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282章 含金量

第282章 含金量

        唐斌没有回答欧阳云苏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齐真这么年轻能当上副局长,多半跟这个人有点关系,不过,副局长和局长虽然只多一个副字,可含金量就差远了。

        要想接替罗玉梅的位置,必须要过陆涛这一关,想必那个人也没有办法帮齐真去掉这个副字,所以,迂回了一圈,让阿东来求我帮忙了。”

        欧阳云苏惊讶道:“怎么?阿东的意思是让你帮齐真当上二道河区公安局的局长?”

        “他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我怀疑不是他自己的意思,应该是齐波让他来说情的。”唐斌哼哼道。

        欧阳云苏迟疑了一下,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欧阳云苏犹豫了一下说道:“按道理齐波跟咱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可如果阿东和齐妍成了夫妻,情况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先把他们两个的关系确定下来。”

        唐斌好像烟瘾犯了,坐起身来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支烟点上,欧阳云苏破例没有阻止,而是嗔道:“你多半已经拒绝阿东了吧?我就知道,凡是牵扯到我们欧阳家的事情,你是能推就推。”

        唐斌眯着眼睛抽了几口眼,缓缓说道:“悄悄相反,这一次我准备帮这个忙。”

        欧阳云苏狐疑道:“你真想好了?万一阿东和齐妍不成的话……”

        唐斌摆摆手打断了欧阳云苏,说道:“我这倒不是因为阿东和齐妍的关系,而是想借这件事试探一下陆涛。”

        欧阳云苏楞了一会儿,随即笑道:“你这招高明,说实话,二道河区公安局长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职务。

        如果你亲自跟陆涛开口的话,对他来说就是个顺水人情,如果他连这个顺水人情都不愿做的话,那肯定是对你产生异心了。”

        没想到唐斌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说道:“如果是在以前的话,这种事都不需要我亲自开口,找个人给他带句话就行了。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把握,我总有种预感,陆涛很有可能不会答应,当然,他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婉拒。”

        欧阳云苏小声道:“怎么?你觉得他已经不在听你的话了?”

        唐斌摇摇头说道:“那要看什么话了,有些话他自然会听,但这件事就未必,因为他怀疑罗玉梅是被人谋杀的,并且跟二道河的阴阳合同有关。

        徐瑞军虽然跟我没有直接关系,却是你们欧阳家的亲戚,所以,这个时候二道河区公安局长的人选对他来说很重要。”

        欧阳云苏疑惑道:“既然你明知道他不会答应,为什么还要去求他呢?”

        “求他?”唐斌瞪着老婆质问道:“我有必要求他吗?我只是给他提一个建议罢了,采纳不采纳那是他的事情。”

        欧阳云苏怔怔地楞了一下,忽然问道:“你刚才说忽然想起一个人,并且这个人跟齐真的升迁有关,到底是什么人啊。”

        唐斌摆摆手说道:“说了你也不认识。”说完,躺下身来,说道:“睡觉睡觉,天都快亮了,你不是嫌家里清静吗?明天有你忙活的。”

        欧阳云苏一边脱衣服,一边问道:“怎么?大年初一哪来的客人?”

        唐斌说道:“明天市里面的主要领导可能都要过来走一趟,陆涛每年都来,难道今年不来了?”

        欧阳云苏惊讶道:“现在不是都搞团拜吗?怎么父母官居然来家里拜年了?”

        唐斌嘟囔道:“怎么?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不中用了吗?告诉你,我这杯茶还热着呢。”

        欧阳云苏半个身子趴在丈夫身上,一只手伸下去摸摸,笑道:“还真热着呢,要不要我帮你再加加温?”

        第二天,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果然来给唐斌拜年,但直到中午都没有见到陆涛的影子。

        “哼,说不定还真被你说中了,陆涛今年也许真的不来了。”欧阳云苏猜测道。

        不过,她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了门铃声,打开房门一看,没想到竟然就是陆涛。

        “哎吆,陆局长啊,你看,刚才老唐还念叨你呢,还以为你工作太忙没时间来了呢?”欧阳云苏满脸堆笑地说道。

        陆涛走进门来,见唐斌坐在沙发上戴着眼镜看报纸,笑道:“再忙也要来看看老领导,不过,今天确实有点事耽搁了。”

        唐斌摘下眼镜瞥了陆涛一眼,说道:“公安机关不像别的单位,没有什么过年过节的说法,有事就忙你的,没必要拘泥于礼节。”

        欧阳云苏嗔道:“你这人真是的,人家不来吧就念叨,来了又怪人家拘泥于礼节,当你的部下可真不容易。”

        说完,冲陆涛笑道:“陆局长,你坐你坐,我给你沏茶。”

        陆涛在唐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唐斌把一包中华烟扔在他面前说道:“我是彻底戒了,你自己抽吧。”

        陆涛拿出一支烟点上,笑道:“还是老领导有毅力,我试了几次都没成功,烟瘾反而越来越大了。”

        欧阳云苏端着一杯茶放在陆涛面前,抱怨道:“你别信他的话,嘴上说戒了,只要我不在跟前还不是照样偷偷地抽?

