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不离不弃(1)

第二十六章 不离不弃(1)

        在产生结果之前也许没有什么选择是一定正确的。

        除夕午夜,浓雾弥漫,寂静漆黑的街道周边全是林叶茂密的广场公园,方圆近两公里内除了杳无人烟的写字楼几乎没有居民小区,想遇到人呼救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些遍布各处的摄像头虽然可以留作证据,但此时却根本没实质作用。

        树枝还在不停地摇晃,不远处茂密的广场公园被暗绿色遮挡得密不透风,耳畔再次响起了那骇人的声音。

        沙沙…

        持枪男子小心翼翼接近了轿车后备箱,从隔光玻璃朝外仔细看他举枪的动作就可大概判断,这个人是有备而来,而且曾经接受过非常专业的射击训练。终究还是忍不住再制造一场看似意外的死亡了,杀一个人绕那么多弯倒不如真枪来得直接。

        但到底会是谁呢?非要杀了这个貌似毫不知情的女学生?

        李筱艾蜷缩在副驾驶座的座椅上,顺着我的目光双手颤抖的捂住嘴,可即便是这样仍旧能听见她因恐惧而抽泣的呜咽声。

        “嘘!”我不得不将右手伸到身后轻抚着她的脸颊以示安慰,这时候如果因为恐惧而只顾着哭泣,那正就是杀手想要的。

        他的身体没过了后备箱和后车轮,也许是雾气太浓,他根本看不清车内的状况,反而更加小心翼翼。

        其实此时除了杀手手中的枪,我已经占据着相对隐蔽的车内位置,他在明处我在暗处,第一手我占优。

        一定要先卸了他的枪,李筱艾才有机会逃走。

        步步紧逼,终于他的身体全部被左后车门覆盖,当他现驾驶座没人的同时,我用尽全身力气从左后车门冲撞而出。车门的金属板重重砸在了杀手的身上,他踉跄着斜退了几步,同时我也俯着身寻找起身的平衡。

        重新站稳,杀手敏捷地举起消音手枪,几乎没有瞄准。噗!噗!两子弹已经出膛。我原本准备扑上前去,却不得不脚踝朝一侧用力,身子斜侧,一子弹从我脸颊极近的距离划过,子弹划破空气的热浪极其滚烫以至于我能清晰感觉到皮肤烧灼的感觉。

        来不及犹豫,暗夜里那鬼魅般的人影就像是索命的厉鬼,潜意识里决不能再给他机会瞄准,否则中弹的几率会成倍增加。我没有选择将身体站稳,而是顺势直扑了过去,目标就是那只枪,必须要卸了他手中的枪。

        冲过去的瞬间,我环抱住了他的腰继续用惯性想将他扑倒,这样近的距离枪几乎挥不出原本的作用。但令人意外的是在我以为能够制住他的瞬间杀手用极大的腰力扭动身体,我的身体也随之悬空,下一秒站定,他忽的左脚膝盖力朝我胸口踢来。悬空的身体没有支点,我硬生生吃了一击后,杀手紧接着用右肘将我几乎被踢得再次悬空的身体重重的砸向地面。

        泰拳?就只有一瞬间的思维过滤。

        下一秒杀手再次举起枪准备朝倒地的我射击,索性我将头部用力冲起撞向紧握枪托的右手。

        噗!

        消音手枪走火,子弹朝我身后半空飞去。

        开枪后的后坐力让杀手的动作稍显缓慢,机会和破绽转瞬即逝,我使劲全力朝他接近腕关节的位置挥拳。杀手没想到我会如此坚决的动作让他卸枪,吃痛之下果真将消音手枪掉在了一旁公路边缘。但他另一只左拳如闪电紧接着朝我小腹一记重拳,这一拳几乎将我胃中的食物当场打出来。

        “小爱,走!”我退了半步,与那杀手怒目对视。

        身后没什么声响,李筱艾根本没从轿车里出来,此时此刻我根本不可能回头去看怎么回事,任何破绽都可能致命,更别提将视线移开。

        “走!”我又喊了句。

        杀手没有再给我喘息的机会,再次对我动了猛烈的进攻。泰拳的狠辣和杀伤力在所有搏击格斗拳术中属于相当厉害的,在所有招式中都蕴含着足够的力量和度,而且非常注重实际效果。虽说曾经在部队练过擒拿格斗技巧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但与他在深夜中以死相搏还要顾及身后车内李筱艾的安危总有些让人分心。

        拳脚,膝肘,泰拳的进攻连续而凶猛,稍有不慎我就会遭受重创,然而更令我担心的是,他的确是以杀掉我作为目的。这让我庆幸而又心怀丝丝疑虑,他为何毫不顾忌李筱艾在不在车上,或者干脆找间隙或者破绽杀掉李筱艾。此时一直与我纠缠,错失刚才撞车和持枪射击的绝佳机会,仅凭他一人此时尽管再凶狠也未必能杀得了我。

        为什么?

