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道术达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亡魂
    阴司镇魔使有三个超级技能,相当于道门中只有掌门才能掌握的大乘道术。

    恶国、阴王、魉道。

    范围最大、影响最深的就是恶国。

    这不是镇魔使本身之力,而是将敌人拖入阴司总枢机关中,用龙脉带来的无穷阴影洪流去冲溃一切。

    但这技能有一个缺点,只能在龙脉汇聚之处施展。

    而这里就是如今的龙脉之源!

    果不其然,镇虎道人和印水月体内庞大道力刚刚涌出,就被阴影洪流冲垮,身上所携带的大乘符、祖传法器、道经只坚持片刻,就在阴沉沉的黑幕中化作飞灰。

    无数的呓语、狂吼、欲望涌入体内,两人脑中涌出难以遏制的杀人欲望、交配欲望、物质欲望,甚至是强烈的爱情渴望。

    阴影之所以强大,因为它掌控着亿万九州人的念想、欲望、追求、希望,这不是哪一个清心寡欲的道士所能抵挡的。

    几乎一瞬间,两人皮肤褶皱,身上每一个毛孔中都挤出了一团扭曲的灰影,这代表着他们每一道欲望化身。

    然后这些灰影猛的向另二人扑去,一股股比起心魔外魔还要恐怖百倍的人心洪流涌来,黄冠道人面色剧变,头上道冠猛的裂开,然后咬牙、瞠目、断舌。

    “我心除我魔,我身断外魔!”

    “道友不要!”

    几乎在呐喊声响起同时,黄冠道人眉心一黑,同时气息尽断,然后以起一身修为所化的正气凝成一枚方印,白光大量,降魔金印发动,一举将欲望化身震碎。

    然后黄冠道人跌地而亡。

    有了这短短的拖延时间,茅子元也祭出了‘虎符’,符光化作圆型的金色屏障,挡住阴影之城的洪流冲击。

    这金光的浓厚程度,竟有几分像是龙气。

    茅子元悲哀的看着黄冠道人的遗体,降魔道与其它道派不同,历代弟子并不祭拜祖师爷,反而拜的是降魔金印。

    印在人在,印出人亡!

    但这一印之威,几乎可以灭杀同阶层次的所有强敌。而且黄冠道人在道门中也是出了名的刚烈,宁亡勿降。

    茅子元将手一招,降魔金印也落入掌心,像一枚高级法器散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光芒。

    受此影响,茅子元眼中神光渐渐变的绝然起来。

    “我若是你,就别想着跟那位东厂督公决裂,至少也要给你茅山留一条后路。”

    茅子元手中虎符金光荡起一圈又一圈涟漪,这是警戒的光亮,同时在往回收缩,这说明对方的层次还在自己之上。

    阴影风暴之中,一点金光由小到大,猛的戳入,显出一口奇异的龙鳞长枪,一道人影紧随其后。

    “曹应星,你跟他是一伙的?!”

    “曹某道司镇魔使,奉命监管天下道门,跟谁都不是一伙的,”曹应星淡淡道。

    獒龙枪之神光,同时替二人挡住阴潮。

    “陛下不可能让你查封道司!”茅子元断然道。

    “当然,只是东厂之设,便为爪牙用,尤其是李大人抓捕叛逆,本官自然也不会阻止。”

    茅子元忽然想到了什么,瞪眼道:“你们是算计好的,国子监诸生不是你们的目的,你们真正的目的是我们!”

    “我们都打算退下去了,你们到底还想怎样!?”

    曹应星冷酷道:“与其说我们想怎样,不如说正一道想如何,私传道法、暗炼力士、结党营私、明退实进,你当天下人都是傻子不成!”

    “若无道门,太上皇的龙椅不会稳当!”

    “道门若在,当今圣上的位子也不会稳当!”