        所以我一般把烟都藏起来,让他找不到,这不,早晨市里面的领导来看他,我才拿出一包烟来招待客人,没想到已经被他偷偷抽了两支了。”

        陆涛呵呵笑道:“老领导,还是要保重身体啊,欧阳大姐这也是为你好嘛。”

        唐斌摆摆手,说道:“别听她唠叨,我自己心里有数。”说完,冲欧阳云苏说道:“你就别在这里打岔了,忙自己的事去吧,我跟陆局长说点事。”

        欧阳云苏瞪了丈夫一眼,冲陆涛笑道:“你看看,我说几句话他就不耐烦,好好,你们聊。”说完,走出了客厅。

        唐斌放下手里的报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你们找到了那块玉佩,是不是绑架小虎的案子有点眉目了?”

        陆涛迟疑了一会儿说道:“玉佩是偶然发现的,但案子还没有眉目。”

        唐斌疑惑道:“既然这个人手里有小虎的玉佩,那肯定和绑架案有关,怎么没有一点眉目呢?”

        陆涛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人坚称玉佩是从别人手里买来的,并且,他应该没有绑架小虎的动机?”

        “哦,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小虎的玉佩怎么会在他手里?”唐斌一脸不解道。

        陆涛说道:“我今天正想向你汇报这件事呢,实不相瞒,这个人名叫徐瑞军,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他竟然欧阳大姐的亲戚,这让我很费解,难道欧阳大姐的亲戚会绑架自己家里人?”

        “徐瑞军?”唐斌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问道:“你们会不会搞错?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云苏家里有这么一个亲戚?”

        陆涛迟疑了一下,说道:“应该不会错,这个徐瑞军本人和欧阳大姐家倒没什么关系,可他的老婆名叫欧阳慧,她和欧阳大姐的侄子欧阳东算是叔伯兄妹。”

        唐斌怔怔地楞了一会儿,一脸惊讶的样子,随即站起身来走到外面大声道:“云苏,你来一下。”

        过了一会儿,欧阳云苏走了进来,嗔道:“不是赶人家走吗?什么事啊?”

        唐斌问道:“你家的亲戚里面有个叫徐瑞军的人吗?”

        欧阳云苏好像一脸懵逼的样子,说道:“徐瑞军?好像没有啊,挺陌生的。”

        唐斌说道:“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一个叫欧阳慧的人?”

        欧阳云苏好像一脸恍然的样子说道:“欧阳慧?她倒是跟我有亲戚关系。”说完,扭头看着陆涛问道:“你们怎么突然问起她了?”

        唐斌问道:“这个欧阳慧跟你什么亲戚?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

        欧阳云苏瞪了丈夫一眼,哼了一声道:“你什么时候眼里还有我家的亲戚?说句难听话,简直就是六亲不认。”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欧阳慧说起来也算是我的侄女,她的太爷爷和我们的太爷爷是亲兄弟,所以也算是欧阳家族的人。

        不过,由于隔了几代人,所以并没有什么来往,说实话,我都十来年没有见过他了,对了,她结婚的那年好像阿东去过,她的丈夫好像就叫什么军。”

        说完,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脸疑惑地盯着陆涛问道:“哎呀,难道你说的徐瑞军就是阿慧的老公?他犯什么事了吗?我听说他一直在二道河那年做生意呢。”

        唐斌摆摆手,说道:“你就别问了,忙你的去吧。”

        欧阳云苏瞪了丈夫一眼,嗔道:“既然跟我的亲戚有关,我多问一句又怎么了?难道阿慧的丈夫犯了什么了不得的案子?”

        唐斌还没有出声,陆涛说道:“大姐,小虎那块玉佩就是在徐瑞军的家里发现的,并且那栋房子是徐瑞军在二道河的一处秘密住宅。”

        欧阳云苏一脸吃惊道:“什么?小虎的玉佩?怎么会在他的手里?难道你怀疑他……”

        没说完就愣住了,随即失声道:“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会绑架小虎呢,虽然我们两家没有什么来往,可毕竟是亲戚啊。”

        唐斌哼了一声道:“怎么不可能?难道亲戚坑亲戚的事情发生的还少吗?有些人为了钱也就顾不上什么亲戚不亲戚了,何况我们跟他们并没有多少来往。”

        欧阳云苏嗔道:“难道徐瑞军承认自己绑架了小虎吗?反正我不相信阿慧知道这件事。”

        唐斌摆摆手说道:“你相信不相信不重要,最终还是需要证据来说话,我相信陆局长会查清楚的,你先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