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第一侯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武鸦儿在做什么

第四十一章 武鸦儿在做什么

        李明楼既然说过李明华会自己处置,所以没有阻止李明琪和李奉景回江陵府,现在李明华处置了,她也不会阻止。

        “给明玉公子怎么交代?”元吉问,毕竟对李家人来说明玉公子还不知道大小姐不见了。

        李明楼笑了:“元吉叔,让明玉不用装了,李家的人除了不想知道的,都知道。”

        元吉一笑。

        是啊,大小姐突然消失了,三年多无声无息,李明玉就算三年前是小孩子,现在总归不是了,不可能对这件事毫无察觉毫不关心。

        “项云是认为我们藏起来了。”他道,“家里人自然也这样想。”

        藏起来是人,不是李大小姐的名号,对大家的利益没有什么影响,大家也自然乐意装作不知道。

        “给明玉写封信说一声。”李明楼道,“让他....”

        元吉等候她的吩咐,李明楼却对他一笑。

        “让他看着办。”她说道。

        明玉不是小孩子了,她也不是无所不能,不能总是安排他做事。

        元吉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我知道了。”

        李明楼放下家里的事,问京城最近怎么样。

        “京城叛军余孽清查的差不多了,还有被叛军收买的探子,我们在试着先收买过来。”元吉道,“太原府安守忠已经和安康山汇合了,淮南道因为项南坚守,安德忠把兵力都调动向东南道那边去了。”

        也就是说,京城暂时安全了。

        “把武夫人和金桔他们接过来吧。”李明楼道,脸上浮现笑,“赶在入秋之前,让他们母子见上面。”

        也是不容易,接母亲接了三年多了,还没见上面。

        不过,总好过永远见不上一面。

        李明楼兴致勃勃:“我给他写封信....”

        元吉忙拦道:“等接来了再写也不迟啊,还不知道那边的情况,从窦县到京城路途时间也不确定,还是等武夫人来了,再给他说,让他仔细的安排好河北道的事,也可以多待些时候。”

        李明楼捏着笔哦了声:“元吉叔你说得对。”但下一刻再次兴致勃勃,“那我问问他现在在做什么。”

        元吉更不解:“不是刚写过?”

        武鸦儿来了,走了,刚走,李明楼让信兵去问了一次话,然后又写了一封信。

        那封信还没回信呢!

        李明楼坐正身子:“这么久都没回信,是不是河北道有什么事?我先问问,如果真有事,武夫人的事再考虑怎么安排合适,免得他急着来又脱不开身。”

        这样啊,小姐说的话,元吉当然相信,只是觉得没必要吧......

        河北道能有什么事?

        安康山跑了,史朝也跑了,河北道内任他们驰骋。

        ......

        ......

        烈阳炙烤着大地,疾驰的兵马敲打在地面上,尘烟腾腾。

        军营前卫兵肃立,但内里没有往日的凝重,一群群卫兵挤在一间间营帐外,你推我我推你,你踩我我压你肩头,不断的响起喊声笑声。

        “下一个谁?”

        “别挤,是我们先来的!”

        “你这身新衣服哪里偷来的?”

        “谁借我两把刀?”

        “你小子,要把所有的兵器都挂身上吗?”

        新来的兵马们跳下马,神情欢喜:“真的是有画师来了吗?”“大都督真的召来了画师,给我们画像寄家书?”

        正向那边跑去穿着新兵袍大夏天带着军帽身上披挂的叮当响的一个兵听到了,得意的回答:“当然是真的,找了好多画师呢,每个营都送一个,另外还有写信先生,不过现在画像的多,画像也很慢,要排很久。”

        普通的兵士和家人几乎都是不识字的,以往写家信要找会写信的同袍,家人也要找识字的人来读。

        写一封看一封家书好难啊。

        现在都督找来了画师,让大家画像寄给家人,家书依旧写,但有了画像跟以前是大大的不同了。

        透过字看不到亲人,透过画像就能恍若亲见了。

        尤其是现在这个乱世征战时候。

        他们几乎已经一两年没有寄过家书了......

        一间营帐外的喧闹忽的静下来,里面有哭声传来.....

        “先生,我又想让我娘看到我,又不想让我娘看到我没了一条胳膊.....”

