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烈火雄师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威胁

第三百二十六章威胁

        张云飞观察了一会战场局势,对着身边的李二狗道:“你去告诉李大烟袋,让他们赶紧接受八连的炮兵阵地和重机枪阵地,他娘的,孙志强那个孙子搞什么,给他个重机枪就知道突突,火力压制都不懂,还真是白瞎了。”

        随即转身对齐大九吼道:“你们的人在外围转悠啥,给我往前猛冲,无论如何都要把敌人的阵型截的更开,让他们互相间无法呼应,打仗还需要我教你吗?”

        齐大九:“……”

        张二狗是真的疯了,刚刚还说他的部队在外围,可以放开一个口子,让敌人绝了拼死之心,现在好嘛,又要自己堵住敌人的后路,和敌人拼死一搏。

        这是要跟小鬼子玩命了啊,看来张二狗是真的接受了他的建议,真的要跟小鬼子大干一场。

        本来被张二狗训斥他还有点不高兴的,但是现在一听要有大仗可打,他的不愉立马烟消云散。

        接到张云飞的命令后,二营和三营对夹击中鬼子和伪军起了猛烈的攻击。

        接到命令的火力排,立即接手八连不情不愿的移交出他们手中的重火力。

        张云飞一直致力于打一支炮兵部队,有了批缴获的装备,他们算是第一次有了点样子。

        接过孙志强移交的步兵炮,李大烟袋亲自设定瞄准,一分钟之后炮弹已经打了出去,这个家伙平时闷声不响,说话必然噎的人难受。

        什么事情都感觉没啥动力,给人的感觉就一个惫懒,但是至少在炮兵素质上,绝对是一流的,他甚至还有的兴奋。

        就跟久别重逢的老友般,带着欢快的喜悦,就连步兵炮也有了生机般,炮弹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兴奋雀跃,撒欢似的飞出炮膛。

        准确的找准了目标,在一群依托低洼地,准备固守的鬼子中间爆炸,直接将这十余鬼子炸的死伤一地。

        对于鬼子来说,还真是难得的体验,他们这些地方守备部队,很少遇到大规模的战斗,更别说挨炮弹炸了。

        听到炮弹划破空气的声音,还真有的反应不及,还没意识到炮弹是落上他们自己头上的,以前都是听着炮弹的尖啸声,在敌人的阵地炸开,现在炮弹忽然落自己头上,还真有点不适应。

        李大烟袋打的欢畅,看起来没有心疼炮弹的架势,手脚相当麻利的新力亲为,将一的炮弹打向了日伪军的阵地。

        日伪军刚想试图收拢到一起,他的炮弹就会打到那里,九二步兵炮在华夏战场是神器,华夏军队没多少武器能克制他。

        实际上,在鬼子的二线部队,同样没有什么武器能威胁到步兵炮的存在。

        而且李大烟袋这个家伙视野相当的开阔,不仅盯着前边的鬼子序列打,还不断的瞄准日伪军的结合部,这门步兵炮在他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长了眼睛一样,是哪里需要打哪里,在这种对攻的战场,只要需要他的炮弹,肯定就会落到哪里。

        这个家伙没有心疼炮弹,一门步兵炮给正面进攻部队带来了相当打的协助。

        “这家伙还真够败家,不过他的炮打得的确是准。”齐大九感叹的道。

        “一点也没有浪费。”张云飞瞄了齐大九一样道,“他的炮弹总是是落在攻击阵型需要的地方,这家步炮协同,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反正你就知道他的炮打的很厉害就成。”

        “我有眼睛,我看的到。”

        张云飞:“……”

        这家伙,整天就他娘的嘴硬,八路连炮都没有,自然就没人闲的蛋疼去搞什么步炮协同了,所以李大烟袋的步炮协同,实际上是用他的火炮在引导着步兵的进攻。

        这个水平,也没谁了,所以在别人看来,他的炮弹总是落在最需要的地方。

        在李大烟袋准确的炮弹掩护下,他们攻击部队进展的度一下子快了许多,被李大烟袋打出的准确炮弹,炸的四散的鬼子再也无法抱团,只能三三两两的各自为战。

        就连鬼子都被打散了,无法协同作战,那些伪军就更加不堪了,更是乱成一团。

        有了炮火的增援,部队进展度是快了不少,而且李大烟袋这个炮也是打的非常及时,给部队带来的帮助是不言而喻的。

        不过张云飞刚刚还赞赏他的炮弹落点精准,现在也开始气的破口大骂了:“这他娘的李大烟袋,他娘也太败家了,这么不分轻重的乱轰一气,多少炮弹也不够他这么糟践的。”

        “你不是说他炮打的准的吗?”齐大九幸灾乐祸的道,“都是你惯出来的毛病,尽浪费弹药。”

