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医路坦途在线阅读 - 299 第三种

299 第三种

        第一个二十四小时,张凡也是为了能敲山震虎,直接拼了。有些时候,在手术技术层面,真的没办法做对比,特别是常规手术,你说你做的好,我还说我做的好呢。高难度的手术,毕竟还是少数,并不是天天都能遇上。所以,张凡这一个二十四小时的连续手术作业,也是一种亮牌的方式,直接就粗暴的告诉大家:我来了!

        医生也算是文人了,在科室或者医院很少有刺刀见红的针锋相对,除非是紧要关头,比如换院长,换主任,一般情况下的竞争,手段都是比较温和的。但张凡等不住,他不想把时间耗费在这种事情,所以直接就用粗暴的方式来宣告:我来了!

        七台手术,张凡连续主刀了七台手术,麻醉医生、手术护士、巡回护士换了三茬。助手就是王亚男和薛飞,到最后一台手术结束的时候,薛飞已经累脱了,直接躺在手术间的地上起不来了!

        “张医生,你也累坏了,快躺一会吧!七台手术,真的太厉害了!”手术室里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护士对着张凡说道。张凡就等这一句话呢,王亚男和薛飞都是下了手术就撂在地上和死猪一样,嘴都不愿意张开,再不用说其他了。

        “没事,这才哪到哪啊,好久没做手术了,我还没过瘾呢!”张凡乐呵呵的说道,然后帮着护士们收拾东西。张凡不累吗。扯,绝对累,这会他也是硬撑着装逼呢!

        “哟!张医生,你可不敢再动了,我们自己收拾。”另外一个护士赶忙的把张凡手里的东西接走了。

        “我真不累。”张凡笑着说。

        “不累也赶紧休息休息,喝点水,上个卫生间什么的!”

        张凡真的想再说一句,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可没人捧哏了。护士收拾完东西走了,薛飞和王亚男已经睡着了!

        虽然张凡觉得装逼效果不是太好,可第二天,外科系统已经知道了,特别是三个骨科的医生,“知道不,昨天张凡连续连续做了七台手术,最后一台手术下来以后,直接说道,还有没有了,这才活动开!”

        “真的假的?”

        “听说了吗?”

        “什么?”

        “张某人要准备称霸手术室了!”

        “哪能怎么办?嗨!你说这玩意,技术高不说,体力还好的如同大牲畜一般。让不让别人活了!”这是骨科的某两个医生在聊天。

        早晨,开晨会。张凡他们组交班,科室里,一般都是谁值班谁交班。张凡开始交班:原有病人四十三人,出院十一人,新入十二人,昨日手术十台。其中~~~~,这些新入病号和手术病号出院病号都是要交代的,做了什么手术,下手术什么情况,晚上什么情况,早上什么情况。

        晚上患者疼了没有、发烧了没有,疼了、发烧了是怎么处理的,用的什么药,出血了没,把纱布渗透了没有,这些都要交代,因为这些都是医生日常的工作,大多数人觉得医生可能常年的在做手术,每天就是做手术,不干其他事情。

        其实,除了一些高年资的外科医生,普通的外科医生,上班的时间做手术,下班的时间观察病号,写病历,这些事情耗费的时间并不比手术时间短多少,所以医生忙,不得不忙,比如这个病历,都是有时间要求的,而且现在都是电子病历,一个新入的病号,多少小时内必须得完成大病历,超过这个时间,好了,不能写了,直接就打不开这个大病历,接着就等着被批斗,被罚款吧,领导可不管昨天你上了多少台手术。

        张凡一个一个的交代病人的情况,骨一科的医生听着嘴都惊讶的张开了。其他人就做了三台,剩下的手术全是张凡做的。科室医生心里不约而同的响起了一个声音:这还是人吗!

        一般这种情况,医生都会把病人分流出去,给其他组的医生去做的,可张凡他们组硬是一声不吭的把手术做完了。能不震惊吗!

