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被冲昏的局(2)

第三十八章 被冲昏的局(2)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风起裂痕第三十八章被冲昏的局时间一直在推进,到了李筱艾大二的那年,艾康集团在多年的风平浪静中终于出了几件看似不大却引起了李树康注意的事情。其中之一是露丝卡在一次前往西南边境的秘密业务洽谈中遭遇意外负伤,从而消失了踪迹,李树康彻底失去了她的联系。第二件事是一名艾康集团的高管在特区因携带大量管制药品被稽查逮捕,其中包含刚被定性为毒品的忘忧,但最终这件事被定义为个人行为,艾康集团与这名高管很快撇清了关系。更令李树康不解的是这名高管在被取保候审期间遭遇意外离奇死亡了。

        没有露丝卡继续缠绕在李树康的身边,渐渐他终于恢复了些许昔日的神志,少了缠绵悱恻也就多了时间。李筱艾在香港大学继续深造并星光璀璨的第三年对于李树康而言则显得有些异样。他忽然现曾经属于自己的艾康集团已经非常陌生,不光是业务和经营状况,包括人事与后勤,就连曾经属于自己的位于艾康大楼内的办公室都已经和昔日截然不同。

        公司的井井有条到了非同寻常的地步,让身为董事长兼第一股东的李树康显得有些多余。他时常会想,“难道这个公司已经不需要我了?看来真的到了可以退休的地步。”

        过去的经历和直觉告诉他这个世界不会掉馅饼,更没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他和李筱艾享受的这一切都太轻而易举了。从那之后,李树康开始坚持去艾康园区上班,勤奋对于过去的他来说只是一种习惯,重新回归那样的生活对于他而言并没有太多不适。

        早出晚归,利用职务之便李树康逐渐现他的艾康并没表面的那么听话,他手下的那些高管虽然表面上服从,但私底下都有各自的秘密,集团业务拓展基本不受他的控制。

        原本不在公司出现的李树康忽然变得勤勉对于那些集团内根本不熟悉他的人而言是种折磨,在每个人眼中似乎都恨不得这个一把手赶紧消失,他只要负责继续他的生活就好了。

        从风平浪静的表面找出非同寻常的细节是很难的,不光需要探索求知的精神,更需要足够洞悉细节的睿智。经过一年多的亲自经营,李树康终于从那些看似寻常的业务中找到了蛛丝马迹,公司餐厅的采购单中隐隐夹杂着特殊药品目录,数量不大很容易被忽略,关键是这些清单原本是很难从李树康手中经过。端午节前,一次加班晚归的黑夜李树康驾车在园区正门拦下了正要给公司食堂送货的诡异货车,食堂的菜品正常都应该在清晨送货,多次在午夜送食物已经引起李树康的注意,他终于开始彻查货车的货物和清单。

        水合氯醛,这种药物的催眠作用先于1869年现。由于水合氯醛很容易合成,因此自此以后它便成为广泛使用的催眠药。但也有被用于犯罪的使用记录。

        奥沙唑仑,一种二氮卓类药,作用强但毒性低,对催眠、肌松、步履失调等一些的抑制作用小。

        数量最多的是一种名为氟西泮的药物,该药最普遍的副作用是头晕眼花,困倦。然而这种药物有被滥用的可能性,且不能与酒类及其他催眠物质共同服用。该药可能让人上瘾甚至致死。患者应严格按处方服药,并应在需要长时间睡眠时服用。次日常伴有困倦。

        除此以外还有各种精神药物和催眠药物,其中少数未被清晰命名的未知药物大多都属于管制药品,正常渠道很难买到。

        李树康感到惊异,经过一番思虑之后终于想通过集团高层责令彻查,但还没开始就被一场诡异的遭遇打断了。

        那时正巧端午节期间,一个不算长也不算隆重的假期,在繁忙的夏季之中只有短短的三天能给工作繁重的人们喘口气。粽子一直是端午节必吃的食物,糯米醇香,粘而不腻。李树康一连加班数日不曾离开艾康的方块大楼,公司的餐厅特意为他准备了上好的粽子,犒劳他们的董事长。

        午夜,李树康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正准备离开,一旁还温热的粽子是刚才餐厅的服务员端进来的,算是他的宵夜。餐厅,违禁药品清单,粽子…李树康总觉得心里有些隐忧但加班至深夜的他早已经饥肠辘辘了,他没多想顺手夹起温热的粽子,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咽下了肚。吃完粽子再泡了杯茶水慢悠悠离开办公室到地下车库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

        刚出车库电梯李树康忽然觉得头晕,勉强摇晃着走进自己的轿车内,一股按捺不住的困意忽然袭来。他暗自心惊却又无力挣扎,就那样坐在自己的驾驶座上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中他像是做了无数个梦,但那些梦与其说是梦却又比无数次梦境都更加真实,陌生的面孔,明晃晃的灯光,各种鬼魅般的疑问,他只能恍恍惚惚的半睁着眼回答着各种问题。梦境中的记忆根本没能在脑海中留下任何印象,直到巡视的保安在清早将仍在梦呓的李树康唤醒过来。

        “李总,李总?您还好吧?”一个衣冠整齐的年轻保安稍用力敲击车窗才将李树康唤醒。

        “呃…”李树康仍感觉头痛,他撑着头努力挣扎着坐起身,脖子却像灌了铅根本端不正。

        车窗被缓缓放下,“李总您若是身体不适,我可以帮您喊医务人员。”

        李树康拧着眉侧过眼瞅着车窗外一脸焦急的年轻人缓缓摇头,“不用了,现在几点?”

