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风起裂痕在线阅读 - 第八章(2)

第八章(2)

        我没工夫跟他侃笑,“还是先报警等警察过来处理。”

        这偏僻的小山沟里只通了电,其余基本与世隔绝,手机根本没有信号,若不是以前有军事通讯器材,想在这儿和外面直接联系非常不易,现在这种状况打电话报警倒成了难题。

        “那边村口处有个小卖部,天黑可能人已经休息了,你去敲门应该就能过克打电话。”老农从铁门的缝隙探出头给我指了指大概方向,然后铁门紧闭,门后传来铁链反锁的声音。

        “急着报警做什么,而且这么晚了警察要从镇上赶过来最少也要三四个小时吧,要不等明早再打电话也不迟。”裴迪继续侃侃说道,言语中装作无所谓。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里忽的泛起一层迷雾,明天早上再报警?为什么?时间拖得越长就会有越多不确定因素,姑且不说这几个人会不会有其他同伙,万一另两个人醒过来到时候就凭我们两个人看守到天亮也未必百分百安全。

        沉默了两秒钟,我没吭声只是阴着脸瞥他,很明显我没打算采纳采纳他的建议。

        “没,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麻烦,麻烦。”裴迪说话有点结巴,面色稍显尴尬估计心里有点虚。

        “你可能刚捡了条命,觉得麻烦么?”我压低了语气,声音中带着恼火。

        “没,只是觉得明早天亮了好办事儿,你瞧这黑灯瞎火的。”

        我没再跟他多费口舌,眼瞧着几个被绑的劫匪正在思索着该怎么办。

        “没事,还是我来吧。”裴迪往前踏了一步,想顺手接过我手中的枪。

        这下轮到我有点犹豫,握着猎枪的手迟迟没有松。

        “你赶紧去吧,我看着他们几个。”我握着枪托,他抓着枪柄。

        说实在的此时把枪交给裴迪我心里没底,但不交给他又怕这几个人醒了更不好办。头顶的乌云已经开始电闪雷鸣,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啪嗒在我脸上。

        “那你先看着他们,小心点。”我退了猎枪的子弹然后松了手,心想着装着弹的枪给他有些不妥,裴迪接过枪后的动作我总觉得哪儿不大对劲,没来得及细想我扭头说道,“我去去就回。”

        裴迪微笑着点点头。

        我转过身小跑着朝小卖部的方向找去,身后人的目光总让我感觉有些辣辣的。巷道狭窄,潮闷的空气加上周遭家畜粪便酵的味道实在让人心情烦躁。

        淅淅沥沥的小雨再次开始洒了下来,拍打在泥泞的路面和我的身上。雨季时节雷雨走得快来的也快,天边已经开始轰隆作响。

        “不好意思,我需要用一下电话报警。”终于找到村口并不显眼的小卖部标识,我急促的敲打着木门。

        雨滴已经渐渐变成了珠帘,倾泻着浇灌而下,天边惊雷不断,闪着青蓝光让本就幽寂的小村寨添了丝丝诡异。

        轰轰…

        “就在门口那点,我把帘子给你打开你就在那点儿打嘛。”穿着傣族服饰的大婶站在门口表情显得厌烦,似乎对于这样的治安案件丝毫不关心。

        “那好,我就在门口打。”我无暇顾及他人的眼光,抖了抖冲锋衣上的泥水躲到了檐下,此时身上早已污秽不堪。

        “您好,这里是11o,随时接警,请问有什么可以提供帮助。”接线的是一位年轻警官。

        我将情况,位置信息大概阐述了一遍,檐外大雨渐渐变成了暴雨。

        雨声,轰鸣声,闪电声交错着。

        轰隆隆…

        噼!啪!

        青蓝色的闪电和黑暗不停交织…

        “喂?您那边能听清吗?”我握着话筒大声问道。

        “我已经记录下来了,你在那边提高警惕,我马上会通知最近的派出所过去。”电话挂断了。

        噼!啪!

        砰!

        趁着雨声,我隐约听到村子内出的巨大异响,我甩了甩脑袋,雷声实在太大让我几乎分辨不出方向。可是我的心却微微颤了一下,总觉得有些许不安。

        这时候并不算太晚,但夜雨来得太急原本烧着篝火的院子此时大多一团漆黑,村寨中的小巷子更显得幽深。我将冲锋衣的帽子套过头顶,顾不得雨水迎面,心里只是念着那边废墟别出什么意外,若是裴迪再被他们抓住那可就麻烦了,他们必会提高警惕,说不定这十来分钟他们已经押着他离开了村子。

        来不及多想,我只好加快了步子往满是砖瓦和杂草的房屋废墟赶,但愿刚才那砰的一声只是惊雷劈中了附近的树干。

        过了数分钟后暴雨转瞬即逝,电闪雷鸣也渐渐远去,雨季的雨林随时都会被这样洗礼。

        村子里除了雨滴掉落的啪嗒声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

        “裴迪?”渐近房屋废墟围墙口子,我轻声喊道。

        …

        一秒,没有回应…

        “裴迪!”我稍稍放开了嗓子。

        又一秒,依旧没有回应…

        我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对,迅挪动脚步将后背贴墙,让院墙投下的影刚好遮住我的身体,废墟的入口就在我右手边。

        太静了,静的没一点生气。

        我埋下身眯着眼从拐角的角落向里面张望,没一点动静,水滴从废墟屋檐上滑落,刚好拍打在那个瘦瘦高高原本牵着恶犬的人脚踝上,还是没一点动静。

        那三个人似乎还老实的躺在那儿,可是裴迪去哪儿了?

        暴雨过后涓涓细流冲刷着泥土道面,闷热稍稍散去了些,只是不知为何泥水中的味道更加腥臭,甚至能让人想起血水的腥味。

        血腥味?

        光线实在太暗我看不清泥水的颜色,可是浓重的血腥味提醒了我废墟里面的状况,一定出什么事了。

        一秒,两秒…

        躺着的三个人没挪动一下,他们甚至连身体的动作都没有,由于光线太暗我分不清裴迪是否是其中之一。因为怕是有诈我不敢轻易靠近,我强压着呼吸,静静等待天边的一束光亮。

        早已远去的惊雷虽没了什么声音,但那一瞬的青光仍格外刺眼,我趁着一刹那看清了废墟内大概的轮廓。

        个子瘦高的男子面目狰狞,血迹沾满了左半边脸,另一侧脸上未闭的眼怒目圆睁,死盯着虚无的前方。

        死了?我的心不由地颤了一下

        我掏出手机调出照明模式,朝里面躺着的几人扫了一圈,一动不动,甚至连胸口的起伏都没有…

        周遭没有一丝生气,静得渗人。脑子有点懵,裴迪呢?被人抓走了?

        可是枪呢?抓走裴迪用不着杀这三人啊?

        难道是裴迪杀的人?

        可是为什么?

        混乱和颤栗让我彻底弄不清状况,我抬头望着虚无的天空,暴雨已彻底过去,留下辰星点点,清风吹散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一切像是什么都没生过,只剩下地上静静躺着的三具尸体,体温还是温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