        张云飞被他怼的哑口无言,不过他这毛病,张云飞还真掼不出来。

        就他这水平,那都不知道多少炮弹喂养起来的,自己虽然强调火力压制,但是也不是这么个压制法啊,照这么不分轻重的打下去,一战下去,好不容易缴获的那点炮弹就全砸出去了。

        “虎子,快去传我的命令,告诉李大烟袋,再敢不分轻重的胡乱开炮,我扒了他的皮,快去!”张云飞急促的命令道。

        “还有那挺歪把子,这他娘的就被他给炸成了零件,鬼子的歪把子性能虽说不咋地,可那好赖也是一挺机枪啊,要是照他这么个炸法,多少好武器都得白瞎了,这老小子现在是打的爽了,忘了这点炮弹打光了,咱们就很难弄到的。”张云飞继续的抱怨道。

        好钢用在刀刃上,八路军缺少重火力,炮不是没有缴获过,可是炮弹难弄,很多时候炮弹都是省着用,像李大烟袋这个用法。

        战斗打的是轻松了,敌人没有任何的火力点能存活下来,也减轻了自身的伤亡,可是炮弹消耗却太大了。

        八路军就是这么的穷,只能把有限的火力用在关键位置上,像他用大炮打歪把子,那就纯粹是浪费行为了。

        就连张云飞这种,提倡火力优势的人,都感觉到肉疼,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

        他本身信奉的战术理念就是强大的火力覆盖,关键是没那个条件,也只能精打细算过日子了。

        这次因为突然袭击,敌人的炮兵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们给打了下来,这次是缴获了一些炮弹不假,可下次再想缴获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今后的战斗,还不之多有多艰苦呢,能躲存一点,总归是好的。

        八路军穷,有那么几分炮,可是大部分只有几炮弹,打一就少一,至于想缴获,那就纯靠运气了。

        这点缴获的炮弹要是打光了,下次再想缴获补充有可能就是一个遥遥无期,大炮放哪里就成了纯摆设了。

        他不是那种扣扣索索的人,他一直强调火力优势,可是关键问题是,弹药打光了,难以得到补充,下次再想夺取一些炮弹,指不定要付出多少牺牲。

        鬼子的炮兵和后勤运输队,那都是有重兵保护的,并不是真的为你准备后勤大队,想打下来非常的艰难。

        “你这个火力排的排长可不简单,这炮打的那叫一个准,他以前是干嘛?”听了张云飞的抱怨,齐大九接话道。

        “这我哪知道?”张云飞还真没怎么好奇李大烟袋的过去。

        “你这都不好奇?”齐大九奇怪的道。

        “这有啥可好奇的,我又不是你。”

        对于一个八卦的人,芝麻绿豆点事情,都想搞的清楚明白,张云飞却没这种嗜好,国家军阀割据数十年,战乱不断,有军事经验的人不是挺正常。

        张云飞没有时间跟齐大九聊这种八卦话题,不再理他,开始全神贯注的关注着战场的变化。

        他们虽说打了日伪军一个措手不及,也把他们的阵型切割的支离破碎,但是是鬼子顽强抵抗也是不是说说的。

        他们人数虽然将近鬼子的两倍,但是武器装备上的差距,在火力上还真没有压倒性的优势。

        在鬼子顽强的抵抗下,战斗始终僵持着,三营各连不计弹药消耗,全力猛攻,试图切断日伪军之间的联系,但是在鬼子委屈的抵抗下,多次冲击都没能真正的实现目标。

        日伪军虽整体被分割开,但是小规模的配合抵抗同样要命,没有任何强势火力的八路军来说,一挺歪把子,都能压制的他们停滞不前。

        这也是为啥李大烟袋炮火,连轻机枪火力点都拔除的原因,对于装备不行的八路军来说,任何火力点都能压制的他们抬不起头来。

        接到命令的二营从侧翼杀了过去,也被当面的鬼子给缠住了,未能实现张云飞给他们定下的目标预期,那就是快分割敌人。

        也幸亏李大烟袋的炮弹开路,他们才枪强行的压制住敌人的火力,将试图聚拢的日伪军打散,这才让原来僵持的局面有所改变。

        可是每一炮弹的落下,炸响,肉痛的仿佛在张云飞心头打颤,可是张云飞除了提醒一下李大烟袋打的更经济实惠点外,略微手紧点外,他并不能说什么。

        从长远角度来看,火炮这种攻坚利器的炮弹,节约下来挥的作用是巨大的。

        可是单论这长战斗,李大烟袋的做法并无什么差错,毕竟战斗拖的时间越长,变数就越多。

        他的火力压制,只要日伪军不能重新抱起团来,他们至少可以先打垮士气严重低下的伪军,打掉了伪军,剩下的鬼子就更是孤掌难鸣,就算最终他们拼死一搏,不能完全的吃掉他们,但是至少也能歼灭其大部还是可以的。

        事情没有两全其美的,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太过于强求了,现在还是尽快结束这场战斗,最大限度减少部队的伤亡,才是目前最该考虑的。

