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待价而沽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待价而沽

        楼下似乎有人找来了。”

        正当玉生烟准备略施小惩给叶白荷一点教训的时候,杜迁突然说道,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再扮成主仆,故此已换成了用兄弟相称。

        “这么快就找来了?九重天的人度可真够快的,不过不用着急。”年纪最小却排行最大的西门淫笑了笑。“之前在罗生门的时候他们都没能擒住咱们,反倒搭了不少人进去,纵然现在来了又能怎么样?”

        提起罗生门一战,兄弟三人也是一阵后怕。

        关键时候杜迁与玉生烟也一起出手,若非芊荨与孟轻舟二人始终在一旁看热闹,他兄弟三人也绝对没有办法带着这么多人活着逃回来。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将他们藏起来再说。”

        宋一血最为悲催,再度被揉成一团塞回到了背篓里,三人被嘴里塞了破布条丢进了一个地窖里面,连沟通都无法做到,只能等待外面动静。

        最开始只是听到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突然又听到一阵打斗的动静,又不多时候外面竟传来阵阵大笑。

        叶白荷下意识感觉不对劲,果然等有人打开地窖盖子的时候才现三大淫侠当中又多了一个身材矮小尖嘴猴腮的家伙。

        “哈哈,老四,看看这是什么?”

        玉生烟大笑,先前他三兄弟还以为是什么敌人来到此处,埋伏在暗处,一阵打斗之后才现原来顺着记号找过来的人居然正是老四小淫,虫,顿时兄弟四人无比畅快。

        小淫,虫知道玉生烟所指是什么,看了叶白荷一眼,脸上纵有一丝喜色,只是此时却不得不将心收了,嘿嘿笑道。

        “不错不错,姿色的确不错,又加了几分男人的英气,只是老大老二老三,现在咱们恐怕还有一点别的事情要处理。”

        说罢便关了地窖盖子,兄弟四人一阵窃窃私语。

        宋一血心中悲凉,三大淫侠原本留着他就是指望找到走丢的老四,现在老四已经回来,宋一血知道自己再无用武之地,至于三大淫侠所说的敬仰他师父等等鬼话,也就听听算了,定当不得真。

        “什么?你老小子居然还有这等艳福,亏得咱们还在为你的生气挂念,搞了半天居然是享福去了。”玉生烟一阵忿忿不平,但当看见楼下等候的刘秋水姿色的时候又是眼里放光,就连杜迁与西门淫二人也是如此。

        杜迁嘿嘿笑道:“不过既然老四你已经回来了,又何必在乎什么答应她的事情,更何况这事儿摆明了你是被她利用,依我看咱们倒不如直接劫走她,带出九重天,到时候想怎么玩儿还不是由得咱们自己?”

        “话是这么说,可咱们能想到的事情,这女人这么聪明,怎么可能想不到?”西门淫琢磨片刻之后看向一脸高深莫测的小淫,虫,问道:“老四,恐怕你们也不是仅仅只有你们两个人来这里的吧?”

        “聪明聪明,要不怎么说是老大?”

        小淫,虫笑着朝西门淫竖起了大拇指。

        “这婆娘跟我玩儿心计,你们的下落是峨眉派弟子打探而来,她带我来的时候早有准备,恐怕此时此刻周围早就被峨眉派的弟子设下埋伏,她虽然没跟峨眉派的弟子说破我跟她的事情,不过作为大师姐,要命令峨眉派的弟子并不难,如果我们真那样做的话,恐怕峨眉派的弟子马上就会对我们出手,如果只有峨眉派的弟子也就罢了,怕就怕刘秋水这婆娘还预备了后手,所以这一趟,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恐怕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果然如此。”西门淫又低声道。“去倒也去得,以我兄弟四人联手,除非是他们师父南陵四老亲自前来,就他们几个,杀了也就杀了,怕就怕的是就算杀了那四个小子,楼下这女人也不打算让老四你平安离开,总之来说就是一句话,上这婆娘的床容易,想下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西门淫原本就心思聪慧,虽年纪最小却排行老大,便是因为作为兄弟四人的智囊,此刻小淫,虫听他分析的头头是道,不免心中又是一阵佩服。

        杜迁道:“上都上了还管那么多破事儿做什么?依我看反正那婆娘是利用老四,用完就准备卸磨杀驴,倒不如咱们一不做二不休先将这婆娘一刀砍了,就没那么多事情了,到时候光对付一个南陵四老的弟子又还需要担心什么?说不定他们还未必有胆子来找我们呢。”

        “老二这话说的虽然有些道理,他们的确未必有胆子来找我们,可他们却有不得不来找我们的理由,刘秋水想斩草除根一劳永逸,魏巍他们就未必不想瞒天过海当这件事情从没生过,只有咱们最被动,刘秋水这一手的确是狠,这是摆明了赌上自己一切跟我们斗,赢了她就名利双收,输了就鱼死网破大家都不好过,现在咱们却是赶鸭子上架,不听刘秋水的,我们出不去九重天,听她的,等到跟魏巍他们斗的两败俱伤的时候她再出来坐收渔利,这女人武功怎么样不知道,就这份心思,不去做世子妃辅佐世子成就霸业都有点可惜了。”

        听西门淫如此一分析,原本心中欣喜的其他兄弟三人头上竟如同笼罩了一片乌云一般。

        玉生烟不甘心道:“老大,听你这意思是说咱们现在是进退两难了?”

