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烈火雄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喜剧

第一百九十八章喜剧

        有些人能把悲剧整成喜剧效果出来,李二狗明显就有这种能力。



        他们这次伏击,张云飞抽调的都是些枪法精准的精锐战士去对付鬼子,而其他人对付伪军。



        李二狗这样的自然不能被选拔进精英组,于是他只好跟着李大烟袋他们掷弹筒组行动。



        对于这样的安排,李二狗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掷弹筒小队算是技术兵种,他们上战场一般都是布置在步兵之后。



        这次作战虽然没有掷弹筒的用武之地,但是掷弹筒小组作战序列还是被安排在最后,等他们冲到战场的时候,伪军的战斗意志已经被瓦解了,就等着他们打扫战场了。



        而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伪军投降了,本来被他们抬着的鬼子伤员就没人管了,鬼子的医疗条件并不算太好,但是至少比八路的要强了无数倍,所以他们的轻伤员还是会得到战地救治的。



        但是一些重伤员就不行了,必须得转移到后方医院,所以这次鬼子的伤员基本都是重伤员,被他们这队押送俘虏的日伪军一同送往后方医院。



        他们被伏击了,眼看就要成了俘虏,这些鬼子可不愿意成为俘虏,纷纷的选择自杀,有的是直接开枪自尽,而有的人还抱有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集中引爆手雷。



        很遗憾的是,李二狗他们到达战场的时候正好遇到的是集中在一起抱着必死之心的鬼子伤兵。



        张云飞一再提点要注意鬼子的伤兵,所以对于这些伤势颇重都无法动弹的鬼子伤兵,打扫战场的众人都刻意避开了,先处理控制住伪军后,留待最后处理这帮家伙。



        这个时候,掷弹筒组到达战场,没有任务可做的他们自然准备处理鬼子伤兵。



        张云飞虽然时常提点过众人,防止鬼子伤兵打黑枪等行为,但是他们真正遇到鬼子俘虏的机会本来就不多。



        所以众人小心翼翼的接近这帮鬼子,但是却也没太当回事,而李二狗这个家伙是非常怂的,怂的人一般保命天赋都很不错。



        而且他对缴械鬼子这种事情也没多少兴趣,既然知道鬼子伤兵会打黑枪,他自然就没兴趣往前凑了。



        所以当鬼子引爆手雷炸弹的时候,离得较远的他虽然受到了爆炸的冲击,但大多数伤害被他前面的战士给挡住了,他也只是被溅了一身血,有自己人的,也有鬼子伤兵的。



        问题的关键是他这人比较怂啊,被爆炸冲击波掀翻了一个跟头,一看满身的血,直接瘫倒在地动不了。



        所以看着跟血人似的,实际上伤的应该不重,以李大烟袋的战场经验判断,都没把他列入伤员名单。



        可是别人没有李大烟袋这种战场经验,面对着李二狗伤重的都动弹不了还慷慨激昂的咒骂鬼子,不少人还是动容的,这真是个好同志了,感情丰富的见此都饱含热泪了。



        不过当检查完李二狗的伤势后,那些被他感动的战士,现在都恨不得要宰了他,特么的这家伙命真是硬,在他身上愣是连针尖大的伤口都没。



        也就是说这家伙完全没受伤,特么的这不是欺骗大家的感情吗。



        战后面对伤亡和牺牲的战友,本来众人心情都很沉重,可是被李二狗闹了这么一出,还真不知道是悲是喜了。



        见众人看着他那种古怪的眼神,特别是陈副教导员那张一见他就阴沉几分的脸,李二狗是真的觉得自己冤枉啊。



        当时他的是真的觉得自己要挂了,真的不是有意要骗大家的眼泪啊,谁让你们感情丰富了点,现在又回过头来怪他,真是莫名其妙。



        对于李二狗搞出的乌龙,张云飞倒是觉得还是可以理解,许多生龙活虎的人,如果医生告诉他得了绝症,立马走不动道跟马上就要死掉似的这种事情又不多稀罕。



        李二狗这种怂人搞出这么一出其实挺正常,他以为自己受伤了,还真关羽似的谈笑风生,刮骨疗伤啥的,那才是扯淡。



        这一次他们在制定第一时间打垮鬼子的策略是非常正确的,如张云飞所料那样,这些伪军直接就失去了抵抗意志,没有了鬼子督战,大概一个连一百三四十的伪军,被他们缴械的就有五十多,打死打伤三十多,直接溃逃了五六十。



        可想而知,这帮伪军是真的没啥战意,只是略微做了一下抵抗,见鬼子被打垮消灭了,他们缴械投降的非常干脆。



        张云飞等人立即释放了那些被俘人员,正好用绑他们的绳子把俘虏的伪军给捆了起来。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押解俘虏的,现在他们自己却成了俘虏。



        虽说张云飞的战术安排尽量的考虑到了被俘人员的安全,他们在乎被俘人员的人生安全,但是日伪军可不在乎。



        在他们的交火中,伪军几乎没做多少抵抗就缴械投降了,不过就这短短的交战中,也有数人被流弹击中,受了轻重不一的伤。



        还有数人不幸中弹身亡,这情况不算好,当然能救下他们大部分人也算不错了。



        到了战场上,人命就是这么的不值钱,一颗子弹的事,现在的张云飞,对于伤亡这种事情,不在那么的敏感,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件好事。



        枪声一响,他们这地方就成了险地,附近的日伪军随时可能前来增援,望着这些被俘人员被饥饿折磨的孱弱的样儿。



        张云飞只能告诉他们,再坚持一会,让众人立马转移到安全的地区,他们这些被俘人员不知道饿了多少天了,他们八路的粗面饼子可不适合给他们进食,容易吃出毛病来,自己好不容易救下他们,再被噎死撑死了就不划算了。



        张云飞带着被俘人员,押解着伪军俘虏,离开伏击战场,转移都了二十多里外的一处隐蔽谷地,开始让王班长他们支锅造饭。



        他用小米加一些大米,在加上几盒缴获的鬼子牛肉罐头,熬了满满的几大锅粥给被俘人员食用,这些被俘人员长期处于饥饿中,现在最好吃点这种易于消化的流质食物。



        让他们垫垫肚子顶一下,恢复一些体力,可以继续的行军,毕竟他们这里离伏击战场太近了,这个时候可不是休息的好时候。



        要不是这些被俘人员饿的身体太虚弱,体力跟不上,根本无力进行长时间行军的话,他也不会无奈的停在这种危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