人一胖一瘦,所以经常被这八宝街的同行们戏称为「哼哈二将」。看到廖西来被江来给怼得颜面尽失下不来台,忍不住出腔解围。

        “你的扇子是假的。”江来出声说道。

        “我这扇子无名无姓,怎么可能是假的呢?”祝得财哈哈大笑着说道。

        “你这扇子一面画着《修竹新篁图》,一面题着「难得糊涂」四个大字,清朝款式,颜色做旧,显然是想伪造成板桥先生的遗迹。”

        祝德财冷笑连连,说道:“我从来都不曾向人说过这是板桥先生之物。”

        “你当然不会说了,你只是想让人自己猜测联想而已。”江来一脸鄙夷的看向瘦猴,一幅我这双犀利的眼神已经把你看穿的得意模样,说道:“当别人问起的时候,你只需要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就足够了。是不是?”

        “你……”

        听到江来的话,在场不少人仔细一回想,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他们也曾问过祝得财这把扇子是不是板桥先生所制,他从来不曾正面回答「是」或者「不是」,不是笑容诡异,就是王顾左右而言他。被逼急了,才说这扇子是他从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手里求来的,不可轻易示其出处。

        他越是想要隐藏,就越发的让人觉得这扇子来历不凡。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把扇子上面的字是你写的,画是你画的吧?我要是你,我就把这把扇子一把火给点燃烧了。字不入品,那幅《修竹新篁图》更是仿的不堪入目。形散而无神,板桥先生泉下有知,非要吐你一脸口水不可。板桥先生是「难得糊涂」,到你这里就送你四个字:难得要脸。”

        “-------”瘦猴而如死灰。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扇子上的字是自己写的,画是自己画的……他有读心术不成?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年轻人不可自高自大,咄咄逼人……”一个黑脸老者沉声说道。

        江来眼睛扫了过去,问道:“你又是谁?”

        黑脸老者想到胖子廖西来和瘦猴祝得财报出名号后的惨状,不由心虚,声音也柔和了许多,笑着说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就是想要说句公道话……”

        “那你说这鸡眼壶是真的还是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