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烈火雄师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六章鲜花

第二百九十六章鲜花

        “好了,形势紧张,你们马上就出发,有什么事情去找钱副参谋长,一些具体的事务,钱副参谋长会跟你交代的,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你小子应该很清楚,去吧。”



        对于古政委的要求,张云飞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好家伙,上来就是一顿吓啊。



        张云飞离开前去旅部去找钱副参谋长领取具体的任务,至少也要和配给他的部队得熟悉一下吧。



        只是当张云飞见到配属给他的部队营长的时候,张云飞的脸都黑了,也这太熟悉了,熟悉到才分手也没几天。



        齐大九见到张云飞,脸色也不太好,风水轮流转,先前还是他做庄呢,好家伙,现在又变成了他当老大。



        他们两人见面,就没有什么好事,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人其中的猫腻,钱德柱作为他们的老上级,自然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



        在别人看来,许多战斗的报告上都有他两亲密无间的合作战例,应该是感情很好的兄弟部队,也只有钱德柱这样的知情人才知道到他两的狗屁倒灶事情一大堆。



        政委作为政工干部,总往事情的严重性和重要性上说,其实他们此次任务只是一次普通的调防而已。



        此次反扫荡作战,师部的警卫团损失有点大,师部的防卫力量空虚,所以作为师部外围防卫力量的独立旅自然被征调填补这个空缺。



        但是独立旅有自己的防区和作战任务,这么一摊子事情,不是说离开就能直接离开的,而已经离开自己的防区的新一团各部,自然就成了机动兵力,他们被优先派去增强师部的防卫了。



        整个独立旅将会跟着师部行动,他们新一团只是先期去汇合而已,说白了,他们只是向新一团归建而已,被政委说的热血上涌,满满的使命感。



        张云飞他们被留在旅部,不让回自己的根据地的原因也在于此,整个独立旅的作战部署都得重新调整。



        本来他们这么一支前去归建的队伍,顺便护送一批物资和人员,还真不用分的主次的,不过钱副参谋长可是知道他两是什么德行。



        所以才硬性的给他们分出个主次来,要不就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说不定都能整出点事端出来。



        “你们两个就不用我多介绍,这次前往师部,别给我整出幺蛾子,好家伙,这次整个晋东南的鬼子快被你们调动起来了,你们比筱冢(第一军司令官)那个老鬼子都牛。”



        “你们这次的行动,在军事上以张云飞同志为主,也就是说,他才是这次任务的军事主官,有最终的决策权,各级干部必须严格的服从他的指挥,不管设计到什么人,他都有权执行战场纪律,我说的够明白了吗。”



        “那个老领导,你盯着我干嘛,我坚决执行命令。”被钱德柱直勾勾的盯着,整个人都有点毛发,连忙表态到。



        “你能这样想最好。”他可是知道的,这两人见面就掐,虽然没耽误啥事情,但是这次的性质不同,要是丢人现眼到师部,这个脸面就丢大发了,这也是他特意提出,就算是临时性质的队伍,指挥官也要分明。



        听完了副参谋长的说明,张云飞苦着脸,把他拽到边上没人的地方道:“老领导,您这不是坑我吗,干嘛非要让那个家伙跟我同行,这难为人吗,我兵力不足,你随便派点人给我都成啊。”



        “怎么的,你们两不是老是往一块凑吗,怎么的,现在又不愿意了,跟你说吧,眼下旅部还真没兵力给你。”



        钱德柱也没有办法,他们独立旅体量本身就小,兵力有限,在此次损失反扫荡中损失也不小,抽调不出多余的兵力出来。



        “还有,你小子别给我嫌孬识好的,眼下旅部能派出的部队就你们两了,你们两人虽然闹腾了点,但是还不至于耽误事情。”



        “你们这次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清除鬼子游荡在根据地跟幽魂似的特务武装,并不用具体负责防御任务,师部的具体防卫任务会由警卫团和你们新一团的一营具体负责。”



        张云飞有点了然的点了点头,有点明白了上级派他们这支部队的用意了,鬼子伪军成八路或者游击队的规模不会太大。



        这帮家伙主要任务还是收集情报,鬼子战斗力再强悍,一个营的兵力也已经足够了。



        这是要把他们当成特种兵在用啊,不过望着远远站着齐大九,得,这个就知道猛打猛冲的家伙,哪有任何特种兵的特质?