        近三分钟的拳脚相加,以死相搏,我和那使尽了泰拳招式的杀手都已经伤痕累累,仅剩的力气也仅仅够我俩勉强站立着对峙,谁都不敢再轻易进攻而露出破绽。

        面前杀手的口罩早已脱落,幽暗昏黄的路灯下眼神如狼一般阴狠,神情并不扭曲,但却流露着今晚必有一死的阵阵寒意。隐隐的我甚至觉得他并不关心李筱艾逃没逃走,或者她是否在车上。

        为什么?

        “小爱!”我再次喊道。

        可背后的轿车内外依旧没任何动静,我开始有些焦躁。

        几回合拳脚相加,杀手终于失去了耐心,从腰间抽出匕。这一刻我也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是下了彻彻底底杀心的。

        浓雾丝毫没有要散去的迹象,但远处却隐隐约约响起了警笛声。与杀手死死纠缠已经耗尽我所有精力和体力,无暇顾及身后静悄悄车门虚掩的轿车,更没一丝一毫多余的注意力去想李筱艾到底在里面干什么。

        我眼神游移瞟了眼路面,想捡起三米外路边的消音手枪,杀手也许看出了我的企图,动作幅度和度更快。考虑再三,终究没人敢这么做,弯腰捡枪是巨大的破绽,也许用不着捡起枪我已经被割喉了。

        手中没有可用的武器,为了躲闪匕进攻我不得不放弃近身与他部分身体接触,状况已经十分被动。来不及抹去嘴角的血渍,杀手再一次朝我袭来。

        连连后退,杀手已经将我逼近了轿车旁。车门虽虚掩着,但轻微的晃动还是没能逃过我的眼角,李筱艾还在车内。

        再退一步,我的腰部贴在了已经熄火变形的前动机引擎盖上,有些后仰。杀手举起握住匕的右手朝我劈刺下来,无处翻躲之下我只好侧过身贴在引擎盖上朝车灯处翻滚,但我明白这个动作之后我很难再起身,下一秒即将变成了被居高临下非常不利的局面。

        警笛声近了…

        我多么希望警笛声离我们越来越近。

        轿车后门竟然再一次被踢开,李筱艾冲了出来面容极其惊恐,她跌跌撞撞踩着高跟鞋惊叫着拿起自己的手提包朝杀手挥舞过来。那样子就像是电视剧里的小女人撒泼,她似乎明白这个拿着匕的杀手有多么恐怖,但她不明白她的样子和动作完全没什么用,而且会把自己彻底暴露。

        “你这个混蛋!!!混蛋!!”李筱艾大声叫嚷着,手提包随意在空气中挥舞,甚至没能碰触到杀手。

        杀手并没慌乱,他只是放弃了对我居高临下进攻的时机,稍稍侧身挥舞手臂,李筱艾手中的手提包轻易被击落,下一秒他举起了紧握的匕。

        “啊!”惊惧之下,李筱艾举起细弱的双臂蒙住自己的视线,这样做的作用可能是她以为这样能让她死得好看一点,但在那杀手面前这动作简直就是可笑。

        匕劈刺而下,那一瞬我使尽全身力气扑了过去,右臂环住了杀手的腰部,而左手掌铺开挡在了李筱艾遮住自己视线的手臂前。匕刺穿了我的手掌,却没能悬空停下,匕尖接触李筱艾手腕的瞬间却被硬物顶住,智能手表的表面被扎碎了。杀手的身体被我用全身的力气撞开,我们扑倒在地。

        倒地后我被刺穿的手掌死死握住匕柄,撕心裂肺的痛,手掌几乎快裂开来。但我不敢放手,如果他此时把匕从我掌心抽出来,我就只剩下一只手,而他几乎无损,我就彻底处于劣势。

        惊吓过度跌坐在轿车旁的李筱艾也根本没有机会逃走。

        奇迹总是在最绝望的时候出现,警笛渐近。警车真的就破雾而出,在昏暗十字路口的路灯下闪着红蓝相间的警戒灯。

        “住手!举起手来。”一名持枪警察从警车副驾驶座下来,警车门被当做掩护举枪朝我们喊道。

        同时驾驶座的警察刹停警车,正用步话机通讯着,“请求支援,报案地点生恶性斗殴事件。”

        “警官,他~他有枪。”李筱艾跌坐在原地,仍面露惊恐之色朝路边指去。

        持枪警察扫视了眼被雾笼罩的路面,现了数米外的消音手枪,大喊道,“举起手,不准动!”

        杀手无法从我手中抽回匕,他似乎明白了暗杀行动宣告失败,松开了握着匕的手,俯下身竟朝消音手枪扑去。

        “回车上!”我忍着剧痛,朝李筱艾喊道,心想决不能让他脱身跑了。

        线索,所有的线索都系于这个无名杀手一身,决不能断了线索。杀手跑出数米外,而隔着数十米外的警察却迟迟不肯开枪,眼见他就要抓到地上的消音手枪。我一个健步追上,挥动右拳朝正在弯腰捡枪的杀手脸上挥去。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