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来不及说再见(1)

第三十七章 来不及说再见(1)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风起裂痕第三十七章来不及说再见如果不能说再见,该如何去道别呢。

        李筱艾上了副驾驶座之后就一言不,目光空洞的瞅着前方。此时已过正午,但在我看来问她想吃什么纯属多余,她的表情可一点不像是能咽得下食物的样子。

        “喝口水吧,把头也擦擦。”我帮她拧开瓶盖递过去,只是抿了一下口就又盖了回去。

        纸巾摊放在她手上,手摊放在自己腿上,一动不动,挡风玻璃被淅淅沥沥的细雨沾的模糊,看过去什么都看不清。

        “我有点饿了。”我爽快的打断了旁边睁着眼睛沉睡着的人。

        李筱艾慢悠悠的扭过来,“哦,对不起,我陪你去吃点什么吧。”

        “你爱吃什么?”

        “我不饿…”

        “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爱吃什么。”

        像是终于打断了她的愁绪,正仰着头想着,“嗯…烤鸭…炸酱面…”

        “哇,都是北方的食物啊?”

        她重新面朝我,悠悠的点头。

        启动了动机,回过头纸巾仍旧摊放在她手上,我拎起纸巾放到了她的头顶,“头湿了会生病的。”

        没反应…

        “我帮你?”

        依旧是没反应…

        我只好将覆在她头顶的纸巾轻揉着帮她擦干,她缓缓扭过来看着我没多说话,忽的莞尔一笑,而我也只好一笑而过。

        全聚德在特区的分店门外,我一个人几乎吃完了一只烤鸭和一碗炸酱面,感觉已经快撑死过去。

        “你说的爱吃烤鸭和炸酱面,都没吃两口啊。”雨终于停了但天还是阴沉沉的。

        李筱艾跟着我走出店门抬头看着低沉的云,“现在该去哪儿呢?”

        我在脑海中飞寻找着答案,“一个能让你忘记烦恼的地方。”

        “哪儿?”李筱艾微睁着眼睛问道。

        “走吧。”

        游乐场内的双层旋转木马,在轻快的童话音乐里李筱艾坐在上层不停旋转着,而我站在旋转木马外就那样看着她,警惕着四周。

        在木马上旋转的人满怀心事,我也随之开始回想。刚才在公墓,餐厅,还有现在的游乐场,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的线索。那个躲在阴影下的人仿佛根本不存在般的消失了,仔细回想今天我和李筱艾的行迹实在太过随机,也许越是随机的地方就越没有时间准备,那种制造意外的可能性就降低了。

        曲毕,孩子们纷纷离开了旋转木马,只有那个最不像孩子的人仍旧跨坐在木马上目光呆滞。

        工作人员正要上前,我连忙喊住,“麻烦让她接着坐吧,我去帮她补票。”

        在一圈又一圈的旋转中,孩子们各种各样的笑声配合着欢快的音乐李筱艾终于好转了些。目光随着晃动开始渐渐清晰,嘴角也开始微微上扬。

        “谢谢你。”坐了不知道多少轮的李筱艾从旋转木马上下来居然一点都没有晕眩。

        “好些了?”

        “再愁眉不展,跟一群小孩子待在这样的欢乐气氛中也没办法伤心的落泪吧。”李筱艾语气舒缓,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倒还真的挺像的。”

        “我们?谁?”

        “我爸,不会哄我,甚至话不多,但…”

        我等着但是后面的语句,可最终等来的只是李筱艾俏皮的耸了耸肩。我没追问,却能体会到后半句的意思。

        夕阳仅剩的半缕曙光终于划破了天边厚厚的层云,李筱艾驻足抬头仰望那五彩的光柱,就像是终于看破了什么,微微扬起嘴角,“天晴了…”

        像是对我说的,又像是对着天边说的。

        “去取东西吧?”

        “嗯!”这个季节正巧是樱花绽放的季节,为何我会觉得她的笑容也不像曾经在冬日里见过的那么寒冷了呢。

        太阳彻底日落西山,龙泉山公墓园区内并没有安装照明的路灯,整个墓区都是静悄悄的。

        “你大晚上的来过墓区么?”我举着手机照明,原本我想跟在她身后,但是被她严辞拒绝了,原因很简单,她怕。

        “没有~咱们能不能走快点。”李筱艾扯着我的手臂步子迈得飞快。

        “嘘,小声点。”

        “为什么?”她一脸惊恐的转过来看我。

        “别打扰两边人睡觉。”我指了指两侧低矮密集的墓碑,大多数香烛都已经烧烬,周边静的有些渗人。

        李筱艾一哆嗦,眉头紧锁,“你还说话来吓唬我?”

        “哈哈,我还以为你不怎么怕。”看着小心翼翼注视着周边的她,我更觉得想笑。

        “讨厌,你以前晚上走过墓地?”