        “从你们的任务性质出发,我们才决定让来执行此次任务比较合适。”钱德柱接着说道。



        他这话爱听,敌后军事行动这种事情,他孬好也是半个专业人士,小鬼子那种所谓便衣挺进队,怎么逃得过自己火眼金睛。



        “现在实在没其他可调动的部队,要不然也不会让你们去执行这个任务。”钱德柱补充道。



        张云飞:“……”



        张云飞一脸幽怨的望着自己的老领导,最后这话你可以不说的,这也太打击人了吧。



        “喂,你跟钱副参谋长背着我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告我黑状了。”跟钱德柱交谈完离开,齐大九就跟上来质问道。



        “你以为我是你啊,整天小鸡肚肠尽想这些事情,我是跟钱副参谋长要点好处。”张云飞有点尴尬的道,他娘的这个憨货直觉还真准。



        “你这人就喜欢耍这种小聪明。”齐大九鄙夷的道,“对了,你要了多少好处。”



        “你说呢?”张云飞无语的望着他道。



        “没要到?”齐大九不满道,“还真有你的,连哭穷都不会,看你一脸的精明样,关键时刻屁事不顶。”



        “要不你去要?”



        “我还是算了吧。”齐大九立马缩头秒怂。



        每个干部都有用人风格,钱德柱他这名字听起来就有一股子乡土气息,但是他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高学历人才。



        他这样领导更偏好一些儒雅型的干部,当然了,他不是说张二狗就儒雅,只是相对于他来说,张二狗的脸比他白那么点,相当来说在领导面前更吃香点。



        总之吧,张二狗都在他面前吃瘪,自己就更没戏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旅里面也穷,给咱们的支持有限。”现在的八路军不是两年前了,家大业大。



        就拿他们师来说,直属部队就有二三十个团,还有差不度数量的从属师部军分区的基干团。



        而师部兵工厂的产量因为鬼子今年开始密集的大扫荡,总是在搬迁转移中,产量不增反减。



        这么多部队嗷嗷待哺,谁过的都不富裕,所以参谋长只答应他们千发子弹,数量手榴弹,这主要还看他们执行的任务重要性才硬挤出来的。



        “一千发子弹,打发叫花子呢。”齐大九不满的道。



        “你有本事去旅部门口喊去,在我这里胡咧咧有个屁用,不敢的话就闭着。”



        “我抱怨两句都不成了。”齐大九喃喃的道。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旅里能给我点支持就不错了,好了咱们说正事吧,鬼子的挺进队按照我们的习惯的编组。”



        “咱们常常以连排活动,而且游击队人数都是在百人左右,所以鬼子的挺进队人数也在百人左右,相当于一个连的标准。”



        “但是鬼子的火力配属强大,而且鬼子在组建这些挺进队的时候,挑选的都是清一色的老兵,战斗力非常的强悍,我和他们交过手,按照战斗力来时衡量的话,绝对不弱于咱们一个营。”



        “所以咱们这次的任务可不轻松,一个不好,很可能会阴沟里翻船,被鬼子的挺进队给干掉了那才是真的丢人显眼了。”



        “你的意思说,这帮鬼子都是硬茬子,硬碰不得。”谈到正事,齐大九也严肃起来了。



        “正事这个道理,而且这帮家伙都是化妆成咱们的人,所以咱们最大的难点就是,最好不和他们接触,就能把他们分辨出来,这帮家伙一旦有了警惕和防备,咱们再想干掉他们就难了。”



