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烈火雄师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张云飞绞尽脑汁的想着该如何的拖住和剿灭这伙鬼子。



        八路军也只有真正的装备精良的一线主力部队才有和鬼子硬碰硬的实力。



        而其他二三线的部队,在军事素质和装备水平上和鬼子相差甚远,根本就没有和鬼子打攻坚战的实力。



        这也导致八路军的指战员必须千方百计,利用一切的条件因地制宜把战力发挥到极致才能和鬼子周旋。



        八路为啥战将如云,不是说八路就真的人才辈出,这就都是被逼出来。



        就好比他们,对付数十的鬼子就得玩命,使出浑身解数,跟走钢丝似的,一个疏忽就得万劫不复。



        这种力量悬殊,火中取栗的战斗方式,逼迫着八路军的指战员必须得迅速的成长,在战斗中不能犯一丝一毫的错误。



        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指战员,想不出色都难。



        总结和鬼子各种作战经验,近战和运动战是相对而言最好的两种作战模式,起码拉近或者抵消了双方火力上的差距。



        当然了,还是要逊色于鬼子的,伤亡比同样的并不乐观,所以张云飞还是不太愿意跟鬼子打巷战或者白刃战。



        平川支队在张云飞的刻意的引导下,有了点火力覆盖的概念,所以他们在火力一道上还算是一支比较强的部队,至少和没有重火力的小队鬼子比起来,他们在火力上并不太逊色多少。



        这也是他敢跟鬼子打一场阻击战的原因,近战那玩意同样的是玩命,如果自己能在火力上压制住对方,还是不用的为好。



        时间,在太阳徐徐升起中慢慢的流逝,休整完毕的鬼子阵型开始前移,他们并没有傻的真的去睡一觉休息够了才发起攻击。



        八路在此阻击,自然是不想让他们再前进,如果他们真的停止不前,不是如了八路的意了吗。



        见到以散兵线的方式向前移动的鬼子,张云飞命令众人隐蔽,然后大声的命令道:“大家都隐蔽好了,千万别冒头,把鬼子放进到二百米内再开枪。”



        他们现在虽然火力和鬼子相差不大,但是在士兵的军事素质上相差就太大了,所以只能把鬼子放近了打。



        八路没有开枪,鬼子自然也没有进行开枪射击,他们散兵线拉的很开,屈身向前推进。



        以鬼子的战术素养,现在还没到最佳的交战开火区域,自然不会胡乱的开火。



        当双方距离拉近到三百多米的时候,鬼子机枪组和掷弹筒组停下来,寻找掩体阵地。



        哒哒哒,鬼子的机枪率先开火,倾泻的弹雨打的他们战壕阵地前的泥土飞扬。



        张云飞坐在战壕中,望着飞扬的泥土怔怔的出神。



        



        “小鬼子真他娘的有钱,子弹跟不要钱似的。”一旁的齐大九感叹道



        他见过张二狗的部队的战斗风格,就那他都觉得挺败家的,不过每次见到小鬼子战斗风格,每每都觉得太他娘的壕了。



        张云飞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还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土鳖,就这点小场面算个啥,这个时代的小鬼子也就在华夏军队面前能摆阔,和西方的那些军队一比,也是个穷鬼。



        新兵和那些民兵见鬼子打枪,眼露慌乱之色,可是那些老兵们却不以为然,这是鬼子在做战术动作而已。



        小鬼子是严格的按照他们的步兵进攻规程在行动,机枪火力压制,步兵前进,然后步兵火力压制,机枪等火力阵地前移。



        就算现在他们还没遭到反击,不过这种程序也不会省掉的,所以他们和八路军作战常常会感觉有点懵,老是不按套路来。



        “有三挺歪把子,这帮鬼子配置还真不错,难怪你们被他们追的那么狼狈。”鬼子一个小队一般都会配置两挺机枪,只有一些精锐部队才会配置三挺轻机枪。当然了一些执行任务小队有的时候临时加强的有会配置三挺机枪。



        追击齐大九的自然不可能是精锐小队,应该属于临时加强火力的小队。



        齐大九冷哼一声没有理张云飞,他娘的你说鬼子就说鬼子,还非要把他扯进来讽刺一番,别说是鬼子的加强小队了,就一般的鬼子小队,他中队的那点人对上了也不是对手,这又不丢人。



