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第九号量子在线阅读 - 第32章:震惊全场!你好毒…

第32章:震惊全场!你好毒…

        听到里面的身边恒银,在场十几名大夫完全惊呆了。

        尤其是蓝神仙,再也不风轻云淡了,猛地色变。

        不要慌,不要慌。这是战术调整,这是战术调整。

        哦,说错了,用岔典故了。

        这是回光返照,这一定是回光返照。

        紧接着,裂风夫人在里面喊道:“蓝神仙快进来,你快进来,快进来!”

        顿时,蓝神仙和十几名大夫都涌入病房之内。

        裂风夫人道:“你们快看看我儿,他……他是不是被救活了?”

        蓝神仙上前一探,内心顿时猛地一颤。

        见鬼了啊!

        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井无边竟然退烧了,这是最重要的指标啊。

        尽管他状态依旧很差,全身多处红肿,而且还有溃烂之处,甚至病得还很严重,距离痊愈还很远。

        但只要退烧了就意味着死不了了啊,这就等于他被鬼门关救回来了。

        所有人都判定他的死刑,都说他神仙难救,现在竟然活回来了,而且看上去没有性命之危了。

        另外几名大夫迫不及待上前,为井无边检查身体。

        “这……这真实奇了啊,井无边公子接连几天高烧不退,眼看就要不行了,现在竟然完全退烧了。”

        “而且脉搏也有力了很多,呼吸也没有那么痛苦了。”

        “这,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莫非真是被那个乞丐的药治好的?

        从烂西瓜里面提炼出来的仙丹?天下竟然有此神药?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没有看出来,云傲天这个乞丐竟然有这么非凡的本事,这真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太,太匪夷所思,太牛逼了。

        冷碧道:“云傲天,你进来。”

        云中鹤走了进来。

        井无边看了他一眼,迷迷糊糊道:“傲天,我刚才梦到你在用东西插我。”

        我日!

        你能不能别乱说话啊?

        而且,用针扎你的人不是我,是你的梦中情人冷碧大人啊。

        说完之后,井无边又躺下,沉沉睡去。

        这次是睡着,而不是昏迷。

        进来之后,云中鹤发现屋子里面又多了一个美人,一个资深美人,充满了成熟韵味。

        这,这是谁啊?莫非是我丈母娘?

        “丈母娘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当然了,云中鹤只敢在心中这样喊,真要喊出口,他就被弄死的。

        “小生幸不辱命。”云中鹤风度翩翩朝着裂风夫人拜下。

        靠,你这四五十岁的老乞丐就不要自称小生了,还这么风度偏偏行礼?

        屎壳郎穿礼服也成不了蟋蟀的。

        “没有想到啊,这乞丐从烂西瓜炼出来的丹药,竟然又如此奇效,还真是不拘一格啊。”

        “是啊,是啊,看看他这乞丐造型,不羁的发型,分明就是世外高人吗。”

        眼见云中鹤立了大功,一群大夫立刻趋炎附势,交口称赞。

        顿时,蓝神仙目中闪过一道寒意。

        他的第一走狗陆展远再一次出列,朗声道:“这未必是这乞丐的功劳,或许是井无边公子洪福无边,又或者是蓝神仙的老师在远处施法,这才救了井无边公子一命,这乞丐只是沽名钓誉,休想贪天之功。”

        陆展远大夫跪下道:“夫人,现在公子已经醒来了,而且退烧了。但越是这个时候,越发不能掉以轻心,更应该一鼓作气将他彻底治好。我建议由蓝神仙,还有十几个大夫接管公子的治疗。”

        靠!

