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有毒在线阅读 - 518 女儿的名师

518 女儿的名师

        其实湟州比熙州的木材还多,可惜黄河中游流域都在西夏和辽国境内,有多少木头漂过去就得没多少,一想起这个事儿洪涛就有进宫踢大舅哥几脚的冲动。

        你想给儿子留下一片稳固的江山,那也得总揽全局务实一点,这要是先把西夏拿下再慢慢图谋辽国,不见得就比直接北伐慢太多,还更保险。

        “既然侯爷把前前后后都筹谋妥当了,那我等该做点什么?”这主意绝了,听得王浩直攥拳头,怎么啥事儿到了侯爷这里都和过家家一般容易呢。

        “嘿嘿嘿,诸位,本官明白如何造船,也有现成的图纸,可是本官没人,没有会造船的人,时间上也不允许慢慢培养,所以各位还得帮一把。这个造船作坊就算几位合股的,本官只占一成份子,如何?”

        说来说去洪涛还是手里没人,学造船可不像学炼铁那么容易,光是普通木匠出徒就得学个三五年的,造船的木匠又是另一路,北方很少。

        想去找一个类似胡家、武家那样的船匠家族不是不可能,但不赶趟了。大舅哥还等着自己北伐呢,要是连货物运输问题都没法解决,三年时间真准备不好。

        “……这……我们几家怎可赚侯爷的便宜,若是暂时不趁手王家还是能拿出些来的。”一听说各家能占九成份子,王浩不喜反忧。

        在商场没这个规矩,谁的点子好谁就是占大头的,哪儿有出了半天主意结果分钱的时候反倒排在最后的道理。在他看来侯爷肯定是要筹建新工坊,摊子铺的太大钱有点紧,才不得不让出来一些股份。

        这时必须顶上,患难时刻见真情,不管是不是真情,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强。商人除了利益之外也会讲人情,不过这个人情必须排在利益之后。

        “不用王掌柜费心,我等都愿意为侯爷出资!”王浩此话一出其他几位立刻也明白了,赶紧表态。

        对于这个造船厂他们心里并不是特别有谱儿,但对驸马那必须有信心,他说能挣钱自己亲爹反对也没用!

        “各位的好意本官心领了,你们啥时候听到过驸马王诜手里缺钱?说实话,造船作坊只是本官顺手为之,本想一分钱份额不占的。但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本官要是一点份额不占各位能放心吗?就一成份额挺好,别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还是聊聊造船人手的事儿吧。头一批不需要太多,五十人足矣。要是各位没难处愿意和本官再合作一次,就得尽快差人去大名府。本官恐怕要五月才能赴任,不过这没关系,高判官叔父应该认得,他已经替本官先行前往大名府了。”

        这一聊天就黑了,飞羽堂外面已经有两个身影徘徊了好几次。那是绿荷和小丫,闺女正等着听西游记的故事呢,每天不听就不睡觉。

        王浩他们比猴还精,听到事情定了,再看见侯爷眼睛老往外撇,立刻就明白该走了。有什么问题以后找机会再问,具体细节这位侯爷从来也不问,自有下面的人接洽,赶紧抬屁股走人吧。

        今儿能进驸马府,还能坐在皇上打球休息的棚子下面吃一顿市面上根本见不到的驸马家宴,已经赚大发了。回去和同行说说立马震倒一大片,可吹牛的素材那可多了去了。

        转眼到了四月底,桃花都开了,洪涛还窝在府里哄孩子玩呢。经过好几个月的教导,王小丫同学总算能把九九歌背下来了。但背是背,术数还是不灵,勉强能应付个位数加减法,仅此而已。

        面对自家丫头显然不咋灵光的脑子,洪涛倒是挺坦然的,他压根儿也没指望让女儿接自己的班儿,儿子也一样。

        说起儿子,洪涛都有点迷茫了。他怎么也想不通莲儿在湟州好几年也不怀孕,可是回到开封立马就怀上了,难道说这玩意真和地域有关系?