        “以前部队在大山沟沟里,晚上路过坟头那是常有的事,说不怕也怕,但一群大小伙子聚在一起走也就没那么怕。只不过…”我语气阴阴的,故弄玄虚。

        “什么?”李筱艾扭过头来,瞪圆了眼睛。

        “只不过,有一次我带着我那几个兄弟路过坟头的时候忽的冲起来几只乌鸦,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从坟头上站起来的人~”我话语声说的轻,故意营造出飘忽的感觉。

        可是话音刚落,左侧密密麻麻的低矮墓碑前竟然真的飞起来几只拍打着羽翅的小鸟,手机的光线不够,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如身临其境,以为真就窜起个人影来。

        “啊!!!”李筱艾像是真见了鬼埋着头就往我怀里扑,我当场僵了,脸色也是铁青,要说此情此景真不往心里去的可还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山上风大,春风加上海风墓园内的树被吹的更加摇晃,我有点后悔刚才的玩笑,李筱艾僵在我怀里怕是一步都不想往里面走了。

        “讨厌,我要回家~明天白天再来。”她带着哭腔。

        “白天人太多了,取不走盒子。”

        “讨厌,讨厌,从现在开始你闭嘴,不许说话。”李筱艾拽着我的衣袖又怕又怒道。

        继续顺着白天的路朝里走,越来越静,越来越黑…

        “你还是说点什么吧~”

        “从前有座山…”

        “算了,你还是住嘴吧。”

        终于到了李树康的墓前,李筱艾似乎已经习惯了山风,也不再怕黑。她用手机照着光,找到了白天遗留在路旁的香烛和纸钱,借着火将它们在破裂的墓碑前烧了。

        我站在被石栏围着的小墓园外吸烟,依旧在警惕着四周,警惕着随时可能生的各种意外。

        “爸,咱们回家住,不在这儿住了。”李筱艾边说边打开完整的小石棺,将骨灰盒取了出来。

        往回走的路李筱艾紧紧抱着那墨黑色的盒子,小心翼翼,步履沉稳也不再感到有丝毫的害怕。我想就算是真的遇见鬼,她还是会想念李树康的。

        “现在把盒子放到哪儿去?”上了车我却不知道下一个目的地。

        “回家。”李筱艾毫不犹豫的给了方向。

        “应该不是你住的酒店公寓吧?”

        “不是的,在狄叔叔家附近的院子,你先往那边开,快到了我给你指路。”她用手臂搂住那墨黑色的盒子,甚是疼惜。

        “那你坐稳,我开慢点。”

        “嗯!”

        这一整天无论何时我都在警惕着周边的任何一丝动静,生怕一丝疏忽漏了纰漏给那阴影中的目光。路面的车,街边的人,清晨的雨,傍晚的风,我尽可能感知着周遭的一切,包括一直在身边的李筱艾。

        就让今天平静的入夜,明天早晨起来又将是一轮新日。

        “到了?”

        “嗯,你把车停在铁门前的空地咱们走进去就好。”

        在老狄家所在的小区门前支路继续向着巷子里面开了大约五分钟,在一片几乎一模一样的方块格子楼前我停好了车。老旧的小区内绿树成荫,来回走动的大多数都是年纪稍大一点的居民。

        “没想到你的家离老狄家这么近。”尾随着李筱艾进了小区内,若不仔细真就会以为是跟老狄家在同一个院子。

        “其实这儿就是我和爸爸最早在特区的家,虽然看上去有些老旧,但我就是在这儿长大的。”像是找回了些青少年时的记忆,李筱艾的表情也显得越意味深长。

        跟着她走到一栋毫无特征的方块楼前,李筱艾朝三楼漆黑的阳台张望了一眼,重重的吐了口气,“走吧,上去坐坐。”

        三楼,李树康和李筱艾曾经的家中摆放着陈年的旧家具,由于长时间没有人住屋内到处都蒙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就像是岁月洒下的粉尘渐渐积淀成了模糊的雾。

        李筱艾轻轻将父亲的骨灰盒放置在了内屋的空柜子里,然后盖上一块从沙上掀开的白布,跪在柜前嘴里念着,“爸爸,你先在家好好休息,等我找到了好地方再搬家过去。”

        时间就这样静悄悄的夜色下流逝,我无意打扰她和李树康的美好回忆独自跨出客厅到空旷的阳台,掏出烟盒,点燃了一支。

        望着这幽深的夜空,心想世上终究没人能躲得掉这最后一把灰,弄撒了还不如脚下的一把土。只是能有几人走得安详,平静的像是夕阳晖烬般安然落幕。

        难,真的好难。父亲…还有我那帮在部队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柳毅,芯蕊…如今的我也随时面临着死神的眷顾…能静静躺在自己睡熟了的床上悄然离去,想来就像是一种奢求。

        我深叹了口气,不经意间烟灰滑落,和阳台脚下厚厚的灰尘混在一起,分辨不清。我左顾右盼着想找一个可以抖落烟灰的盒子或者纸张,却只在阳台台柜的玻璃门内看到一个年代久远已经锈迹斑斑的月饼盒子。想来是装各种杂物和金属工具的,没多思索我下意识想取下那月饼盒的盖子盛放烟灰。

        打开玻璃柜门,取出那稍显得沉甸甸的老旧月饼盒,掀开盖子,里面装着的东西让我一时觉得惊讶。月饼盒内装的都是些小孩子玩的塑料玩偶,还掺杂着扎都的带花头绳,各式各样的小饰品,还有一个做工极其粗糙的灰色八音盒,看起来就像这个月饼盒子一样老旧。这个锈迹斑斑的盒子内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是个小女孩玩耍的百宝盒,有些岁月但却舍不得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