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线索(2)

第二十七章 线索(2)

        听着李筱艾语无伦次的话,女护士只好无奈的摇头,“今天换好了药就不用再住院了,这间病房还是留给需要的病人吧。”

        “可是换药?”我忍着痛起身坐回病床上,而李筱艾顺势朝另一侧翻身站了起来。

        “按时间间隔来医院就可以了。”护士开始拆我左手的绷带。

        “好吧。”

        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李筱艾帮我递过来瞅了眼屏幕,“是老狄打来的。”

        我接过,“喂?”

        “庄颜?凶手已经被找到了你知道吗?”老狄的语气并不平静,反而有些焦急。

        “嗯,我知道,昨夜挂断电话没多久警察那边就得到通知,我这边的警戒也算是解除了。”我的语气反而显得心平气和。

        “解除?根本没有,昨天警方找到凶手时那名凶手已经被杀了,我已经跟警局那边确认过,所以你和李筱艾那边危险并没解除。事情太过离奇,董剑和邱少已经回来了,今天中午我们会来医院和你汇合交接。”老狄的话让我平静的心再起波澜。

        我不自然的拧紧了眉心,李筱艾的表情也再次浮上阴云,“我的伤并无大碍,要不中午在公司见面吧。”

        “你这么快就出院了?”

        “嗯,医院这边检查没什么问题的话应该不影响正常活动,我做完检查加紧办手续,中午在公司见。”我扭头看了眼正在换药的左手,稍有轻微动作还是会传来剧烈的痛感。

        “那好吧,需要叫车去接你们么?”

        “谢谢,不用。”窗外耀眼的晨光不知何时就变得煞白了。

        大年初二的街道已经有足够多的行人,初一整天的大雾让人们不得不在家享受团聚,放晴后的假期终于让人们有了好心情放松下来享受这大好时光。离开医院大门虽只间隔了一天,但给我的感觉仿若隔世,一整天的雾散去后整个事件好像陷入了更深的旋涡。不知为何我有了种隐隐的错觉,被李筱艾一同带着卷入旋涡的我似乎并不只是无关的旁观者。

        李筱艾和我坐在出租车的后座,各自望着侧窗外,她在想什么?我在揣测,但我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她并非在想以前的事,而是在担心今后的事。

        “你伤的这么重需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了吧?”她没转过脸来仍旧面朝窗外,语气中却蕴藏着些许失落与哀怨。

        我似乎明白了她在担心什么,“放心吧,董剑和邱少都比我专业,老狄已经把他们连夜召回来了。”

        “可是…”她拧着眉转过来只说了两个字就没了下文。

        “怎么?”我看着她的眼。

        “...没什么~”她又重新扭过头去侧身望着窗外。

        虽不再言语,但我就像是被她拧了一把,伤口酸疼酸疼的。

        写字楼里空空荡荡,不会有人选择在春节假期这时候加班,唯独顶楼防御盾的灯光是亮着的。我与李筱艾一前一后出了电梯,老狄正与董剑和邱少在办公区域商量着什么,听到电梯门响,三个人齐刷刷转了过来。

        “庄颜,你的伤怎样?”董剑步履矫健跑了过来。

        “还好。”

        老狄的轮椅稍慢,邱少跟在他身旁面色严肃。虽然共事时间不久,但我很少能看见邱少和董剑神色如此凝重,老狄依旧是曾经那个处乱不惊的样子,任何事都难喜形于色。

        “早知道除夕夜就该把你们留下来。”老狄的声音沙哑里多了点沉重。

        “那天留下来,可是以后该出的事也迟早会出,现在总算过去了,没出大事就算万幸。”我舒了口气。

        “手上的伤要多久才能恢复?”邱少盯着我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左手。

        “至少一个月,还好没有伤到关键组织。”我回答道。

        “那你好好养伤。”邱少走近后单手拍了下我的肩,目光朝我身后,“李小姐的事交给我们就行。”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李筱艾一直站在我的身后如同空气般没任何声响,我转过身看了她一眼。李筱艾正死死盯着我,眼神幽怨,就像是个被父亲抛弃了的孩子。

        “李小姐你好,初次见面我是邱少秋,祝你新春快乐。”邱少越过我跟李筱艾打招呼。

        “你好。”李筱艾移开视线微笑着跟邱少问候。

        “小爱,你没受伤吧?”老狄坐着电动轮椅来到她面前,神情流露着关爱。

        “没有,狄叔叔,谢谢您。”李筱艾表现得很有礼貌。

        “那就好,庄颜这段时间确实是尽职尽责,剩下段时间内你好好养伤,不用再操心了。另外奖金会让刘恋报财务直接打给你卡上,好好回去休假。”老狄瞅了眼我的左手又抬眼望着我的眼睛,时不时点头像是对我工作的认可,也像是在庆幸。

        我不知该说什么,心里像是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但却总有点什么放心不下,“谢谢。”