        这个哭声沙哑,声音依旧可以听出很年轻。

        营帐外排队的兵很多,但并没有伤残的兵士,大家都竭力的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狼狈伤残哪里敢让家人看.......

        但这乱世征战,哪有光鲜亮丽。

        营帐外一阵沉默,有不少人抬起袖子擦眼泪,里面传来画师苍老的声音:“别哭别哭,你侧身站着,用这只手握着枪,我把你画出来,就看不出你伤了胳膊啦。”

        营帐里的哭声一顿:“这样吗?看不出来吗?”

        “我也不作假,欺骗你的家人,就是遮掩一下,这种悲伤的事还是等团聚了,你亲口告诉他们,现在大家都还活着,就都开开心心的吧。”

        营帐里哭声更大了,声音却变得欢喜:“谢谢先生,谢谢先生。”

        营帐外一阵躁动,有人哭出声,有人擦泪推身边的同伴:“快去,叫赵成他们来,伤了胳膊,伤了腿,都能画,不要躲了。”

        同伴抹着眼泪就跑了。

        跑过这边这群兵,这些兵们听到先前的对话眼圈都发红,那位打扮光鲜的兵士也没有再急着向前冲。

        他说道:“都督给大家找来画师,说是因为楚国夫人。”

        旁边的兵都看过来,楚国夫人吗?

        “都督与楚国夫人和母亲两地分隔不能相见,为了让都督和夫人都能缓解惦念,楚国夫人就找了画师,经常给都督送来武夫人的各种画像......”

        “都督就想到,他能有母亲的画像,解相思得慰藉,也想让所有兵们的母亲能解相思得慰藉。”

        “都督说,儿思母不及母思儿十分之一.....”

        他说着捂住脸哭了,抱头向营帐那边跑去。

        “我娘肯定想死我了。”

        这群兵你看我我看你,将领深吸一口气站直身子道:“都打起精神,把自己最好的穿戴上,去画像,给老爹老娘寄家书!”

        兵士们齐声应是。

        军营一片喧腾,相州城中的衙门里,却是很安静。

        武鸦儿穿着家常袍子,坐在案前,有些无奈的看着屋子里的人:“画师都给你们了,怎么来我这里?”

        梁振穿着大都督官袍,头发胡子打理的整整齐齐,哈哈笑:“我们来看看,来看看嘛。”

        他在武鸦儿身边坐下,摆出端坐姿态,又觉得不满意,让随从把长刀取来,握在手里:“这样精神多了吧?”又看站在厅中的画师,“你画乌鸦,稍带画画我。”说着嘿嘿笑,“也让我这侄儿媳妇,见见我这大媒人。”

        王力站在武鸦儿身后,挺了挺脊背,端起肩头,让胸背显得雄壮:“乌鸦,你这身衣服,是不是太随便了?”

        便有一个男人蹭的站过来拍打自己身上的铠甲:“要不要试试我这个。”侧头看画师,“你怎么不动笔?不是让你看过楚国夫人送来的画像,画的都是日常的场景,现在我们在这里说话都可以画下来。”

        画师还没说话,面前又冒出一男人,举着一副画像:“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在这里给你举着,你按照这个来.....”他低头看展在身前的画,又指点,“你到时候把我画成围观的这个人就行,不用太精细。”

        画师看着一屋子的人哭笑不得。

        坐在正中的武鸦儿笑了。

        楚国夫人在他走了没多久就写了信,问他特意跑来京城有什么事,如果是不好当众说的话,就偷偷告诉她。

        他一直没有回信,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只是想看看她,在她身边坐一坐。

        于是他想,给她画个画像送去。

        画像送过去,她能常常看到自己,自己也算是能常常看到她了。

        现在河北道安稳了,躲藏的民众们都跑出来了,武鸦儿四处寻找一番,找出了很多会作画的人,干脆送到振武军中,让大家都画像,都送到自己惦记的人身边去。

        他本想单独画一个,但现在嘛,既然大家都想要跟他一起入画,想要被楚国夫人看到,武鸦儿对画师点点头,就把这一切都画下来吧。

        她是世间的珍宝,被他身边的人喜欢,被更多的人喜欢,他真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