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烈火雄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敌踪

第一百三十九章敌踪

        警惕鬼子的忽然袭击是一回事,但是生活也还得继续,大多新兵最终都是滚着去打扫战场的,这虽然有点丢人,但是经过了实战却是实打实的,只要稍加训练他们勉强就可以凑合着用了。

        为了应对鬼子有可能到来的扫荡,张云飞只能加紧的整训部队,这个时代的军事训练只有简单的拼刺和瞄准训练,不过多少能起点效果,聊胜于无。

        傍晚时分,张云飞正在打谷场改建的操场上,村外忽然响起了枪响,听到了枪响,张云飞反应迅速,立马集结队伍,而贾大姐和区小队众人也开始组织乡亲们撤离。

        情况危急,他们必须阻挡敌人一会,给乡亲们一些撤离的时间,不过张云飞反而心中松了口气,该来总是要来的,一直吊着的心也总算放下了。

        枪响就是战争信号,张云飞所部一直处于战备状态,众人很快就集结完毕,端着枪向枪响的地方快速的冲了过去,对于自己部队的集结速度张云飞还是很满意的。

        这个时代很多大强度的军事训练做不了,但是这些基本的集结等不需要消耗多少体能强度的纪律性的工作还是被张云飞给抓了起来。

        张云飞的部队,已经以各小队为单位,以分散队形向枪声响起的地方前进,当靠近枪响出的时候,众人开始屈身前进。

        让张云飞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们并没有发现敌人,一声枪响以后就变的鸦雀无声,自己设置的明暗岗哨,不可能被敌人一枪就全撂倒的,要是敌袭的话,现在正常的情况已经在交战才正常,难道不是鬼子的偷袭。

        但岗哨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开枪,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胡乱开枪会引起多大的混乱,可是要是真的是鬼子的偷袭的话,现在已经是枪声大震了才对,而不是一声枪响后就归于平静,难道是哨兵的枪走火了。

        “崔家旺,你们小队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云飞命令崔家旺道。

        “是!”崔家旺苦着脸应命,小心翼翼的向前搜索,这个情况有点诡异,特么随时可能都会被打黑枪啊,所以他走的非常的小心。

        “支队长,是我们,抓了一个探子。”这时候远处传来铁蛋的叫喊声。

        张云飞暗暗的松了口气,虚惊一场,原来只是一个探子而已,不过随即大惊失色的道:“虎子,快去通知贾大姐,咱们不用转移了。”

        虎子也知道事情紧急,连忙转身撒腿就往村子跑去。

        张云飞很不满的走上前去,见一个被捆的严严实实的家伙,他的胳膊上挨了一枪,一身的当地农民的打扮,张云飞有点不满道:“我说铁蛋,谁让你擅自开枪的,你知道你这一枪造成多大的混乱,还有这是怎么回事,他是探子?我怎么看是当地的百姓,你难道不知道误杀百姓的后果?”

        张云飞是真的有点动怒了,眼前这家伙看起来就是普通百姓,铁蛋这个家伙越来越冲动好杀了,误伤群众,这可不是小事,这是要犯大错误的。

        “支队长,他不可能是普通百姓的,你看他带着这些东西呢。”铁蛋递给他四样东西,望远镜,指北针,地图包还有一把南部手枪。

        那副望远镜还是和张云飞同款的十三年式的六倍望远镜,铁蛋可是记得张云飞说过,望远镜可是稀罕玩意,是非常值钱的玩意,一般百姓可没钱买得起这玩意,就算是最便宜的那种鬼子配给低级军官和士官的九三式曹长镜,一般百姓也是买不起的。

        有了这四样东西,完全可以确认对方的身份,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百姓,而是标准的鬼子。

        看来是自己误会了他,这家伙作为一名侦察兵还是非常的靠谱的,于是他讪讪的道:“你是怎么发现他的。”

        “这汉奸拿着望远镜到处的观察,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好人,然后才开枪的。”

        “什么汉奸,人家是标准的鬼子。”张云飞望着这个家伙,从里到外都是标准的一副当地农民的样儿,要不是他这一身价值不菲的标准鬼子装备,谁都会误认为他只是给鬼子做事的汉奸。

        鬼子观测人员和中高级军官使用的十三式六倍望远镜,以及那部鬼子制式指北针,这些装备可不是伪军便衣队那类汉奸可以使用的。

        在张云飞看来,这个家伙从哪里看都特么的不像是个鬼子,他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了间谍两字。

        但是他很奇怪,这这样的一支小小的部队需要鬼子出动间谍吗,这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这还真不是他贬低自己,鬼子这种精英间谍打探军,师甚至集团军这类的军事动向才是他们该干的活。

        来打探他这个顶着支队壳子,实际兵力不足一个连的军队的军事动向,这不是脑袋有坑吗。

        在这个战争年代,还真是什么奇葩事情都可能出现,张云飞准备好好的审问一下这位间谍精英,他到底来自己这里所为何事,绝对不可能真的只为了刺探他们这个支队这个情报,他要是敢这么回答的话,自己绝对会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不过这个鬼子间谍幸好没这么回答,因为人家什么都没说,一个字都不说,让张云飞很蛋疼的是,对于他这种专业的学习过系统抗审讯的专业人事,自己等人这种非常不专业的审讯手段,已经不是活太粗糙的问题了,简直是没有任何的艺术美感。

        “支队长,要不让我去试试。”铁蛋主动请缨。

        “你,别给我乱来,现在他可是俘虏,咱们的纪律是不允许虐待俘虏的,就你那样,这家伙还不被你折腾死啊。”张云飞不满的瞪着他道。

        “支队长,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让我去试试吧。”

        “那好吧,记住了,别把这家伙弄残了,要不到时候就真的没法交代了。”张云飞颇为头疼的道,要是知道这家伙这么的嘴硬,还不如在发现他的时候直接毙了拉倒,现在倒好,总不能当大爷似的把他给供起来吧。

        所以张云飞还是更倾向于从这个家伙口中审问出一些东西出来,当被当着临时牢房房间内传出凄惨的叫声时,张云飞开始考虑一件事情,铁蛋为啥打鬼子的手而不打对方的腿,这样鬼子不是更加的无法跑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