        张凡交完班,老高说话了:“以后,手术病号多的时候,能叫人的叫人,不要累垮了。”

        “好的主任!”

        昨日的病人交接清楚后,接着就是明天手术的讨论。一般情况,特别是非急诊的手术,术前都要在科室内大讨论的,用何种手术方式,用何种固定器械,都是要预定方案的。

        “明日,我们组十六床的病人,因股骨斜型骨折收住,完善相关检查后,拟明日行股骨骨折钢板内固定术。选钛合金锁定钢板~~”周成福他们组的一个病号。这个时候拿出来开始讨论。

        张凡听着听着就有点皱眉头,怎么说呢。尤其是这种股骨骨折的手术,医疗界争论特别多,两个流派。都是因骨骼的特点分成了两派。因为骨骼滋养和血供也是成两套的,一套是骨膜骨质表面爬行的微小毛细血管,另一套是骨髓内部的血供。

        手术是为了治病救人,但是因为是开放性的治疗方式,所以一定会有损伤,医生们不断的改进着手术方式,就是为了减小损伤。比如这个股骨骨折,常规的有两种方式,两种内固定方式。

        一种就是钢板,把骨折断端固定起来,优点就是简单直接。缺点也明显,损伤大量的骨膜、而且固定的形式有些过于坚固了。骨头不是木头,固定的越牢固越好,其实骨折怎样才能愈合的速度快,愈合的好呢,就是在固定坚固的前体下,能让骨折断端有轻微的活动度,不小于两毫米的活动度。听起来非常矛盾,但这就是骨头愈合的生物特性。

        另一种固定方式,就是髓内固定。从股骨近端打个口,把髓内针从股骨腔内打进去,通过断端,然后再在远端固定,好处就是轴心固定,不仅几乎不损伤骨膜,还符合骨的生长生物特性。缺点也明显,要损伤髓腔内的供血系统。

        张凡并不是哪种术势的崇拜者,他更倾向于结合情况结合病患条件而去选择最合适的手术方式。

        周成福介绍完病情,和手术方案后,就看向了老高。科室里面,一个病人怎么做手术,用什么方式,主管医生先做好方案,而主任就是确定做不做手术,什么时候做,谁去做,他就算是手术前的最后一道审批把关人员吧。

        老高,看着观片器上面的X片,对大家说道:“讨论讨论。大家都说一说自己的想法。”医院,特别是外科科室,平时大家有说有笑,手术的时候齐心合力共同共同抵御疾病伤痛,但是在术前讨论的时候,经常会弄个脸红脖子粗。尤其是这种学术上还未定论的时候,而且这种未定论的时候还非常的多。

        “哪我说说吧,这个手术我觉得选髓内固定更好,第一病人是六十多岁的女性,钢板固定损伤骨膜太严重,患者后期恢复起来困难,后期要是取钢板,就是二次损伤。”其他组的一位副高发言了。这时候,周成福他们组的住院医生,在记录,这个讨论算是要备案的,每个人的发言都会体现在病历里面的。

        “是,是会造成骨膜的损伤,但是二次损伤未必,这个病人已经六十多岁了,现在的钛合金钢板已经是抗菌型了,这么大的年纪无需再取钢板,第二髓内固定难道没有损伤吗,患者年纪已然不小了,骨质的血供主要是骨髓供血,所以钢板内固定绝对比髓内固定有优势。”

        医生们按照等级,一个一个的开始发表意见,并不是所有的手术都会有这种讨论,但是一旦遇上这种在学术上没有定论的手术,争论就非常激烈。这是学术上的争论,也是利益上的争论,也是话语权的争论。

        轮到主治医生和住院医生发言的时候,直接就成了站队了,副高或者正高这一级别的医生已经把优势和缺点都表明的非常明白了,不用住院医再废话,站队就成了!这种时刻,一旦主任无法压制,在技术上无法压制碾压,久而久之科室就成了战场,毫无凝聚力。

        五个组,有两个组支持钢板内固定,两个组支持髓内固定。最后,剩下张凡他们这个新成立的组员发表意见了。

        “薛飞。”老高点名。

        “我觉得都合适!~”这玩意就没心没肺,但说的话确实无可挑剔。是啊,两种都合适啊。而且也没有循证医学去证明哪个更好!