        “早上八点。”

        看来自己已经在车上睡过去了整整一夜,他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的以为自己是因为过度劳累导致的疲劳,“嗯,假期还没结束,公司内的医务室应该没人值班,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李树康正准备推开车门,年轻人不解的回答道,“嗯?李总,今天是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啊,您是不是记错日子了?”

        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在李树康的记忆里加班结束的第二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而如今醒来却已经到了上班的第一天,自己在车上沉睡了一整天加一夜?怎么可能?“你确定今天是节后上班的第一天?”

        “李总,这我怎么敢跟您开玩笑,您看这地下车库停满了今天一早来上班的车,今天的确是上班第一天啊。”

        李树康抬起头朝挡风玻璃外张望,不需要确认他已经明白,节假日的车库里不会停满这么多车辆,年轻的保安并没有骗他。

        “这两天你们都谁在负责车库的执勤?”

        “您是指保安科?”

        “对的。”李树康心中忽然充满莫名的恐惧。

        “这一层车库这几天都是我在巡视,怎么了?”年轻人不解的瞪圆了眼睛。

        “你是什么时候现我躺在车上睡着了的?”

        年轻人像是被问蒙了,思索了片刻,“就刚才啊,每过三个小时我都会巡视一遍。凌晨五点我也仔细巡查过,那时候车库没几辆车,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李树康开始手心冒汗,对于他而言那消失的近三十个小时自己都在哪儿?生了什么?那些似真似幻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粽子…

        一连数日,李树康装作什么也没生过照常在艾康工作,会议依旧如常讨论些无关痛痒的商务和业务方面的问题,之前计划彻查药品清单的事也被他暂时搁置。隐隐的他开始琢磨一些事情,那些看似勤勉精明的高管们其实没有一个他熟悉的人,虽然看不出破绽,但在自己的公司里他才真正像是那个局外人。如此运营的井井有条的企业,如果换做一个稍不清醒的人可能真的会选择出去度假,就此安享岁月。

        可是李树康并没那么做,一个前半生并不顺利,可以说是历经坎坷的人虽有短暂的轻浮却不至于完全失了理智。他没有直接打破那样的现状,甚至不再张扬要彻查什么。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在乎,而是利用自己昔日的私人关系找到了香港,甚至海外的私家侦探帮忙秘密调查艾康集团内的各个事宜。其中包括集团内的业务,人事关系,以及各种活动。

        “这些调查的事情不能让那些私家侦探知道是我委托的,否则他们一旦暴露恐怕我就一同暴露了。”在一处寻常的茶楼包间,李树康和狄世勇如往常老友见面,聊的却是极其隐密的话题。

        “放心,这些事就交给我,我只负责帮你找人,你的事我也不会多问半句。”狄世勇腿脚不方便,但和李树康的关系丝毫没有芥蒂,他的事自己不说,狄世勇也不会去多做打听。

        “我的事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小爱。”李树康一声叹息。

        “连你亲女儿都不能说?”

        “不能,这件事似乎比我想象的更复杂,当初将被禁的实验记录全部上传给了卓玛克林恐怕其中有蹊跷。”李树康皱着眉。

        “你的艾康展的太快了,还是要走得稳才行啊。”狄世勇似乎对于李树康的担忧毫不知情。

        “我知道,但是当时濒临破产我也实在是…唉!”李树康将桌上的一杯热茶当酒一股脑全咽了下去,“以后小爱的事恐怕还要拜托你。”

        “嗯?怎么你一个当父亲的不亲自选女婿还让我这个当叔叔的帮你?”狄世勇看李树康最近一直心情不好故意打趣。

        “你想什么呢?根本就不是一个事,不说了,忙完最近回头再聊。”李树康从背后抓起自己的公文包连句道别都没跟狄世勇多说就径直下了茶楼,也没等对面坐的人开口说什么就已经消失了脚步声。

        狄世勇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吹了吹,隔着玻璃望着窗外李树康独自走向停车场的背影,眼里的老兄弟背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直了,可脾气还和以前一个样。

        他不自禁的嘴角轻扬,呡了口尚有温度的茶水,心念有的人不用道别,自会相见。

        三个月后,李树康的秘密邮箱中接收到了他期盼已久的匿名信息,全部是关于艾康集团的。是否全部真实他无从考证,但内容的详尽程度已经足以让他明白到底生了什么。这些邮件中包含介绍性文字,但更多的是照片和剪辑视频,一共被分为两个文件夹。

