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 - 草原黑暴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帝国荣光照耀四海(四)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帝国荣光照耀四海(四)

        寒风席卷戈壁,飞沙走石天地混沌,漫漫黄色沙尘中高大连绵的葱岭时隐时现,白雪皑皑的山巅飘散道道白云。荒芜的山道入口处中华帝国黄沙驿点点星火,在鬼号的风啸中分外醒目。黄沙驿乃是葱岭以西一个比较大的驿站,此地扼守要道依山势而建,分为山上山下两个环形院落。半山腰的要塞占地约二十亩,五丈高护墙勾连一座十余丈高敌楼和一座烽火台,院内护墙下修建了一圈屯兵住房,中间三排平房是驿站衙署公事房用以接待来客。山下院落由东向西整齐排列十余个长十丈土胚房,顶上覆盖瓦片内部安装牲畜食槽,是来往客商和传递公文马匹歇息场所。这个院落夯土护墙仅仅二人来高,三丈宽的大门两侧设有不大哨楼,山下院落中部分别立有三座高高的瞭望台,在其顶部平台矗立警戒铜锣。

        到了冬季因道路难行黄沙驿平常来往的人并不多,除了传递公文外更多的是接送前往西面的轮换队伍打尖住宿。在中华帝国新疆行省分布着数百个大小不一的驿站,其中一等驿站还兼顾维持当地治安和审理民事纠纷的差事,可以说驿站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今天黄沙驿接到快马急报,皇帝派遣的钦差要巡视驿站,驿丞冒儒桂不敢怠慢招呼手下将驿站内外打扫干净,要给巡视钦差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只是这个钦差的来头着实让冒儒桂有些疑惑。皇帝任命的巡阅钦差,就是在马尔马拉海伏击战失利被撤职的都统领杨威。被赶回帝国本土的杨威颜面全失心情郁闷,他选择了走陆路返回帝国,每日坐在马车中借酒消愁喝得不省人事。护卫杨威回帝国的近卫将这一情况上奏皇帝,让忙于战事的张平安也不得不在繁忙的战事抽空考虑一下老兄弟的感受。

        帝国皇帝张平安张平安对一起起家的老兄弟有深厚的感情,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想一帮老兄弟得以善终,鲁德银的谋逆被处死对张平安的打击很大。因此,得到近卫奏报说杨威意志消沉,皇帝张平安自然不想杨威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于是,皇帝张平安亲自写下圣旨,着令杨威以钦差身份巡视沿途驿站,并赐予银牌惩戒那些为官不良的驿站官员。既然是皇帝钦差当然得有相应的仪仗护卫,皇帝张平安将杨威的护卫人数从二百增加到五百,并让杨威保护一千七百余因伤退役的老兵回到帝国本土。张平安给予了杨威钦差特权,不仅给杨威保留了颜面,还让杨威那颗沉醉的心再次活泛起来。权力就是男人最好的*,皇帝的圣旨一到,杨威顿时精神焕发。虽然跟随杨威回本土的退役伤兵都能骑马,可杨威还是不紧不慢挨个巡视每一个驿站,这也使得钦差行军队伍走得不快。

        其间,杨威带领的钦差队伍还在路途上碰到了不少来自帝国本土的千人哨队骑兵,他们是去往西面战场支援中华军。虽然海上航行运输量远大于陆地运输,由于海途风云难测其中风险也是非常大,帝国骑兵一般不走海路,而能损耗的军需物资则多以海路为主。其实离帝国越远驿站的经营也就越好,一是皇帝就在西面战场驿站里有侦缉处和情报处城候,不法之事很容易传到皇帝耳朵里;二是补给不易,驿站里有权官员想贪污军资,就等于从前线兄弟嘴里掏食风险大不说,自己也是战兵出身良心上过不去。帝国二等侯杨威带领的巡查队二千余骑兵,开头打着钦差巡查大旗,队伍在蜿蜒的山道拉出长长黑线。队列中央数十个箱车上装载着弹药给养,毕竟西面是帝国新打下来的地区还不是那么太平。

        而走在骑队前面的老将杨威,花白的胡须上沾染呼吸产生的白霜,双眼前望流露出一丝喜色。他这一路巡查下来少有惊奇,直到最近得知消息说是黄沙驿已经五天没有公文快骑进入驿站。这个消息与杨威在路途上听到的传闻相互印证,那就是新疆行省出现了叛乱堵绝了帝国联络消息的驿道。其实中华帝国新疆行省从设立之初就存在隐患,首先是这里地域广袤汉人数量稀少,在此逐水而居的游牧民族在此生活了数千年,对外来汉人有种天然的反感。然而,中华帝国在新疆行省使用的统治手段不同于历史上各个朝代恩威并济,皇帝张平安对于任何敢于挑战帝国威权的行为采取了血腥镇压,其手法之凶残甚至超过了蒙古人。随着皇帝将此地分封给中华军有功将士,帝国新疆行省北方地区迁移来大量汉人。跟随这些来自破奴城地区汉人来到新疆行省的还有他们蓄养的奴隶,这其中以畏吾儿奴隶和蒙古奴隶居多。