        “张凡。”老高憋了薛飞一眼后,继续点名。

        大家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张凡,见过张凡曾今战绩的老医生也想听听张凡意见,明知道他也跳不出这个桎梏,但还是望了过来。年轻医生特别是新来的许仙,也想看看张凡的眼光,他认为髓内固定绝对有优势,就看张凡是不是有这个眼光了。

        “我认为两种手术方式都不合适!”张凡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怎么?想上外固定。这个不是胡闹吗!”周成福他们组的副高一听就急眼了,外固定也是一种固定方式,简单的说一下,就像盖楼的时候在大楼外部架起来的钢架一样,骨折也可以这种固定。好处明显,损伤小,但坏处也很明显,适用性太狭窄,而且还容易感染,后期护理太麻烦。

        这个股骨骨折不适合外固定,这个骨折就更加不能用外固定了,所以这个急性子副高直接就打断了张凡的发言,虽然有点不礼貌,但他的心情可以理解。

        张凡没有计较,而是笑了笑后,说道:“陈主任,你觉得这个手术可以用外固定吗?”现在的张凡要竖旗了,特别是这种学术上的讨论,不是谦逊就能说服别人的,要实打实的拿出来东西来,你既然能打断我的话,我就要问问你,让你以后再讨论的时候,说话的时候过过脑子,想好了以后再打断我!

        “额!不能。”陈医生气势立马没有了。张凡一反问,直接把陈医生问出冷汗了,张凡没说是外固定啊。“嗨!毛糙。”老陈心里把自己骂了一句!

        “继续!说手术。”老高打断了张凡的诘问。老高面无颜色,不喜不悲,双手环抱。他也想听听张凡的想法。这台手术,老高其实也倾向于髓内固定。

        这个时候,张凡起身,用手把白大褂的下摆轻轻的摆了一下,如同一个古代大师在上台前甩一下大褂下摆一样,一股子气势出来。“咔!~”张凡打开平时用于量骨头的折叠塑料尺,拿在手中,走向了观片灯前。

        “各位请看!骨折断端在股骨中断,而且是一个斜型骨折,一个不稳定性骨折。但是端口平面移位并不是很厉害,而且还是一个非开放性骨折,结合患者年纪,所以我的意见就是髓内固定。”

        张凡一说完,就听到下面很多医生不屑的“嘁”了一声,老高也皱了皱眉,但略微一想后,又变的面无表情。许仙一听也略有失望,张凡气势够足,但言语无货。“也就这样了!”他心里暗暗的想到。

        大家都忽略了一点,张凡前面说的两种手术方式都不合适,老高明白了,但手术难度太大了。

        “闭式髓内固定!”

        “闭式髓内固定?”多家两个字,但难度就是量级的增加了!有人情不自禁的问出了声音,这个情不自禁的都是副高一级别的医生才会产生的,副高以下的医生还体会不到这个手术的难度。几个副高相互看了看,脸上不是震惊而是疑惑。而一些主治和一帮学习不扎实的住院医生脸上全是迷惑,对,是迷惑,什么是闭式髓内固定?比如薛飞就这样!