        毕竟鬼子的战力在那里摆着呢,而伪军一旦有鬼子撑腰,有陷入死战,也不是泥捏的,全都是两眼一鼻子,谁都不比谁差哪去。

        再说了,能有火力去取胜尽量就不用人命去填,常常是张云飞挂在嘴边的话,此时的他还真没法去多指责李大烟袋什么。

        不过以李大烟袋今天这种炮火战术理念,他从军的部队,也是土豪级别,炮弹拮据的部队,觉得形成不了他这种战术习惯。

        自己都被齐大九这个八卦男给带偏了,自己也竟然朝这种八卦方面探知了,李大烟袋不愿意提及过往,这是他的**,张云飞从来没有去关注过。

        其实作为他的主官,想要了解他的过完其实上很简单的,政工部门应该有他的档案的,八路军是有完善的政审和档案的。

        他这种明显有过从军经历的人,如果他要是隐瞒了这段经历,这叫欺瞒,会被找谈话的。

        他能入伍,而且从来没有被再次核查,说明他在入伍的时候提供了自己详细可查的身份经历。

        自己是他的直属领导,想去调阅这么档案并不费什么事的,他又不会像齐大九这种八卦男一样,好奇心特重,就懒的关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

        张云飞摇了摇头,挥掉自己那点八卦之心,他虽然训斥了李大烟袋的挥霍浪费行为,但是并没有再去多说什么。

        只是提点他稍加注意,他是这里最能明白李大烟袋这套炮伙覆盖战术精妙的人,他更狠不下心来,为了节约弹药用战士的生命去硬顶的人。

        该大方的时候,张云飞绝对不是那种扣扣索索的人,现在他认为需要如此做,也只能任由李大烟袋去消耗了,哪怕这点弹药,是他仅有的一点架子,他虽心疼,但不会舍不得,该用出去就得用出去,没什么可后悔的。

        齐大九说的好,慈母多……呸,是慈不掌兵,齐大九认为他是迟疑不决的人,而事实上,他意志坚强。

        他的部队已经数次伤亡惨重,甚至跟敌人拼光了,自己也数次受伤,事后也心疼的只抽抽,整宿整宿的睡不足。

        但是他没有后悔过,战场上的事情,事前可以犹豫不决,思量再三,权衡利弊,多考虑一些没有错,但是一旦决心以下,那就不能回头,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绝对不能有后悔的思想。

        后悔是一种自我否定,作为一名军人,没有强大坚定的意志,还真无法跨上绞肉机般的战场。

        他不会把弹药和武器看的过重,至少比战士生命比,就没那么的重要了。

        该大方的时候,只要他认为需要,张云飞绝对不会吝啬弹药的,八路军中扣扣索索的家伙,掰着手指头计算消耗的干部,谁不是被现实给逼的。

        二营和三营的参战部队,在李大烟袋的火力支援下越是越战越勇,只不过他们没有步炮协同作战经验,甚至有的参军不久的士兵,都担心炮弹回落自己头上。

        这种双方间缺乏默契和信任的行为,就算李大烟袋的炮火再精准,在配合上也有生涩感,双方间都有点束手束脚。

        当己方部队和日伪军彻底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双方靠的太近的时候,李大烟袋只能收手,如果再继续开炮射击的话,还指不定那一方的伤亡更大一些。

        部队没有经过步炮协同训练,他的射击技术再高,在近距离射击,误伤的几率实在是太高了。

        李大烟袋这个家伙战场之外整天默不作声,但是战场上的,他就是个真正的老兵油子,而且还是啥武器都能玩的贼溜的那种。

        他带着自己的火力排众人,让众人拿着步兵炮,向着伪军阵线移动了一些,把炮口指向了伪军的阵地。

        虽然现在八路军的战线已经和日伪军搅和在了一起,他已经不敢开炮了,打到敌人和打到自己人那是五五开。

        可这种事情伪军不知道啊,被这玩意的炮口指着,就算是没开火,那个压力也不小啊。

        他们队伍中可是有当过伪军的人,他们对于伪军的心态还是摸的很清楚的。

        伪军不管是什么样的部队,或者是警备队,还是那些成建制投敌的正规军,他们战斗力多少还是有些的,甚至有些还不错。

        但是无论是战斗力如此,但是战斗意志那是相当的差,他们本身就是因为不愿意血战到底才投了鬼子。虽说鬼子给他们的那点粮饷,他们不可能就为了那点钱就为鬼子死战,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他们投降之前也是拿粮饷的,也没见他们跟鬼子死战到底,现在面对八路军,更不可死战了。

        当然了要是有工事作为依托,或者攻击他们的部队装备太差,对他们产生不了多少威胁,这些伪军也许还会狐假虎威一番。

        可是眼下的情况是,他们连突围都没啥指望了,他们的太君也在各自为战,根本就顾不上他们,此时的他们心中虚的很,兴许吓唬他们一下,搞不好还真的有奇效。

        李大烟袋指挥者他们排的人,将这门九二步兵炮向前推进了几十米,将炮口对准被分割开来的伪军中其中较大的一股,让身边的一个战士向着这股伪军喊话,让他们立即放下手中武器投降,否则他们立马开炮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