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命运的舟(1)

第三十五章 命运的舟(1)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不是所有的命运都能共同背负。

        六楼电梯出口,安姬娜和我被先后解救了出来,箱体仍被悬挂在六楼和七楼之间。此时仍未恢复供电,能够照明的都是每个人手中的手持设备。现场极其混乱,大量酒店工作人员,皇家礼炮的人还有防御盾的人挤在过道里,趁乱大量记者也从逃离通道楼体挤了进来,少数房客迟迟不愿离去。

        安姬娜正被所有人簇拥着,人群仍在不停的向她所在的方向蜂拥而去。我悄悄离开客房过道穿过消防隔离门进了楼梯间,被重击的右手臂和背部仍在隐隐作痛。黑暗中手机照明出的那点光线并不能让人很清晰的分辨每个人的面孔,我忍着痛将被残屑飞溅和钢索抽打过的西装脱了下来,靠墙站着掏出已经几乎被揉碎了的烟盒,抽出一根断了一半的烟。

        隔着门的楼梯间内稍微清净一点,趁着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正想点燃。可是一个熟悉的人影就这样无声的走到我的面前,一阵熟悉的薰衣草味飘过。我看不清她的脸,她也看不清我,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扑了过来,头埋在我的胸口用力将我环抱住就再没松手。

        身边偶尔有人经过打开隔离门,朝安姬娜的方向走去,但也仅仅看得清轮廓。

        被她用力的抱着,原本背上受伤的伤口传来一阵刺痛,但我却强忍着丝毫没想过要挣脱。在这漆黑看不清人影的过道里,那淡淡的薰衣草味在鼻尖弥漫,我不知不觉竟有点沉醉,下意识的环起臂弯趁着这夜色放下所有思绪与她最后的相拥。

        就这样过了两分钟,她仍不肯松手。我松了一只手将半截烟含在嘴里,再一次尝试点燃。

        “不许在酒店内抽烟。”声音轻柔并非责难。

        我停顿了一下,只好又将悬着的火机和半截烟重新塞回到口袋,“这么黑,你怎么知道就是我?”

        “因为这次是我救了你啊。”她稍抬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趁着从窗户洒进来的一点夜色我终于看清了她那如清泉含星,湿润无暇的眸。听了这与问题毫无关系的答案,心头反而泛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暖意和不舍,就让她这么抱着吧。这世间的事又何必每件都要说得清道的明呢?

        彼此间近在咫尺,她在用目光期待着我的回应,也许我该低头吻她,但头脑里的最后一丝理智依旧控制着我,我们没有未来的…

        “庄颜!”董剑在防火门另一侧过道大喊,“庄颜!人在哪儿?”

        我和她同时僵了动作,那感觉就像咬了口鸡腿肉嚼了一半还没吞下去就不得不吐出来。

        “庄颜!”他接着喊。

        “看来是真的有事。”我轻声低头推开了仍不肯松手的李筱艾。

        李筱艾松了手,稍退了一步却刚好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啊!”

        这次轮到我伸手搀扶住她仍悬着的胳膊,“你的脚怎么了?鞋又去哪儿了?”

        她先低头看着自己被破了洞的丝袜包裹着的脚,然后再抬头看着我的眼睛,依旧那么清澈,“刚才穿高跟鞋往上跑不小心崴了,鞋不见了。”

        又是一股暖意,这次轮到我毫不犹豫的将她抱紧,“谢谢,谢谢你。”

        “不用谢~”语气里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

        防火隔离门被推开了,一个高大熟悉的人影,“哎呀,你俩,行了行了,天这么黑我啥都没看见,有正事急事。”

        我松手然后将她扶到一旁的梯阶处坐下,回过头问董剑,“现在怎么样了?香港警方到了吗?”

        “到了,刚到。但是现场人太多太复杂,供电设备又全部短路暂时无法恢复,警方直接调查难度很大。”董剑语气焦急,“余洋和付东东正带着两个人在顶楼附近楼层查找可疑人员,但断电情况下视线太差,估计能找到的概率很低。就是想问你有没有什么线索,问安姬娜那边真是一点都问不出来。”

        十多分钟前生的事仍历历在目,但是蛛丝马迹的线索会藏在哪里一时间我实在是难以回想起来。那幽深的电梯井里藏在一双如同毒蛇般的眼睛,我却无从辨识。

        若不是李筱艾及时出现在电梯门外,然后上楼去呼唤余洋和付东东救了我们,此时的我与安姬娜估计已经随电梯坠楼身亡了。但细想之下我又不由得背后渗出冷汗,李筱艾差一点就上了与我们同一间电梯,那此时电梯里死的可不止两个人。

        没想到安姬娜的恶意无意中竟然救了我们三个人,而最初凶手设计的计策竟然生了这样的意外真的是纯属侥幸。李筱艾也许不会记恨这个曾经恶语中伤过自己的人,毕竟是她无意中导致了三人的幸免于难。命运再一次用它奇妙的方式多给了我们一次机会,可是下次还有机会么?