        闭式髓内固定,其实也简单,就是不切开皮肤软组织,不用裸露骨折断端而直接固定,简单的说就是盲打,这个对技术要求太高了,而且这种手术方式一般都是对于相当稳定的骨折才会上的手术方式,就算稳定的骨折,一般的医院和医生也不会选择。

        是,这个手术方式是对病人损伤是最小,但对医生来说太危险了,因为是盲打,出意外、出偏差的可能性太大了,这种骨折误差都是两厘米甚至毫米来说的。一旦固定不好,或者固定后导致骨折断端移位形成角度,然后导致骨折愈合畸形,这就成了医疗事故了,一旦出现医疗事故,哪就没人关心你是不是为病人考虑的。所以,这种手术别说在基层医院了,就算在大医院,不是主任级别的医生,一般绝对不会轻易去做的。

        “这是斜型不稳定骨折,不是稳定骨折,我的小哥!你能保证断端达到生理解剖位置吗?”另外一个副高有点带着遗憾或者无奈的口吻对张凡说道。这就是医生的无奈,技术不到永远不敢去尝试,不敢向前走一步。

        “我能!”张凡站在观灯机前,握着尺子,一脸正色的说道。

        “额!他能。”副高一级别的医生,原本要说话的都不说话了。因为张凡的战绩太可怕了!他们怀疑又不怀疑,很是纠结!

        原本私下偷偷讨论的声音没了,静!如同净街虎出现一般,大家连眼神交流都没有了,静静的看着主任,而主任却看着张凡。

        终于,老高说话了:“你做过吗?”这就是基层医院,不管你手术技术多高,遇到特殊的手术,首先问的就是你做过没有,有没有经验!大医院还有条件有各种保障让你去创新,而基层医院首要的就是安全。什么是基层医院,华国排名前三十的医院以外,都是基层医院!

        这些基层医院的差别,就是设备的先进程度,医生学历的高低,学习上级医院新的治疗方式的快慢而已。搞科研!哪是浮云,也就是在疾病的边边角角上打转。

        想冒风险去创新?先不说病人家属了,医院就能把你腿打断!这个事情,有好有坏,没办法讨论,但有一点非常明确,虽然技术发展进步的很缓慢,把所有研究的重任都交给了上级医院,可医疗事故确实明显减少了,说对病人负责吧又好像不负责,反正很别扭。

        “做过!”张凡脸都不红,现实中虽然没做过,可在系统中张凡没白肝,其他科室的手术不好说,但骨科手术,这种手术张凡早就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这就是他的保障,这就是他的信心!

        “确定?”

        “确定!”

        老高沉思,犹豫!好像过去了几个世纪一般,其实也就是十几秒。然后转头,“陈主任,你觉得呢?”老高问话了,其实这就是给老陈面子,老高已经倾向于张凡了,现在是给老陈给台阶呢!

        都是聪明人,老陈要是抻着脖子不同意,也没用,老高直接就把病号给张凡了,要是张凡手术做成功了,哪以后老陈就难做了!这就是主任的威势,大多数医生都向往的威势。

        “难度太高!我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啊主任!”老陈对上张凡还能语气或严厉或调侃,但对老高,他就非常的低调。

        “要不,这台手术我带着张医生做?”老高又问道。这就是相互已经把台阶搭起来了。老高活生生的把手术要过来了,风险?风险也不小,张凡一旦做不下来,或者出了医疗事故,就轮到老高难做了,弄不好他主任都没办法做了。

        可老高就愿意相信张凡,愿意去提携张凡。这就是搞技术的技术狗,不是政客。技术行业,你一旦能表现出你的优秀,绝对有人会提携你的,也就是在提携力度上的不同而已。

        而老高对张凡真的是全心全意的去提携。何为大医,这就是,老高就是!自己担着风险,让后辈前行,这样的医生在这个生死之地有太多太多了!他们就是华国医疗行业的基石!

        “行,我也搭把手!”老陈没有落井下石或者做个旁观者。学术可以争论,一旦确定,剩下就是齐心合力了,这就是一个优良的科室!

        “好!明天非急诊手术,全部停了,观摩这台手术!”老高终于笑了,面带笑容,既然都这样了,索性直接把台子再垒高一点,或许能让张凡早点起飞!

        这时候众医生转头望向了张凡,张凡如同老高一样,面带笑容,慢慢把手中的标尺合上了,“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