        李筱艾隐隐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我,那种没商量过就被抛弃的怨恨眼神就像是针,一下又一下的扎着我的后背,让人很不舒服。但是从理智考虑,受伤的我是完全没能力在任何时候提供保护的,就算是完全良好状态的我在目前有可能遭遇持枪暗杀的状况中能够侥幸生存,我觉得大多靠得都是运气。

        “不用谢,喊你来就是让你和董剑他们把工作交接好,还有好多事情他们不太清楚。总之,艾康的事还没水落石出之前决不能放松警惕。”老狄叮嘱道。

        “一个人不够。”我简单说了句。

        “嗯?”董剑出疑问。

        “没错,之前我们的安排人手不够,当前状况一个人保护小爱完全不够。”我环视周围对在场的所有人阐述,最后目光和李筱艾撞在了一起,她还是那样拧着眉很不情愿的样子,“两人一组,一天一换,我觉得这样比较合适,否则我觉得都是在拼运气。”

        “之前咱俩轮换不是都没问题?”

        “可是现在出问题了,而且现在我们很可能面对的凶手持枪,这个不用多讲咱们都明白。”我加重了语气,董剑没参加过实战,真正在枪林弹雨中摸爬过的只有我和老狄。

        “我同意庄颜的观点,而且我建议找后勤部提供防弹背心。”老狄站在了完全能理解的立场。

        “还要穿防弹背心?”邱少摊着手有些不情愿,那种东西穿在身上时间久了会非常不舒服。

        “要不然呢?”老狄反问,“现在还能抽出人手吗?”

        没人再质疑,也没人打破沉默,短暂的间隙每个人心中都在盘算着自己的想法。这算是大事?也许不算,这只是我们工作中微乎其微的一环。这算是小事?也不能算,关键时候也许能救命,而且可能不止一条命。如果那天夜里杀手头两枪命中,我和李筱艾估计没一个人能站在这儿跟他们说话聊天。

        “就让程璐晨回来配合邱少,刘恋和董剑搭组,就这么定了。”老狄的语气没有可辩的可能,对于李筱艾的安全在他看来绝不允许有任何疏漏。

        “李小姐,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我看你一直都不太高兴,如果有什么不妥可以直接告诉我们。”邱少似乎察觉到了一言不的李筱艾的情绪。

        “小爱,你想说什么吗?”老狄也将目光投向我身后。

        “没…没有,狄叔叔您安排吧,我只想着警察什么时候能破案,我没了危险也就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假期快结束我需要回香港完成最后的学业,艾康就全权交给律所和会计事务所处理,外资股东也会参与。父亲生前不愿意我插手艾康集团,他走了恐怕更不想让我多管。”李筱艾说出了自己的打算,离开特区回香港完成学业对她来说也许是分散注意力最好的方法。

        “在香港保护你的安全也同样交给他们,没问题。只是香港的枪支管理没内地这么严格,要更小心些。”老狄叮嘱道。

        李筱艾注视着老狄缓缓点头,她欲言又止还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是没再开口。

        “庄颜,你就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我们。警方那边最近可能需要你配合调查之前的事件,经常会联系你。”老狄对之前生的事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所以没必要细问,“关于凶手已经被害的事情,目前谁都没头绪,你平时也多加小心。”

        “嗯,那我先回去,辛苦!”我朝众人挥手道别。

        转身后将与她擦肩,我们就这样无法回应的注视着彼此,我只能淡淡的弯了弯嘴角,心中却有些不舍,“再见,多保重。”

        她没开口道别,目光就一直这么挂在我身上。

        我径直走向电梯,短短的距离一直能感受到她拽着我背影的目光,但我却没有理由转身甚至停下脚步。

        电梯门开了,我迈了进去,想回头看她,脖子却像是僵住了般没了动作,直到电梯门快关的瞬间,李筱艾飞快的跑到门前。

        “谢谢,再见。”她朝我挥手,笑容还和之前才见她一样,寒风中盛开的樱花,一点也不真实。

        电梯门关了,一直下降,空荡荡的金属盒子里就剩下空荡荡的我,直到走出电梯的一刻给我的感觉好像是走散了,我该去哪儿?忽然之间没了方向。

        回到住所一切都像是放空了,疲惫感袭来,我重重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竟有点不习惯这样静静地躺着睡去。回想起刚才电梯门合上的一幕,那句再见配上李筱艾那张虚假又美丽的笑容,倒像是再也不见的意思。我不甘心,从口袋里掏出智能手表却现之前的绿点已经消失了,这时我才想起她的已经被扎坏了。

        过去的时光显得有些不真实,仔细寻找片段,除了那些惊心动魄的场面除此以外就再没别的。其实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甚至互相一点都不了解,那我还在惦记什么呢?

        “呵呵…”我自嘲般的笑出声来,想象着草原上一匹孤独的狼抬头仰望天上飞过的一只天鹅,背景的天空和美丽的天鹅像一幅洁净的画,但对于狼来说那终究只是画,不是现实。

        狼跑的再快视野再广也就是只有那片草原,而她终将是翱翔在天空。

        想着想着我竟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