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唐不良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查询

第一百零三章 查询

        大巴山起起伏伏,投下一片浓墨般的巨影。

        黑暗中,似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

        隐隐听到细碎的呢喃,像是风声,又像是有人在耳旁低声细语。

        热腾腾的香气散开,明崇俨坐在衙门的殿角,细心的拨弄着自己的香炉。

        “这香是我从长安带来的,现在就剩这么点了,不是看你来了,我都舍不得用。”

        他用衣袖擦拭了一下额角汗珠:“衙门太破旧了,气味也难闻,又多虫,用这香熏一熏,能休息得好一点。”

        说完这些,他忽然感觉脸上有些凉丝丝的,伸出手掌,掌心顿觉微凉。

        原来是天上又飘散雨丝。

        “又下雨了,这几天还好,前几天上游河水暴涨,沿岸种的东西全都冲没了。”

        这番话说完,他才意识到,苏大为已经很久没有理过自己。

        诧异的回头,一眼看到苏大为正就着篝火的光,正埋头忙碌着什么。

        李博以及他们随从的两名亲卫,正一起在帮忙。

        衙门里早就找不到可以生火的柴禾,今晚的篝火,是苏大为把原本公廨里的桌案劈了当柴烧,此时火光正炽。

        橘红色的光芒照在所有人的脸上,令明崇俨一瞬间有一种光怪陆离之感。

        他忍不住捧着香炉站起来:“你们在做什么?”

        “口罩。”

        苏大为头也不回的道:“今晚要去查访本地村户情况,但又恐染上疫情,我以前在太医院和孙老神仙那里听说戴口罩可以避免空气传播病毒,所以先做几个简易的应应急。”

        “口罩?”

        明崇俨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低头细看苏大为所做之事,乃是用上好的蜀锦和棉布,切成方块,大小刚好可以遮住口鼻,然后又在方块上串上挂绳,左右各一个,像是两个耳朵。

        “我也颇通岐黄之术,但是从没听说过戴这种东西能防疫的,这与面纱有何不同?”

        “区别大了去了。”

        苏大为继续动手制着口罩,头也不抬的道:“一般的面纱无法隔绝空气。”

        “隔绝空气?人不呼吸不就死了吗?”

        “不是真的隔绝,这布加蜀锦制的口罩还是能呼吸的,可以起到一定的过滤效果,可惜没有无纺布,也不知到底有PM2.5几成功力。”

        “屁妹舞什么?”明崇俨一脸呆滞。

        他没想到,居然从苏大为的口里,听到如此不雅之用词。

        你好歹也是做过大总管的人,也是执掌大军的主帅,虽为县令也有爵位在身,居然满口屎尿屁?

        明崇俨瞪着苏大为,一脸尴尬。

        苏大为却毫无所觉:“蜀锦也比较细密,再加上你我是异人,待会去走访时,必要时,可以暂时闭住呼吸,其他衙役和亲卫,可以站得稍远些,只要在开阔地,保持通风,理论上问题不大。”

        “你,苏县令,你究竟在说些什么?为何要闭住呼吸?”

        苏大为终于制好口罩,手工只能说凑合,但该有的功能全都有。

        他略微满意的点点头,抬起头来,向脸上写满了疑惑的明崇俨道:“你知道瘟疫有几种传播途径?”

        “这……”

        明崇俨脸上再次现出尴尬之色。

        他虽然医术不错,还懂不少秘术,但对这瘟疫,仍然是不明要领。

        不同的地方,瘟疫表现也不同,有的是疫疠之气,有的是吃了腐肉,有的则是战场上尸体掩埋不及时生疫,还有的就像是吐蕃那种地方,纯粹就是喘不上气,运动稍大,人便昏死过去,再也醒不过来。

        还有像蜀中和岭南的湿瘴之气,毒虫蚊鼠,原因太多了。

        “生出瘟疫的地方,大多和环境污染有关,其中最可怕的,便是肺鼠疫。”

        “何谓肺鼠疫?”

        “那是一种由带病的老鼠传染开的病毒,人染上后,最厉害的是可以人传人,甚至只用在一个房间里,通过飞沫传播。”

        苏大为举起自己的口罩:“所以今夜走访村户,只要备上口罩,注意保持空气流通,就可以杜绝危险。”

        “等等!”

        明崇俨的一双眼睛越瞪越大,看着苏大为,那表情跟听天书一样。

        “老鼠我知道,何谓病毒?什么又是飞沫?”