        皇帝分封土地政策初心是要增加新疆行省汉人数量,没想到帝国南方汉人少于进取心除了囚犯几乎没有人愿意去这苦寒之地,而彪悍的北方汉人家里各族奴隶数量往往多于汉人。结果是,十多年后新疆行省的汉人数量依旧不足一成,而回到故土的畏吾儿人和蒙古人再次成为这片疆土的主人。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有很多,首先是分封新疆行省的土地面积太大,作为主子的汉人没功夫亲自打理,只能将奴隶以家庭为核心游牧,每年向汉人主子缴纳数目不等的牲畜。只要这些奴隶按时缴纳了足够的牲畜,汉人主子一般并不管这些奴隶日常生活。新疆南部相对而言土地贫瘠,只有沙漠边缘少数可以居住的绿洲,帝国只在这些地方设置了驿站,向当地土著收取税赋。帝国对新疆行省南部管制懈怠,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帝国文官对这里可怜的税赋看不上眼,自然也不会向此地设立官衙派遣文官。

        身为帝国眼光最为深远的皇帝张平安,则将关注的目光集中在征伐西面奥斯曼帝国,他也没对新疆行省存在的隐患上心。多重因素之下,当奥斯曼帝国得知中华帝国要出征西方的消息后,派出了无数的间谍以商队为掩护潜入新疆行省南部。这些间谍与当地土著有着共同的宗教信仰,他们私下串联多方联络将这些土著内心对汉人逼迫压抑的怒火给拱了出来。随后,在当地土著的领路下,这些间谍开始向新疆行省北部渗透,他们开始教唆散居于草原的游牧奴隶。本来这些来自于破奴城的奴隶并不敢反抗,还有一些奴隶向汉人家主举报。然而,随着帝国皇帝张平安带领中华军中央军群主力西进,曾经聚集于新疆行省的北方集群官兵纷纷调往内地。再加上负责内部谍报的侦缉处将注意力转移到帝国南方地区,中华帝国对新疆行省的把控能力也随之减弱。

        特别是新疆通往西部的通道比北方乞儿吉思总督府官道要难走,加之乞儿吉思总督府汉人数量居多,帝国前往西方的军队和商队多走这道,而新疆行省官道只是备用之选。就在中华军主力与罗斯大军展开决战前夕,新疆行省南部叛乱呈星火燎原之势,并向北不断延伸发展。待到中华军与罗斯大军决战之时,整个新疆行省局势糜烂,曾经居住在草原的汉人们纷纷逃向附近城池和坚固的驿站。许多没来得及逃跑的汉人男女老幼被乱军杀死在旷野,中华帝国新疆行省官道至此断绝。新疆行省叛军肆虐震撼了中华帝国朝廷,得知叛乱的消息后,帝国参谋本部根据秦国公陈铮的军令调兵平叛。新疆行省叛乱对于中华帝国来说是个坏消息,可对于失去带兵军权的杨威来说,却是个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

        。。。。。。

        罗斯大军主阵西南遭到中华军火炮反复洗礼,造成了这片区域似同血色修罗场,近一万多人死伤给予了罗斯战兵们触及心灵的震撼。利刃营都统领胡明一面下令进攻中的步兵军阵稳扎稳力争在左翼打开战役缺口,一方面调动列阵的八千骑兵向该处集结。同时,都统领胡明还派遣参谋与炮营协调,希望炮营施放*时攻击罗斯军阵中部。胡明擅自改动皇帝下达的军令把炮营都统领杨妹妹吓得不轻,他不敢擅作主张将此军情上奏皇帝。其实胡明一调动本部骑兵去左翼,站在高处指挥作战的皇帝张平安就猜到胡明要拉什么屎,这个在战场上抢军功不要脸的滚刀肉有开始动了小心思。这时,杨妹妹紧急军报送到了张平安面前,他看了一眼军报后批了个“可”字,算是大体同意了胡明的战法。

        利刃营都统领胡明早就观察到罗斯主帅所在山头,胡明虽然看不清敌方帅旗上画的什么玩意,一队队传令骑兵穿梭于彼得阵位暴露了其主帅行踪。别看罗斯军阵在中华军火炮轰击下被打出了一个缺口,其他未遭到炮击的军阵依然保持完整。对于战意如此强悍的敌人胡明也不敢大意,但他却看到了破敌的战机就出现在罗斯统帅身上。就在中华军炮营得到皇帝最新军令,以*轰击罗斯主阵正面之际,利刃营正面军阵在*飞啸声中向敌阵接近。*持续不绝的“轰!轰!轰!”爆炸声中,利刃营正面突击军阵在快速行军时聚阵。只见数十个千总哨旗就如同一块块吸铁石,行进不过百丈曾经的百人小阵就化身为千人长阵。中华军*虽然威力惊人却有一个弹道不稳的缺陷,许多*就在利刃营军阵前方爆炸,这连续爆炸中没有打乱中华军进兵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