        “怎么了?”董剑催促道。

        “如果能查出是谁之前将那个酒店清洁车推进中间电梯的应该就能锁定凶手。”我突然想到。

        “嗯,对,可是还有没有别的能想到的?”

        “小爱,你为什么恰巧那个时候要下楼?刚好和我们能遇上?”这是我觉得最蹊跷的地方,所有的巧合都显得那么凑巧。

        “我在房间接了个房内酒店座机打来的电话,说一位姓庄的先生在楼下等我有急事。我以为是你有事找我,所以就…”我转过身,李筱艾正在回忆,“但是我不确定那个电话是不是前台打来的,因为是座机,也有可能是房间之间互相的通话。”

        我开始在脑海中寻找制造巧合的步骤和可能性,“我尾陪安姬娜等电梯下楼的同时要给李筱艾的房间打电话?那么应该凶手有可能是在十六层安姬娜的套房至电梯的过道所经过的某一间客房内。”

        “可是现在断电,前台查不到客房信息。”

        “付东东和余洋一定还记得我们进电梯后哪个房间出来过住客,而且应该是通过消防通道到达的十八楼。”

        “好,我现在去找余洋他们。”说完董剑直接从扶梯上了楼,刚上两步又回过头来,“还有,凶手有可能还在楼内,你要保护好小爱。”

        “嗯,放心吧。”

        董剑上楼后,消防通道内恢复了一团漆黑,偶尔有两个上下楼拿着手机照明的住客或者工作人员都不会注意我和李筱艾。

        “脚好些了吗?”我打开手机的电筒,隔着破了洞的丝袜李筱艾的脚趾上渗出丝丝血迹,“一定很疼吧。”

        我蹲下刚触碰到她的脚踝,可是她却缩了一下躲开了,“没事的,回去消消毒喷点药就好了。”

        我悄然坐到了她的身边,“还好你没能上那趟电梯,否则…”

        “我知道~”

        “其实你不知道。”

        “嗯?什么我不知道?”

        我在心里默念,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差点害死了你们,可我终究还是没说出口。隐隐约约忽然觉得这个秘密最好在一切弄明白之前不要告诉任何人,谁知道都会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

        但是我该如何弄明白这一切呢?

        见我不肯开口李筱艾出乎意料的没有追问,“希望能抓住那个嫌犯,一切就都能弄明白了。”

        我点头,然后又忍不住去掏烟盒。

        她伸出手轻拍了下我的手背,笑盈盈的,“又忍不住。”

        我松开了烟盒,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怎么相遇的么?”

        “嗯?记得啊,也是在香港。”她回忆道。

        “我为了抽烟,跑到商场外抽了一根,然后回到商场内就生了那次扶梯的意外。”

        “嗯,你救了那么多人却不留姓名就一个人消失了。兰雪一直喊着想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可是如今…”李筱艾的语气陷入失落。

        “怎么了?”

        “她却已经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语气虽然失落,意思我还是能懂。生了这么多事,多少友情又能经得起如此般淬火般的考验呢。

        “可那时我并不认识你,事情生的好蹊跷。”

        “是啊,好像冥冥之中的…”她语气中忽然就夹杂着一丝庆幸,“缘分?”

        我所想的和她其实不完全一致,因为所有看似意外的事件中唯独只有那一次是我无法理解的,像是真正的意外,“那一次也是送安姬娜回香港后生的事,所以…”

        “我不恨她。”李筱艾看着自己受伤的脚趾,淡淡的说。

        我深吸一口气,空气中还散着李筱艾身上那淡淡茉莉香味,“走吧,陪你找鞋去,要我背你么?”

        “不用了,这么黑,再说我都不记得丢到哪儿去了,受了伤的脚再穿高跟鞋也不合适。”李筱艾婉言拒绝了。

        “那我扶你下去吧,刘恋应该在楼下。”

        正准备扶她起来,“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作为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什么?你尽管说。”

        “四月五日清明节请你陪我去一趟公墓可以么?我想去祭扫,却实在想不到谁能陪我。”她望着我,眼神里充满恳求。

        一个念头忽就在我脑海中闪过,“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