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1)

第十九章(1)

        眼中的世界永远没有真相,只有永远解不完的谜。

        黑暗中,周遭空气像是从指尖轻轻流淌着,记不清这样的黑暗持续了多久,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在梦中还是回到了过去。

        一丝曙光终于划破黑暗,像是破晓般刺眼。

        “嘿,在干什么呢?别躺着装死,快起来。”芯蕊的声音夹杂着淡淡的栀子花香味。

        “嗯~~就让我再睡一会儿。”我懒在床上享受着清晨阳光洒下的丝丝温暖。

        “难道你想新兵入伍第一天就因为迟到而错过了火车?”芯蕊在床边帮我整理着崭新的军装。

        我恍然大悟从床上窜了起来,今天是入伍的第一天,如果错过肯定会被柳毅嘲笑,从此再无颜面见家乡父老。

        “亏你难得最后一天约会,却睡得像是个死猪一样,去了部队看教官好好收拾你。”芯蕊将整理好的军装拎了起来,我顺着衣袖将手伸了进去。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等我当了兵再考上军校,以后你就是军嫂。”年轻时的我得意的叫嚷着。

        “军嫂?我不要,听起来好老啊。”芯蕊噘着嘴拒绝道。

        “那随便你,你说叫啥就叫啥,以后回家都听你的。”那时的我年轻得不可一世,却不知命运的齿轮从不会为了某个人而停歇。

        “如果有一天你和柳毅真的上了战场,谁要是牺牲了,你们也许会后悔呢?”芯蕊用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我。

        “怎么可能,有我在他怎么可能牺牲,从小到大有我在的地方小混混都不敢出没,以后遇到敌人吓都把他们吓死。”

        “但是如今你后悔了吗?”芯蕊突然从我眼前消失了,周遭的一切都在迅坍塌,黑暗像是旋涡一般将我从幻觉中往更深的深渊吸引着,只剩芯蕊的声音还在我耳畔不停回荡。

        “你后悔了吗?”

        “你后悔了吗?”

        …

        如果一切回到从前?

        那美好的从前?

        我后悔了吗?我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说我的人生是一本书,也许握笔书写的人并不是我,而我只是那支手中的笔。

        “如果是这样,那你一定要勇敢的洒下笔尖的墨水。”芯蕊最后的声音还在不停回荡着。

        我会的,会的…

        一阵炫光好像将我从无尽的梦境拉了回来,清晨的海风从窗户灌了进来,吹散了满屋弥漫的酒精味。我身上搭着一件熟悉的咖啡色大衣领口散着淡淡的薰衣草味,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在朝阳的光下垫着脚尖拉开了两侧的窗帘,阳光带着些暖色洒进来映在她稍稍凌乱的梢。她微笑着扭过头来面朝我,芯蕊?我抬起手腕不禁觉得那光有些刺眼,手腕下的餐刀和身上的大衣同时滑落了,我和她同时伸手去抓坠落的大衣,却不经意指尖相触。

        “谁是芯蕊?”李筱艾淡淡的声音,一定是睡梦中我呼唤了她的名字。

        我努力遮挡着强光收缩瞳孔,将目光聚焦在眼前的人身上。

        “我的…”女友?未婚妻?女儿的母亲?似乎都无法完全表达此时此刻她在我心中像是印记一般的感觉。

        “你的?”李筱艾稍稍歪着头样子有些俏皮,眼里闪着异样的光,接着问了句。

        “没什么。”阳光刺眼,房间里的酒味已经淡了许多,我起身将大衣拎起来还给她,然后捡起地上的餐刀将它放回茶几上,“谢谢,现在几点了?”

        “...”她没吭声而是站在窗前注视着我,目光仍有追问。但是仅仅一瞬,她转过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嗯~”

        我瞅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九点多了,你不用去公司么?”

        “去不去公司也许结果都一样,该逝去的总要逝去,强留也留不住。”李筱艾顺势坐在了床沿上,抬头盯着我仍旧是那种冷冷的眼神,“昨天夜里生的事只是意外么?”

        我瞪圆了眼睛,原来在她所住的酒店公寓楼下生的事她全都记得,“你竟然记得?”

        “一点点模糊的记忆,”李筱艾并没挪开目光,“你觉得呢?”

        我摇摇头,“当然不是。”

        “其实这段时间我在忙并不只是因为艾康集团内的事,那些琐事与我本来就没太大关系,公司不是我的,就连职位也是临时安插的,因为没人愿意留在那栋楼里。”她语无波澜,“我只是想知道到底生了什么。”

        “…”

        “但我始终不知道该问谁,甚至连信任谁都不知道。”李筱艾好像自嘲般的弯了下嘴角,“这么短的时间差点死了两次,虽然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大事,更像是意外。”

        “的确看起来像是意外。”

        “但两次你都差一点陪我一起死掉。”李筱艾露出那种既伤感又无奈的表情,眼神中又留有丝丝恐惧,“可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不太明白。

        “为什么要害死我,这有什么意义,而且还要费尽心机制造这些意外?”对于恐惧李筱艾显得格外冷静,思绪也很清晰。

        “看起来像意外也许就不那么容易顺着证据往下查证了吧?也不会暴露凶手是谁。”我猜测道。

        “谋杀和凶杀是不同的,同样是查案和破案,全球破案率最高的国家是日本,而据统计的破案率也刚刚百分之六十。也就是说大部分案件想要被侦破困难依旧相当大。”对于李筱艾这样的优等生,原本看似情绪化的案件却被她拿了一堆数据来证明她自己的处境。

        其实近一个月以来除了简单的问候语我几乎没有和李筱艾有过过多言语上的交流,更多时候我倒像是她的影子一般陪在她的身后,注视着她身边的一切。

        “为什么呢?难道我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么?”像是被点醒了般,李筱艾朝我投来有待确认的眼神。

        “也许吧,这还是要问你自己。”

        “从今往后我都不能回住的地方了么?”她皱着眉终于开始感到有些后怕。

        在我的思维里她连再回艾康集团的大楼都可以取消,更别谈回到自己的住所,“我觉得应该考虑换个地方住,如果你还有其他住所的话。”

        “可是…”

        “什么?”

        “这样他们就会放过我了?”李筱艾似乎一眼就看出了隐藏在事情背后更深的危险,在她都还没弄清楚为什么的状况下都已遭此不测,那个藏在影子里想取她性命的人又怎么可能放过她呢?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想保护一个人的压力会相当大。

        “也许我们需要先跟老狄和董剑见个面,把有些事梳理一遍。”我刚准备掏出手机,手机却恰好响了起来,董剑打来的。“我正准备给你打过去。”

        “什么?你要给我打,出什么事了?”董剑在电话那头嚷嚷着。

        “有事要商量,老狄在吗?”

        “在啊,我们也有事跟你说,李筱艾那边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先回趟公司,反正来回也近。”董剑以为这个点我和李筱艾正和往常一样在艾康的办公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