        “明县丞……”

        苏大为扔给他一个口罩:“你的问题太多了,我很难跟你解释,戴上吧。”

        明崇俨一手捧着香炉,一手抓着着口罩,举起来打量了片刻,一时不知道这玩意该怎么用。

        他小心翼翼的放下香炉,想了想,把口罩一边系绳系在脖颈上,一边环过脑袋,系在后脑上。

        嗯,完美。

        虽然在过发髻的时候,有些麻烦,不过这难不倒他。

        现在,这个由苏大为亲手制的口罩完美的从他的鼻子到口,遮挡住一长条。

        这使得他的眼珠不由自主的向中心聚拢。

        感觉有点怪异。

        明崇俨一抬头,看到苏大为及李博等人,几乎是同时将口罩横着挡住下半张脸,左右扣绳环过耳朵,一时呆住了。

        “明郎君真是品味独特……”

        苏大为看着他,眼中有种一言难尽的味道。

        明崇俨摸着自己脸上竖起来的口罩布片,皱眉道:“我这样戴不行吗?一定要像你们那样?”

        “行行行,只要你自己没觉得不舒服就行,效果一样,都是护住口鼻。”

        “那你为何发笑?”

        “没有,我很严肃的。”

        苏大为挺起胸膛,伸手示意:“还请明县丞带路。”

        明崇俨冷哼一声,转身向大门走去,走了几步,猛地回头,却见苏大为立刻挺胸昂首,双眉紧皱,一脸凝重之色。

        “苏县令?”

        “我没笑。”

        “哼!”明崇俨摸了摸自己的脸,伸手将竖起的口罩,换了个方向。

        做人还是不要太特立独行好,特别是看苏大为那模样,分明一直在开嘲讽。

        ……

        “他们去了。”

        “要不要……”

        “暂时先盯住好了,就算是苏大为,也不可能改变这一切。”

        黑暗中的呢喃声,忽然大了几分。

        给人一种鬼气森森之感。

        雌雄莫测的怪异笑声中,传来一个声音:“这是天道……谁也无法阻挡。”

        黑暗中,跟着明崇俨走在山道上的苏大为若有所觉。

        他猛地回头,却只看到衙门口透出的细碎火光,还有道旁山林中,枝叶摇动的黑影。

        雨丝伴着风,传来沙沙声响。

        他的脸上露出狐疑之色。

        “苏县令,怎么了?”

        跟在稍后的一名差役,抹了一把眉稍处聚集的雨水,向苏大为好奇的问。

        “没事,可能是听错了。”

        苏大为摇摇头,看一眼站在前面,回头看来的明崇俨:“第一家快到了吧?”

        “是,从衙门出来,南面第一家,这是以前主薄的家,主薄姓何,名何通。”

        “主薄不是死了吗?”

        “他家还有亡妻,还有一个儿子。”

        苏大为默默点头。

        连县里的主薄都死于疫疾,这场发于黄安县的瘟疫,十分凶险。

        “就是这家了。”明崇俨指了指面前的院落。

        可以看出来,原本这家的日子应该不错,院落修得很规整,而且离县衙很近。

        一般县令是流官,但是下面的主薄、县尉、县丞等,多半是当地大族,根脉深厚。

        铁打的地主,流水的官。

        只是现在来看,这家呈现一种残破暮气。

        院墙看着斑驳,墙头生着青苔和杂草,门上也污渍斑驳,还有一大块暗红的痕迹,也不知是什么染上的。

        显然这家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打理过了。

        “拍门吧。”

        明崇俨伸手做势,僵在半空,想了想又收回手,冲站在后面的差役道:“你们来拍。”

        他是有些洁癖,看着门上脏,下不去手。

        后面的差役互相推攘了一番,终于有一个被推出来,皱着眉,扣动着木门上的门环。

        黑夜里,传出锵锵的门环响声。

        拍了许久,不见人回应。

        苏大为诧异道:“没人吗?”

        “昨日还见他家娘子出来找吃的……”

        敲门的差役喉结蠕动道:“该不会是饿死了吧?”

        “也可能是发疫死了……”

        这一声“发疫”,顿时令拍门的那差役,右手如触电般缩回。

        “晦气晦气,别传染了老子。”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叫门不应,就把门破开,进去看看。”

        苏大为的话一出,明崇俨顿时瞪大双眼:“这……不好吧!”

        “不论哪种情况,不进去看看怎么知道?我们要扭转此地局面,第一步,必须要弄清本地情况,才有可能办到。”

        苏大为从一脸懵的明崇俨面前走过:“除非你想一直待在这里。”

        话音未落,他轻轻一脚扬起。

        轰!

        紧闭的木门仿佛炮仗般轰飞。

        这下动静,只怕整个村落都听见了。

        所有人的目光,一齐瞪向苏大为。

        李博:“咳咳……我家主公,咳,苏县令天生神力。”

        “对,我是天生神力。”

        苏大为脸不红心不跳的道:“那个谁,还不快进去看看,这屋里的人如何了?”

        被他点到的差役,还是方才叫门的那位。

        谁叫他的位置最突出。

        “喏。”

        差役苦着脸,叉手应命。

        心里骂着娘,一步步向院内挪去。

        虽然戴着口罩,但空气里始终有一种古怪的味道挥之不去。

        是腐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