        “说难也难,说不难倒也不难,要是咱们四大淫侠连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刘秋水都玩儿不过,那也实在是太对不起咱们这响当当的名号了,我看咱们不妨如此……”

        当下兄弟四人俯低声窃窃私语一番,听罢,除了西门淫之外的三人俱是两眼放光,朝西门淫服气的竖起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哈哈哈……”

        ……

        “我看咱们不妨来个此消彼长。”

        成功扭转了尊使对三大淫侠的注意力,张凤府面对尊使的疑问,又道出一条妙计。

        “你想咱们最想看到的是什么?”

        “咱们最想看到的?”不明白张凤府心思的尊使淡淡道:“自然是想看刘秋水死,你之前不是已经说了么?又来问我这个?”

        “没错,就是想看刘秋水死,不过若是尊使你出手的话,难免不被人看出猫腻,最好的办法就是看刘秋水死在魏巍他们手中,可魏巍他们兄弟四人定不是四大淫侠的对手,所以咱们……”

        “所以咱们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暗中帮助魏巍他们除掉四大淫侠。”

        “没错。”

        张凤府猛的一拍大腿,又因为尊使已顺着自己的话说了下去,心中欣喜,竟忘记了大腿的伤,这么一拍疼的龇牙咧嘴,形同一只生气的猴子一般,惹得尊使忍俊不禁,冷笑道:

        “你这条计划倒是不错,所以你是想让我帮助魏巍他们,顺带联手一起除了四大淫侠,这一箭双雕的计策倒是用的挺顺手。”

        “嘿嘿嘿。”

        张凤府转了转眼珠子故作小聪明得逞,一阵讪笑。

        “私心虽然有,不过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多的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合作,他们三帮人只有刘秋水死才能给那妖女带来麻烦。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至于我那些小仇小怨,跟尊使你的大计划比起来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尊使你又怎会介意顺带帮我收拾掉四个毫不起眼的苍蝇呢对不对?”

        张凤府油嘴滑舌,实际心中却在担忧三大淫侠那边,心道这四大淫侠手段心狠手辣行事又极其让人难以捉摸,也不知逍遥与叶白荷二人落在他们手中究竟会如何,眼下他虽然心中担忧,却根本无法做什么,不禁心中又是一阵咬牙。

        心道四大淫侠,倘若他们没出什么事也就罢了,一但出了什么事情,我可要让你们兄弟四人血债血偿。

        尊使冷冷道:    “拍马屁的话就少来了,我只看结果,倘若这中途你敢做什么小动作,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张凤府再度讪笑。

        “是,是,有你尊使在此,我纵然心里有千万个胆子,也不敢冒着被炼成傀儡的风险跟尊使你耍什么花样啊,刚刚我可是领教了尊使你那一脸的厉害,要再给我踹上这么一脚,恐怕即便想苟且偷生被练就成傀儡,也是一个屁股开花战斗力大打折扣的傀儡罢了。”

        张凤府说完之后未见身后传来什么动静,狐疑间下意识回过头,却见与芊荨生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正憋足了笑意饶有兴致看向自己。

        也只有在这么一刹那,张凤府才觉着这姐妹二人倒的确有几分像姐妹。

        正要再说话时候忽然见到一道白影正鬼鬼祟祟朝这边极掠过来,那白影一边行路一边嘴上不住咬牙切齿的嘀咕。

        “大小姐……真是好厉害的大小姐,纵然杀人也不惜得自己动手,倘若不是你处处不待见于我,我又怎肯将你的事情尽数告诉尊使?”

        张凤府正瞪大眼睛时候,那道熟悉的人影又喃喃自语道:“我宋帝王活了几十年都活的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情。没想到如今却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如此耍的团团转,你想让我死,我自然是不能不死,可你未免太小瞧我宋帝王了,罢了罢了,既如此,我就再送你这恶毒的女人一份见面礼,你想让他们死,我偏偏要让他们活着,我非但要从那三个家伙手里将他们救出来,我还要告诉所有人你这女人是如何对待自己下属……”

        宋帝王远去,消失不见,方向正是小淫,虫与刘秋水离开的方向,原来他也是顺着记号寻了过去。

        这让张凤府心中疑窦丛生。

        大小姐说的自然是芊荨无疑,可那三个家伙是指什么人?莫非是三大淫侠?倘若如此,那他们可不指的就是被三大淫侠带走的叶白荷逍遥二人?

        张凤府高兴的几乎要跳了起来,谁知身后尊使却淡淡的说了一句。

        “此人,决计不能留下来。”

        “嗯?为什么?”张凤府不禁问道。“他不是在为你做事情么?你连自己人都下手?若非他给你透露消息,你又怎会对那妖女的事情了如指掌?”

        早已习惯张凤府对芊荨妖女称呼的尊使意味深长一笑。

        “你以为他是在为我做事情?他不过是在为自己做事情罢了,他想给自己这幅臭皮囊寻找一个好的买主,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不过只是待价而沽,我若留下他,将来有更好的去处时候他同样会毫不犹豫出卖我,你觉得这样的人能留下?这人,差了孟轻舟不是一星半点,难怪那女人会如此不待见。”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