        点开第一个文件夹中,其中的照片全部罗列着艾康集团的高管,信息各不相同,照片也很平常。翻看每个人被整理过的履历似乎都看不出似乎破绽,他们出身不同,学历不同,阅历更加的完全不重合。调查的私家侦探不会将没用的调查信息传送给李树康,虽然没有结论但线索一定藏在这些看似寻常的信息中。

        继续翻看,一些被划了红色记号的金额报表被拍成照片呈现出来。这些高管的私人财务状况都很自由,换句话说就是艾康虽然放的薪水不低,但远远达不到他们在特区能够财务自由的程度,而且是每个人及家人,毫无差距的消费档次。私家侦探从此信息入手继续深入调查,现众高管在入职艾康之前的财务状况并不如此宽裕,虽然入职行业各不相同,但是都达不到在级精英阶层。

        经过私家侦探的尽力调查,终于现了他们财务状况拐点,每个人在入职艾康集团之前都会收到一笔巨额资金,两千到三千万美金各不相等,从资金流水的走向开始调查,这些钱全部来自一个隐密的公益组织,pendu露m——一家几乎查询不到的全球组织。

        这些就是第一个文件夹的全部信息,李树康看了很久,一直思索着。虽然没有结论但是已经很明显,在入职艾康之前这些高管一定与这个称为pendu露m的组织达成了某种秘密协议,就像当初他和卓玛克林集团达成的协议一样。

        卓玛克林?钟摆?到底有怎样的联系?

        李树康忽然察觉其实他自己对于之前的露丝卡和卓玛克林集团根本毫无了解。从传真和邮件以及各种形式的合同文件中取得的信息,他并没有对卓玛克林有一个具体的形象概念,一家跨国的制药企业?与其这么生疏的名称倒不如说作为代表的露丝卡就是他眼中的卓玛克林,那段合作最亲密的时间,李树康的内心已经将露丝卡当做自己最亲密的情人,就像卓玛克林对于艾康而言。

        露丝卡消失了近一年,生了什么?她现在又在哪儿?

        心中怀揣着各种不安点开了第二个文件夹,全部是关于艾康集团业务和园区内各种活动的调查报告。照片颜色大多偏暗,有的是隔着车窗的挡风玻璃,有的是用针孔摄像头拍摄的,时间注明大多都是深夜。偶尔几张不起眼,杂乱的照片却是白天拍摄的,看起来像是垃圾桶或者垃圾堆,其中还有垃圾车倾倒的照片。

        李树康一边扫过照片,一边阅读解释文字,公司园区和大楼内大多数情况都是正常运转的,和大多数企业一样并没什么不同,财务状况经过专业机构审计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后勤开销账目中明显有含糊其辞的现象,由于后勤保障账目繁杂,而且占比并不算大,涉及到车辆、人员、差旅、以及餐厅的采购清单没办法随时都详细核查,所以调查只好从不正常的活动入手。

        深夜期间偶尔园区内会有特殊的运输活动,但并不规律,其中包括餐厅的采购运输,或者公司内部的工作用品,甚至有未经核实的垃圾车入内。日期不定,时间段大多从凌晨三点至五点,车辆不同,活动时间不同,难以引起注意。

        通过对艾康园区倾倒垃圾物质的调查可以现公司内的确有使用违禁药品的可能,但若不仔细深入调查公司内部很难确定这些垃圾的来源于艾康园区大楼内的哪个部门。

        李树康一边查看调查报告一边在自己脑海中思索,自己曾经消失的那三十多个小时和那些隐匿在餐厅采购名单中的那些违禁药品会有什么联系。餐厅清单里那些药品大多是催眠类药物,自己昏睡时那似真似幻的梦…继续往前回忆多年前自己曾亲身经历佛瑞迪医生的催眠精神治疗,被当做失败的临床试验被禁之后自己违规将实验报告传给了卓玛克林集团以此获得了大量金钱。

        李树康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一个若隐若现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呈现,难道那被禁的实验仍在继续?

        彻夜难眠,等到第二天一早李树康直接从自己家中步行至离家不远的狄世勇家小区外。

        “老李?你怎么来了,我正要去找你。”狄世勇坐在自己的电动轮椅上,身后跟着时常在家帮他的李婶儿,“你先去买菜吧,我跟老李上去说点事儿。”

        李婶儿没多问撒了手提着菜篮朝菜市场走去。

        “你有事找我?我也有急事要麻烦你跟委托的私家侦探联系。”

        “嘘!”狄世勇左手食指捂嘴做了个禁声的动作,警惕着左右张望,“先跟我上去再说。”

        李树康跟狄世勇回到他的家中,刚一进门狄世勇就反锁了房门,一点没把李树康当做外人,来不及端茶送水就把他喊进了书房,直接就问,“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你先说吧。”李树康心想自己的事虽然急但也不急这一时半刻,想继续调查并不是给他眼前的老友一言两语就能调查清楚了。

        “好吧,我先说。”狄世勇顿了一下,“你委托我帮你找的调查艾康的私家侦探昨日被现溺死在了自己家的游泳池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