        这个世界太现实了啊,赤裸裸地抢功啊。

        但是裂风夫人确实陷入了沉思,之前井无边眼看必死无疑了,所以这才冒险让云傲天这个乞丐尝试相救。

        现在,井无边莫名其妙退烧了,而且好像状况好转了,那就要慎之又慎。

        这云傲天毕竟是乞丐加疯子,蓝神仙和十几个大夫就稳妥得多了。

        “井公子是金枝玉叶,万万不能再冒险了。”陆展远道:“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公子退烧好转和这乞丐的药有关,或许是天佑公子呢?又或者是井氏家族祖先保佑呢?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需要接管那个乞丐的院子,要接管他炼出来的所谓仙丹,因为我们要彻底检查这烂西瓜提炼出来的药有没有毒?”

        云中鹤更加叹为观止。

        这不仅仅要夺走功劳,而且还要将云中鹤的青霉素神药和一并夺走。

        但这话听上去也很有道理啊。

        毕竟云中鹤只是一个乞丐疯子,把井无边彻底交给他治疗实在是太冒险了。

        蓝神仙和十几个大夫医术高超,而且让他们接管云中鹤提炼的神药,或许才是最稳妥之法。

        陆展远提议一出,众人纷纷迎合,再一次施展了见风使舵的本事。

        “对,对,对。”

        “陆大夫这个提议太正确了。”

        “井公子乃是贵人,还是交给我们治疗比较稳妥。”

        “这乞丐的烂西瓜药确实应该交出来,我们必须为城主府负责,为裂风城百姓的安危负责。”

        一是为了抢功,二是为了云中鹤的神药。

        如果证明正是这烂西瓜药将井无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那这就是真正的神药了,价值连城啊。

        井中月目光朝着云中鹤望来道:“还有药吗?”

        被她目光这么一瞥,整个心脏都要抽搐一下。

        这小娘们,实在是太美了,被她眼睛看了一眼,就仿佛有一个勺子,在心脏剐走一块肉一般。

        而且她身份还这么高,武功这么强,还是一个女王,简直是整个天下都梦寐以求的女神吧。

        一见到她,竟然有种想要化身成为舔狗的冲动。

        不行,我不能心动,我不能跪舔,凤姐救我,如花救我。

        云中鹤道:“有!”

        然后面无表情递过去一个瓶子。

        “从烂西瓜里面提炼出来的?”井中月道。

        云中鹤道:“对。”

        井中月道:“如何证明井无边的退烧和你的药有关?”

        大夫陆展远听到口风,顿时大喜道:“城主大人说得对,明明井无边公子天赋异禀,靠着祖先庇佑才渡过这一场大劫,云傲天这个乞丐竟试图把这功劳占为己有,实在是无耻之尤。”

        井中月道:“你叫什么?”

        陆展远兴奋得浑身哆嗦,道:“小人陆展远,在城主府已经八年了。小人觉得这个乞丐必须立刻交出这烂西瓜药,然后我们接管无边公子的治疗,万万不可将无边公子的性命交给这个乞丐去冒险。”

        井中月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

        陆展远更加大喜,朝着云中鹤道:“乞丐,立刻交出你的烂西瓜药配方。冷碧大人,立刻派人去封锁他的小院。”

        “对,对,交出配方。”旁边大夫也跟着一起鼓噪。

        “对对对,烂西瓜提炼出来的肮脏药物怎么能够用在井无边公子身上?万一里面有毒怎么办?”陆展远道:“我们完全可以配制出更加贵气,更加纯净的神药。”

        他们本不敢这么放肆的,但见到井中月城主的态度好像挺放纵他们的,好像也不愿意把救井无边的功劳放在云中鹤身上,这才大胆起来。

        云中鹤道:“陆大夫说得有道理,我这烂西瓜药确实有风险的,有可能出现过敏直接致死的。最关键的是,这药没有经过活体实验,根本无法证明他对人体无害。另外,我也确实没有办法证明井无边公子的退烧和我的烂西瓜药有关。”

        听到这话,众多大夫心中冷笑。

        现在认怂?来不及了,我们要抢你功劳,抢你神药,肯定会把事情做绝,把你弄死的。

        云中鹤朝着井中月躬身道:“城主(娘子),刚才给无边公子用药是情不得已,然而现在公子情形好转,那就不能再冒险。我这烂西瓜药需要先做活体实验,证明对人体无害。其次,要彻底验证他对各类重疾有神效,验证井无边公子的退烧是因为药效,然后再用在井无边公子身上……”

        “所以,我需要做一个实验。”云中鹤道。

        冷碧道:“什么实验?”

