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永隔*(2)

第四十章 永隔*(2)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风起裂痕第四十章永隔*“无知者无畏,心中只拥有唯一信念的人在死的时候才会那样的义无反顾。”一个被李树康揭,并在他的死亡名单第一位的艾康高管当面告诫李树康,“你不要以为你好像弄清楚了一切,其实你依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知道的已经足够你死一百遍了,你没感觉到最近生在你身边的意外挺多的么?”

        “我会去报警,将所有一切公之于众,就算是我身败名裂也无所谓。”李树康义无反顾的回答道。

        “然后呢?你死在狱中之前看着你女儿李筱艾遭遇不测的新闻报道?与其这样倒不如想想别的吧。”死亡名单中的第一个人出威胁,“你以为靠着公司内的一群医药代表整天和医生们厮混能给公司多少利润?这些年不是我们帮你支撑公司艾康恐怕早就垮掉了。你还是继续去度你的假,就算没有露丝卡陪你,也可以找陈丝卡李丝卡陪你啊,继续你的逍遥生活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也许他们会放过你。”

        “他们是谁?”李树康怒问。

        “一群没人弄得清是谁的人…”原本一脸猖狂的人忽然表情阴郁下来,“你可以形容他们是群疯子,不过疯子能被抓起来关进精神病院,或者送到我们这儿帮助治疗,可他们永远也不可能被找到。”

        “这么绝对?”

        “至少你我这样的人很难。”

        后来李树康在秘密的实验日志中现其中记录着各种奇怪的记忆植入方法,但并没有一种是长期可行的。失去记忆的人想重新植入新的记忆即便是用催眠梦境或者幻觉的方式,人的大脑逻辑也能轻易识破那种不真实的记忆,做了那么久的实验除了极端宗教主义者根深蒂固的意识无法被抹去,艾康内的所有实验都没有他们想要的最终成功的结果。

        记忆可以抹除甚至丢失,但虚假的记忆植入现目前还没有人能做到,人仍旧只能从自己有记忆的时间经历中产生记忆。但是无论如何想想都觉得可怕,李树康打了个寒颤,如果一个人一觉醒来他的记忆被全部换过就像计算机输入的那样,那该是多么可怕的结果。那样的人将丢失人性,或成为某些掌握记忆输入技术者的傀儡甚至机器。

        到底是谁想完成这样的实验?若隐若现的卓玛克林集团?没人知道答案。

        数年间那些被艾康秘密实验的治愈者现在已经不知所踪,那些重度精神病患者被清空记忆后很难说他们就成为了正常人,记忆是人类在自己短暂生命中最宝贵的证明,如果丢了又怎么证明自己仍活着呢?

        在一次几乎就要成功的仓库失火意外中侥幸逃生后,李树康终于动了复仇的杀心,而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唯一最爱的女儿,李筱艾。

        “小爱,我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这一次能逃掉也许就会是最后一次,随时都提心吊胆的被追杀,随时都活在恐惧中谁都会坚持不住的。可是一次又一次我仍在努力寻找答案,可是真正的答案离我实在太遥远了。”镜头里的李树康看上去心力憔悴,一只手扶着镜头,而另一只手捂着眼睛,一边揉搓着太阳穴,“爸爸对不起你,没能成为让你引以为傲的榜样,却一直那么严格的要求你。如果那时候我没有让你去香港,我没有让艾康继续经营下去…唉~”一声叹息,李树康终于对着镜头忍不住眼泪,却仍旧倔强的将泪擦干。

        李筱艾已经对着镜头泪如雨下,嘴里一直念叨着,像是真的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一只手不停擦拭翻涌的泪水,而另一只手死死抓着我的手背,“我不怪你,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如果那时候我能再乖一点听你的话,没有将那个金女子带进家里,这一切就不会生。那么现在我们就能坐在一起看电视,就能…就能这样在一起了。”

        父女两人隔着电视的荧光屏被各自的话哽咽得无法再言语,他们看着彼此,在夜空下被时间和空间阻隔的纽带似乎还牢牢地拴在一起,有的人无论何时终究是能见到最后一面的。

        在哪儿相见?在心里…

        “可是没有如果,”李树康收了情绪重新正襟危坐在摄像机镜头前,“人需要对自己的过去负责,我没办法想到更好的权益之计,但为了结束这一切我已经准备好了,以后不会再有因为艾康的秘密而遭遇不幸的人,虽然这件事也许永远无法公之于众。我会与这些秘密一同逝去,不让你事先知晓是想让你继续平静的生活下去,至少让那些罪同我一起埋进土里。”

        “爸爸,求你…别走…”李筱艾彻底失控了的情绪已经分不清现实和理智,她不停的甩头像是拒绝承认已经生的事是真的。

        “要坚强的活下去,找一个爱你,你也爱他的人陪伴你,爸爸会祝福你们一直快乐的生活下去。”

        “爸…”

        “如果有什么事你就去找你狄叔叔,他会帮你…”话音还没落镜头里传来隐约的敲门声,来不及道别李树康看了眼身后顺手关掉了镜头,这竟是永别。

        电视机上只剩下永久的黑幕…

        李筱艾睁着泪眼望着漆黑的屏幕期待着它能再次点亮,她多么希望父亲能够再次出现陪她说点什么,哪怕只是一句道别的话,或者仅仅是一个笑容,可是直到光盘自动从dVd机中吐出来也没再重新点亮过。

        李筱艾痴痴的看着毫无反应的电视,dVd机的开屏页面上提示继续放入光盘。

        继续,是啊,生活不得不继续,没有暂停更没有快进和倒退。神情恍惚的李筱艾陷入彻底的沉寂,在与过去时空的父亲见面的几个小时时间里她似乎不属于这个时空,被抽空的灵魂忽然被现实还原,如今的结果就是不得不被接受的未来。难以接受?但这毕竟是事实,一切终究回不去了。

        凌晨三点,李筱艾像是失去知觉般从坐立的姿势无意识的倒向沙的另一侧,鼻息沉重,在无尽的回忆与哀伤中陷入了沉睡。也许在梦境中她会重新和李树康重遇,享受时空交错带给她的最后天伦。

        夜色如洗,我站在阳台与客厅的玻璃门处手捧着李筱艾小时候的宝物盒,光盘已经被我重新放回了金属月饼盒的底部,连同着被我从手腕上取下的那块智能表一齐放入其中,混杂在那些别致的小玩意之中并不显得惹眼。就当做是她记忆的一部分吧,我将月饼盒重新放回玻璃储藏柜,忍不住蓦然回瞅了眼沙上陷入沉睡也许正在梦境中的她。

        直到最后我都没机会与她道别,甚至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一幕竟然就像是她的父亲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她盖上薄薄的被单,我站在客厅的门口一直注视着她呼吸均匀的脸庞,百感交集。回忆曾经种种,似乎仍历历在目,但是眼前的事已经出了所有人的掌控。李筱艾知情的或者不知情的也许其中藏有秘密,但是实在想不到这一切会与我有什么联系。我不能再让她牵扯其中,即便是再怎么不舍。注视了许久,仍不肯离去的我终究忍不住轻声细语,“这也许就是最后一面了。”

        无数片段在脑海中闪过,我在乎的人…从此别过…悄悄关上了客厅的门。

        还有心中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