        可是这话到了张二狗的嘴里,味道咋就变了呢,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了,他都懒的争辩了。



        张云飞和齐大九静静的坐着,听着鬼子三挺歪把子机枪的怒吼,喷吐着火舌。



        过了一会,鬼子的机枪声停了下来,噼里啪啦的步枪声又密集的响了起来。



        鬼子的第二阵步枪弹雨又冲了过来,他们的战斗也即将要开始了。



        “你们到底行不行,要是不行的话,我的中队也调上来吧。”齐大九开口道。



        “省省吧,就你扯起来的那些人,比区小队也强不了多少,被鬼子追的跟兔子似的只知道乱窜,还是别添乱了。”



        “你……”齐大九被噎的不轻。



        “你别不服气,和鬼子作战不是人多就成的,学着点,看我们是怎么打鬼子的,别整天就知道瞎冲。”张云飞抖落身上被溅射的泥土。



        提起手中的三八骑枪,不顾头顶呼啸的子弹呼啸着扎人泥土噗嗤的入土声,开始匍匐着爬向射击位置。



        齐大九张嘴想反驳什么,不过最终啥都没说,他这个中队长最多时候也只能算是个加强排长,论起战斗经验他敢说并不比张二狗差,可是论起这种规模化的阻击战,他还真没啥发言权,所以还是知趣的闭嘴,免得自取其辱。



        几秒钟后,张云飞所部开始了反击,啪……啪,哒哒的枪声响成了一片。



        轰轰……张云飞所部战壕那里,爆炸声响成一片。



        战壕处的泥土在拼命的震颤,大片大片的沙土被卷扬了起来,然后变成纵横交错的沙土雨,向外溅射洒落。



        洒进战壕,打在战士的身上,落进人的嘴中,什么都看不见,只见灰尘土,一片的落入战壕中,传出的咳嗽声和呸呸吐泥声。



        “娘的,李大烟袋,给我把这小鬼子掷弹筒给干掉。”张二狗暴怒声传了出来,惊的傻愣愣的坐在交通壕的齐大九反应过来,自己坐这里跟二傻子新兵似的。



        他娘的虽然自己的中队又被张二狗给无视了,但是他自己还是要参加战斗的,于是齐大九拿起手中步枪,跟刚刚张二狗一样,沿着交通壕向前沿阵地出爬去。



        鬼子的掷弹筒,携带方便,射速快,是所有土木工事的噩梦,特别是那些新兵们,傻愣愣的望着轰鸣不断的阵地,都不敢想象不出那里到底该有多惨烈。



        一个个惊的说不出话来,紧张的早已忘记呼吸,憋得满脸通红,这就传说中的大场面,这也太震撼了。



        新兵怕炮,这不是说说的那么简单,这种震撼人心的场面加上爆炸光效,太吓人了。



        这还只是最小口径的掷弹筒打出的效果,要是山炮或者野炮,或者是那些大口径的重炮,那个场面真的能吓死人。



        这个场面虽然很吓人,但是鬼子的掷弹筒不是真的火炮,不可能真的把阵地完全翻一遍,把阵地都推平了。



        掷弹筒的榴弹看起挺吓人的,实际效果并没有那么的恐怖,除非榴弹落入阵地内倒霉的在身边爆炸,落在阵地外的榴弹,有着阵地战壕的阻挡,威胁就要小多了。



        爆炸声停了下来,枪声也停了袭来,陡然间整个全都安静了下来,四周忽然陷入了一片死寂中。



        寂静只有一瞬,然后啪啪,哒哒的枪声响起了一片,张云飞等人的反击更加的猛烈。



        掷弹筒的口径只有五十毫米,其实就是大号的手榴弹,造成的伤亡并没有想法中的大,张云飞所部众人在爆炸停歇后,立即开始了反击。



        轰轰的榴弹的爆炸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在鬼子的阵中响起,这下子小鬼子有点懵,很多时候,他们的掷弹筒能砸的华夏军队怀疑人生。