        “那还真的难办。”齐大九也感觉压力不小。



        鬼子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上百人的队伍,他们就算是偷袭伏击,在火力不占优的情况下打的非常的艰难,要是被他们突袭了,那就是更难打了。



        “话说回来,你的营的火力真够差的,这么着吧,你打个欠条,我给你匀去三挺轻机枪,五千发子弹。”



        “凭啥要打欠条?咱们不是一起行动吗,分的那么清楚干嘛。”齐大九不满道。



        “这不废话吗,这又不是上边下拨的枪支弹药,这都是我三营的,自然不能无偿的给你,自然得要还的。”



        齐大九:“……”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二狗这家伙还真能捞好处,他的三营都废物成这样,好家伙,一张口就五千发子弹,比旅长口气都大啊。



        “哎,不对啊,这怎么变成六千发?你准备借我六千发了。”张二狗这家伙太不讲究了,直接就掏出小本子,直接刷刷的写了给欠条,让他签字。



        他识字是不多,不过五和六这个区别还是认识的。



        “没啥,我只借你五千发啊”



        “那你干嘛要我还你六千发?”



        “利息懂不?”



        “你他娘地主老财也没你这么黑心的吧,这么高的利息,老子还不借了。”齐大九是彻底的无语了,张二狗这家伙竟然敲竹杠敲到他头上来了。



        是,他是没打算还张二狗这笔款项,但是也不能签如此不平等借条,还不还是一回事,但是这么高的利息还欠,那就是智商问题了,这个性质完全不一样的。



        “我跟你讲,舍不得孩子,套不足狼,小鬼子的便衣队弹药充足,我跟你讲,咱们只要干掉了对方,绝对赚大发了,你想想,只有上百的鬼子,这样的机会往哪里找。”



        “还有这帮鬼子,为了假扮咱们,用的都是七九子弹,想想吧,绝对不会亏本的,我的弹药哪里来的,都是从这帮家伙身上缴获的。”他们八路军枪支的主要口径还是七九型号的,所以七九子弹的缺口要大的多。



        听他这么一说,好像挺有道理,说真话,张二狗太他娘的讨厌了,但是他每次都忍着恶心往他身边凑,还不是因为跟着他不会吃亏,总用好处拿。



        一想到这,齐大九拿起笔刷刷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张云飞满意的接过他签名的欠条,望着歪歪扭扭跟狗爬似的的齐大九三字,非常的满意,笑着道:“我借给你的枪支弹药,你可以一直使用,我不会去强制收回的,本息我都会从咱们战利品中扣的。”



        齐大九:“……”



        什么来着,自己好像有被张二狗给套进去了,齐大九那个郁闷啊,字都签了,现在反悔以张二狗的德性,估计是来不及了。



        一切准备停当,等部队出发后,张云飞才发现,赵敏竟然也在他们此次护送人员之中。



        不过想想也就不奇怪了,接下来,他们的旅部将要和师部一起行动,而赵敏这类外科医生,绝对是宝贝,自然被列入第一次批次护送走的人员。



        有了医生就是好了,他们队伍中的一些伤员都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顾,她的专业水平可比那些包扎个伤口都能包的跟裹粽子似的卫生员强了百倍。



        在队伍休息的时候,望着她认真细致给伤员检查伤口,齐大九来到张云飞的身边感叹道:“赵医生这么花一样的人儿,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人呢。”



        “我怎么了?”



        “简直就那个叫什么来着,鲜花……”



        “鲜花插牛粪上了?”



        “对,就是这句话,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的啊。”



        “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你看你,说句话都说不利索。”男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女人,现在张云飞都不太在意别人把他和赵医生联系在一快了。



        “话说咱们以前那个约定还作数吗?”



        “什么话?”张云飞被他搞的莫名其妙,这话题扯的太远了,自己啥时候跟他有什么狗屁约定了,“你准备赖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