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难道是因为爱

第四十三章 难道是因为爱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其实很简单,其实很自然,两人的爱该由两人承担。

        随着夕阳映下的余晖,李筱艾站起后转过身来,一身未经修饰的浅蓝色长裙,只化了淡淡的妆,两只手臂置于身前提着自己的手提袋,手腕上依然戴着那块智能手表。用她那足以欺骗任何人的微笑面向我,微微点头,“好久不见!”

        我无法回应她任何问候的话,见到她的一瞬心里有无数种冲动,但都不得不被我强行压抑着。

        前面走着刚与李筱艾擦肩的三个人听到我们的问候声也忽然停下了脚步朝我们张望过来。

        时间静止了两秒,此时我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表情,只是身体也跟着有些僵硬。她的突然出现仿佛击破了我心里所有的堤坝,洪水全都宣泄而出再也控制不住了。我不会她那如樱花散落在一缕清风里的笑容,能将所有都掩饰过去,我真的不会。

        “她是?”母亲看出了我的反应。

        “她…她是…”我头脑里寻找着该如何回答的词句,但嘴却跟不上节奏。

        “阿姨好,我是李筱艾。”李筱艾仍旧挂着甜甜的笑,朝她身旁的三个人微微鞠了一躬,紧接着又朝婧婧和柳素汐挥挥手。

        “你好。”母亲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到她身上,微笑着然后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回了句问候。

        一旁的柳素汐牵着婧婧看着眼前的李筱艾,只是站着却没有任何反应。

        “妈,要不你们先回去,我们有点事。”我真的没想到李筱艾竟然会找到我的家,而且竟然独自前来,一路走回小区董剑和刘恋并没在这附近。

        “来都来了,还在外面待着干啥?怎么也要回家坐坐,今天家里可真热闹。”母亲的一席话顿时让我头皮麻,邀请李筱艾去我们家?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吭声,李筱艾竟答应了母亲的邀请,“好啊,就听您的。”

        为什么她会突然到访?我止不住的惊讶,可是她却露出了那熟悉的樱花般掩饰的笑。

        “哇,又有个漂亮的大姐姐陪我玩。”婧婧当然不介意人多,人越多越热闹,对孩子来说一切都只是表象,也仅仅停留在表象。

        “你的嘴可真甜,看姐姐给你带了什么。”李筱艾在手提包里翻找着,不一会儿一个画着米老鼠的棒棒糖被她握在了手里,“给你,看是你的嘴甜还是姐姐的棒棒糖甜。”

        回到家中,原本凌乱的屋子被五个人填得满满的。母亲在厨房忙活拒绝了任何人试图进入,时不时会朝客厅的李筱艾瞅上两眼,眼神中不知透露着什么样的想法。也许是因为新鲜,庄婧一直和李筱艾在沙上玩得兴起,反倒是平时经常陪她的柳素汐一人面无表情的坐在沙的另一侧。

        这一天刚经历如此大的悲伤,柳素汐会不自禁的情绪低沉。然而另一侧的李筱艾却完全从之前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正与庄婧嬉戏,丝毫不认生。

        我一人站在厨房与客厅拐角的位置目睹着眼前的一切,似真似幻。李筱艾的突然出现让原本就不正常的思绪更加混乱,有的事不管是想还是不想,都这样生了。我没跟她亲口道别就此消失不辞而别,也许她才会用这样突然出现的方式回应我。

        数日未见的她在我眼中一点都不陌生,人前那么亲和,人后透着丝丝凄凉。

        母亲张罗了好大一桌菜,“洗洗手开饭啦,不好意思啊,李小姐到家里来做客只邀请你吃点我做的家常菜。”

        “您太客气了,叫我小爱就好,您的手艺看上去真的不错耶。”李筱艾的性格一直很随和内敛,但如今的说话语气和表情总觉得不像是真实的她。

        从见面到进门,再到坐上餐桌除了见面时的那句好久不见她未再与我说过一句话,只是目光偶尔从我眼前掠过似有言语,但若想猜她在想什么我也未必能猜得出。

        见都不动筷子,母亲先夹了一只卤鸡翅给婧婧,小朋友才没那么客气一见鸡翅立即开始了自己的享受。然后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是先夹给柳素汐呢还是另一侧的李筱艾?一个从小看着长大今天情绪格外需要被照顾的女孩儿,而另一个是让我慌乱到情不自禁会去想起的人。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为难,两个人同时拾起了筷子,动作频率几乎同步,但落点也完全一致,两双筷子同时触碰到了盘中唯一冒尖的那一只鸡翅。下一秒,俩人又同时缩回了手。

        从来没有在自己家的餐桌上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血液时而到了脚尖,时而又全都上了头,如此翻涌不息。我只有看着婧婧狼吞虎咽,余光里的两人终于面对面了。

        “刚才忘了跟你打招呼,不好意思,我是李筱艾叫我小爱就好,看起来我应该比你大一点,你应该就是庄颜曾提到过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吧?”李筱艾仍旧笑得甜美,实在让人难以拒绝回应。

        但柳素汐的性子我还是了解,虽然外表看起来柔,但可没想象中的那么弱,“其实我认识你,曾经你也算是公众人物。可我哥从来没跟我提过你,你们是工作中认识的么?”

