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谍影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七章 商议分析(求月票)

第九百八十七章 商议分析(求月票)

        宁志恒的严厉训斥,吓得左强身形一缩,低着头不敢有半句争辩。

        “我看你就是在租界里闲的太久了,认为机会难得,求功心切,所以竟然罔顾纪律,冒险行动,这是我们情报工作的大忌!”

        宁志恒的话说得没有错,左强等人都是擅长外勤行动,可是一直以来,上海情报科主要的任务都是情报工作,这么长时间以来,情报科所属的三个行动组,出任务的机会并不多,每次都是出现重大的事情,才用的着他们。

        对此,左强等人早就有些忍耐不住了,所以这次才极力要求进入市区参与此次行动,老实说,他对于所谓的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并没有看在眼里,多少训练有素的日本特工都死在了情报科手里,又哪里会在意这些市井泼皮。

        而事实上,自从进入市区参与行动之后,一切行动确实都进行的非常顺利,甚至刺杀李云卿的行动,就是左强争取下来亲自执行的,所以在左强心里,对七十六号特工就显得有些不屑一顾了,这才在行动中贸然出手。

        而宁志恒虽然严厉的训斥了左强,但左强的行动毕竟取得了成功,自身也没有损伤,而且作为指挥者,左强也有一定灵活应变的权力,单单为此就处罚他,也有些说不过去。

        宁志恒看着左强,强制按捺住怒火,再次出声问道:“撤离的时候有没有尾巴?”

        左强赶紧回答道:“一定没有,我们袭击的时间很短,撤离的也很顺利。”

        宁志恒却是摆手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们行动使用的车辆都重新喷漆改装,之前的落脚点,全部放弃了,今天行动之后,你们马上撤回租界!”

        左强大惊,他赶紧躬身说道:“处座,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接下来的行动我一定小心行事,绝不敢再有半点行险之事。”

        “好了!”

        宁志恒看着左强的惶恐之色,也是面色放缓,沉声解释道:“你也不用多想,今天的行动过后,我们也不能再有动作了,丁墨和李志群不是傻瓜,他们很快就可以从种种迹象里察觉到我们的存在,戒备之心一起,我们活动的余地就不大了,危险性也会倍增,你们在市区没有可靠的身份,再留下来也毫无意义,今天还有最后一次行动,执行完之后,你们就马上回到租界去,接下来马上就要清除罗子栋,你还有用武之地。”

        对于左强,宁志恒还是留了颜面的,可以说除了孙家成,左氏兄弟就是他最信任的人了,哪怕是霍越泽,季宏义等人也差了一分,所以宁志恒不想再多说,干脆把他再次调回租界。

        看到宁志恒心意已决,左强不敢再争取,只好点头领命退了出去。

        左强出了门,就看见哥哥左刚正等在外面,左刚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这是挨了批,但也不敢多说,拍拍他的肩膀,上前敲门而入。

        “处座,我们的内线人员已经准备好了,很快就可以发动,您看…”

        宁志恒看了看时间,点头说道:“趁热打铁,我们再最后试一试,能收获多少战果,就看天意了,唉,也不知七十六号那边的行动到底成功了没有?”

        宁志恒担心的,当然就是给王汉民下毒的行动,按照时间计算,现在行动已经结束,也不知结果怎么样了?这需要木鱼传出消息后才能确认,但愿一切顺利,能够顺利地清除掉王汉民这个叛徒。

        可惜他不知道,再周密的计划,也挡不住意外频发,准备了这么多天的行动,在临到执行的时候还是出了问题。

        如果没有左强冒险刺杀潘功亚,如果陈召华能够早一点离开医务室,如果王汉民没有推迟换药的时间,如果…

        诸多巧合里只要少了一样,王汉民此时都是一具死尸了,可偏偏到了最后,还是让王汉民躲过了一劫,留下了一条性命。

        此时的王汉民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禁吓得勃然变色,只觉得浑身都是透骨的凉意袭来,只是一步之遥,咫尺之差,自己就险些遭了毒手,差一点命丧黄泉了!

        李志群带着人冲进了王汉民的住所时,警卫人员已经把陈召华控制住了,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陈召华,李志群挥手示意道:“把他放了吧,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

        李志群早就想的清楚,问题肯定不在陈召华的身上,只有可能在他给伤员使用的药品上,不然陈召华不会傻到把这些毒药给伤员敷用,致使提前暴露。

        挥手示意众人都退了出去,李志群又对阴魂未定的王汉民说道:“汉民兄,受惊了!现在事态紧急,整个上海都闹翻了天,原以为你在这里可保安全无虑,可没有想到,到底还是让人摸进来了。”

        王汉民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说道:“我早有心理准备,军统那边是不会放过我的,以后只怕再无安稳之日了!”

