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重回下岗时代 > 329.庭审
    刘万程心说你这不强词夺理吗?别人我对付不了可以不对付,逃跑啊。你妹妹我跑得了吗?再说徐洁比别人难对付多了呀!

    他只好先哄徐艳,把她哄回去看着徐洁,答应她立刻就想办法。

    刘万程就这点好,没脾气。徐艳也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乖乖回去看着徐洁去了。

    刘万程别的就不用干了,脑子里不断地转圈子。

    这个小丫头片子,原来觉得她最容易对付,这怎么就变刺儿头了呢,怎么着都不满意!

    唯一可以解决的办法,就是下剂猛药,让她知道高秀菊,省得她整天乱猜疑。

    可她知道了高秀菊,无缘无故多个媳妇,她也很难接受她啊。除非她能相信,他们确实有前世,高秀菊前世确实是他老婆,没准儿她才能会像前世一样,不计较。可怎么着才能让她相信呢?又绕回来了!

    刘万程直接就头疼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能预言点马上就要发生的大事,让她相信自己的确来自未来。可他以前为了生计,只顾着研究技术了,哪儿能记住那么多大事啊!

    唯一记清楚的,就是徐老头今年十一之前要玩儿完。可徐老头已经戒酒了,不像要完的样子啊?再说那是徐洁她爹,他这么预言她爹,这不自己找死吗?别说徐洁不干,就是徐艳也饶不了他。

    预言不准徐老头不死,徐洁还是不信。预言准了,徐老头真死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不又成了他把徐老头给咒死的吗,那姐俩还不得把他给吃了啊?

    哎哟,这可咋整?他趴在桌子上,想到天黑,都没想出来一件可以证明自己没有撒谎的事实来,只好先回家做一桌好吃的,等着徐洁健身回来饱餐一顿,哄着老婆不哭,熬一天算一天吧。

    就在这个时候,张静打过电话来告诉刘万程,她生了,是个闺女。

    嘿,你这熊娘们儿,不告诉你临产之前打电话的吗,你怎么生了才告诉我?

    张静了解刘万程。

    她不在,刘万程能把公司内部整不乱套就不错。

    他是那种善于寻找机会,把握大局的人,却不适合管理具体事务。

    原本刘万程从她这里走的时候,她就叮嘱他,经常打电话过来,工作上有弄不明白的及时问她。

    可是,刘万程怕她操心,报喜不报忧,只是告诉她一切都好,让她放心。

    她知道离开她他会很累,自己临盆再让他耽误时间过来,工作就有可能出问题。所以,生孩子她就没说。直到一切安好,才打电话告诉他,让他先顾工作,不要过来了。孩子满月了,她就带着孩子回去。

    刘万程两世才有这一个孩子,哪能忍着不去看?可这事儿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徐洁和高秀菊。

    人家孩子和你没关系,人家生了你屁颠屁颠儿跑去干吗?这不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他得找点别的理由过去。就是过去了,见着张静的父母,也得说出差路过,顺便过来看看。

    他就琢磨着和那城里的哪个老板熟悉一些,而且那老板手里还有他感兴趣的东西,值得他过去一趟。

    在公关部的业务联系资料里,他终于翻出一家外资公司来。虽然是外资公司,但CEO是中国人,而且他们打过交道。

    于是,他就主动联系人家,说要带自己公司几个管理人员,过去参观一下人家的公司,学点管理经验。

    江山集团已经不是一个小公司了,要来参观学习,又都互相认识,人家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就答应了,还认真准备了接待方案。

    刘万程就找来吴晓波,你不不知道新公司办公大楼建起来以后怎么装修布置么?你抽几个人,跟着我去大城,我带他们去学习一下。

    吴晓波就纳闷,要学习也是我带人出去呀,这是我的工作。你越厨代庖地起什么哄啊?

    刘万程说你和人家不熟,人家不一定拿你当回事。我就不同了,我亲自出马,当然就一个顶俩了。

    吴晓波就看着他半天问他:“这时候你跑大城那边,不是看张静去吧?你老实告诉我,张静那孩子是谁的?”

    刘万程就露出不耐烦来:“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呢?我主要还是为了工作!”

    吴晓波就笑着点头说:“明白了。次要的,还是去看看你闺女。那你去吧,我给你准备几个人。”说完就走。

    刘万程就在他后面追着说:“你怎么越学越坏呢?什么就是我闺女,这话不能乱讲的,要闯祸,闯大祸你知道吗?”

    吴晓波就边走边说:“知道了。咱哥们儿谁跟谁呀,我什么时候出卖过你呀?”

