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帝国吃相在线阅读 - 第709章 放风筝

第709章 放风筝

        这是一个文化娱乐活动极其稀少的年代。

        男人可以骑马斗狗骰子投壶,甚至还可以去曲园杂舍喝酒玩小娘子,但女人的娱乐活动就非常贫乏了,只能在家织布纳鞋缝补衣物,最近两年还多了一个织毛衣。

        虽然现在文化人还多了看报纸和走象棋打麻将,但麻将可不是普通人置备得起的东西,一副陶瓷麻将如今最便宜的也需要一千多钱,玉质的更贵,至于木头的只能穷人家玩一下,富贵家庭是不屑于用木头麻将的,手感不好,而且没有稀里哗啦的洗牌声音没气氛。

        但这些都不是女孩子喜欢的。

        去年冬天清河候发明了毽子和沙包,如今毽子和打沙包已经开始风靡咸阳和整个大秦,而眼前在风中呼呼啦啦飞起的这个风筝,让赢诗嫚、蒙婉和一群小侍女都感觉又找到了一种新的玩具。

        因为院子里有大树遮挡,风不够大,很快风筝便落下来,陈旭也赶紧收线,免得风筝挂到树枝上去了。

        “兄长,给我玩一下!”杏儿嚷嚷着冲到陈旭身边,陈旭就把线轴交给杏儿,并且告诉她纺线收线的方法,于是杏儿和虞姬两人拽着风筝满院子乱跑,大呼小叫不亦乐乎。

        赢诗嫚和蒙婉两人也忍不住了,拿起一个风筝开始学着陈旭方才的样子开始放起来,一群小侍女也跟着后面看着摇摇摆摆升起来的风筝欢呼雀跃,热闹的声音传到院子外面,惹的守门的护卫和路人都忍不住往里面张望。

        “兄长兄长,快来,竹鸢挂树上了!”

        远处传来杏儿的呼喊,陈旭转头看去,果然三角风筝挂在了一棵大树的树枝上,被杏儿强行拉扯了几下,明显是已经破了,还有一根尾巴正飘飘荡荡的从树上落下来。

        还没等陈旭吩咐,几个家仆便争先恐后的去爬树取风筝,陈旭脸皮抽抽了几下,估计取下来也没用了。

        赢诗嫚和蒙婉也赶紧把放了几丈高的风筝收回来,脸颊上带着红晕额头上冒着微汗的跑过来。

        “夫君,我们家院子太小了!”蒙婉嘟着嘴说。

        陈旭满头黑线,整个咸阳城除开皇宫就清河侯府的院子最大了好吧。

        赢诗嫚看着陈旭郁闷的表情捂着嘴笑着说:“夫君,眼下天色还早,要不我们去城外的河滩上去玩儿吧!”

        赢诗嫚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陈旭自然也不会扫兴,于是招呼侍卫准备车马,然后带着一群家仆和侍女拿着几个风筝浩浩荡荡的出城,杏儿那个破三角风筝也重新被粘好带上。

        眼下正是仲春二月,城外花红柳绿满眼春色。

        刚好这几天也是难得的晴朗天气,渭河边上处都是正在踏春游玩的闲人,有王侯公卿,有达官贵人,还有百家门徒,皆都坐在河边的草地上谈笑聊天读书看报,其中还有携有歌姬舞姬在唱歌跳舞,一群人弹琴吹箫好不快活。

        当然,除开这些闲人之外,更多的是穿着春裙花枝招展的小娘子,三三两两在河滩上踢毽子打沙包做游戏,其中还有不少是女子学院的女学生,有几个穿着校服。

        而且在一大块平坦河滩上,果然还有几个衣衫华丽的青年正骑在马上拽着一个巨大的竹木牛皮结构的大鸟在来回奔跑喧哗,数百人都围着观看喝彩,场面非常热闹

        “快看,清河侯的马车!”

        陈旭带着一家人坐着四辆马车在数十个护卫的护送小浩浩荡荡的从南门出来,立刻就被眼尖的游客认了出来。

        整个咸阳除开皇帝的六马天子车驾之外,就只有清河侯的马车人们最为熟悉,主要是平日大家太关心清河侯的一举一动了。

        “看来今日春日暖阳,侯爷也带着妻妾出来踏青赏春了!”许多人都站起来观看。

        “咦,清河侯他们手里拿的是甚子?”很快就有人看到了下车的陈旭和赢诗嫚等人手中都拿着一个奇形怪状而且花花绿绿还长着长尾巴的东西从马车上下来。

        “某感觉清河侯一定有研制出来一种好玩的物事!”一个青年文士惊喜的说。

        “不错不错,清河侯不仅善制美食,而且也善制戏耍之物,走,赶快过去看看!”心急的人直接就拔腿往陈旭停车的地方跑去。

        “同去同去!”眨眼间一大群人都从四面八方往陈旭的马车围了过去,很快整个河滩上的人都动了。

        “清河候,公主,蒙老师~”