        李志群此时是千头万绪搅成一团,他被接连发生的突发情况,搞的有些不知所措了,吴振明和潘功亚的死,还有针对王汉民的刺杀行动,一时间他有些搞不清楚,他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人?

        周福山?丁墨?还是隐藏已久的军统特工?好像都有可能,又好像没有可能。

        李志群的焦虑不安,让王汉民有些诧异,这位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主任,也是个才能卓越的老牌特工,可是现在看来,精神状态显然不好。

        他又看了看李志群肩上的绷带,之前也听说李志群被刺受伤,现在应该没有大碍。

        于是他沉声问道:“主任,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您能和我说一说吗?”

        李志群苦笑一声,此时屋子里只剩下了他和王汉民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他才开口说道:“汉民兄,你的经验丰富,正好也帮我参谋参谋,我这些天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可又不知道具体哪里不对,事情变化的太快,糟糕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有些力不从心了!”

        于是他把这些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详详细细的告诉了王汉民,如今王汉民也是特工总部的副主任,以后很多事情都要参与进来,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良久之后,王汉民才明白过来,原来就在这短短的几天内,上海滩上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周丁李三人火并,整个上海打翻了天,各方死伤惨重,主要骨干也多有损失,就在今天,在自己遇刺之前,七十六号竟然还损失了两名行动大队长。

        王汉民思索了良久,最后开口分析道:“主任,按照你说的情况,周福山和丁墨已经当着日本人的面答应停止报复行动,以他们的实力和立场,是绝不敢撕毁协议。

        而且直接就袭击特工总部的主要干部,不留半点的余地,这对他们没有半点好处。

        万一日本人最后恼羞成怒,周福山不好说,但丁墨一定会倒霉,所以丁墨绝对不敢。

        再说丁墨也没有必要对我下手,我现在不过是个无用之人,还没有上任,对他毫无威胁,如果说只是单纯的报复行动,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了。

        所以我判断,今天的三起刺杀都不是周福山和丁墨所为,再说我不相信他们那些警察会干的这么干脆利落,轻松截杀全副武装的警卫车队,自身无一伤亡,从容离去,且不留半点痕迹,主任,别说是他们,就是我之前的上海站,那些久经训练的军统特工们,也做不到这一点!”

        王汉民旁观者清,很快就理清了头绪,仔细分析了一下,李志群当即就反应了过来,又听王汉民提到了上海站。

        他赶紧说道:“你说的很对,应该不是周福山和丁墨的人,他们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再起战端,汉民兄,你说会不会是你的上海站动的手?他们的实力未损,也还是有一搏之力的。”

        王汉民一听,连连摆手,苦笑道:“主任,绝不可能是他们,我说过,上海站之前的人员损失殆尽,现在的行动人员都是从救国军补充进来的,没有特工经验的普通战士,他们的战斗力远远达不到这个程度,如果我手中有这样一批精锐,上海绝不是现在这个局面,还有一点,我被捕之前,上海站的物资也损耗殆尽了,队员们的配枪连子弹都供应不足了,更不要说使用那么多的军用手雷,这么奢侈,可不是我们的风格,除非是…”

        “上海情报科!”

        “上海情报科!”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李志群顿时色变,到底还是和这个神秘部门对上了。

        王汉民重重地点了点头,再次说道:“只能是他们,数遍上海的各方力量,也只有他们,有理由,也有实力做到这一点!”

        李志群疑惑地问道:“你之前不是说过,这个部门不负责刺杀和爆破之类的外勤任务吗?”

        王汉民解释道:“这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只不过只有当上海站无力完成行动任务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手,就像之前在市区里,销毁法币的行动,还有租界里多次清除日本潜伏特工的行动,都是他们做的,事实上他们的行动能力远在上海站之上,只不过局总部不让他们插手行动任务而已,要说到底具备什么样的实力,只怕谁也不清楚,而且现在看来,已经远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李志群也是点头赞同,王汉民是军统叛徒,按照常规,军统一定会下令清除,现在上海站自身难保,已无力再战,军统也就只有调用上海情报科这张王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