        按照王嬷嬷的经验判断,莲儿怀的必须是个儿子。现在她已经成了府上重点保护对象,长公主比自己怀孕还紧张,整天好吃好喝供着,晚上根本不许洪涛靠近。

        另一个让长公主发愁的事儿就是王小丫,自己闺女有这么一个能著书立说的爹,怎么可以啥都学不会呢。为此她开始出面为女儿谋划未来,并付诸行动。

        这个行动可把洪涛烦死了,长公主亲自出面去邀请有名有号的本朝大儒,目的就一个,当自己闺女的老师。

        结果呢,长公主的面子好像不太管用,忙活了一个多月一个老师也没请来。洪涛自然不能和媳妇说自己正在替皇帝顶雷呢,现在大家恨不得全躲远远的,怎么可能再给驸马的女儿当老师。别说是长公主出面,就算皇帝亲自出面也不会有人接这个烫手的差事。

        但话还真别说死,有怕死的就有不怕死的。最终真有个大名人接了这份差事,并且正式收王小丫为徒,拜师礼搞得那叫一个隆重。

        别看平日里驸马府门可罗雀,但这天全开封能称得上是文化人的全来了,不管有没有官职,那些名字有多一半全让洪涛眼晕。

        王小丫的老师是谁呢?他姓苏,名轼,字和种,号铁冠道人。没错,就是苏东坡。长公主真没敢去请这位,她找的都是没公开反对过新政且和驸马没有正面冲突的人。

        没想到苏东坡上门自荐,还非常认真的和王小丫聊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她的抽象派画作,当天就答应了收徒的事儿。

        洪涛当然也纳闷,老苏同志前年倒是跟着章惇来府上道过谦,两个人算冰释前嫌,但关系已经大不如前。双方的思想不同、喜好不同、阶级立场也不同,不当敌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做朋友嘛,够呛。

        要是苏轼收别人女儿当徒弟洪涛半个字都不会说,甚至不会在脑子里想。但这回不一样了,王小丫是自己的闺女,假如有人想在她身上做文章,那就别怪自己不守规矩了。

        王中正怎么死的,这次出主意和执行的人就得怎么死。不搞暗杀是自己不愿意让朝堂乱作一团被外族趁火打劫,可不是自己不会。

        从某个角度讲,自己玩这套恐怕比训练新军还熟练,弄死苏轼的时候真不会比弄死王中正时心理负担大。

        “以前的苏子瞻已经死了,现在给晋卿小女做老师的人叫苏和仲。晋卿讨厌的人叫苏子瞻,不会连苏和仲都一并拒绝了吧?”但当面问起苏轼时他倒是挺光棍的,给出的答案也那么文艺范。

        “为何是我女儿?”

        “王小丫很有天赋,不愧是驸马的女儿,就是来继承晋卿衣钵的。只是这名字……算了,把女儿交给为苏某人,十年后还晋卿诗画双绝的的才女,如何?”苏轼很明白驸马要问什么,但一个字都没解释,只是坚称王小丫有书画方面的天赋。

        “苏兄可知本官处境微妙,这么做恐怕对你的仕途有很大影响。”

        说实话洪涛不太了解苏轼,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但对他说的话倒是能多信几分,原因很简单,这个年代的文化人可以不要命但非常要脸,政客除外。

        苏轼压根也不是个合格的政客,甚至都不该步入仕途。以他文化人的性格,还是个有名的文化人,在这种事儿上玩家伙的可能性非常低。但再怎么讲这也是自己的女儿,必须问清楚。

        “朝中的事苏某人自有章程,令嫒是我苏某人的徒儿,又另当别论,难道晋卿认为我苏某人下作到要用别人女儿迫其就范的地步!”

        至此苏轼才算完全听明白了驸马的意思,然后就真的怒不可遏了,气得胡子直哆嗦,指着驸马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苏兄莫急,急也没用,本官有失心疯,说发作就发作。要是小女真如苏兄所言,这个老师凑合认了也就认了吧。”

        眼看光靠问也问不出什么,要是再把这位大拿气跑不光媳妇要埋怨,多一半的宋人都得觉得自己不识抬举。然后嘛,自己和苏轼就真算敌人了,这不是当众打脸嘛。

        其实自己闺女拜苏轼为师也不算吃亏,才女啥的不指望,将来说出去也不丢人。另外就是有了这层关系,闺女就多了一层保护壳。

        古人的师徒关系仅次于父子,相差还不多,一旦有人要对王小丫不利,不光要考虑驸马府的身份,还得再琢磨琢磨苏大官人。

        他现在可不是可有可无的团练使,而是门下省左谏议大夫,放到后世这就是国家反贪局+国务院信访办的一把手,折腾他徒弟也挺有难度的。

        另外在女儿的拜师礼上洪涛还见到了一个名头更响亮的人,按照通俗的说法是位前途无量的青年俊杰。他叫蔡京,年初刚刚官拜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

        洪涛没事儿不怎么上街,府上更没有招猫递狗的下人,平时也很少上朝,从来没接触过开封府尹。若不是苏轼收徒,他恐怕这辈子也想不起这位首都的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