    刘万程心说,你特么的出卖我还少啊?什么都敢跟你老婆说,你老婆知道了还不就等于是徐洁知道了?高秀菊这事儿就是你特么出卖的我!

    吴晓波已经走远了,他也就没了办法。

    第二天,刘万程就带着房产公司的四个人去了大城。

    那家公司的老总还真是不错,亲自派人去机场迎接,又专门派了专业人员,给他们讲解公司办公构造,以及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完了还带他们全公司各个办公地点去参观。

    也别说,刘万程这个参观计划还真不错,学了不少东西。特别是人家公司食堂的设计,一个快餐型的,是供普通员工使用的,还有一个小酒吧,是给高级管理人员使用的。

    现代化的公司,越是高管压力越大。大家休息的时候,可以到酒吧里来喝一杯,听听音乐,放松一下,甚至高管们相互间可以聊聊天,互通一下有无,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创意。

    房产公司的四个人都带着全套的音像设备,参观全程录音录像,好带回去研究学习。

    晚上的时候,公司老总设宴,款待刘万程一行,弄的他很不好意思。来麻烦人家,还要人家请客,这话怎么说的?

    但外资企业还是比较精明的,他们已经看到了北方逐渐开放的商机。利用这个机会,结交下刘万程这样的,有能量的大老板,对他们日后进军北方还是大有好处的。

    直到第二天,刘万程才抽出机会,跑到医院里去看张静。

    张静比原先胖了一些,下巴下面多了一个小下巴,正躺在床上看书,保姆坐在一边的小凳子上玩手机。

    在这种大城里,有名的妇产医院,你就是有钱也住不上特护单间病房,能进来有个产床就不错了。

    看见刘万程,张静就有些生气说:“告诉你说不要来,你怎么不听呢?公司一下子扩容那么大,你在那里都不见得不出乱子,你怎么可以跑出来呢?”

    刘万程就解释说:“我明天就走,飞机票都订好了。这次过来,主要是找家外资公司,学习管理经验。”

    张静说:“这个有什么好学习的?我原来也在外资待过,他们好多东西也是不实用的。”

    两个人说话,语气就是两口子的,临床一个女子就用当地方言问张静:“这位是侬先生吧?”

    张静也换了当地方言说:“是的呀。”

    刘万程一句没听懂。

    那女的又说:“侬先生生的好年轻好帅气呀。”

    张静就又用方言回答人家。

    刘万程还是一句没懂,傻乎乎地站起来,冲着人家傻笑。

    人家就问他在哪里工作,是做什么的?张静也不给他翻译,就全替他回答了。刘万程还是只会冲着人家傻笑。

    寒暄过了,刘万程才问张静:“你怎么会讲本地话?”

    张静说:“废话,我爸妈就是本地乡下的,我们在家里就讲家乡话,我怎么不会讲本地话?”

    刘万程这才明白,怪不得张静会跑来这里工作,原来她本来就是南方人。可她怎么又跑到那么远的江山机器厂去了呢?

    张静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就带着刘万程去育儿室看孩子。不是探视时间,育儿室不让进,他也就只能隔着大玻璃窗在外面看看。虽然隔得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儿,心里那份激动竟然不亚于张静。

    张静是有了一个女儿的,今年正在上高中,她更想要个儿子。知道还是个女儿,心里倒有些失落。

    看刘万程趴在玻璃窗外面,一副着急的抓耳挠腮的样子,倒有了不少的安慰。就对他说:“我只给孩子起了个小名,叫嘹亮。这孩子哭起来声音忒响了。”

    刘万程就看她,生气说:“你这都啥破名字?小名也不能胡起呀。哭的响就叫嘹亮了?你咋不叫健康呢?哭的响,说明咱身体健康,有劲对不对?可也不能拿这个当名字吧?”

    张静说:“那你给起吧,反正孩子也是你的。”

    刘万程就有事干了,慢慢坐下去,就坐在他女儿所在的那个玻璃窗根下面,皱着眉头琢磨名字。

    张静也想在他一边坐下来陪着他,刚刚蹲下来,就被他一把给薅起来了。

    “地上凉!”他不满地冲她喊,“你坐着月子,不要命了是不是?”就拉着她,去一旁的椅子上一起坐着。

    自出生以来,眼看要四十岁了,除却父母,没人会这样关心她。就好像她的身体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刘万程的。

    张静的心就这样被融化了。当一个男人把自己的女人当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的时候,女人就会知道保护自己。因为那个身体,已经不单单属于她,而是同时属于自己的男人了。

    张静突然就有了这样的感悟,为什么有些女人会为了自己的男人守护自己的身体,而她心里却没有这样的概念?因为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刘万程这样的,拿她的身体当自己的一部分,这么本能地爱护她和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