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寻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这可是机会

第一百二十八章:这可是机会

        成德节度使李安国顶盔带甲,一手扶着腰刀,一手提着马槊,带着尤勇等一干将领从大堂里匆匆而出,在梁晗带回来振武节度使王沣背叛,数千契丹骑兵已经插入到了李澈大军后方之后,李安国几乎想都没有想,立即便下令尤勇集合成德所有军队,准备立即出城救援.

        脚步匆匆刚刚踏出大堂,李安国却愕然止步,看着穿着一身孝服,提着酒壶酒杯,跪在大门一侧的公孙长明.

        “公孙先生,你这是干什么?”李安国急走几步,将公孙长明从地上扶了起来.

        公孙长明看着李安国,两眼双泪长流,斟了一杯酒,双手捧给李安国:”无他,李公今日要出城,必然是有去无回,公孙再也见不着老友了,便先在这里生祭一番,免得以后心中有憾.”

        李安国勃然变色,他身后的将领更是大怒,一众人等,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刀柄,若不是公孙长明平日地位超然,极得李安国尊重,此时只怕他们已经拔出刀子砍过去了.

        “先生这是何意?澈儿后路被断,只怕危在旦夕,我若不去救,只怕他有性命之忧.”李安国沉声道:”李某虽然久不曾上战场了,但对于战场且并不陌生,先生是认为李某已不复当日之勇了吗?”

        公孙长明苦笑地看了一眼李安国已经挺出来的肚子,摇头道:”这与武勇无关,论起武勇,大公子的武勇在成德,已经少有人能与之相较了吧?李公,你一向睿智,对于战争的形式判断是极为准确的,这一次因为大公子牵涉其中,便乱了方寸了吗?”

        李安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李澈是他最看重的儿子,是他成德未来的接班人,是李氏一族的希望,此时此刻,他怎么还能像平时一样冷静呢?

        “王沣既叛,大公子的确危在旦夕了,但李公,你且想一想,你与大公子,谁的目标更大一些?”公孙长明将手中酒壶酒杯摔在一边,问道.

        “自然是李公你的目标要更大一些.数千契丹骑兵去抄公子后路,那王沣的军队在哪里?契丹兵这一次倒底来了多少,是不是仅有梁晗看到的那一些,还有没有更多的契丹骑兵隐藏在王沣军中?”

        “如果我是王沣,此刻必然是设伏于半道,等着李公率部出城救援,打李公一个措手不及.此时李公手中甲士不到两千,府兵不足一万,而王沣,手中至少有三千甲士,数万府兵,还得加上有可能存在的契丹骑兵,李公自问,如果半道被殂,可有胜利的希望?即便能战而胜之,李公又还有多少力量可以前往河间救援大公子?”

        李安国与身后一众将领都是哑口无言.

        “到时候,李公不但救不得大公子,连自己也要陷身进去,公孙长明不先祭奠李公一番,以后又哪里还有机会?”

        尤勇听得脸色大变,向前一步,对着李安国道:”节帅,公孙先生言之有理,还请节帅三思.”

        李安国闭目片刻,复又睁开:”我若不去,澈儿必败无疑.”

        “李公若去,成德难保.”公孙长明正色道:”李公,恕我直言,现在的成德,李公才是擎天之柱,若无李公,成德不存.大公子吉人自有天相,或者能够突围而出.”

        “公孙先生觉得有这个可能吗?”李安国叹了一口气,问道.

        “有,如果大公子能当机立断,不往成德方向走,而是往章武方向去,便有一线生机,如果占据了章武方向的横海柳成林部能前往救援或是接应,则希望更是大增.李公,请恕我直言,此时此刻,大公子只能自救了.”公孙长明向前一步,道:”大公子手中有四千甲士,近三万府兵,如果指挥得当,决断及时,能够当机立断往章武方向退去,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李安国仰天长叹了一声,将手中马槊狠狠地扔在地上,转身向着大堂内走去,一众将领有些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公孙长明,紧跟着李安国又重新回到了大堂之中.

        公孙长明也跟了进来.

        “公孙先生,现在我该如何做?”李安国道:”我心如乱麻,已失了方寸.公孙先生可有教我?”

        “事已至此,此刻,唯有固守深州了.”公孙长明道:”第一,征召深州所有能征集到的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男子.第二,急令镇州,翼州两地以最快的速度征召所有能征集的力量前来深州救援.其三,令赵州李安国集结力量,杀入振武,使得王沣分心他顾,不能集结所有力量进攻深州.”