        云中鹤笑道:“这实验非常简单,找一个人,用刀子在他身上切个十几道伤口,然后把烧沸的粪水涂在他的伤口上,这样他绝对会很快感染腐烂,接着他就会发高烧。我再把烂西瓜药用在他的身上,如果他成功退烧了,而且也没有中毒。这不就证明了我这神药的功效了吗?就可以放心用在井无边公子身上了啊。”

        接着,云中鹤目光望向陆展远道:“陆大夫,我看你就很忠心,一心一意要救井无边公子。医者父母心,为了井无边公子,为了造福人类,就由你来做这个活体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毛骨悚然,全场寂静。

        这乞丐真是太毒了啊。

        陆展远刚要出来抢他功劳,这乞丐就要置他于死地,而且用这么恶毒的法子。

        陆展远冷笑道:“云傲天,这药是你发明的,就由你自己来做这个活体实验吧。况且你是贱命一条,不是吗?”

        然后,陆展远跪下道:“夫人,城主,为了万无一失,我恳请让这个乞丐交出配方和烂西瓜药,并且用他的身体来做活体实验,也算是为城主府做出最大贡献了。”

        “不错,可以。”井中月城主道。

        陆展远大喜道:“来人啊,去抄了云傲天的小院,把他抓起来,洗干净,准备好刀子,准备好烧滚的粪水,我们要做活体实验了。”

        说到这话的时候,陆展远目中闪过残忍之色。

        用刀子切开血肉,然后抹上沸腾粪水,真亏你云傲天想得出来啊,这大概超过任何酷刑吧,现在用在云傲天的身上,实在是太过瘾了。

        顿时,在场有几个大夫面露不忍之色,人有恻隐之心。

        这陆展远确实太毒了,不但要抢走云傲天的功劳,还要抢走他的神药,现在还要将他用最残忍办法弄死。

        不过没有办法,谁让你云傲天只是一个乞丐呢,没有靠山。

        不像陆展远,背后的靠山是蓝神仙啊。

        然而,井中月转过身,绝美的目光望向了云中鹤,重复道:“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那就动手做实验吧。”

        顿时,空气中仿佛一冷,感觉一阵寒风吹过。

        所有人脖子猛地一缩,甚至裤裆也一缩。

        足足好一会儿,陆展远才明白,自己要成为那个活体了。

        顿时,他魂飞魄散,立刻跪了下来,哭嚎道:“夫人,城主,我在城主府效命了八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饶命啊,饶命啊!”

        井中月没有理会他,而是朝云中鹤问道:“你有把握,治好井无边吗?”

        娘子女神,你说话那么喜欢断句吗?

        云中鹤道:“有。”

        井中月道:“那就赶紧吧,治好了,大功一件。回来之后,我给你奖赏,会远超你的想象。”

        说罢,井中月重新拿起披风系在身上,直接走了出去。

        外面,上百骑精锐的骑兵整整齐齐等候在外面,见到她出现,整齐如一下马,跪在地上。

        井中月翻身上马,驰骋而出。

        出了城主府后。

        一千精锐骑兵立刻下马,整齐跪下。

        井中月没有说话,只是翻下了脸上的黄金面甲。

        顿时,一千多骑兵上马,将她拱卫在中间,浩浩荡荡出裂风城,再去参加诸侯大会。

        精锐肃杀!

        真不愧是裂风城的女王啊,这威风,这气势。

        大丈夫当骑此女也!