        虽然华夏军队中也有配置掷弹筒的,但是那毕竟是少数,而且掷弹筒兵的水平也不咋的,说真话还真没对鬼子造成多大的威胁。



        可是现在,他们却被挨了一群土八路的掷弹筒给炸,而且那个精准度,压制的他们都快抬不起头来了。



        柱子扯开怀中抱着的机枪,重新的直起身,小鬼子的歪把子其实还算好用,但是却太精细了点,一旦进泥容易卡住,所以鬼子掷弹筒连番攻击的时候,他把机枪楼在了怀中。



        柱子探出头,架好机枪,瞄准鬼子,扣动扳机,而这时候李大烟袋的掷弹筒炮击也恰好开始。



        他们都是沉默少言之人,平时一天也并没几句话的那种,自然不会有啥技术交流,都是各做个的事。



        但是他们是搭档,搭档间的默契不是通过语言交流的,是长时间的配合形成的,他们分秒不差,同时开火。



        短暂的寂静瞬间被打破,狂躁的机枪在跳动,疯狂的弹雨穿过掷弹筒的弹雨,为榴弹爆炸伴舞,射向匍匐着的鬼子兵,两个歪把子机枪交错的响着,他们和鸣着榴弹的爆炸声,奏响了一篇死亡乐章。



        鬼子可没有八路那么幸运,他们身处空旷地带,可没有战壕掩体给他们躲藏,所以只能紧紧的趴伏在地面,期望减少弹着面。



        现在的情形刚好相反,此时鬼子的阵地变得凄惨一片,看着都让人眼酸。



        “啪”的一声枪响,张云飞一枪撂倒一个趴伏在地的鬼子。



        现在的鬼子已经处于二百米以内了,为了躲避掷弹筒的榴弹和机枪的射击,只能趴在哪里,跟固定靶似的。



        张云飞枪口横移,瞄向另一个趴伏的鬼子,拉动枪栓,子弹再次上膛,轻扣扳机,只见趴伏在那的鬼子双腿不停的蹬腿,一会就停止了挣扎。



        “噗噗”张云飞连忙的缩头,子弹在他身边打人泥土中,莎莎的溅了他一声。



        张云飞暗暗的感叹,铁蛋这个神枪手没在这里,要不然的话,以他的枪法和出手速度,估计能乘着鬼子被打懵的情况下,说不定能多干掉几个鬼子。



        现在鬼子已经从陡然间的打击反应过来,这种毫无干扰的打固定靶的情形不再有了。



        “呸呸,这帮小鬼子真是神经病,子弹全他娘的冲我来了。”缩回战壕的齐大九吐掉溅射进嘴中泥道。



        “你来这干嘛,万一要是挂了的话,你那个中队就真的群虫无首。”同样缩回战壕的张云飞有点不满的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的齐大九道。



        齐大九:“……”



        张二狗平时人模狗样的装文化人,实际上不是个什么好鸟,也只有自己才知道他的真面目,所以这家伙在自己面前就彻底放飞自我了,都这时候都不忘记损自己两句。



        “扯什么蛋,老子是来帮你的,再说了部队又不是我家的,就算我光荣了,也有人指挥,就不用你操心了。”



        “我觉得你应该死不了。”



        “为啥?”



        “你没听过祸害遗千年吗?”



        “你说的是你自己吧。”



        “我觉得你还是回你中队去好吧。”



        “老子都说了,就算光荣了也不有你负责,里八嗦干嘛。”



        “你他娘的老子跟你说正事,别扯歪话题,你就没发现,鬼子的火力在减弱,还不滚回去把你的人带上见见世面,再在这里八嗦你们连打扫战场的机会都没了。”



        齐大九:“……”



        这他娘的能不能好好的抬杠了,本来好好的说废话,你他娘却画风一转,开始说正事了,这谁反应得过来。



        “这次这小鬼子好像不咋的啊。”齐大九有点不解道。



        他也发觉了,鬼子的火力在减弱,掷弹筒只会偶尔的发几发炮弹,机枪也停了下来,只有零星的进行点射。



        这鬼子咋回事,追杀自己的时候可是非常猛地,为啥遇到张二狗就不行了,一轮攻击下来就彻底的疲软了下来。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不能欺软怕硬到这个程度吧。



        “大概是他们被你们折腾的不轻,弹雨消耗太多了吧,现在弹药可能严重不足了吧。”张云飞猜测道。



        齐大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