        李安国点了点头,对尤勇道:”按照公孙先生所说的,马上下达命令.同时传令成德所有州府,进入全面战争状态.”

        公孙长明欣慰地点了点头,李安国总算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李公,不管是镇州还是翼州,重新征召府兵,筹集粮草,都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只怕他们才能抵达深州,而这段时间内,我们就只能依靠手中现有的力量来守卫深州了.好在深州城池坚固,前期又储备了大量的粮草军械,后勤方面还是没有太大压力的.外面的那些后勤大营,要用最快的速度搬进城内来,城外,我们没有多余的人手去设立防御阵地了.”

        天色刚刚放亮,深州全城便已经响起了警钟之声,一匹匹快马从城内奔出,向着四乡八里狂奔而去,他们有的是去镇州翼州赵州报信,有的则是去深州治下的各地征集府兵,刚刚苏醒过来的深州百姓,也被这大清早便响起来的警钟之声给惊呆了.

        警钟响起的时候,胡十二拖着他的粪车出了城,在道路之上蹒跚前进,听到警钟之声,他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一切都被公子料中了.

        向前再走了一段路,路边站着一个挑着货郎担子的汉子,粪车停了下来,两人相隔着大约一步的距离,胡十二低声道:”马上回武邑去,告诉公子,成德败了.”

        “知道了.”

        看着汉子还准备挑去他的货郎担子,胡十二斥道:”丢了,去秘营联络点,那里备了有全套的衣裳,令牌,你冒充成德节度府的亲卫快马加鞭回去,这样子上路,走不多远便会被征兵的官兵抓住又拉回深州来.”

        汉子听了胡十二这话,立即便将货郎担子往旁边的草从中一扔,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胡哥,你不走吗?你呆在深州,肯定也是要被拉夫的.”

        “我不走,我走了,刚刚经营出来的一点局面,岂不是又要散架了?”胡十二毅然绝然地摇了摇头:”就算被拉夫我也不怕,你胡哥我可也是练了好多年的练家子,怕个屁?”

        “胡哥,这可是大军作战.”汉子劝道:”你即便这样回去,小公子也绝不会怪罪你的.”

        胡十二笑道:”滚你的,老子还要你来担心,老子现在正在奋斗着能让公子有朝一日也给我赐姓为李,就像李浩李瀚李泌一样,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即便我胡十二打不过这三个家伙,但也能为公子立下汗马功劳,甚至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汉子拱了拱手,不再说话,转身一路飞跑着离去.

        胡十二走到汉子仍到草从里的货郎担子,从里面翻找了一阵,将内里的大部分东西塞到自己怀里,这才重新回到路上,拉起他的粪车,正准备前往收粪的地点,官道之上却又响起了密集的马蹄之声,抬头一看,他立刻又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次来的骑兵是从瀛州方向而来,大约有两三百骑.

        这些骑兵来得极快,顷刻之间掠过了胡十二的身侧,胡十二一眼便看到了打头一人正是深州刺史苏宁.

        来到深州之后,他可是费了些力气将这些人的容貌都弄清楚了.现在的苏宁,一脸的气急败坏,整支骑兵队伍一副丢盔弃甲的模样,大部分人身上都血迹斑斑,有的甚至受伤不轻.骑士的最中间,就有人被捆扎在马上,显然是因为受创太重,连驾驭马匹也做不到了.

        看来真是一场大败呐!连苏宁都成了这副模样了.

        等到马车过去,胡十二再度拉起了他的粪车,向着目的地走去.

        送完了这一趟,就回城去,自己这样的壮丁,当然是要被征去当兵的,稍稍露一点自己的本事和见识,弄个小头目还是可以的,再想办法把城里的几个手下也弄到自己身边来,这样便有了小小的一点资本.这样的一场战斗,对自己而言,说不定也是一次机会,要是能活下来并且立下功劳的话,说不定还能弄个军官当当.

        到了那个时候,才是自己发挥最大作用的时候,公子不是说过,想要收集更高端的情报,那收集情报的人,也必须站在这些高端的人当中才有可能吗?这一次,自己可以试一试.

        成德大败,大部分军官说不得都要去阎罗王那里报道了,自己在秘营受训多年,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能力显露出来,在这样的状况之下,说不定会爬得很快的.

        他愉快地哼起了小调,脚步轻快地向前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