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在线阅读 - 第一九二四章 风箱中的老鼠

第一九二四章 风箱中的老鼠

        回答舒天的是玄寻雪的一声冷哼以及转头而去的背影,显然这道姑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当然,最大的可能还是这道姑本身就在虚张声势,实则根本个么事都没有。

        可尽管如此,舒天却并没有追上去,只是恨恨的看着玄寻雪的背影,低声骂了一句,然后转头对程华安说道:“老子忍不下去了,再在这里待两天,两天之后如果那道姑还不交待一些东西出来,老子就离开。”

        “离开你能去哪里?现在做计整个情报科都在找我们。”程华安反问道。

        “找我们正好,索性把这道姑一并交出去,到了情报科的地头,就算是她真的长了一副铁嘴钢牙,也能给她撬开。”

        “可是你别忘了,陛下的安危还在他们的控制之中,你拿什么保证陛下那里不会出问题?”

        “该出事早晚都会出事,两支破枪就想威胁老子?别做梦了,如果他们真有这个能力,就算是没有那两支枪,也一样会威胁到陛下的安全,所以老子宁可冒点险,赌他们在虚张声势。”

        舒天的声音很大,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玄寻雪的方向,显然他这些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但让舒天有些失望的是,玄寻雪并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他,只是在院子的一角摆弄那为数不多的花花草草,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一样。

        这下子舒天也有些尴尬了,站在那里鼓了半天的腮帮子,最后还是没有上去。

        ……

        抛开独孤玉风等三人与玄寻雪在一起僵持不说,单说这被李承乾逼的差点上了吊的崔钰。

        老崔这几天过的可是一点都不好,白天被李承乾催,晚上晚长乐拉着聊天,弄得他连本职工作都没有时间去管。

        这一日又到了夜里当值,不出意料的又被长乐拖着讲故事:“崔大人,我在你这里待了已经好几天了,你就不能给我讲讲地府里的秘密么?”

        老崔被长乐缠的没有办法,只能叹气说道:“殿下,陛下现在正在想办法接您回去,所以……这地府的事情您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崔大人,这可就是您的不是了,如果我哥哥真有办法,估计我现在早就已经回去了,哪里还会拖到现在!”长乐到底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皇宫里出来的女子很多事情稍加分析基本上就能猜的八九不离十,故而很快便戳穿了崔钰的谎言。

        老崔的谎眼被戳穿之后,尴尬的咂了咂嘴,有些犹豫的说道:“那个,公主殿下,其实事情也不是那么绝对,陛下只是想要让您恢复以前的身体故而才会如此麻烦,如果用其他方法当不至拖延到这个时候。”

        “哼,崔钰,想不到你这人看着老实,关键时候却也是一肚子鬼心思。”长乐瞥了老崔一眼:“本宫在做出必死的决定之前可是有人根本宫说了一些你们的事情,估计你们就是怕本宫把这个事情泄露给我哥哥,所以才不想让我回去的吧?”

        崔钰被长乐逼的没有办法,只能告饶:“殿下,您,您就别再为难臣了,臣也是没有办法!”

        他现在是属于整个事情中唯一一个被夹中间两头受气的人,两边的老板都不能得罪,可又什么都不能说,使得老崔好不尴尬。

        不过就在老崔为难,长乐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气宇轩昂的半大老头儿被人带了进来,在属于崔钰的大堂上一站,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

        见到来人,长乐第一个惊讶的叫了起来:“秦,秦叔叔?!你,你怎么……”

        “长公主殿下?”老秦此时早已经知道自己来的是什么地方,见到长乐的时候自然是一脸的惊诧。

        “我的事情以后再说,倒是您怎么会……”一个死字堵在长乐的喉咙里面,怎么也说不出来。

        “某家原本十二年前就该死了,得陛下用七星阵延寿一季,今年正好到了时间,故而来此报到。”秦琼倒也洒脱,一点也不为自己的死而遗憾。

        “那,那我父皇呢?”长乐知道老秦是跟着自家老头子出海去了,现在老秦挂了,她便想到了自家老头子。

        “太上皇没事儿,就是有些忧心过度。”老秦摇了摇头,一转眼又看到一边的崔钰,愣了一下问道:“崔县令,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长乐显然还记着刚刚崔钰对她有所隐瞒的事情,故而也不等老崔说话,首先插言道:“崔大人可是这里的头头,顶顶有名的判官大人,秦叔叔可不要小瞧了他呢。”

        “长公主殿下,下官,下官得罪了!”老崔到底是这一片儿的管理者,见长乐越说越不是味道,躬身道了声歉,随后一挥手,立刻有人上来将长乐请了下去。

        秦琼冷眼看着这一切发生,待到长乐被人带走才缓缓开口:“崔判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否给某一个解释?”

        “翼国公,长公主殿下为人蒙蔽,误信人言……”崔钰长话短说,将长乐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说道:“陛下大为此事着急,这段时间正在想办法要接长公主回去,可是……可是这人都快要烂了,想要回去怕是难上加难。”

        “哼,无几不起浪,空穴不来风,崔钰,你一直在说长公主为人所蒙蔽,难道这背后真的就没有什么隐情。”秦琼能做到国公的位置,人自然也不会太笨,很快就找到了崔钰言词中的漏洞反问道。

        “翼国公,此事恕我不能明言,若您真想知道,下官可以引您与上官一见,到时候有什么问题相信你都可以从他那里找到答案。”

        “如此也好,既然你做不得主,那就带某过去吧。”秦琼想了想,倒也没有再为难老崔,想必是知道他夹在中间两头受气的苦处。

        只是老秦并不知道,其实崔钰也只是知道地府有一个庞大的计划,具体这个计划是什么老崔也不知道,只是逼着他问的话,他还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