    两人瞪视良久,最终还是茅子元颓然道:“道门势大,就算举阴阳二司之力,正一道也剿灭不了,除非你们想天下大乱。”

    曹应星摇头,“朝廷不会像辫妖毁了大福寺一般对付正一道,陛下初掌朝政,朝堂也受不了如此巨震,但是东厂督公查处逃犯,任何人都不能包庇,这是底线。”

    茅子元这下明白了,这一次事件双方都不会承认参与,朝廷不打算灭了正一道,新道门也不会因此反抗朝廷。

    但所谓的底线就是双方用来较劲的,道司必须要有对手,这个对手可以是东厂,也可以是其它。

    目前看来,新任的东厂督公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并且做的还算不错!?

    ……

    ‘阴影龙王’‘恶国’‘无尽鬼门关’,哪怕在镇魔使级别中都算是大招,哪怕是李达,体内转换的阴影之力一下子也跟不上来,好在魔神血脉吸收速度是夸张的,庞大的阴影实质化,像是巨大的黑色披风盖在他身上,同时身上三首魔神纹路毕现,四周幻影重重叠叠,邪恶呓语密布,周围道士全被血腥镇压,衬托的李达就像是反派boss。

    而就在这时,一位气质典雅、宛如仙女下凡的道姑缓缓走来,她身穿柳色衣裙,腰挂长剑,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肉眼可见的玉光,阴影之力也只能侵蚀到她身前三丈,就被一层透明的罩子挡住。

    印雪侗扫了一眼眼前血淋淋的场面,柳眉一皱,杏眼中闪过一丝怒气,但是白皙的脸庞依旧端庄仙气。

    “正一道三位上师有请。”

    李达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对方,恩,气质很像是自己那个美女徒孙,都有种莫名的正义圣母感。

    不过这女人居然会跟前任小太监有一腿,莫非这家伙潜意识中还是一个正太控?

    面对眼前这位东厂恶人‘色迷迷’的眼光,印雪侗本能的感觉到不适,但是依旧神色端庄的道:“李大人,三位上师有请。”

    “本官为何要进去,本官是来找你的,又不是找他们的。”

    “请大人自重,”印雪侗顿时色变道。

    李达露出一丝冷笑,“你让本官自重,那么本官问你,你放了一百多名监生,这些监生因为诽谤陛下刚刚收监,于公这是国事,于私你乃东厂三档头,本官自不自重且不提,你倒是让本官亲眼所见一个女人是如何的不自重法!”

    “你——”

    李达盯向长春宫,那三道撕裂天空的气息依旧没动,看来正一道上层也明白,这是他们没道理,所以还在观望。

    说的难听的,眼前这个傻白甜女人就是让他这个督公泻火用的。

    正一道三十年前灭上清宗,如今统一道门,甚至都做好了三十年后的打算,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政治嗅觉。

    这也是为什么他敢过来挑衅的原因。

    真要比起武力,再来两李达都够呛,但政治角力中,拳头大未必有用。

    有的时候受害者的才能‘伸冤’。

    国子监那么多监生被私放,只抓一个女人,还是东厂前督公的女人,不仅目的没达到,指不定东厂内部都会分裂。

    这可达不到李达的要求。

    “其实倒还真不是因为你,也不是为了东厂,本官只是来打你们正一道脸的,”李达幽幽的道,“上清宗的亡魂,总是会在自家道宫中环绕,不是么。”

    印崆峒面色大变,因为她感受到了,从眼前之人身上,缓缓溢出的雄厚的天地频率,宛如鲲鹏驾云,白鹤飞翔,正不断冲击着三大法师的气场。

    上清宗和正一道齐名,但是上清宗更善于修行本身,所以道气上涌,化作肉眼难见的层层青云。

    大殿内,正一道的老资格的道士一个个惊恐的站了起来,当年阳神大杀四方的场面,到死都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中。

    而以眼前这一位的气场,绝对不仅是崇圣道君口中,‘上清宗隔代俗家弟子’那么简单。

    那是资深上清山主的层次!!!

    李达脚步一晃,便抓住印崆峒往外拖。

    但在同时,三股撕裂天空的气势中,其中一股再也忍不住,疾风走马般的卷来。

    李达咧嘴,脑海中浮现了璇玑道人这老货的容貌。

    “来的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