        李筱艾忽的一怔,笑容稍显得尴尬,“不,不完全是。”

        “那…”柳素汐想接着问。

        我当即夹了一只鸡翅到柳素汐的碗里打断了她的问句,“快吃吧,卤鸡翅热的才好吃。”

        随后我又夹了一只给李筱艾,她淡淡的一笑,眼神里有些幽怨却还是客气道,“谢谢,我自己来。”

        母亲并不怎么关注新闻,更加不关系过去的旧闻,她对李筱艾的认知完全是陌生的。吃了一会儿母亲随口问了句,“小爱之前不是和我们庄颜在一起工作?那你现在在哪儿工作?”

        “香港大学的医学研究生。”柳素汐没抬头看她,却对于李筱艾了解的一清二楚。

        母亲眼睛瞪圆了看着一旁用筷子夹着鸡翅一丝丝撕下来的李筱艾感叹道,“这么厉害,庄颜你们怎么认识的?”

        “一次意外。”我回答道。是啊,一切原本都是意外。

        晚餐后来不及稍事休息,柳素汐决定回到学校上晚自习,在这最后冲刺的阶段每一分钟都必须要珍惜,“哥,我去上学了。”

        我正准备回应,柳素汐已经出了门。怎想李筱艾也从沙上取回了自己的手提袋,“我也要回去了,这个是你忘记拿走的,我专程来就是为了还给你这个。”

        我故意留在她的月饼盒内做纪念,原本属于我的那块智能表?

        “我已经帮你把它充了电,如果你觉得没什么用就把它收好吧,做个留念。”李筱艾将原本属于我的那块智能表交到我手上,“还有你好像忘了道别。”

        李筱艾站在门口终于褪去了那虚掩的笑,眼神里有道不尽的千言万语,但却只是很认真的朝我挥手,“再见。”

        我有些麻木的举起手,心里却像是被狠狠的拧了一下,“再见。”

        她走了,而在不久的将来我也会消失去执行任务,从此失联生死未卜。也许这将是最后一面,可我还是说了再见。为什么还要说再见呢,为什么非要将这块智能表还给我呢,我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完全平行的两个人,若不是意外又怎会交叉呢…

        合上门我有种灵魂被抽空了的感觉,让思绪停止,就让这一切过去吧,过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爸爸,下次什么时候那个漂亮的大姐姐才会再到家里来玩?”女儿一句无心的问话把我又抓了回来。

        我无法抑制的打开门,朝楼下离开的方向狂奔而去。

        夜幕刚刚降临,小区内来回走动的人不算少,李筱艾一个人脚步并不快正朝着小区门口走着,我冲跑到她的身后也许是因为激动,并不算远的距离已经让我有些喘气。

        “小爱!”我朝离我还有十米就快走出小区的背影喊道。

        她停了脚步,缓缓转过身脸上再没了那虚掩的笑容,反而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有些迷离。

        “小爱,对不起。”我有无数种冲动和理由冲过去抱紧她,但我的理智并未彻底消失,尽量让起伏的情绪平复下来,渐渐走近。

        李筱艾眼神委屈却只是轻轻摇头,“你没有什么值得道歉的。”

        “你要回去了么?”我不知道该怎么挽留,甚至该不该挽留。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眼清澈的盯着我,“我该回哪儿去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与她相对而立静静看着她。我们彼此的眼中明明都映着对方的影子却总能感觉隔了什么,无法触碰到对方。无法触碰却又舍不得转身离开,就算是苦苦寻觅,到了最后只能遥望,心也会被彼此的影子填满。

        如果这都不是爱,又是什么呢?

        “我能请你听一歌么?”李筱艾忽然打破了沉寂。

        “去那边吧,坐着。”我转身指了指身后的长椅。

        她微微点头朝长椅走去。

        两只无线蓝牙耳机,她留了一只,递给我一只。我们将耳机戴好后,她拿出手机按了播放键。

        一段不欢快的抒情音乐,轻柔而悠扬,婉转而伤感,伴着钢琴的音符,就像是在叙述一段故事:

        其实很简单,其实很自然,两个人的爱由两人分担;其实并不难,是你太悲观,隔着一道墙不跟谁分享;不想让你为难,你不再需要给我个答案。

        我想你是爱我的,我猜你也舍不得;但是怎么说…总觉得我们之间留了太多空白格。

        也许你不是我的,爱你却又该割舍;分开或许是选择,但它也可能是我们的缘分。(摘自蔡健雅的《空白格》)

        李筱艾闭着眼,两行泪轻轻滑落,在夜晚显得晶莹而悄无声息。两只手抓着椅子的边缘,身体微颤。过去的一切仿佛仍历历在目,可是那一切我们都坚持过来了。我救了她,她也救过我,生命彼此碰撞过,也搀扶过。却在此刻我不得不竖起那无声的墙,不愿再与她分担,属于我的意外,我不愿她来承担。

        可是头脑再清醒,意识再理智也敌不过心会不自觉的想要去靠近,我的右手就那样握住了她抓着椅子边缘的左手,透过手心和手背的温度也许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这就够了。

        我不能牵她的手,也许永远都不能…

        不知坐了多久,李筱艾终于扭过头,“你的事总有一天会办完的吧?”

        我松开手转头看着她回答,“会的。”

        “那好,我等你,还差你最后一个问题没有回答,所以…我会等你…”

        既然没有开始也就不存在结束,她走了,带走了什么,又像是什么也没带走。我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望着那一片毫无波澜的海,就算是没有风,海也总是会起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