        一群女子学院的少女跑的最快,满脸激动的围着陈旭、赢诗嫚和蒙婉行礼,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青春活泼的笑容。

        “见过侯爷!”师宣和绾绾两人也跟在一群女学生的后面过来打招呼。

        “咦,你们两个也在,刚好刚好,我在家做了几个纸鸢过来河边玩耍!”陈旭一边整理风筝一边笑着说。

        此时四周已经陆续围上了上百人,而且远处还有人还在不断的往这边跑,即便是更远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也忍不住围过来观看,充分发挥了中国人喜欢扎堆看热闹的优良传统,很快四周便人头涌动热闹异常。

        “侯爷,您手上拿的这是何物?”一个胸口挂着文学院胸牌的文士忍不住大声问。

        “这个叫纸鸢,和竹鸢一样可以放飞到天上!”一个家仆得意的替陈旭解释。

        “纸鸢?”许多人都满头雾水。

        “看起来结构简单,还是用竹子做的骨架,不过是蒙的麻浆纸!”一个挂着科学院胸牌的男子拈着断须说。

        “这么小怎么飞得起来,你看那边一群人放的竹鸢,足有六七尺大小!”有人怀疑。

        “嘁,清河侯做的怎么会飞不起来,虽然看起来小,侯爷一定是加持了法力……”

        “正是,勿要以常理度之,清河侯可是仙家弟子!”

        “就是就是,胆敢怀疑清河侯,小心挨揍……”

        人群中不少陈旭的铁杆粉丝开始大声反驳,更有人撸起袖子怒视怀疑者,于是怀疑者只能缩着脖子不敢开腔了。

        眼下咸阳有一大群人是陈旭的死忠粉丝,忍受不了任何人诋毁清河侯,只要有人说陈旭的半句不是,立刻就会跳出来撸袖子,完全就是一群无脑粉,因此这些话让陈旭听见之后哭笑不得,批评吧,别人也是一片好心维护自己,不批评吧,特么的有时候完全是在给自己摸黑,自己本来想的是以德服人,但眼下已经快变成横不讲理的黑社会头目了。

        看着数百人此起彼伏的讨论,而且还有人推搡吵闹,陈旭脸皮抽抽着扬起手中的风筝笑着说:“大家不要吵,也不要拥挤,这种纸鸢制作简单,几根篾片和几张麻浆纸就够了,大家两边让一条路出来,本侯给大家表演一番放飞纸鸢的方法!”

        于是立刻就有不少胸口挂着科学院、农学院和工学院等铭牌的人跳出来开始指挥围观者,熙熙攘攘之下很快就两边闪开一条丈余宽的通道。

        杏儿自告奋勇的把陈旭手里的风筝举起来,陈旭放了一截麻线之后喊一声松手,杏儿立刻放手,陈旭举起线迎风跑了几步,风筝便迎风呼呼啦啦的摇摆着很快升了起来。

        “哇,果然飞起来了,竟然如此简单!”

        河边的风很大,而且地势开阔,陈旭一边跑一边放线,风筝很快便飞起来十余丈高,感受着手中麻线传来的拉力,陈旭也不用跑了,站在原地开始一边拉扯一边放线,短短不过七八分钟,在数百人的惊呼喧闹之中,风筝越飞越高,已经远远超过了咸阳城最高的城楼,在天空中迎风左右摇摆,上面画着的一个熊猫脸图案看起来充满了喜感。

        “兄长给我给我~~”杏儿兴奋的跑过来要过线轴,虞姬和一群学生和都围着杏儿开始欢呼雀跃。

        “都散开一下,我们把剩下的几个也放上去!”

        陈旭大声吆喝几声,于是围观的人群很快散开一大片空地,赢诗嫚、蒙婉和几个侍女家仆也都迫不及待的举起风筝开始拉着线迎风奔跑。

        看着这些画着五颜六色各种图案的风筝摇摇摆摆的都飞了起来,河滩上顿时欢声雷动,全都仰头对着这些画着各种彩色图案的风筝指指点点激动不已。

        看着现场一片热闹欢腾的场景,陈旭感觉很有成就感,造型简单不是问题,能够飞起来才算本事,结构越是复杂的风筝越是不容易飞起来,这是陈旭的经验。

        实际上结构复杂的……他也不会做。

        这六只风筝,最复杂的是一个燕子形状的,不过飞的也最不稳,已经三番两次的从空中栽下来了,明显是重心不太稳,陈旭试着加了一截尾巴之后,这只燕子最后也还是平稳的飞了起来,同时为了防止这些风筝线绞在一起,陈旭指挥赢诗嫚等人尽量散开一些。

        “咦,这些是什么东西?要不要去通禀中尉府前来巡查”城楼上的兵卒看着这些摇摇摆摆飞上了头顶的风筝,一个个都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个忍不住嚷嚷。

        “啪~”一个身穿皮甲的什长一巴掌抽在这个兵卒的后脑勺上,“你眼瞎啊,没看见城下是清河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